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該如何做才能正確表達我們的信仰?/天主教徒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8日 转载)
    
    教宗致中國天主教徒的牧函頒布快滿四年了,又進入了四旬期,忠於教宗的地下教會該何去何從?該如何做才能正確表達我們的信仰?讓我們從歷史說起:
     (博讯 boxun.com)

    一. 造成大陸教會分裂的歷史原因
    
    天主教在中國大陸的分裂是從愛國會成立就產生,並由於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當局對天主教實行公開反教宗的政策而加劇:分成公開反對教宗的「愛國會」控制的教會(愛國會起源於五十年代初期)和忠於教宗的教會。
    
    當時愛國會篡改《聖經》(將《瑪竇福音》十六章16-19節中的伯多祿解釋成雅各伯、若望,甚至刪除伯多祿三個字),刪除經文中、教理中、感恩祭典中、列品禱文中的教宗二字,將祝聖主教禮儀誓詞中的服從教宗改為服從政府,不准教友給教宗念經、不准教友唱忠於教宗的歌曲等。政府當局更是將眾多教堂交給愛國會控制,給愛國會領導發工資、給經濟補貼,給官銜(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以及各種獎勵,反而打擊、鎮壓、限制、監控不願意參加愛國會且忠於教宗的教會:抓捕主教、神父,關押教友骨幹、拆除教堂和祈禱所,取締活動場所等。
    
    在當時的境況中,忠於教宗的教會由於不願屈從「愛國會原則」祇能在教友家中舉行宗教活動,政府就統稱他們為「地下教會」。地下教會並非反對政府的組織,其實質祇是為了忠於信仰,維護天主教信仰的完整,不願意脫離教宗的領導,不願明知故犯地作出違背信仰的事,對違反教會信仰原則的「愛國會原則」無法依從的教會團體。除此之外,我們都是遵紀守法的良好公民!
    
    忠於教宗的地下教會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有蓬勃的發展期,不僅喚醒了很多教友的信仰熱誠,而且也結出了累累果實:
    
    從八十年代初期保定教區范學淹主教,單槍匹馬的發展到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廿一日在陝西三原張二冊成立大陸主教團時的七十多位非官方與羅馬保持共融的主教。雖然受到政府嚴厲控制,但神長和教友們還是不顧一切的表達自己的信仰,僅從幾位主教的葬禮以及朝聖活動就可以感受得到:八九年一月易縣教區主教周善夫.方濟各的殯葬禮儀有十位主教,將近五十位神父,三百多位修士修女和約五萬教友參與;八九年二月天水教區助理主教、當時的保定教區代理主教李新生.斯德望殯葬禮儀中參與的五位主教、四十多位神父、三百多位修士修女和四萬教友參與;九三年五月大陸主教團秘書長、易縣教區助理主教劉書和.保祿殯葬禮儀有十位主教,一百多位神父,五百多位修士修女和約八萬教友參與;在九四年十二月,保定教區主教陳建章.伯多祿的殯葬禮儀有十位主教,三十多位神父,二百多位修士修女和約四萬教友參與。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國內教友會選擇在每年的聖母月,去保定東閭朝聖。從最初的幾百、幾千人發展到上萬人。在九五年五月廿四日(聖母進教之佑)東閭朝聖地參與彌撒慶典的神父有一百二十多位、教友達十五萬多人,當天很多人均看見了天空中的異象。通過朝聖活動極大的鞏固了教友的信仰。雖然受到種種阻撓以及管控並付出了一定代價,可以說當時忠於教宗的地下教會雖然有政府和愛國會的高壓,但依然蓬勃發展,不自由的環境並沒有成為信仰正常表達的真正阻礙!
    
    由於地下教會的堅持,終於在九零年換來了政府當局在政策上的調整,通過在各省召開的「地下天主教會議」而明確了一些問題:
    
    政府承認羅馬教宗是天主教的唯一領袖,從今以後再不要你們脫離教宗了,再不罵你們的教宗了。
    愛國會不是教會,是屬政府的群眾組織。
    教會就是你們的教宗、主教、神父、修士、修女、會長、教友所組成的團體,這就是你們的教會。
    也是由於地下教會的存在,特別是羅馬認可的忠於教宗、不畏懼任何壓制勇於為信仰做見證的主教們的存在,讓「官方教會」自選自聖的非法主教們開始反省自身的問題:出於教會紀律及良心,這些自選自聖的官方教會主教逐漸主動尋求羅馬的認可。
    
    當時外部大環境也在改變:隨著改革開放深入發展,諸多海外教會人士大量進入內地,瞭解天主教在大陸的發展。在此基礎上逐漸產生了眾多所謂的「中國教會問題專家」,開始就中國教會的問題給羅馬建言獻策。
    
    一切一切似乎都將走上正確的道路:在官方教會的主教被追認後,教會的發展本應該是勇敢地往前邁步,推動共融合一,走向遵守教會原則的大公教會。近二十年來羅馬雖然也是堅定不移地推動這工作,但是從現狀來看,要麼是在推動共融合一的進程中的執行層面出現了某些問題或偏差;要麼是屬於地下教會的我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做才能正確的表達我們的信仰!
    
    二. 一個令人疲憊的當下
    
    現在擺在我們眼前的現狀是:真正用聲音來表達並忠於教宗的主教少之又少,很多主教都具有羅馬認可以及愛國會主席或主任的雙重身分,成為矛盾的結合體,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而尋求羅馬的「認可」似乎變成可有可無的程式,祇要羅馬不認可,那麼就上演非法祝聖,並逐漸演變成政府所講的:所謂的「傳統」。即使有二零一零年三月《教廷中國委員會發表新聞公報》的約束,但是羅馬近二十年來認可的絕大部分官方主教們仍然不受約束義無反顧的參加了「八大」,幫助愛國會完成了新老交替!面對這個現狀,一直強調溝通對話的韓得力(Jeroom Heyndrickx)神父在發表《不要扼殺中國的先知!他們是今日的利瑪竇!》的先知論後,短短的才過了幾個月,也祇能發牢騷自問──《中國到底需不需要朋友?》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導致了連「合一大師」韓得力神父都無能為力的現狀?我們祇能通過對曾經發生過的幾個事例來反省問題:
    
    事例一:四年前有位在法國留學的修生告訴我一件他親身經歷的事,讓我非常震驚:他曾陪同一位從大陸地下教會的神父去羅馬拜訪萬民福音部,文書問:來自哪個團體?神父回答:來自地下教會團體!結果在負責全球福傳事務的萬民福音部發生了讓人震驚的一幕:該文書對神父和修士劈頭蓋臉地一頓狂批,意思就是地下團體事情多之類,然後轉身走人。留下目瞪口呆的神父和修士,更別談神父不遠萬里來的目的和辛苦!
    
    事例二:到現在還健在的被羅馬認可的主教人選,大多均出自愛國會控制的官方教會,而且這些主教大多數都在違反信仰原則的愛國會裡擔任各級管理職務。地下教會不參加愛國會被認可的新任主教少之又少!
    
    事例三:就連鳳翔教區主教在被認可的過程中,也曾遭遇政府提出的苛刻條件:要讓愛國會前來宣讀任命狀。老主教在請示代辦後得到可以為之的答覆,若不是教區全體神父齊心反對,老主教也將晚節不保!
    
    這幾件事情和二零零六年後的四次非法祝聖以及「八大」的召開等事件,就可以反映出在九零年政府當局承認羅馬教宗是天主教唯一領袖後大陸的教會生態!魏景義主教對近二十年的評價是:「我們不得不承認,中國的宗教政策確實在嚴重倒退。」在官方教會看來,這可不是倒退不倒退的問題,羅馬對他們來說無所謂!羅馬的政策給了他們很多:還身在愛國會就被認可為主教,不僅是愛國會的勝利,更是當局的勝利!但他們卻不知足:不認可我就上演自選自聖!而羅馬的政策給地下教會的除了好不吝嗇的讚賞聲外,並沒有多少實質性的東西。地下教會的感受就是:羅馬似乎是在替愛國會辦事,似乎是在絞殺忠於教宗的教會!即使你是在國內人數佔大多數的團體,但是推薦的主教人選就是束之高閣;你反映再多問題也不及時處理,看你如何發展。何去何從似乎是讓我們自己看著辦!
    
    平心而論,這些所謂的中國問題專家進入大陸後,大多接觸官方教會,支持的也是官方教會:他們走訪的大多是城市裡的教堂,看到的是經過教難後渴望聖事的教友熱心祈禱的場面,聽到的是愛國會人士讚揚政府宗教政策的歌聲,援助的也是這些團體!地下教會既沒有教堂讓他們看,做彌撒行聖事也是私底下在教友家裡進行,根本無法端出可以讓他們看的東西,唯一能做的就是拜託他們捎書帶信跟聖座請示問題。
    
    但是愛國會依然存在、依然控制教會、依然持守著「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的原則阻擋著教會正常發展的現狀,並沒有引起這些「中國問題專家」的注意;更無視還有許多主教在為維護信仰原則多年如一日為信仰作證的現狀(到現在為止:保定教區蘇志民主教在監獄中已十六年,易縣教區師恩祥助理主教已失蹤十六年,國內多位神父還在監獄中)。這些人和羅馬的官員們在和愛國會人士交往的過程中,錯誤認為愛國會已不是問題,盡然在愛國會存在的體制內強行推動合一!來自羅馬和代辦給主教們的執行合一指導檔,早已超越了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願他們合而唯一》通諭的指導原則,讓國內大多數教友不知道是要「合」到哪裡才是正確的?是要讓國內已經走向畸形的教會回歸大公教會,還是張開雙臂擁抱愛國會?不切合實際的指導,不僅造成了多個教區地下教會的動盪,影響了教會正常發展,而且接到羅馬的指示,說加入愛國會的主教們還享有「完全共融」的身份時,有些主教祇能選擇聽命:認為愛國會已經不是問題,在沒有愛國會的地方成立愛國會,甚至還自己主動寫材料數次要求加入!羅馬處理中國問題官員們的瀆職,將地下教會不惜一切拼命為之維護的教會紀律和教會原則徹底顛覆,反而壯大了愛國會存在!這些沒有底線一味妥協策略的執行,為一覺睡醒後才意識到中國宗教政策確實在嚴重倒退的現狀,埋下了地雷!當教會紀律蕩然無存的時候,任何事情都將成為意料之中的事情,若再發生甚麼事情,我們也見怪不怪!
    
    本來地下教會視羅馬教宗為父親、為家長,把各種大大小小的問題,通過各種管道都向羅馬反應、彙報、請示。但羅馬部分處理主管中國事務的官員並不認為這是子女對父親的尊重、依賴,反而認為是多事、沒有前途,也不著手處理這些問題,讓問題越積越多,形成了可怕官僚作風而不是兄弟之情:祇要成果,卻不願腳踏實地做事。前面提到的神父招致萬民福音部文書訓斥的事例,多少反映了上述問題的嚴重性。當對地下教會報有普遍的偏見心理後,處理問題的方式方法就可想而知了!
    
    真的是地下教會問題複雜嗎?其實官方教會有政府支持,問題不論嚴重性、複雜性、危害性、數量(例如聖職人員還俗、姘居、貪污腐敗、打架、賭博、各種享受……)都遠遠超過了地下教會!他們把教會問題推向政府:參加自選自聖是「被迫」的;而違背《教廷中國委員會發表新聞公報》的精神參加「八大」,也能找個讓人無法拒絕的理由:為了教區正常發展的需要,所以違心參與了!個人問題更是互相包庇、互相利用、表面上平安無事,他們當然不會向羅馬反應、彙報、請示,給羅馬主管中國事務的人員造成錯誤映射,用一句教友的話:人家懂得包裝!
    
    在這些「中國問題專家」的建言獻策下,不僅對「七大」時的多數贊成票沒有表示警惕,而且對二零零六年三次非法祝聖也沒有進行深刻反省。即使是零七年教宗《牧函》出台後,明確指出「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民主辦教的原則」和教會道理無法調和,但在政策執行層面,卻依然沒有改變,僅從零七年後到現在任命的主教人選的血統均來自愛國會,就可以看出這些官員處理問題的出發點。我們真的懷疑這樣的名單呈報給教宗的時候,是否說明他們具有愛國會身份?在八大前各省愛國會換屆,這些新任主教逐一擔任各地愛國會主席或主任的試探性舉動更是無人問津!即使是安樹新主教要公開就職及後來加入愛國會引起極大震動時,也祇是用一封信來安撫(和後來寫給魏景義和韓井濤主教的信內容完全相同),當事態發展更嚴重後就用一個公報撇清關係。對待保定神職和教友一再的詢問,文書甚至說:不需要回答!能用這樣方式來對待一個個仰望羅馬的靈魂,還能幫助國內教會正常發展嗎?
    
    其實從另一層面也早就暴露了問題的嚴重性:從零七年教宗的《牧函》,到零八年教宗批准的《綱要》,再到零九年的《國務卿致中國大陸主教函》、二零一零年的《教廷中國委員會發表新聞公報》,以及萬民福音部部長迪亞斯(Ivan Dias)樞機《致中國大陸主教司鐸聖的信》,還有近幾年陳日君樞機苦口婆心的文字!近幾年聖座對中國的指示均沒有見到執行和效果的時候,就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無外乎兩個方面:一是在羅馬的執行層面,一是在國內主教身上!
    
    現在發展到八大,不但讓愛國會完成了新老交替,而且還讓一位認可的主教擔任愛國會主席來打教宗的臉時,才發現是「黃梁一夢」就不足為怪了!
    
    三. 地下教會即將面臨的問題
    
    發展到現在,不參加愛國會的主教反而成了另類。連《梵蒂岡電台》對不參加愛國會的主教的稱謂,也變得和政府當局一致,稱為「地下主教」!(請看《梵蒂岡電台》報道:中國貴州省石阡監牧區合法的地下教會主教胡大國今年二月十七日安息主懷,享年近九十。)這樣不負責任的稱謂等於是羅馬自我否認自己的權威,更是說明妥協得如何徹底及無原則!若依然按照現在的執行方式,可以預見:不遠的將來大陸所有教區的主教人選,將不會顧及地下教會人數眾多的現狀,而選擇出身愛國會的人士。任命不參加愛國會的神父為主教將是癡心妄想!也就是:不遠的將來,地下教會必需去和愛國會共融合一,否則將陷入「非法」的境況中:不與參加了愛國會而被認可的主教共融,就是觸犯《天主教法典》!到時候這些愛國會的主教完全可以堂而皇之的行駛來自羅馬並屬於他的「治權」:不共融就停這些同一教區內、不願意參加愛國會的神父的權,比如聽告權和堂區管理權。這樣地下教會在扛過了來自各方面的血雨腥風後,卻最終將葬送在羅馬手裡,將多麼具有諷刺意味!
    
    羅馬,請您大聲告訴忠於您的教會子民:我們該如何做才能正確表達我們的信仰?你們推動的合一是讓我們加入愛國會嗎?若是這個結論,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转自:天亞社新聞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011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英法联军为何要焚烧圆明园——天主教版本/老柏
·马英林主教将出任天主教爱国会新主席/张怀阳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保罗 泽勇
·中国早该成为天主教的第一大国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历届大会的回顾
·《海德格尔传》脱离天主教意识形态/张祥龙
·黄光裕是天主教徒
·传香港天主教教区一高层神父乃中共线人
·天主教枢机主教陈日君:梵蒂冈应对中国更加强硬
·呼吁现在于、美国忠于罗马的、来自中国大陆地下天主教教友们!!!
·邓永亮:漫谈中国天主教爱国会
·中国天主教河北省三名神父被拘留或下落不明
·北京官方天主教会 在困境中举行“弥撒点”周年庆典/视频 (图)
·中国与天主教会的鸿沟
·天主教徒徐光启有望被列为真福品
·国家宗教局:中国天主教选举领导人不需梵蒂冈"恩准"
·昆明主教马英林被任命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
·中国召开第八届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
·中国自行任命天主教承德地区主教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唯一的天主教堂一夜之间变成了废墟、痛心啊!(图)(图)
·北京西什库教堂:天主教李山主教 主持复活节弥撒(视频)(图)
·中國:廣州天主教沙面教堂維修被停止施工 (图)
·福建福安市天主教闽东教区司铎因组织三百名大学生冬令营被捕
·徐光启:一个终被承认的天主教徒
·中国地下天主教徒冒暴雪不顾政府禁令及公安部门的威胁,坚持参加了姚主教的葬礼(图)
·曾被监禁28年的天主教主教姚良逝世
·实拍:北京西什库天主教堂平安夜弥撒(多个视频)(图)
·中国天主教新资料统计:2009与1948
·中國 天主教爱国教代表大會延期
·中国天主教河北地下教会主教成为爱国会成员
·“5.12” 四川大地震天主教成都教區受損情況統計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