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等着瞧一齣“涉毛”的精彩闹剧/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29日 转载)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政党“胡共”{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国共产党的简称}所属的北京市委,最近以“党法”(扩大的“家法”)变相软禁党内改革派主张重新“评毛”、取消列宁主义的“党史”资深学者辛子陵,此举极大鼓舞了已故毛泽东的“徒子徒孙”,促使他们“有领导、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地利用互联网串连,抓住敢言的经济学家茅于轼不久前在国内财经网发表的网文《把毛泽东还原成人— 读〈红太阳的殒落〉》作为突破口,企图在全国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公诉茅于轼、辛子陵”的“卫毛(权威)、复毛(思想)”群众运动。
    
     据有关报导,他们利用一家叫做“乌有之乡”的左派网站,号召集体签名,然后以“人民公诉团”的名义,拟定6月15日正式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国家司法机关,控告茅于轼和《红太阳的陨落》一书作者辛子陵,提出诉讼案。所传“公诉书”煞有介事地说,茅于轼的文章“大量捏造事实,以极其恶毒的语言攻击、诋毁中国共产党和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篡改、捏造、丑化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在社会上激起强烈的谴责和愤怒。各方面的反应已经表明,这是茅于轼、辛子陵等在蓄意挑起事端,制造动乱。” (博讯 boxun.com)

    
     “公诉书”还进一步指出:在中共成立九十周年即将来临之际,出现一股否定中共党史,否定中共领袖决非偶然。“它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所谓‘茉莉花革命’,同美帝国主义势力要将中东乱局引向中国的叫嚣,是相互呼应的。”(按:哈哈,又把茅于轼和辛子陵也跟“美帝国主义”联系结合起来了!) 日前,他们已经初步把收集到近万名网友联署的《对茅于轼颠覆国家政权罪和诽谤罪的举报状》分别派人送达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检察院。他们向市公安局的一位接待官员,反映“大汉奸”茅于轼(按:乱扣政治大帽子,这算不算也是对被告人的诽谤啊?)“侮辱毛主席、攻击共产党、颠覆社会主义中国的犯罪事实”云云。领衔签名的有毛泽东宠爱的在朝鲜战争中被炸死大儿子毛岸英的遗孀刘思齐、毛泽东的侄女毛小青、反伪气功“专家”司马南,还有北京大学那个教授孔庆东和电视连续剧《毛岸英》剧组的一些演职员等等。
    
     对于涉及到已故被称为“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也有些人捧为“中国共产党的‘党父’”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父’”的毛泽东其人、其事及其思想,起诉的这一桩古今中外、史无前例的大官司,立即引起公众的议论纷纷,受到包括被告方的普遍欢迎。今年高龄八十有二的茅于轼老先生,接受媒体访问时兴高采烈地笑道:“我正等着他们起诉,这样毛泽东的功过问题定能在法庭上辩得更加清楚了。”辛子陵则表示,前不久中央政治局通过决议,不再将“毛泽东思想”这个提法列入党的文件,而且已经逐步实施,引起左派的惊慌。他们发起的这次大围剿,目标不是针对他和茅于轼,而是党中央。“他们是要逼中央就毛泽东的问题再度表态。”他说得颇有道理,因为他们没有胆量去直面控告党中央政治局那些“常委”,便逮住像茅于轼、辛子陵这样无权无势的退休老教授、老学者“开刀”。
    
     中国大陆的体制内和体制外各界人士,乃至海外的华人社区,对有关“毛泽东”的这场从“诽谤”无限上纲上线到“颠覆国家政权”的官司,多持关注和观望的态度,一方面兴趣盎然,很想看到这场“闹剧”的结果;另一方面将信将疑,也考虑到“胡共”未必批准让这齣精彩的闹剧,可以在北京的法庭上开场上演。正如中国被誉为“宪政、民主、法治思想的布道者”的法学家贺卫方教授所评论:“这未尝不是件好事,法庭就可以提供一个公开的平台;大家对于如何评价毛泽东,如何评价文化大革命,如何对待我们的现代历史,有一种法律上的争辩;那么大家的相关的证据能够提出来。”如此一来,那就厉害了;会把老毛的什么私事、家事、党事、国事、天下事,“咸巴郎”都抖搂出来。不知道胡锦涛同志有没有足够的魄力面对如此局面的后果?
    
     也有议论认为,那些毛泽东的“徒子徒孙”活到21世纪的今天,还在做他们“老爷子”上个世纪把中国人民弄得好惨的“乌托邦之梦”。他们以为毛泽东的标准像还挂在天门城楼上,他的“政治僵尸”还存放在那个纪念堂里,所以现在还是“毛泽东时代”,他仍然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殊不知这一套都是做做样子掩人耳目,按大陆的术语叫做“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把戏。“毛泽东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们的“党国”,现在已经从“邓小平时代”、“江泽民时代”进入“胡锦涛时代”;依照共产党的“传统”,也就是胡锦涛想当“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的时代。“胡共”为了统治的稳定,谅必不会让自己领导的毫无独立性的法院,受理这一场“涉毛”官司;因为一旦允许公开揭露,不但那个“毛泽东”会越描越黑,也将殃及“胡共”自身。这场好戏究竟能不能上演?看来还得“等着瞧”。
    
     (2011年5月28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辛子陵的遭遇及其迷途
·好一位“救党派”的辛子陵/淳于雁
·辛子陵为何禁声/范吉
·辛子陵:脱苏入美——两位已故领袖的遗言
·辛子陵:征地卖地拆楼盖楼的GDP
·辛子陵:位卑未敢忘忧国――第一个因反对毛泽东暴政而退党的人
·辛子陵:俄国十月革命是人类文明史的歧路——尹振环著《列宁主义批判》序言
·太子党要学习习仲勋/辛子陵
·辛子陵:最低限度,希望习近平以先父为榜样
·为“和平演变”彻底平反——读辛子陵的一篇近作有感/淳于雁
·辛子陵救党受夹击 胡锦涛的部下不听胡锦涛的话
·放眼当今世 如公有几人——为辛子陵先生辩
·毛岸英遗孀刘思齐要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
·中宣部长刘云山不提毛泽东思想有含意/辛子陵
·中共钳制言论,辛子陵遭审禁声
·辛子陵:关于《形势和前途》的检讨和说明
·党史学者辛子陵致中共北京市纪委的信 (图)
·从剥夺“救党派”辛子陵的言论自由想到霸王别姬
·姚监复:禁言辛子陵,是胡锦涛新一轮剥夺言论自由的开幕式
·一个老共产党员呼吁当局:要对辛子陵解禁
·是谁下令圈禁辛子陵?
·辛子陵为何禁声
·只有和毛切割 中共才能找回自信和光荣——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
·体制内的声音:当代中国真相与危机/辛子陵
·阳光卫视:辛子陵对话崔卫平谈中国政治体制改革
·铁流:辛子陵报告流产的前前后后
·辛子陵:一次被取消的演讲
·强烈要求开放报禁 保护言论出版自由--辛子陵在欢迎谢朝平被释回京座谈会上的讲话
·辛子陵:“老虎到处跑” 人们就怀念毛(毛泽东)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