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著名学者谢选骏悼念诗人力虹(校对版)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04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力虹更多文章请看力虹专栏
     我与力虹先生素昧平生,但是他的事迹感动了许多人;力虹先生主编的电子杂志《爱琴海》,唤醒了我们在毛泽东黑暗时代的记忆。 (博讯 boxun.com)

    
    力虹先生是一位诗人,他奋斗终生,终于获得了中国人所能拥有的最大自由。现在,请允许我引用那位两百年前为了希腊人民这个和中国人民一样古老的民族获得独立自由而献出宝贵生命的英国诗人拜伦爵士(George Gordon Byron,1788—1824年)的著名诗句,来表达我对力虹先生的敬意:
    
      哀希腊
      
              一
      
      希腊群岛呵,美丽的希腊群岛!
        火热的萨弗在这里唱过恋歌;
      在这里,战争与和平的艺术并兴,
        狄洛斯崛起,阿波罗跃出海面!
      永恒的夏天还把海岛镀成金,
      可是除了太阳,一切已经消沉。
      
              二
      
      开奥的缪斯,蒂奥的缪斯,
        那英雄的竖琴,恋人的琵琶,
      原在你的岸上博得了声誉,
        而今在这发源地反倒喑哑;
      呵,那歌声已远远向西流传,
      远超过你祖先的“海岛乐园”。
      
              三
      
      起伏的山峦望着马拉松——
        马拉松望着茫茫的海波;
      我独自在那里冥想一刻钟,
        梦想希腊仍旧自由而欢乐;
      因为,当我在波斯墓上站立,
      我不能想象自己是个奴隶。
      
              四
      
      一个国王高高坐在石山顶,
        了望着萨拉密挺立于海外;
      千万只船舶在山下靠停,
        还有多少队伍全由他统率!
      他在天亮时把他们数了数,
      但日落的时候他们都在何处?
      
              五
      
      呵,他们而今安在?还有你呢,
        我的祖国?在无声的土地上,
      英雄的颂歌如今已沉寂——
        那英雄的心也不再激荡!
      难道你一向庄严的竖琴,
      竟至沦落到我的手里弹弄?
      
              六
      
      也好,置身在奴隶民族里,
        尽管荣誉都已在沦丧中,
      至少,一个爱国志士的忧思,
        还使我的作歌时感到脸红;
      因为,诗人在这儿有什么能为?
      为希腊人含羞,对希腊国落泪。
      
              七
      
      我们难道只好对时光悲哭
        和惭愧?——我们的祖先却流血。
      大地呵!把斯巴达人的遗骨
        从你的怀抱里送回来一些!
      哪怕给我们三百勇士的三个,
      让德魔比利的决死战复活!
      
              八
      
      怎么,还是无声?一切都喑哑?
        不是的!你听那古代的英魂
      正象远方的瀑布一样喧哗,
        他们回答:“只要有一个活人
      登高一呼,我们就来,就来!”
      噫!倒只是活人不理不睬。
      
              九
      
      算了,算了;试试别的调门:
        斟满一杯萨摩斯的美酒!
      把战争留给土耳其野人,
        让开奥的葡萄的血汁倾流!
      听呵,每一个酒鬼多么踊跃
      响应这一个不荣誉的号召!
      
              一○
      
      你们还保有庇瑞克的舞艺,
        但庇瑞克的方阵哪里去了?
      这是两课,为什么只记其一,
        而把高尚而坚强的一课忘掉?
      凯德谟斯给你们造了字体——
      难道他是为了传授给奴隶?
      
              一一
      
      把萨摩斯的美酒斟满一盅!
        让我们且抛开这样的话题!
      这美酒曾使阿纳克瑞翁
        发为神圣的歌;是的,他屈于
      波里克瑞底斯,一个暴君,
      但这暴君至少是我们国人。
      
              一二
      
      克索尼萨斯的一个暴君
        是自由的最忠勇的朋友:
      暴君米太亚得留名至今!
        呵,但愿现在我们能够有
      一个暴君和他一样精明,
      他会团结我们不受人欺凌!
      
              一三
      
      把萨摩斯的美酒斟满一盅!
        在苏里的山岩,巴加的岸上,
      住着一族人的勇敢的子孙,
        不愧是斯巴达的母亲所养;
      在那里,也许种子已经散播,
      是赫剌克勒斯血统的真传。
      
              一四
      
      自由的事业别依靠西方人,
        他们有一个做买卖的国王;
      本土的利剑,本土的士兵,
        是冲锋陷阵的唯一希望;
      但土耳其武力,拉丁的欺骗,
      会里应外合把你们的盾打穿。
      
              一五
      
      把萨摩斯的美酒斟满一盅!
        树荫下正舞蹈着我们的姑娘——
      我看见她们的黑眼亮晶晶,
        但是,望着每个鲜艳的姑娘,
      我的眼就为火热的泪所迷,
      这乳房难道也要哺育奴隶?
      
              一六
      
      让我攀登苏尼阿的悬崖,
        在那里,将只有我和那海浪
      可以听见彼此飘送着悄悄话,
        让我象天鹅一样歌尽而亡;
      我不要奴隶的国度属于我——
      干脆把那萨摩斯酒杯打破!
    
    力虹先生,安息吧。你已经获得了一个当代中国人所能拥有的最高荣誉!
    
    2011年1月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爱琴海之回声(长诗) ——悼诗人力虹/一平
  •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陈维健
  • 沉痛哀悼力虹(張建紅)先生! / 刘泰
  • 爱琴海在哭泣——悼力虹/春夫(图)
  • 爱琴海的珍珠永放光彩——沉痛哀悼《爱琴海》网站总编力虹/施卫江
  • 黄河清:哭钱云会、力虹
  • 营救力虹的几点建议/吴苦禅
  • 力虹:中国需要新的辛亥革命
  •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贺伟华
  • 李国涛:从力虹遭遇,看中共黑暗司法现状
  • 诗魂力虹素描
  • 贺伟华: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 力虹被重判是有法不依天理不容
  • 郭永丰:力虹被重判六年,鲁讯就应抢决
  • 孙文广:抗议重判力虹
  • 李劼:请归还严正学和力虹的言论自由权利
  • 李建强关于严正学、力虹案件的声明
  • 刘逸明:力虹的良知和勇气(图)
  • 南方在野:力虹、陈树庆、郭飞雄被捕,中共加速朝鲜化?
  •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悼念力虹(张建红)的灵堂 (图)
  • 狱中健康严重受损,力虹获释后不久逝世/记者无国界(图)
  • 杭州公民纪念力虹逝世被暂停
  • 杭州民主党人悼念力虹(张建红),多人被控制
  • 浙江独立作家力虹病逝最新情况
  • 浙江独立作家力虹病逝情况
  •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哀悼力虹先生不幸病逝
  • 浙江异议作家力虹去世,多位异议人士被软禁(图)
  • 浙江宁波著名作家力虹病逝(图)
  • 浙江异议作家力虹疑去世
  •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 力虹病情加重 随时可能出现内脏病变(图)
  • 独立作家力虹仍无法离开呼吸机 急需解决医保问题
  • 朱虞夫为张力虹发起捐款奔波劳累住院
  • 贵州人权研讨会为力虹捐款 (图)
  •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为力虹踊跃捐款(图)
  • 贵州作家声援异议作家力虹先生
  • 异议作家力虹病危才获保外就医 浙江当局无法脱责(图)
  • 为救助力虹的呼吁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