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宫非:“颜色革命”开启“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4日 转载)
    作者:秦宫非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著名美国政治学家塞缪尔•菲利普斯•亨廷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在其著作《第三波——20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中,将民主化浪潮分为三波:1828-1926年为第一波民主化浪潮,有美国、英国、瑞士、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建立了至少是最低限度的民主制度(最低限度的民主制度:1、50%的成年男性有权投票;2、一个负有责任的行政官,他要么必须维持在一个选举产生的议会中得到多数的支持,要么通过定期的普选产生。)。1943-1962年为第二波民主化浪潮,有西德、意大利、奥地利、日本、土耳其、希腊、乌拉圭、巴西等国成为民主国家。1974-1990年为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有葡萄牙、西班牙、韩国、台湾、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30多个国家成为民主国家。由于亨廷顿已经在2008年去世。在他去世之前,亨廷顿并没有总结出“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不过,在笔者看来,开启“第四波民主化浪潮”的,正是“颜色革命”。 (博讯 boxun.com)

    “颜色革命”最早起源于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2003年11月,格鲁吉亚发生了反对当时总统瓦尔德纳泽的一系列示威活动,最终导致谢瓦尔德纳泽在11月23日宣布辞职。在这场革命中,由于格鲁吉亚盛产玫瑰,其反对派领导人萨卡什维利每次公开露面都拿一枝玫瑰,因此被称为“玫瑰革命”。
    
    2004年11月22日,乌克兰民众开始在全国各大城市进行反对舞弊选举的抗议。经过17天的抗议之后,12月8日抗议取得了成功。由于抗议者身穿橙色衣服、橙色围巾、橙色丝带或者带橙色旗帜,所以这场革命被称为“橙色革命”。
    
    2005年3月,吉尔吉斯斯坦发生“黃色革命”。当年的3月4日,反对派开始行动,占领了各州行政大楼,导致已经连续执政十五年的独裁者“阿卡耶夫”在3月24日经哈萨克斯坦出走俄罗斯,随后于4月4日在莫斯科宣布辞去总统职务。由于参与示威者穿着黄色衣服,拉着黄色横幅,加上吉尔吉斯斯坦首都的市花是黄色的迎春花,而发生革命时正是迎春花开的季节,所以这次革命被称为“黄色革命”。不过,在这次革命初期,媒体使用过“粉红革命”、“柠檬革命”、“丝绸革命”、“水仙革命”、“砂纸革命”以及“郁金香革命”等词汇。
    
    2011年1月14日,统治突尼斯23年的独裁者本•阿里乘坐飞机流亡沙特。至此,这场因一名叫布阿吉吉的失业青年的自焚而引发的革命终于取得了成功。由于茉莉花是突尼斯的国花,所以这场革命也被称为“茉莉花革命”。
    
    无论是格鲁吉亚、乌克兰,还是吉尔吉斯斯坦、突尼斯,颜色革命已经使这些国家确立了民主制度。不仅如此,这些国家的颜色革命还将产生后续影响,开启第四波民主化浪潮,推动其他国家的民主化。特别是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已经发酵,有可能推动埃及、也门、约旦等阿拉伯国家的民主化。需要说明的是,与中共政权一样,阿拉伯国家过去往往以“文化特殊”反对民主,这次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彻底打破了这种“文化特殊”的谎言。因此,相信将会有更多的阿拉伯国家会受到“茉莉花革命”的影响而民主化。
    
    当然,对于“颜色革命”开启的“第四波民主化浪潮”而言,最为关键的还是我们中国的民主化。不过,对于“颜色革命”,中共政权却十分警惕。如果在百度搜索“警惕 颜色革命”两个关键词,可以找到318,000篇网页。在吉尔吉斯斯坦“黃色革命”之后的2005年4月1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就发表了《“颜色革命”值得警惕》的文章。
    
    实际上,早在2004年底,中国传媒大学当代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就召开了“颜色革命与街头政治”研讨会。2005年4月12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和教育部社科中心就联合召开了“美国西化、分化中国战略的特点及我们的对策”学术研讨会,主要就是针对“颜色革命”。2005年4月25日,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国际观察》编辑部和《文汇报》海外部又联合举办了“颜色革命”与“国际关系”研讨会。2005年7月5日,首都经济学家论坛、中国经济规律研究会和教育部社科中心经济学课题组在北京也联合召开“‘颜色革命’的警示和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学术研讨会。2006年5月,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与教育部社科中心在又联合召开了“颜色革命与美国‘变革外交”’学术研讨会。
    
    这些会议发表的文章,其题目不外乎就是这些:《“街头政治”的含义》、《美国推行“街头政治”的策略和手法》、《美国传媒在“颜色革命”中“功不可没”》、《美国非政府组织(NGO)是“颜色革命”的调色板》、《中亚独联体国家“颜色革命”对中国周边的影响》、《“颜色革命”给我们的启示和对策建议》、《布什连任后加紧推行西化、分化中国战略图谋的主要原因》、《美国西化、分化中国战略的现实威胁性》、《布什连任后美国西化、分化中国战略的新特点》、《新形势下美国西化、分化中国战略的渠道和手段》、《从参考消息上的部分信息看交往合作也是另一种形式的遏制》、《抵制美国西化分化的三个关键问题》、《抵御美国西化分化图谋的对策建议》、《反西化、分化工作应紧紧地围绕年轻人展开》……
    
    此外,2006年7月,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还出版了一本《街头政治与颜色革命》的书。此书提到,“在深入研究过程中,我们特别发现,大众传媒对街头政治与‘颜色革命’在某些国家获得成功起着异乎寻常的作用。鉴此,我们于2005年7月又召开了‘大众传媒与颜色革命’研讨会。与会专家最后达成两点重要共识:第一,在某种特定条件下,谁掌握传媒,谁就得天下;第二,对某些国家的执政党来说,舆论失控,来日无多。”
    
    而2011年1月,中共御用学者司马南在新著《民主胡同40条——中国民主政治一般原理的随机阐释》中,就有一篇《北京民主胡同24条: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的文章。
    
    所有这一切,都是中共政权研究并警惕“颜色革命”的动作。然而,无论中共政权如何研究与警惕,“颜色革命”或“街头革命”在中国发生都将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这个政权每天都在强取豪夺,横征暴敛,危害自由,侵犯人权,不断地制造出王斌余、崔英杰、杨佳、邓玉娇、钱云会们……。总有一天,已经积蓄了60多年不满的民众,将会像1989年一样再次走上街头,要求民主。到那时,中共政权的垮台也将会是一夜之间的事情。期待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之五)/王天成
·中产阶级推动民主化:现实还是迷思/张铁志
·巴拉迪民主化诉求或致埃及伊斯兰化/张家栋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三)/王天成
·《公民》月刊社论:2011,民主化进行时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二)/王天成
·王天成: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之一)
·中国可通过民主化方式平衡贫富悬殊/蔡定剑(图)
·宣昶玮:中国的民主化为什么是世界上最艰难的民主化
·董静: 中国人的信任结构关乎民主化
·范亚峰:诺奖、洛桑与民主化五特性
·中国民主化理论和路径研究报告/冬槐
·刘晓波获诺奖与中国的民主化/秦晋(图)
·中国民主化进程的里程碑:祝贺刘晓波先生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王志勇
·十八大变局是做出来的——且看温家宝的渐进民主化努力
·八一前再论军队国家化与政治民主化/吕洪来
·黑社会当然反对民主化/凌霜的博客
·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给《求是》编辑部集体扫盲/牟传珩
·刘梦溪:缺乏民主化,高考越来越难以改变命运
·中共将对党内民主化作出部署
·中国民主化的转型模式研讨会纪要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西藏自治只能寄托于中国的民主化
·法国汉学家侯芷明:中国民主化太晚导致各种恶果
·央广访谈:滕彪:北京律师将持续努力,推动律协民主化
·看毒奶引发国际风暴,探中国社会未来走向(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