[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不可预测的中国将再创历史的辉煌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30日 转载)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专制的中国是高度可预测的,而更加开放、民主的中国,却可能在国内政策和国际关系方面,造成新的不稳。
     (博讯 boxun.com)

    ——赫尔(David Hale)
    
    中美关系剪不断,理还乱,爱恨交织。美国网络政论刊物《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2011年6月21日发表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及国际事务教授弗里伯格(Aaron Friedberg)的文章说,中美两国不仅在亚洲,而且在全世界都展开了实力和影响力之争。
    
    弗里伯格指出:公元前5世纪,希腊大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在其名著《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揭示那场战争的根本原因是“雅典实力增长,斯巴达觉得受到威胁”。由此看来,今天的中美关系,实际上是竞争性的。这种竞争不仅源自误解和错误的政策,更深受国际形势变化,以及各自政治制度巨大差异的影响。北京当前统治者的目标,是使中国成为东亚、亚洲以致全世界的超级强权。但中国领导人吸取了历史教训——过渡彰显崛起的力量,会激起怨愤和对抗。因此北京并不直接征服或控制周边国家,而是寻求某种地区霸权。
    
    弗里伯格认为,中美虽然没有公开冲突,但美国是自由民主体制,中国是专制统治。除了一些现实问题,意识形态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双边关系。美国更多的是基于意识形态原因,而不是战略原因,对中国怀疑、抱有敌意。意识形态是妨碍双边合作的障碍,导致相互敌视、不信任的根源。中国今天的领导层及其家庭,在中国社会享有特权、机会和政治资源。中共几十年的统治如果很快结束,结局对他们不仅痛苦,甚至可能致命。但中共继续统治的动机,也不仅是为自身利益。中国领导层对党过去三十年来的成就具有信心,深信中共今后仍然是不可或缺的。在领导层和相当一部分中国人民眼中,这些成就给了中共的统治独一无二的道德权威和合法性。从长远看,中国毫无疑问将成为稳定、和平的民主国家,但走向民主之路将崎岖不平。包容政治异见,允许政治辩论,很可能使中国领导人受新思维或民粹影响,导致其外交政策不稳定。
    
    正如经济学家赫尔(David Hale)指出:“专制的中国是高度可预测的,而更加开放、民主的中国,却可能在国内政策和国际关系方面,造成新的不稳定。”当然,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仍然会寻求地区领导角色,但在追求国家利益时,可能不会那么咄咄逼人,不会太担心自己内部不稳,不会威胁周边的民主制邻国。美国军事策划者也不必担心,有一天中国会闪击西太平洋的美军和基地。在中国自由化的过程中,民族主义是最致命、最具侵略性的,很可能对外交政策产生重大影响。
    
    弗里伯格所担心的,正是我们欢迎的。
    
    弗里伯格、基辛格之类的“国际友人”有充分的利益去支持专制的中国,但我们没有理由这么做。希望中国复兴的人们,希望中国不可限量,并因不可限量而变得无法预测。
    
    耶稣基督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马太福音》第八章20节)上帝之子不仅以宇宙为家,而且以不可预测的天意为最好的归宿。
    
    对于凡人来说,“今天晚上不知在哪里过夜,这样的日子才有挑战性。”
    
    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正如谢选骏1989年3月在“北京外国语大学”的讲演中曾经说到的那样:“他们以超然镇定,一一干完他们最勇敢的先行者不敢尝试的冒险、他们最富想象的先知者不曾设计的事业……”(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2011/06/888919881989_04.html)
    
    当王国时代的高贵精神在我们身上流还,贵人的命运而不是亡国奴的命运,就会降临中国。当鲜血淋漓的跋涉,终于开辟了宪政时代的精神田园,中国才能走向世界,赢得世界的尊敬。
    
    那一天,将有一个民族横越沙漠和海洋,高唱颂歌,迎接生命与死亡。他们像蚁群涌过火堆,欣然无畏,穿越民族的壁垒。一直禁锢他们强大精力的重重枷锁,终于被无情地粉碎。阻遏他们伸张正义的内忧外患,各个击破。
    
    在这热血沸腾、兴奋不眠的历史时刻,人们被辽阔壮观的视野陶醉了。这个民族因而忘却了死亡、忘却了痛苦、忘却了罪恶、忘却了一切令人胆战心惊的东西:不是通过传统宗教的涤罪作用,而是通过新型哲学的饮酒功能。
    
    他们的歌声,仿佛临终的安魂曲;他们的步伐,犹如自信的梦游者。他们以超然镇定,一一干完他们最勇敢的先行者不敢尝试的冒险、他们最富想象的先知者不曾设计的事业……
    
    走出沙漠、越过大洋的民族,你们比摩西麾下的以色列人更艰辛!因为你们不是十二个部落,而是十二亿人!你们不是混沌初开的原始民族,而是腐败透顶的费拉民族;你们面对的不是没落的埃及法老,而是现代化地球的疯狂痉挛!
    
    坚忍的民族!你们的苦难终于有了报偿。在渡过沙漠的旅程中,你们锤炼了自己的品质、提升了自己的品位、重塑了自己的品行、明确了自己的品性!那两百年间“死亡线上的挣扎抽疯”(一八四〇──二〇四〇年),所炼成的盖世三品,比我们祖先的五千年传统,具有决不逊色的内力。
    
    是沙漠的艰辛,激起我们克服沙漠的勇气。是沙漠的绝境,逼使我们开辟绿洲的运动!我们知道,一切成功的“反抗侵略”的活动,必定导出“反侵略”的结果。秦人是这样反抗关东各国的;俄国人是这样反抗蒙古人的;日本人是这样反抗朝鲜人的;日耳曼人是这样反抗罗马人的;罗马人是这样反抗迦太基人和希腊人的;希腊人是这样反抗波斯人的;甚至侵略成性、黩武为业的亚述帝国,也出于对巴比伦人数百年压力的总反击!
    
    我们知道,现代世界各种族──各国家──各民族──各阶级的佼佼者们,梦寐以求的事业,只能由最善于承受艰辛的人们去完成!“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时刻,已经不远。不过,这并非“国际主义”促成,而是由秦人、罗马人这样的“被压迫民族”来实现,这,就是历史的报应。“无平不陂,无往不复”(《易经·泰卦》)──信矣哉!欧洲古典文明的“全世界无产阶级”,就是“罗马公民”,现代文明的“全世界无产阶级”,将由谁来主导?
    
    被压迫的民族啊,你们在绝望的沙漠中熬炼出来的结晶,不会白费。对沙漠的反应和回忆,是你们持久的激励。让我为你们衷心祝福!让我们为你们的行为扩张,辟开思想的角度!我们是为你们,而活着的。
    
    那一天,将会有新的《雅》《颂》,从中国的大陆深部流出,文明的废墟,变成文化的绿洲。那一天,新的民族将说着新的语言。他们饶舌,仿佛在操练一种战略。人们也许知道他从哪里来,却不知晓他向哪里去──他对世界的关怀,并不能使人们宽慰;因为他所开启的一切,过于巨大,以致托出无限的未知。
    
    这基于某种宗教吗?或者,仅仅基于某种纯朴的感情。它是世界政治的陈旧总谱?或者,是某个民族的新兴意志。但无论如何,它不再是黄河流域几个小小部族的娱悦品,它的范围,也不再限于汉字文化圈──它不仅影响植物的生长和动物的繁殖,还会改变地球的气候,过度的工业化也许缓和。它不像文中子的“雅颂摹本”那样湮灭无闻,消失在历史的湍流中;因为它不是临摹,不是发自个人的怀古幽情。它不是文字的工夫,甚至不是深厚的教养;而是某种原始的吼叫,一种孩提般的喧闹:仿佛一轮朝日,突然耀眼四方,仿佛雪巅崩溃时的隆隆巨响。
    
    “教育”的压迫、“风度”的榨取、“学识”的奴役、“修养”的阻碍──都不足抵挡他的前进。他刺破历史的青天,舔舐清纯的眼泪,掠过稠密的鲜血。透明的精力、空灵的魔术,为他伴舞。新的光合过程将产生新的种族、新的文明!
    
    新的《国风》和新的《雅颂》一同兴起──作为世界喜剧的开场白。它的《前言》说:“历史其实是喜剧。至于悲剧,只是喜剧的间隙。所以,视悲剧为恶兆的成见,将被歼灭。”新的《国风》是新民族破土而出的爆裂声。所以,它来自悲剧,但不固执于悲剧。
    
    中国民族的天良、中国文化的冲动,呼吁我们:为结束近代中国的苦难、耻辱,一定要以新的体验,去开辟新的道路!为了不让重大的牺牲付诸东流,或者仅仅是为了“回报的必要性”,也必须这样做!这样,大地在我们脚下,正展开多么新奇而辉煌的远景──让我们为了它,而忍受眼下的坎坷!让我们从悲剧的优美中,获得本体的安慰!
    
    (援引自《谢选骏全集·8889论集》: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2011/06/888919881989_04.html)
    
    而这一天的到来,则需要一个更加开放、民主的中国。专制的中国是高度可预测的,而更加开放、民主的中国,才是不可限量因而无法预测的。唯有不可限量、因而无法预测的中国,才能再创历史的辉煌。
    
    这样的中国,不仅将超越历史上的中国,而且能突破现代文明的限制,实现一个“历史的综合”。
    
    
    2011年6月23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052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驳“北京革命与改良研究组”/谢选骏
·谢选骏:大众民主不该沦为“僵尸政治”
·谢选骏:德国预测中国可能走向战争
·北京说美国正在失去霸权/谢选骏
·谢选骏:欧盟能比苏联活得更久吗?
·谢选骏:“井冈山精神” 是卖国主义的精神
·谢选骏:怀纳的辞职与南方朔的无知
·谢选骏:中国的“贸易顺差”与美国的“将计就计”
·谢选骏:中国能不能收复越南?
·谢选骏:仇视政府不等于仇视国家 推翻政府是为了重建国家
·谢选骏:美国债务违约是玩火自焚还是浴火重生
·关键部位经常出错的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谢选骏
·谢选骏:六四屠杀原因解密
·谢选骏:排华法案是否违反人权?
·谢选骏对故宫丑闻系列早有预见/刘放
·谢选骏:声援茅于轼
·谢选骏:真猎人和假猎人
·谢选骏:死亡就是永生
·谢选骏:孔子为什么流行?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