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中美重演“更大规模的德英争霸”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16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未来是属于强大的东方民族的……——阿道夫·希特勒 (博讯 boxun.com)

    
(一)

    
    “未来是属于强大的东方民族的……”——这是阿道夫·希特勒的临终遗言,对他的亲信斯培尔说的。不过,他的“东方民族”指的是俄罗斯还是更远的中国,或是其他的,并没有明确。但看上去主要指欧洲以外的力量。
    
    转眼过了半个世纪,二战的胜利者苏联瓦解,“列强的跑马地”中国却在苏联卫星国(“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废墟中“崛起”了。
    
    又过了十多年,2011年4月12日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威拉德(Robert Willard)在美国国会参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指出,中国第一艘航母“瓦良格”号今夏可能将出海试航,不过象征意义居多,因为中国的航母还得经过长期的训练、发展和演习,才能够真正派上战场。但是他同时指出:一旦中国部署航空母舰,将巨幅改变区域国家对于亚太军力平衡的看法。威拉德表示:“根据我们在太平洋地区伙伴跟盟友的消息,我认为此区的‘情势见解’将会出现重大的变化。”
    
    “瓦良格号”航空母舰是十多年前中国通过民间商用的名义冲破重重关卡向乌克兰购买的,经过长期研究和翻修,现在接近改装的尾声。中共的媒体4月初大幅刊登“瓦良格号”航母的工程照片,并指出其改造工程已经进入最后阶段。“瓦良格号”将装配歼15战机,在今年内出海试航,试航期可能长达八到十年。军事观察家认为“瓦良格号”一旦正式部署,中国将挑战美国二战冷战结束以后二十年来在西太平洋的独霸之局。另外主管太空政策的国防部副助理部长施特(Gergory Schulte)在接受美联社访问时表示,中国正在发展系列的航太科技,包括雷射和干扰卫星信号的技术。他表示“我们非常仔细观察这些发展”,同时也要让中国知道攻击美方太空系统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
    
(二)

    
    此前一周的2011年4月6日,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s.Nye.Jr.美国前国防部助理部长、前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在《洛杉矶时报》发表题为“美中关系:权力认知的转变”文章,对“中国崛起、美国衰退”这一推测表示了怀疑,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要想在军事、经济和软实力资源方面赶超美国还需要走很长的路。……约瑟夫·奈的这一判断独立起来看似乎有些道理。
    
    2010年,美中纯军事交流因美国对台军售一度搁置,直至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锦涛2011年1月访美前夕,这种关系才逐步恢复。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当时访问了中国并被允许参访解放军二炮,亲眼见识了中国核战总部。而且,通过那次胡奥会,美中双方一致同意加深双边关系,签署了一系列经贸协议,同意中共接班人习近平和美国副总统拜登将来互访。
    
    奈称,针对双方这种2010年间的外交龃龉,有高级美国官员咨询中国官员为何中国对美国对台军售反应近来变得如此强烈,得到的答案是:中国比以前强大了。还有一位中国专家在被问及中国强硬的背后支撑是什么,答案为:金融危机后,许多中国人认为美国在衰退,中国在崛起。不但中国人这么认为,就最近的一次美国民调来看,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也认为中国二十年后会超过美国。一些分析师甚至称,和十九世纪崛起德国同英国冲突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样,中国崛起也会走入类似冲突。
    
    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上半叶就是欧洲努力应对德国崛起的时代,而德国在1890年就已超过英国。不过,对于崛起的中国来说,即使其在2020年GDP超过美国,她的经济规模仍不能和美国相比,因为中国欠发达的农村地区仍然很多,而且人口结构变化和经济增速放缓也是必须面对的中国问题。正如一些中国专家所言,等中国变强变富了,他们也变老了,这种潜在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将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挑战。因此,中国无法在短期内给美国带来(上世纪初英国所面临的)德式挑战。
    
    多数中国人认为,2008年末的全球金融危机标志着一次世界权力转移,中国不必向衰退中的美国过于顺从。这种权利评估也使得中国在2009年至2010年的外交姿态变得逾趋强硬。2010年,中国被美国亚洲盟国及合作伙伴指称为“最强硬年”,在钓鱼岛争端、对朝姿态、伊朗核问题、南海主权姿态以及其在亚太的军力发展等方面都被美国责难,而且中国在非洲和南美洲的经济发展也受到美国高度关注,期间不乏再次出现中国“威胁论”声音。
    
    多年以来,中国外交一直奉行前领导人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这一“低调”政策,而且中国经济摆脱金融危机影响最早,其经济增长率高达10%,从而在2010年末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还有中国人施压中共领导层采取更为强势的外交政策,但是,中共领导人仍然希望坚持韬光养晦政策,不破坏现在的好局面。不过,中国国内官僚和博客圈中逾趋高涨的民族主义将不断给中共施压。
    
    针对2011年,奈认为,中共领导人会稍微作出退步,不会过于展示强硬,以免带来巨大代价。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有关国际反恐、防扩散和清洁能源的合作能够促进降低风险,但是,在中国国内的利益团体及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希望能够限制经济和军事合作;更重要的是,中国博客圈反应出的高涨民族主义将是使得中共领导人难以大幅度调整外交政策或姿态。虽然胡锦涛2011年访美改善相关事务,但是,只要许多中国人仍然存在基于民族主义或美国衰退这一错误信念的傲慢心态,中美关系发展仍然很难。鉴于美中两国在金融稳定、网络安全和气候变化等全球挑战方面面临共同挑战,两国需要加大合作并互利共赢,但是,中国人错误和傲慢的国家实力评估以及美国人针对自身衰退的不必要担心,中美两国合作就会很难。而且,北京在一定程度上也将美国妥协视为美国谁退的例证。然而,如果采取更加现实的政策和估测,中美两国就不必重复一个世纪以前德国同英国的灾难性角逐。
    
    全面观察约瑟夫·奈的上述观点,还是可以看到他的历史知识有些贫乏。
    
(三)

    
    冷战结束以后,苏联阵营瓦解,但是现代文明的整合过程并没有停止,美国虽然没有能够抓住历史的机遇,及时建立起统一的世界秩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世界不需要统一。
    
    世界的统一是大势所趋,正如公元前三世纪之后的中国统一是当时的大势所趋,问题只是由谁来完成统一的任务。三晋分裂、齐国无能、燕国偏远、楚国落后,统一的使命落到了“虎狼之国”的秦国身上。但是秦国统一有余、统治无方,结果历史继续向前:楚国复兴、群雄并起、逐鹿中原、刘汉称帝。
    
    现在的世界也是大同小异,统一的趋势不可阻挡,这不是人们通过自我克制就可以消除的。问题只是,由谁来完成这一任务。如果美国没有能力统一世界,那么全球整合的趋势就势必把中国或是其他国家推上中心舞台,想不出头也是不行的。
    
    在我看来,德国与英国的竞争乃至战争,并非孤立的,更非偶然的、可以自我控制的;而是现代文明的整合过程所必不可免的一个环节。这个环节还是局限在欧洲内部的,在欧洲外部,现代文明的整合过程还涉及日本、美国等霸权中心。一战与二战的“新三十年战争”(1914—1945年)之后,美苏分割了世界,其他列强趋于没落,现代文明进一步整合。
    
    而现在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瑟夫·奈却有些一厢情愿地说,“中美两国完全不必重演一次十九世纪末开始持续半个世纪的德英争霸”。好像争霸不争霸的世界大势可以由任何一个国家说了算似的。简直是匪夷所思。
    
    这不仅显出了约瑟夫·奈的历史知识不够充足,也由此显出了约瑟夫·奈在谈论国际政治的时候一厢情愿的原因所在,那就是用主观臆断代替了客观分析。
    
    而我们通过客观分析可以看到:即将发生在中美之间或其他国家之间的,是“更大规模”的德英争霸,而不是什么“完全不必重演一次”。这种“更大规模的德英争霸”,才是真正超越欧洲小国群体的历史局限、决定未来全球命运的大事件。
    
    约瑟夫·奈的盲目不是孤立的现象。
    
    和约瑟夫·奈同样显得无知的还有英国首相卡梅伦。他前几天在巴基斯坦访问的时候被人问及英国会如何处理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喀什米尔的冲突,他驴唇不对马嘴地回答说,英国需要为印巴过去几十年的对立和战争负责,也要为全球冲突负责。
    
    于是,英国《每日电讯报》以“大卫卡梅伦:英国引起了许多世界问题”(David Cameron: Britain caused many  of the world’s problems)为题报道,卡梅伦表示自己没有要介入印巴冲突,他说:“我虽然不希望英国介入太多世界问题,但我们确要为(印巴)冲突的发生负责”。卡梅伦的言论虽然取悦了巴基斯坦人,但也引来部分英国人的批评。英联邦政策研究组负责人黛西库珀认为卡梅伦这番话说明了英国和前英国殖民地之间存在一种“精神分裂”(schizophrenic)的关系。她说:“英国为自己过去的殖民时代感到骄傲,也感到尴尬”。英国工党议员崔斯特瑞姆亨特也批评说:“‘英国引起许多世界问题’这种说法很天真。许多前殖民地国家现在面对的问题跟殖民时代无关。卡梅伦喜欢去其他国家,去以色列,去土耳其,去巴基斯坦,跟他们说他们想听的话”。不过,这位工党议员大概忘记了,除了卡梅伦,以往的工党领袖也曾公开就一些历史问题道歉:19世纪爱尔兰发生饥饿,托尼布莱尔在1997道歉;1920年至1960年期间大批英国儿童被拐运到澳大利亚,戈登布朗在2009年道歉。
    
(四)

    
    十九世纪末叶开始持续半个世纪的德英争霸,瓦解了德国和英国的霸权,但却创造了美国和苏联的霸权。正在开始的中美争霸,即将瓦解谁?即将创造谁?这是模糊的。但是世界将进一步走向统一,这却是无法阻挡的大势所趋。
    
    再具体一点,正如俄罗斯政治和军事分析研究所副所长赫拉姆奇辛曾在俄罗斯《军工信使》周刊撰文指出,中国军事建设仿照美国和前苏联的样板,强调质量和效率比数量和规模更重要,正全面提高部队整体战斗力,这是在“准备大规模战争”。
    
    赫拉姆奇辛指出,中国“国新办”日前公布的中国新版国防白皮书,尽管许多内容都“老生常谈”,但从中可明确看出,中国对美国最新军事理论研究非常深入,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有中国特色的军事革命,在传统机械化部队建设中引入网络中心战的内容。中国人还借监美国人的联合作战概念,强调各军兵种协同作战。北京《环球时报》引述该文说,中国广泛使用“民防”的概念,高度重视对主要经济设施和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的保护,预备役军官每年都应进行240个小时的作战和政治培训。这显示中国正在认真准备应对大规模战争,而这种战争与海上护航和维和行动不同,需要国防动员。
    
    中国在继续加速增强所有军兵种的实力,从其发展性质来看,反击美军空中飞弹打击只是任务之一,而且可能还不是最主要的任务。中国是在准备大规模传统战争,首先是陆地上的战争,准备进攻性战争。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在质量和数量方面都在显著增长,因此对中国来说,防御战并不现实。中国优先发展坦克装甲部队、炮兵、陆航兵,高度重视国防动员工作。中国现在面临大量各种各样的问题,主要原因是人口过多,资源匮乏。如果中国经济和社会财富继续以当前速度增长,在可见的将来不仅中国自身,甚至整个世界都将面临资源短缺的问题。对西方来说,争夺资源只是为了保持较高生活水平的问题,对中国来说则是保护其政权生死存亡的问题。
    
    2011年4月1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中国的门罗主义宣言
·谢选骏:美国联邦政府停摆,对百姓生活没有影响
·谢选骏:共产党把整个中国都变成了租界
·技术创新为什么不再是美国经济重要动力?/谢选骏
·谢选骏:抢购是中国特色的政治抗议
·谢选骏: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老子》“水哲学”的一个实证——一切坚固的东西都被柔软的海水给拆散了/谢选骏
·中国可能民主化吗?/谢选骏
·著名学者谢选骏悼念诗人力虹(校对版)
·谢选骏:中共的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
·谢选骏:梁思成,为何抑孔扬毛?
·谢选骏:从汉朝和唐朝的崛起看中共的未来
·谢选骏:中国并非世界唯一的文明型国家
·谢选骏:中共尊孔意味共产主义末日来临
·谢选骏:欢迎孔子回到庙堂
·谢选骏:中国的阶层固化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谢选骏:世界不必担心中国统治
·刘晓波真君子也/谢选骏
·谢选骏:只有军国主义能够救美国?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