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蒙古人及南蒙古各原住民为什么要实现民族独立与自决/南蒙古过渡政府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30日 来稿)
     序言
    
     当今世界民族独立与自决的潮流,是政治层面的一种追求,是文化和民族心理上的诉求.民族独立与自决是解决民族问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则,也是避免民族压制的一个比较合理的解决办法,因为有了这个民族独立与自决的权利,弱小的民族才能够以此来争取保持他们自己应有的权益,而且不涉及武力和强权.民族独立与自决的提出正是基于这样一个设想,通过人民表达意愿的办法来解决民族之间的冲突.民族独立与自决已为人类普世价值,且在联合国宪章明确地表述,是各国认同与共同遵守的国际法则. (博讯 boxun.com)

    
    正文
    
    第1
    蒙古民族数千年以来就建立了独立的国家,长城就是例证,建州女真人曾统治了蒙古高原,虽然蒙古民族没有完全失去政治权利,与建州女真人的关系是和亲与自治,这段历史与蒙古民族一直独立的时间相比也确为短暂,但这的确是蒙古民族失去独立政权的开始,造成了蒙古民族最为痛苦时刻的到来。20世纪初,喀尔喀部落成就了独立的蒙古国,但是,南蒙古却落入了中共的魔爪,虽然之前,南蒙古也曾作为蒙古国的一部分,但是,终究没有军事实力与中共对抗。
    中共虽口头自诩为马列主义,但是并不执行马列精神,马列主义赞成民族自决与独立,反对民族压迫,苏联解体后,原各民族地区基本独立建国,中共对之是坚决反对的,它实行的是政权奴役主义与事实上的民族奴役主义,蒙古民族与蒙古高原各游牧原住民不断失去草原、森林、土地、矿藏,以及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项权利,时至今日已经失去了游牧的生活方式,无论生存的环境、文化的环境,都使我们痛苦万分,这是我们不能忍受的巨痛。
    
    第2
    独立的条件相当充分——民族界限明确,蒙古人、鄂温克人、达斡尔人与汉人存在巨大差异,无论语言、文字、习俗、饮食、思想、人际、生理、宗教、追求、认同、生存、历史等,存在不能同化的根本不同;地域界限分明;历史地位清楚;国际社会认可度高;而且有民族独立的先例,即为全人类所认可的独立国家——蒙古国。
    
    第3
    民族自决权与民主政体已为今日地球之普世价值理念,普世认同的联合国大会已将之写为各国尊同的宪章,我们不愿做中共的奴隶,我们是这个蓝色星球的灿烂之生命,为什么要受中共的奴役呢?为什么要受他族的奴役呢?
    中原与江浙是汉人的土地,我们对之没有企图,也请汉人尊重我们的权利,蒙古高原是我们的土地,是我们的家园,她在我们心中的地位同中原与江浙在你们汉人心中的地位是一样的,否则蒙古高原为什么不叫浙江高原呢?在今日的中共国制下,没有一条河流不被污染,没有一种食物不被毒化,没有一个民族拥有自由的权利,没有一个平民百姓不忍气吞声,毒奶粉、毒面粉、毒水、毒空气、毒药、毒人,司法毫无公正,道德堕落到连魔鬼都对中国人恐惧,只有中共的权贵富人手拿权利武器杀人抢劫、自在逍遥。如果一个民族没有勇气且自甘坠落,极权统治者如此邪恶还不打倒它建立民主,那么,我们还能说什么呢,自古以来,我们与汉人也不是一家人,只好先进一步了,我们对汉人没有仇恨,因为今天的世界是民主、自由、讲理的世界,弱肉强食、暴力行事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要实现民族的自决与独立,好好地在这美丽的蓝色星球上生活。
    民族大家庭是中共为维持它统治不散的鬼话,夫妻不和还来去自由呢,何况差异巨大的不同族群,不要上中共的当了,看看今日的欧洲,一个国家的面积还不如中国的一个县、乡的面积大,但是,人家的生活是多么富足、自由、法制、幸福,并且互相认同这种各自的存在,因为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过好各自的生活就行了,何必为了什么虚幻的只有统治者幸福的大帝国而去侵占别人的土地呢?人活一生就几十年,弄个大帝国整天为了统治者而战,何必呢,胡锦涛才不管你的死活呢,他只关心他老婆孩子的享乐与他权利的稳定,为了他们去做什么,何必呢,别犯傻了,别让胡锦涛与权贵富人拿你们当枪使了,我那被洗脑的汉人兄弟。
    中共官僚集团在面对民族问题时,煽动与迷惑没有足够信息与知识进行独立思考的汉人,多数汉人只能以简单的“分裂”与否进行判断,中共的煽动与迷惑的背后却是不可告人的阴谋,即做永远幸福的统治者且将权利、幸福与统治传给自己的子孙万代。但是,无论哪个民族必须明白一个根本的人生道理-----谁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为了自己幸福地生活,而不是为了统治者的幸福充当棍棒、炮灰。
    
    第4
    在人权高于主权成为国际社会共识之时,且蒙、汉等各族人民都遭受中共的人道灾难时,民族自决与独立就成为必然的法律依据与必然的可行之路。
    很多人会认为东土耳其斯坦、南蒙古、西藏与中共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不可能达到目标,如果孤立并且静止地看,在目前的力量对比上,的确是这样,然而,专制政权的特点之一就是无法具体预测,既无规律,也缺乏资讯,因此其变化总是“突变”,陷入内乱,长期无法恢复秩序,中共国陷入内乱更是难以避免的。挖根掘地、不计代价的发展须在明日加倍偿还,中共国经济已隐患危重,面对重重困境,危机迟早会至,那时,被经济发展掩盖的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必将随之而来,三重危机叠加,政权垮台、管治真空和社会动乱等一系列后果都可能出现。民族独立运动也将风起云涌。另外,在全球化时代,受国际影响,中共的强大也不可能永远。
    苏共控制下的拉托维亚、哈萨克斯坦及东欧等计20余个民族国家的独立及自由都是这个规律作用的成果,与他们相比,我们独立的可能性不会更小。、
    
    第5
    中华民族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民族,我们蒙古人、鄂温克人、达斡尔人、鄂伦春人有着与你们农耕文明不同内容的游牧文明,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同样伟大、灿烂、久远,由于中共的障碍,你们缺乏对于我们的了解,但是,中共歪曲不了历史,虽然它极尽对人的洗脑与错化历史的真实,但是蓝色星球真实地纪录了你们与我们在长城内外同生共存数千年、数万年及更久远的真实历史,长城可以作证,中华史书与蒙古史书都可以作证。你在长城南,我在长城北,互补而促进,和平而友好地生活,恢复这种几千年的共识,在灭掉中共后,让蒙古人及南蒙古各原住民与汉人都平静地享受这蓝色星球的美好生活吧。
    
    南蒙古过渡政府
    
    
    注释:
    本文献给所有热爱生活的人们,无论种族,愿与你们共同思考.同时,警示那些专制欲望极重的人士与族群,地球不是只属于你.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有文雅公主昂山素姬,北有硬汉斗士蒙古哈达/ 巴雅古特
·关于提名哈达为2011 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内蒙古人民党
·蒙古的來信/王宁
·“《尚书》中的蒙古语成分”一说,违背历史/谢选骏
·就“蒙古包网盟”的创建人曹都先生被抓捕事件给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胡琴呼
·蒙古:对于中国人,这是世上最危险的国家
·蒙古:对于中国人,这是世上最危险的国家
·内蒙古自治区地震局:不断的“辟谣”,为何成了不断“造谣”?
·反了!内蒙古法院居然以下犯上/陈杰人
·匈奴是蒙古人种还是欧罗巴人种/张文平
·内蒙古草原草场退化等问题的出路
·内蒙古“聂树斌案”不能老这么“晾”着
·牧区蒙古族藏传佛教情感状况调查研究
·出卖外蒙古,谁的罪责更大?/岩石臧巍巍
·解龙将军:中国人不可忘记“国外蒙古人基本情况”
·西藏从来不是中国一部分,而中国曾是蒙古一部分/草虾(图)
·蒙古族开放性的民族文化/佟拉嘎
·奉劝汉人反思一下自己的国家民族观——从外蒙古独立谈起/秋风秋水
·也谈外蒙古独立——奉劝汉人反思一下自己的国家民族观
·内蒙古刚获释的哈达拒屈服,妻儿被逮捕
·温家宝的公子温云松得配送干股 内蒙古天然气进京
·内蒙古西部地区再次遭遇沙尘暴
·内蒙古包头社会超八级大地震-巨商金利斌“自焚”/王宁 (图)
·沙尘暴袭击内蒙古西部 能见度不足700米
·沙尘暴正袭击内蒙古西部 能见度小于800米
·内蒙古呼和浩特茉莉花革命/王宁 (图)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刑满获释数月仍被失踪/王宁 (图)
·研究称内蒙古5个沙源地是沙尘暴多发中心 (图)
·最新研究表明内蒙古有5个沙尘暴多发中心
·内蒙古警方成功破获特大毒品案件 缴获毒品1吨多
·新疆蒙古自治州气温升高 融雪型洪水频发 (图)
·内蒙古原副主席刘卓志的贪腐网络
·强沙尘暴袭击内蒙古西部 阿拉善迎来大风降温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及妻儿可望要被回家/王宁 (图)
·内蒙古青年呼格吉勒图死刑案件访谈/艾未未工作室
·内蒙古哈达与家人接受访问片段曝光 揭露续遭中国当局禁锢
·内蒙古民族英雄哈达和妻儿的最新动态/王宁
·新疆塔克什将建成从蒙古国输入煤炭重要口岸
·最高法为何这样无证据邪恶欺负蒙古少数民族/余光忠
·内蒙古重刑政治犯哈达的儿子紧急呼吁救援/威勒斯
·中国工人援建蒙古被打伤后关入监狱,大使馆在哪里?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内蒙古狠心法官野蛮致死一村民 数万民众群情激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