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纽约时报:外力尚难促成中国全面民选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8日 转载)
    
    来源:多维新闻   
     (博讯 boxun.com)

      中国作为一个专制国家也存在和埃及一样的贫富差距、腐败猖獗、食品价格上涨以及大学生失业等问题,埃及示威活动促使穆巴拉克政权倒台后的民主改革“多米诺骨牌”是否会倒向中国,《纽约时报》给出否定答案称,民主改革不乏不健康(消极)民族主义或民粹主义情绪,而实行“精英统治机制”的中国政府克制的正好是不健康民族主义(情绪)。而外部势力支持中国“民主自由”的努力现在还不能促成中国全面民主选举。
      《纽约时报》2月16日刊登清华大学政治哲学教授贝淡宁(Daniel A. Bell)文章称,埃及的批评家们和不同行业的改革者都尊崇“公众应该忠实于多党民主”这一理想,并希望以自由和公开的竞选挑选国家政治领导人,因为只有赋予各种自由,举行选举才会有意义。但是,在中国,问题没有这么简单。
      文章称,中国眼下不会那么快发生埃及式的政治变革。中国也不缺少推动民主变革的力量,例如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但是,这种力量覆盖面不大。而且,中国很多批评家们和政治改革者都不推崇以多党制来解决中国政治问题。为了更好的说明中国各式民主改革问题,文章将“民主不太完美(Demoncracy is not so good)”阵营分为两组,即悲观主义者和乐观主义者。
      对于悲观主义者来说,他们支持的民主存在一个“严重问题”,那就是他们(这些人可能道德上欠佳)可能会支持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和帝国主义。比如在埃及暴乱中,有的示威者就散步“反以色列”情绪,这反而不利于中东和平。在中国,一种不健康的民族主义形式逾趋有力量,这类民族主义分子希望中国成为军事和经济强国,从而能够对世界“说不”,无论面临何种道德风险。而且,民主转型期间最容易催生一位受到军事及政治黑恶势力支持且推行民粹主义的铁腕人物。
      不过,虽然中国政府很容易被指责为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但是,中国政府实际上是在努力克制该股势头;中国对主要的受欢迎报纸的审查也是为了防止极端主义和危险民族主义情绪的蔓延,而不是针对自由改革派的观点。所以,悲观主义者认为中国应该贯彻措施打击腐败和政权滥用行为,以多种方式促使社会更加开放。但是,这些都是在没有走选举民主路线情况下进行的,在长期来看或有可能,但是,眼下难以实现。
      对于乐观主义者来说,他们所支持的民主也有另一种“关键问题”,即受政府政策影响的非选民没有自己的正式代表形式,因此,政府的一种民主形式或许与后代以及境外人们的各种利益相悖。比如,如果中国在碳排放方面走美国人路子,这个世界困怕要彻底完蛋了。现在,数百万生活在黄海沿岸的中国人民还不能享受到暖气。这种政策在惠及全球的同时也会对后代有利。但是,如果是一个大众选举的政府,这类政策极有可能被撤销。针对这类担忧,乐观主义者提出了比西方民主更优越的政府形式。
      在过去10年,儒家学派的改革者提出一种能够代表工人和农民利益的“民主机构”,该机构的代表们由选民挑选,与该提议相配合的还有另一种能够代表“非选民”利益的机构,那就是“精英统治机制”,例如竞争性考试。对于中国农村的土地纠纷之类的问题,应优先由“民主机构”来做出决策;而诸如外交政策以及环境保护等领域,“精英统治机构”应该有更多话语权。
      对于这种“看似乌托邦式”的提议,民主主义者提出反对意见称“应该把民主放在第一位”:首先将体系民主化,然后再考虑如何改善民主。但是,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在很多方面来讲就是“精英统治机制”,最切实和令人满意的做法就是汲取该机制运行良好的面。
      文章称,中国7,800多万共产党官员都是通过“精英统治机制”一步步竞争后得以入选的。而中国政府通过推行“五年计划”在贫穷地区和西部人口稀疏的地区设立清洁能源、高铁建设以及经济发展项目目标,都属于长期利益。如果是一个更加民主化的政府,则更加局限于追求短期的选举利益。而且,如果一个民主政府一旦形成就难以发生改变,人们一旦通过选举选出最重要的政治领导人,就很难再作出改变,无论他们后来考虑的其他人选多么地能干和高道德。
      所以,至少现在,外部势力不会寻求颠覆中国社会改革者所持观点(不推崇以多党制来解决中国政治问题)。文章称,在改革者当中,自由民主主义者、悲观主义者和乐观主义者都希望加大媒体自由,因为媒体可以对政治权力的滥用进行曝光;他们都寻求通过各种方式让政府更加人性化,如果可能的话,他们的努力应该受到一定程度的支持。但是,对于悲观主义者和乐观主义者来说,他们完全有理由质疑中国最高政治领导人的“竞争性直接选举”。而现在对中国“自由议程”的支持还不需要一定“推行全面民主选举”。
      贝淡宁出生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牛津大学博士,现为清华大学伦理学和政治哲学教授,曾于新加坡、香港任教,并于普林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希伯来大学担任研究工作,是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儒家政治伦理》等七本书编辑,《纽约时报》《环球时报》《国际先驱论坛日报》,《多伦多环球邮报》《卫报》评论员,曾受CNN, NPR, CCTV, BBC, Radio Canada,CBC多家媒体采访。著作有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新儒家:变化的社会中的政治和日常生活》,《超越自由民主:东亚背景下的政治思考》和《东西碰撞:东亚的人权与民主》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纽约时报》为何替郎朗“钢琴政治”打圆场?/司马平邦
·京报:纽约时报为何不怕破坏中美关系?
·纽约时报:达赖喇嘛伸出橄榄枝(每个藏人关心)
·谢选骏:《纽约时报》为什么拒不道歉?
·纽约时报:胡锦涛似机器人,习近平前程看好
·纽约时报进军中国 与周末画报结盟
·《纽约时报》:建行隐瞒30亿美元不良贷款的报料者-邓凯
·《纽约时报》将停刊出网络版 纸媒面临生死存亡
·纽约时报:李锐、胡绩伟等上书不会改变中国政策
·纽约时报揭秘:5个预兆看中国未来(没有新意)
·纽约时报批温家宝:他们无需多一个家长
·纽约时报广场未遂袭击事件 塔利班干的
·《纽约时报》摄影师杜斌 获亚洲人权新闻大奖/赵岩(图)
·纽约时报:中国社会的火山随时可能爆发
·纽约时报:我在北京被黑了
·《纽约时报》披露中宣部新闻审查令
·纽约时报:黑客行为来自上海交大等
·纽约时报就谷歌可能退出中国采访国内的谷歌用户
·深圳副局长嫁女宴开110桌惊动了《纽约时报》
·美联社(纽约时报)报道处女访民被强奸案子
·纽约时报:中国政府并未在“绿坝”指令上后退
·纽约时报: 上海世博会可能亏损1.2亿美元
·纽约时报曝光山寨iPhone成本(图)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