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棋生: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7日 转载)
    江棋生更多文章请看江棋生专栏
    
     2011年第1期《炎黄春秋》杂志上,学者杨继绳先生的《我看“中国模式”》(下面简称《我看》)一文,称得上是一篇颇具分量的重头文章。该文通过与一些颂扬“中国模式”的中外学者进行正面交锋,尖锐指出“中国模式”在制衡权力和驾驭资本两个方面均存在严重弊端,明确宣示“中国模式”已经走入困境,继而点明合乎逻辑的出路当是:进行摈弃“苏联式西化”的政治改革,改掉现有“威权政治加不完善的市场经济”模式,建立仁人志士百年追求的“宪政民主政治加完善的市场经济”模式。 (博讯 boxun.com)

    
    杨继绳先生既然是把任务设定为和一些中外学者,如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奈斯比特和潘维等人进行论战,《我看》一文自然不必提及执政当局对“中国模式”和“政治体制改革”持何立场和看法。不过,行文之中,杨先生倒底还是忍不住点了一下:“2009年12月北京大学教授潘维主编的《中国模式——解读人民共和国60年》出版。此书一问世就入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作为向世界传播中国声音的重要著作。”20天之前,我在读罢《我看》之后,就想写篇短文,目的是把《我看》轻轻点到的地方略加展开,再一次说说中国执政当局是怎么看“中国模式”和“政治体制改革”的。我觉得,有些话还真有重申的必要。
    
    说来也算凑巧,就在我酝酿命笔之际,胡锦涛发表了对美国媒体提问的书面答卷,其中就有他对“中国模式”和“政治体制改革”字斟句酌的最新表态。应当说,胡锦涛固然没敢像有些学者那样去吹中国模式“一枝独秀”,但他也并未养晦示弱,而是亮出了他的真实想法:“过去30年的经济成就,已经证明中国现有的政治模式是成功的。”显然,与杨继绳先生的见解正相反,胡锦涛同时肯定了中国现有的经济模式和政治模式,即他认为“威权政治加不完善的市场经济”总体上是可取的,是可持续的,丝毫没有上述模式已经走入困境,“再持续下去是很危险的”(杨继绳语),因而需要根本变革、制度转型的意思。那么,有没有必要来点完善和发展中国模式的体制改革呢?胡锦涛的答案是:这个可以有。在肯定和赞扬中国模式的同时,胡锦涛从不讳言“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上和这一次答问中,他还郑重其事地谈论需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胡锦涛为什么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呢?对此他也没打马虎眼,而是说得很清楚:为了实现“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自我完善和自我发展。”胡的政改目的换成杨继绳的话来说,就是为了实现“威权政治的自我完善和自我发展”,全然没有“宪政民主政治”什么事。由此足见,胡锦涛把玩的政改和杨继绳呼唤、企盼的政改,虽然听起来都叫“政改”,但二者之间的本质差别,虽脑残之人,亦难以做到视而不见。
    
    完全可以有把握地说,胡锦涛对中国模式的总体肯定,决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观点,而是基于执政当局的共识。
    
    同样可以有把握地断言,胡锦涛对政治体制改革目的之确认,也决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主张,而是基于执政当局的共识。
    
    事实上,中国执政当局心目中的“政治体制改革”,一直就是20多年前由邓小平定下基调、划下红线的“邓记政改”。在2009年5月香港出版的《改革历程》一书第271页上,赵紫阳先生对“邓记政改”作了直白、恰当、权威的评说:“1980年以来,直到‘六四’前,邓一方面不断地讲反对自由化,另一方面又多次讲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那么邓的政治体制改革究竟是怎么样的改革呢?总的我认为,邓对现行政治体制的运行,他是有不满意的地方,主张改革也是真实的。但他心目中的改革,并不是真正的政治上的现代化、民主化。主要的是一种行政改革,属于具体的工作制度、组织制度、工作方法、工作作风方面的改革。邓主张的是坚持共产党一党专政前提下的改革,改革正是为了进一步地巩固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任何影响和削弱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改革,都是邓坚决拒绝的。”上面这段话,是被软禁在家的赵紫阳先生于1992年说的。19年前,他看邓记政改,已是洞若观火。时至今日,倘若我们仍不识邓记政改“精魂”之所在,那就太说不过去了。邓记政改的“精魂”,其实就是一句话:反对“欧美式西化”,保卫“苏联式西化”。
    
    不过,尽管邓记政改实在不怎么样,但我还是想公正地说,在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主张政改的确是真实的,也是努力作了实际推动的。同样,当时的执政当局,也的确不是光说不练,而是不仅说政改,也是动过真格搞政改的。
    
    然而,自1989年六四屠杀及苏东巨变以来,邓小平本人和执政当局对待邓记政改的态度,已然起了重大的不容置疑的变化。他们事实上达成了新的共识,那就是:连这样的政改,也不宜搞。不仅不宜搞,甚至,都不宜多提。为什么官方会如此缩头呢?原因在于他们实实在在地担心,即便在“具体的工作制度、组织制度、工作方法、工作作风方面的改革”中,也会难以逆料地诱发中国民众新的、“出格的”权利诉求和政治诉求,会节外生枝,出蝴蝶效应,从而导致局面失控,乃至沛然莫之能御的社会风潮不期而至……
    
    有些人一再苦口婆心地晓喻和规劝中国执政当局说:政改可能会不乱,或者小乱;但不政改肯定要大乱。然而,这种话胡锦涛们能听得进去吗?我认为,胡锦涛们现在拿准的,恰恰是:不政改可能会不乱,或者只是小乱;但政改肯定要大乱。君不见,出于坚持、完善和发展中国模式的坚定立场,执政当局如今真正用心去干的,只有两件大事:一是确保以GDP为中心、主要靠投资和出口拉动、非科学不健康的经济增长。二是不计代价、不择手段地维稳——维护现有中国模式的稳定,公开说法则是“维护社会稳定”。竖个孔子,来点“孔化”,大概也是指望能对“维稳”作点贡献、给点力吧。
    
    这两件事,当局是魂牵梦萦,天天讲,日日干。至于“政治体制改革”,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公报虽明说要“积极稳妥地推进”,但是,这只是忽悠,只是虚晃一枪,子弹的没有。自1989年以来,对邓记政改这档子事,中共当局一直奉行的,是一条不言自明的潜规则:还是——,不搞为妙。
    难道,不是这样吗?
    
    2011年1月27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1月27日播出)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棋生: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 江棋生: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 江棋生: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 江棋生: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 江棋生:众推墙才倒
  • 江棋生: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 江棋生: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 89-09的沉思——从江棋生、莫之许、王光良遭遇北京警方传唤所想到的
  • 江棋生:没有多党制何来新型民主/DW
  • 江棋生:希望当局不要在刘晓波的事情上再犯混(图)
  • 江棋生:穿越电子柏林墙
  • 江棋生: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 江棋生先生,祝你生日快乐! 高洪明
  • 江棋生: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 江棋生: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 江棋生: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 江棋生: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 江棋生: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 江棋生:写在“两会”前夕
  • 江棋生: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 江棋生: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 江棋生: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 江棋生: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 江棋生: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 江棋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 江棋生: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 江棋生六四报告出炉 香港各界续就六四抗议
  • 江棋生再次被抄家和传唤 港支联发起“民主风筝行动”
  • 北京消息:江棋生已回到家中
  • 北京作家江棋生今晚再次遭遇抄家、传唤
  • 北京作家江棋生今晚再次遭遇抄家、传唤(图)
  • 江棋生因零八宪章被传唤 中国国内笔会成员压力增加
  • 江棋生: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 中国独立笔会副会长异议作家江棋生被传唤抄家
  • 张祖桦江棋生谈《零八宪章》和刘晓波的处境
  • 江棋生: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 江棋生: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