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可能民主化吗?/谢选骏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7日 转载)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埃及军方承诺六个月内实行民主化,美国《新共和》双周刊(The New Republic)2月16日刊登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斯坦福大学“民主、发展及法制中心”主任戴蒙德(Larry Diamond)的文章说提问说:埃及军方大谈六个月内草拟新宪法,举行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那就能使埃及很快民主化吗?

     西班牙、阿根廷、智利、印尼、南非、乌克兰等许多经历过专制独裁统治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要制定新宪法,组织自由、公正的选举,六个月时间是远远不够的,各项准备工作至少需要一年以上。否则所谓选举将落入军方及穆巴拉克时代执政党——民族民主党(National Democratic Party)借尸还魂的圈套中。 (博讯 boxun.com)

     其实,核心问题是由谁拟定选举规则、时间表和民主化的模式。埃及目前的问题是掌权的军方和民主反对派的利益尖锐对立,完全没有合作和互信的基础。掌权的军方将领多是穆巴拉克的亲信,军方的核心利益并不是给人民自由、民主,而是保住自己的权力、财富、特权,并免遭报复、惩罚。许多国家民主化转型的主要教训就是,需要通过谈判方式化解这种潜在的毁灭性僵局——民主派想要民主,但却不愿对独裁政权人物作出安全承诺;独裁政权人物想要得到安全保障,却并不想实行真正的民主。

     从西班牙、巴西到波兰、南非,世界许多国家的民主化转型,都经历过不同版本的成功的谈判过程。旧秩序及军方在一段时间内仍然会保有大部分财富和特权,旧秩序的追随者除非有新的罪行,否则不会因过去的罪行遭到检控。民主派得到民主,专制政权人物保留财富和影响力,但他们除非按照民主程序参选,否则今后不再能染指权力。耶鲁大学的政治学家达尔(Robert Dahl)将这种民主化转型交易,形容为“相互保障”(mutual security)的政治契约。

     埃及的残余的专制政权势力和崛起的民主派力量,只有通过谈判达成协议,才能突破目前危险的僵局,平稳地实现政权的民主转型。为了促成谈判,埃及形形色色的民主派必须团结起来,以统一的形式和旧秩序势力谈判。反对力量的联合,将使埃及民主派形成战略优势。如果旧政权势力拒不妥协,统一的反对派就能挟广大人民的力量予以压制。

     只要谈判最终能够确保民主派的基本条件,如废除《紧急状态法》;实行集会、结社、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建立新的公平选举委员会等,那么统一的反对派能够保证社会和平与政治稳定,确保按部就班实施民主化转型。而旧势力作为谈判的一方,也会因达成困难的妥协协议,而获得公众的谅解。

     如果戴蒙德的上述分析是对的,那么我们拿它来看中国的前景,问一问“中国可能民主化吗”,其答案会是什么呢?

     我们先不急于回答,而是先看看作为民主化的前提的“妥协协议”需要什么必要的条件。

     在我看来,“妥协协议”的必要条件是最低限度的互相信任,也就是说,不论政治上如何对立,双方起码要能够相信对方提出的保证,而自己也需要具备起码的信用。

     这个条件在现在的中国还存在吗?

     可以说一点也不存在。

     战国末年纵横家流行以来的中国人,就已经不大把信誉当作一回事情了,甚至还把“欺诈”当作“权变”与“聪明”的代词,但解放以前的中国人毕竟还有“指天发誓”和赌咒“断子绝孙”的习惯,多少不敢肆无忌惮。但现在的中国人已经没有天了,许多人也被“一胎化政策”断子绝孙了,他们对社会只有厌恶,没有任何想维持基本信誉的愿望……在这样一个社会中侈谈民主化,真是给叫花子穿晚礼服、饱汉不知饿汉饥、缘木求鱼。

     辛亥革命以后,国民政府废除了对于满清的优待条例,直接导致伪满的兴起,但那还可以推说是满清复辟不成而自食其果。而“解放以后”就不同了,中共把食言而肥当作一个策略故意使用,破坏自己“优待俘虏”的庄严承诺,而发动“镇反”和一系列“整人运动”,把不是俘虏的人也一步一步地屠杀光了。在这样的历史过后,要别人再怎么相信他们呢?

     这还是次要的。主要的是,有了这样的历史的中共,再也不会相信别人对他们的承诺和善意了。甚至再也不会相信他们自己对自己的承诺和善意了。

     上行下效,流风所及,中国社会演变到今天,已经进化成为一个专门研究如何造假的社会,这个社会习惯进行“谎言竞赛”、“欺敌制胜”。不仅在中共内部如此,就是在反对派内部也是如此;不仅在新左派那里是这样,在自由派那里也是这样。这种现状造成的各怀鬼胎和一盘散沙,才是最不开明的专制政治的沃壤。

     中国可能民主化吗?

     几乎不可能。

     为什么说“几乎不可能”而不说 “绝对不可能”呢?

     因为民主化又是现代文明、城市文明的一个不可避免的后果。民主化的问题是绕不过去的,即使在中国这样一个假货横行、毒素泛滥、社会信誉荡然无存的国家。

     而要把这个“几乎不可能”变成“可能”,显然需要一些特别的努力。关于这些特别的努力,我们在其他地方已经谈得不少,兹不赘述。

     2011年2月17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著名学者谢选骏悼念诗人力虹(校对版)
·谢选骏:中共的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
·谢选骏:梁思成,为何抑孔扬毛?
·谢选骏:从汉朝和唐朝的崛起看中共的未来
·谢选骏:中国并非世界唯一的文明型国家
·谢选骏:中共尊孔意味共产主义末日来临
·谢选骏:欢迎孔子回到庙堂
·谢选骏:中国的阶层固化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谢选骏:世界不必担心中国统治
·刘晓波真君子也/谢选骏
·谢选骏:只有军国主义能够救美国?
·批评诺贝尔奖委员会,对还是不对?/谢选骏
·谢选骏:共和与独裁
·谢选骏:二十一年前的禁书〖被囚禁的思想〗
·谢选骏:驳王希哲辛亥革命书
·华人社会无法解决“谁来统治”的难题/谢选骏
·谢选骏:“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犹太教正在引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战争/谢选骏
·谢选骏:“软实力”概念是谁发明的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