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自由不是圣诞夜的施舍!?/伊利夏提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6日 来稿)
     每年的2.5前后,大华盛顿地区的天气特别的冷!北风呼啸,有时还伴有大雪。2.5前后大概也是大华盛顿地区一年中最寒冷的几天,冰冷、刺骨的寒风好像总能找到缝隙钻进厚厚的衣服中来,使人防不胜防。寒风时不时地令人颤抖!稍不注意手脚就会冻的僵硬!
    
     记得刚到美国,我参加的第一次游行。是为了纪念1997年2月5日中共出动武装军警暴力镇压伊力维吾尔人和平示威游行,造成东土耳其斯坦历史上最大、最血腥惨案十周年的游行示威。游行是在中国驻美国华盛顿大使馆前,有二百多人参加。 (博讯 boxun.com)

    
     那天早晨,当我来到到中共驻美大使馆前时。中共大使馆前,早已成为了祖国——东土耳其斯坦星月蓝旗的海洋!这里人头攒动、口号阵阵。我是又激动、又振奋,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和这么多东土耳其斯坦同胞在一起、公开地向残暴的中共侵略政权说不,公开地蔑视中共的淫威!公开地表达对自由、独立的渴望!
    
     参加游行的人们群情激昂、不顾寒冷高举着东土耳其斯坦星月蓝旗,高举着各种表达抗议的牌匾,高举着为东土耳其斯坦自由、独立而牺牲者的照片、被中共政权强行‘失踪’者的照片;高呼着要自由、要独立、要民主的口号!示威游行持续了近4个小时。
    
     后来我知道了,家亡国破、流落在海外各国的维吾尔人;每年都会在这一天及其它东土耳其斯坦历史上的中共屠杀维吾尔人纪念日;都会以游行示威、为死难者诵读《古兰经》、为亡灵祈祷等方式来表达对中共暴政的愤怒控诉;表达在这些惨案日中被中共侵略政权残酷杀害的,为祖国、民族的民主、自由、独立事业献身死难者的敬仰和哀悼!
    
     记得那天我还认识了一个维吾尔小伙子,大概比我小几岁吧。他住得很远,但他每年的这一天,不管是北风呼啸、还是大雪飘飘,都会开至少两个多小时的车,手拿星月蓝旗,按时来到中国大使馆前加入我们的游行队伍。他年复一年,从没有间断过。
    
     一次我和他开玩笑说:“下一次,如果有人找你,我要告诉他们,2.5到中国大使馆前抗议游行队伍中找你!”他笑了笑说:“伊利夏提,我家住得很远,没有办法参加维吾尔协会组织的大多数政治活动。但是,作为一个维吾尔人我有义务为民族的正义事业呐喊,有义务为死难同胞伸张正义;作为一个维吾尔人的知识分子,我更有义务要为民族的民主、自由奔走呼号。父亲从小教育我:作为一个男子汉要有正义感,特别是作为一个苦难中维吾尔人的男子汉更要有责任感!我未能做很多,但游行我是可以做到的,只需提前一、两天请个假!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我愧对养育我的父老乡亲,愧对祖国家乡,更是愧对为民主、自由、平等献身死难者!那些死难者也和我们一样的有父母、兄弟,也和我们一样曾为人父母,也和我们一样有妻子儿女呀!”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是啊,那些死难者,大多是和我们同龄。他们献出了生命,身后留下无依无靠、年迈体衰的父母,留下了年轻无助的妻子、儿女!
    
     除了游行示威、喊喊口号,在这遥远的美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我们生活在自由、民主国家的维吾尔人能做的,就是将东土耳其斯坦苦难同胞的声音,通过游行示威及其他各种方式传到文明的自由世界;利用自由世界的自由、民主制度去解露中共在东土耳其斯坦实施的暴政,解露中共对维吾尔人的屠戮,灭绝种族政策。
    
     但就这些我们是否做到了呢?我认为大多数的维吾尔人在努力去做,但还是有一少部分生活在国外的维吾尔人不仅没有做到,而且在有意、无意中在帮助中共!他们以自己生活在自由国家,他人无权要求其参加维吾尔人政治活动、游行示威为借口,逃避参加维吾尔人的任何政治活动。
    
     这些维吾尔人忘了他们的义务,或者因惧怕中共的淫威而迫使自己忘了自己的义务!而这些人中的大部分是通过政治避难留到西方国家的。
    
     通过政治避难留到西方的维吾尔人是最有义务去参加每次游行示威的!因为这些以难民身份留到国外的维吾尔人欠着为自由、民主、独立、平等而献身、而身陷囹圄维吾尔自由战士们的一份血债!一份只要东土耳其斯坦还在侵略者的魔爪下就永远还不完的血债!
    
     可以肯定地说,这些通过政治避难留下的维吾尔人是在享受那些为东土耳其斯坦的自由、民主事业而献身死难者、失去自由者用生命、用自由换来的成果,却在有意无意地逃避对这些死难者、失去自由维吾尔人所应尽的义务!说的再透点,这些人是在享受本来应该是有那些死难者遗留孤儿,那些死难者遗留孤苦伶仃父母,那些死难者遗留无依无靠妻子、丈夫应该享受的西方国家人道主义的援助而拒绝承担相应的责任!
    
     授予维吾尔人政治避难,是因为西方国家看到了90年4.5中共对巴仁乡维吾尔人的大屠杀、97年2.5中共对伊梨维吾尔人的大屠杀、2009年7.5乌鲁木齐中共对维吾尔人的大屠杀∙∙∙ ∙∙∙ 等等屠杀中的血流成河,看到了东土耳其斯坦人民遭受的苦难,看到了濒临灭亡维吾尔民族最后的挣扎,看到了成为残垣断壁的维吾尔家园。
    
     给予维吾尔人政治避难,是因为西方国家看到了失去父母流落街头的维吾尔孩子,看到了在高墙外苦苦寻找失踪儿女维吾尔父母的身影,看到了寻找丈夫、妻子的维吾尔妻子、丈夫的苦难泪水。是因为西方国家听到了维吾尔人民在中共暴政下的呻吟,听到了维吾尔妇女7.6绝望中的呼喊;听到了那些死难者不畏暴政的自由呼声。更是因为西方国家知道无数的维吾尔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男人、女人在东土耳其斯坦正在被枪杀、在被失踪、在神秘死亡、在黑暗监牢中熬度漫漫长夜!
    
     总之,我们能够获得西方国家授予的政治避难是因为有维吾尔人在为民主、平等死亡,是因为有维吾尔人在为东土耳其斯坦的自由、独立献身,是因为有维吾尔人在为博爱、平等在高墙内忍受中共最原始的折磨。
    因此,我要说,我们的难民卡上、绿卡上、外国护照上有这些为自由、博爱、平等献身者的生命、献血,更有这些烈士给予我们的希望!我们享受的西方国家给予难民的各种援助都是这些勇敢献身者用生命和自由为我们换来的!
    
     政治避难是有血的代价换来的!有人为我们的自由付出了生命和自由!
    
     本来,作为人,我们都有义务为自由、平等呼喊,因为我们是人!而不是奴隶!每一个在国外的维吾尔男男女女也都有义务为自己苦难民族呐喊,因为我们是维吾尔人!
    
     每一个因政治避难留下的维吾尔人更有义务去为苦难中的同胞奔走相告,因为我们的自由是有那些死难者、失去自由者为我们用生命和自由换来的!
    
     每次的游行我都能看到一些冬天带着大皮毛、夏天带着长沿帽,带着黑黑大墨镜,大口罩的维吾尔男女,他们一旦游行结束就急着照相。他们非常的害怕自己的面相被中共大使馆安装的摄像机录下来,所以只露着眼睛。一旦政治避难通过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们啦!他们永远地从大华盛顿地区维吾尔人社会失踪了!
    
     拿到难民卡前,在移民官前痛哭流涕,痛诉中共的暴政、受到的民族压迫、民族面临的生存危机,个人面对的生命危机;而且豪迈地称自己为东土耳其斯坦人,要在自由国家为民族的自由、独立奋斗。拿到难民后,悄然消失;自称不参与政治,很快变回“新疆人”,而且拿上绿卡后就偷偷来到中共大使馆填写悔过书,偷偷将过期中国护照更新。
    
     这些人用各种手段赢得政治避难,享受别人用生命换来的自由,又不想承担对民族的义务,这是无耻!不仅愧对为东土耳其斯坦自由献身烈士及其遭难父母儿女,愧对祖宗、父老乡亲,更是对自己良心的背叛!也是对政治避难时所作证词的背叛!是对亡灵爱国牺牲精神的亵渎、是对失去自由者信念的亵渎!是对人类尊严的亵渎!更是对自己自尊、人格的否定!也是对西方政治避难制度的一种欺骗和盗用!
    
     他们还振振有词,生活在西方自由国家,不参加游行、不参与维吾尔人的政治是自己的自由!真是无耻!像寄生虫一样不劳而获,像断了脊梁的爬虫享受别人用生命换来的自由,还好意思谈自由、权利!
    
     这种人永远是丧家的狗!这些人不仅背叛了祖国母亲——东土耳其斯坦!还背叛其主子中共!现在又在背叛给予其政治避难的西方国家!这种人永远是叛徒、走狗!这种人永远只能像是下水道里的老鼠鬼鬼祟祟地生活在自己制造的黑暗肮脏中,永远不敢见天日!
    
     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没有流血、牺牲就没有民主、自由!
    
     华盛顿韩战纪念碑上刻着:Freedom is not free! 自由不是免费的!别人为你的自由付出了生命、自由的代价,你有义务去为黑暗中民族的自由、民主呐喊!
     _(博讯记者:胡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贺何德普即获自由!民主党核心力量已集结有望开启新篇章!/李志友
  • 言论自由是我们的最后防线/林保华
  • 实现“人类的基本自由”,幸福才有保障
  • 李公明:最重要的是——让人民自由!
  • 自由在呼唤/卢勇祥
  • 哈达先生一家只是短暂的相聚,未必获得完全自由,也未必得以最终团聚
  • 章立凡:免于恐惧的自由——寄语高耀洁教授
  • 完全不会惧怕法律的人--中国的政法委书记/艾自由
  • 牟传珩:阉割“自由思想”的杀手在哪里?——反思中国文化专制的苦难历程
  • 想方设法忽悠农民进城:择居的自由/易中天(图)
  • 中国援朝战争及其对朝鲜人民造成的后果/艾自由
  • 尤俊: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辨析
  • 恢复宪法迁徙自由迫不及待/邓聿文
  • 民主究竟是什么?/艾自由
  • 粮食安全问题源于交易不自由
  • 庆贺昂山素姬重获自由/淳于雁
  • 自由迁徙的前提是公民权利真正平等
  • 法治要维护个人的基本权利,自由言论权/高全喜(图)
  • 奥威尔的良知与自由/邓文正
  • 王荔蕻被限制自由三个月后获解禁
  • 信仰自由不可侵犯,孔宇洁狱中绝食抗争终获释
  • 内蒙古自由作家乌那嘎被秘密逮捕 (图)
  • 公民向人大递交申请书 被警方控制失去人身自由 (图)
  • 被关精神病院近三年的彭咏康再次呼唤自由(附视频) (图)
  • 今日自由门7·06和无界浏览10·06难登录
  • 美国自由之家年度报告:中国继续名列极权国家行列
  • 手机短信非法字符遭搜索 审查制度侵害个人自由
  • 被非法拘禁十堰精神病14年的郭元荣今日终获自由
  • 陈季冰:企业能自由上市中国股市才有前途
  • 野夫、崔衛平分獲獨立中文筆會自由寫作獎及林昭紀念獎
  • 京警今年非法限制高洪明人身自由录
  • 教育部称英语四六级笔试或网考 考生可自由选择
  •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专制政府剥夺我们的通讯自由
  • QQ不能显示“言论自由”一词 公民向腾讯发出法律建议函(图)
  • 民主维权人士赵常青被软禁超过57天仍无自由
  • 华泽重获自由 阿尔仍在平谷金海湖碧海山庄"被"度假
  • 维权人士阿尔已经“被旅游”超过38天仍无自由
  • 贵州人权捍卫者们为争取言论出版自由权的公示(图)
  • 23年取保候审的徐仁家何时还自由身?/潘公正(图)
  • 国际城市深圳中国公民还有吃饭的自由吗/李原风
  • 延庆县延庆镇自由村强悍的拆迁,
  •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 人毕竟是要有饭吃、有自由才可以热爱祖国的
  • 董颖:百姓生死也由不得自由
  •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高洪明
  •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维权活动人士齐志勇再次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RFA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全美学自联征集2006年度“自由精神奖”候选人提名
  • 广东雷州甘蔗買賣遭壟斷 百万农民渴望自由貿易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香港言论自由 下流艺人伤害民族感情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民不畏死,何以死而惧之---推动反独裁斗争高潮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别吵了:所谓恐怖分子在伊斯兰人的角度看就是自由战士!
  • 自由人:知识分子为何无所作为
  • 苏扬:西方言论绝对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