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澳纽军团日”之随感一二/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30日 转载)
     光阴似箭,移民澳大利亚已然二十六载,入籍归化,自然把这一大片美丽的土地,视为自己的家,自己的国。过去做一个“中国人”,一张口就声称如何觉得“骄傲”,如何觉得“自豪”,回想起来,实在无知,真的可笑。如今成为一个“澳大利亚人”,才真正体会到如何感到“自由”,如何感到“自在”。宁愿捨弃“骄傲自豪”,向往追求“自由自在”,这大概是一个有理性的正常人的归宿选择。
    
     既然已经归化,自当入乡随俗,诸如学会通用的日常英语,适应主流社会的传统习惯等。对于有些事物的认识,涉及“价值观念”的问题,恐怕还需要作一番“反思”与纠正。如何正确认识及对待ANZAC DAY “澳纽军团日”这个一年一度的公众假日,就是其中一个事例。 (博讯 boxun.com)

    
     定于每年4月25日的“澳纽军团日”,本周一风雨无阻,在悉尼市中心照常举行。从清晨在马丁广场(Martin Place)阵亡将士纪念碑举行的“黎明安魂弥撒”仪式开始,接着是“皇家”海陆空各军种、各兵种的建制单位,按他们的番号组成的队伍,一队接着一队,秩序井然地走上长长的乔治大街(George Street)游行。其中以各部队参加过战役的年迈退伍老兵,或步行、坐轮椅,或乘敞篷吉普车为先导,加上一些阵亡或已故将士的子孙,以及部分现役官兵,在军乐队的引领下,平静地徐徐地行进,受到成千上万沿路聚集助兴的男女老少市民群众的爱戴致敬与热烈欢迎。
    
     从各部队所举大型建制番号的旗幅、牌子上,可以看到上面写着近百年来,澳大利亚军队曾经参与作战的国家及地名,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的英国、法国、希腊、土耳其,非洲的埃及、利比亚、南非,中东的叙利亚、科威特、巴勒斯坦,亚洲的英国属地马来亚、新加坡、沙捞越、锡兰,荷兰属地爪哇、婆罗洲、安汶、帝汶、新畿内亚等;还有后来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
    
     所谓ANZAC 是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Army Cops的字首拼音简称。“澳纽军团”是1914 – 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英联邦国家的澳大利亚和纽西兰派兵参加由英国、法国、俄罗斯等国组成的“协约国”,对以德国、奥地利、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等国组成的“同盟国”作战。1915年4月25日,“澳纽军团”集结大军进攻爱琴海湾的加里波利半岛(Gallipoli peninsula),企图打通达达尼尔海峡,进攻奥斯曼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 ,经过民主革命王朝被推翻,1923年建立土耳其共和国后,改称伊斯坦布尔,Istanbul)。由于遭到守据高地占优势的敌方劲旅顽强抵抗,屡攻不下,伤亡惨重,只得撤退。此役澳大利亚军队阵亡兵员8,709人,纽西兰军队牺牲2,721人。1916年,澳纽两国官方立法,把4月25日定为“澳纽军团日”公众假日,以集会追思亡灵、检阅部队游行,以及体育运动竞赛、聚餐叙旧联欢等其他各种形式,举行纪念庆祝活动。
    
     随着历史的发展,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把澳洲军队在后来各个年代,参加过国际和局部地区大小战争的部队和作过贡献及牺牲的将士官兵,都陆续补充纳入“澳纽军团日”,直至今日的规模。今后的“澳洲军团日”也会把进入21世纪的澳洲军队参战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包括进来。
    
     过去,由于在中国大陆长期受到“中宣部”的洗脑,对战争习惯以“正义”与“非正义”作为划分的界限。其公式是:凡是共产党领导的战争都是“正义”的战争,反之敌对方则是“非正义”的战争。因此,移民悉尼初来乍到时,看到“澳纽军团日”的军队游行,心想这些“非正义”战争,有什么值得纪念和庆祝呢?久而久之,读到的有关资料更丰富,了解的介绍情况更全面,才领悟澳洲人并不是从战争的意义,而是出于对人的生命价值的人道主义和对参战同胞的爱心,每年组织参加“澳纽军团日”的活动。不论是战胜还是战败、投降,也不论是立功、阵亡还是被俘,所有军人都会受到赞扬、同情和尊敬。这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
    
     现在反思“中宣部”所谓“正义与非正义战争”,其实是瞎扯蛋的标准。例如你我过去认为是“正义”的“抗美援朝”战争,现在已经证明是北朝鲜金日成在斯大林和毛泽东支持下,发动吞并大韩民国的侵略战争。又如“抗美援越”战争,则是越共在苏共和中共支持下,颠覆越南共和国的侵略战争。何来“正义”可言?离开大陆多年才越来越清楚,咱们过去听信的“正义战争”的虚伪性和欺骗性。而时至今日,在大陆和海外仍有不少华人对“中宣部”的欺骗宣传深信不疑,实在令人可悲和遗憾。
    
     说到“战俘”(Prisoner Of War,缩写为P.O.W),澳洲军队战败被俘的P.O.W回来后,和胜利归来的士兵一样受到欢迎与尊敬,对他们在敌人的集中营备受精神上和肉体上折磨的痛苦,给以同情、慰藉和关怀,国家政府还给他们在生活方面的诸多照顾。反观中共的“人民军队”被敌方释放归来战俘的遭遇,那就惨啦。他们一般都要受到隔离,政治审查,反复盘问,交待问题,逼写检讨;遣返回到原籍老家后,因为公开戴着“俘虏”的帽子,在社会上往往遭受种种歧视,境况堪怜。近年来对“韩战”中国人民志愿军战俘回国后的悲惨经历,已有调查专著陆续揭露,可资参考。这大概也是东西方对战争和战俘认识的不同“文化背景”和迥异“价值观念”所致吧。
    
     (2011年4月30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论艾未未被捕的“歪打正着”/淳于雁
·说点卡扎菲的“其人其事 ” /淳于雁
·杨恒均“失踪”的一场虚惊及其他/淳于雁
·毛泽东算不算“半个卖国贼”/淳于雁
·吉拉德的天平向美国倾斜——泛谈澳大利亚的对外政策/淳于雁
·吴阶平去世之题内题外/淳于雁
·当心海峡西岸的“糖衣炮弹”——中华民国100年另类感言(之七)/淳于雁
·“爱国”三问——对爱国问题的不同观点/淳于雁
·蒋经国的“民主化”和“本土化”/淳于雁
·“九二共识”成了共产党的谋略/ 淳于雁
·“古宁头战役”奠定两岸格局—中华民国100年另类感言(之四)/淳于雁
·请“孔老二”在天安门站岗/淳于雁
·谁“窃取”中国在联合国席位—中华民国100年另类感言(之三)/淳于雁
·论《我的祖国》能羞辱美国吗?/淳于雁
·“国共合作”终究是个陷阱——中华民国100年另类感言(之二)/淳于雁
·论神州第一个共和国的命运/淳于雁
·向司徒华先生致最后敬礼/淳于雁
·自己玩自己的“孔子和平奖”/淳于雁
·说一点毛泽东和苏加诺/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