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共合作”终究是个陷阱——中华民国100年另类感言(之二)/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3日 转载)
     孙中山先生被认为是中华民国的“缔造者”,故至今公认其为“国父”。他年青时就投入“反清复汉”的民族主义革命运动,旨在推翻满清帝国而争取汉族独立;后来作为这场革命的一位主要领导者,他付出毕生心血与精力,作过巨大的努力及贡献。他为建立中华民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丰功伟绩与光辉形象,已经名垂中国近代青史之一页。
    
     然而,孙中山毕竟也是“人”,不是“神”,难免在工作上和生活上,产生这样那样的缺点乃至错误,受到主观客观因素的种种局限。其中,最大的错误就是由于偏面地反对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对新生的苏联和共产党的本质缺乏深刻认识,以致采取了“联俄容共”的方针政策,一早就勾搭上苏联这个“社会帝国主义”,实行“国共合作”,结果种下祸根,上当受骗,贻害无穷;使执政的国民党此后穷以应付,令中华民国国家不得安宁。 (博讯 boxun.com)

    
     在对上的20世纪,中华民国的执政党中国国民党,先后与中国共产党实行过两次“国共合作”。吾人不妨回顾历史,对所谓“国共合作”进行客观认真的反思;从中不难看出,“合作”的后果是:国民党如何吃了大亏、一败涂地,而共产党如何得了大利、夺取政权。
    
     所谓“第一次国共合作”,是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和共产党的首度合作;曾经见闻过该事件现仍健在者,已经寥寥无几。对这段历史的说法,有一些小小的争议。日前,孙中山现居美国的孙女孙穗芳(孙科之三女,1936年出生时,她爷爷早已离世11年),驳斥中共有关其祖父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三大政策,纯系子虚乌有的捏造,声称孙中山从来没有说过这八个字,也无正式官方文件记载;不过,她并未否认其祖父确有“容共”的倾向。
    
     查阅当年历史形势的资料,有助于了解孙中山如何决定采取“联俄容共”政策的来龙去脉。其时,国民政府及“国民革命军”的实力,不足于对付军事割据的各派军阀,孙氏渴望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而企图向中国输出“共产革命”的苏联便伸出援手,于1922年由驻华特命全权大使越飞(Adolf Abramavich Joffe,1883-1927),前往上海与他会谈。苏方为了消除孙氏的疑虑,许予取消沙俄对中国的“不平等条约”;佯言承认中国对外蒙古的领土主权,却要求中方同意苏方派驻军队;承诺不会在中国进行“共产革命”,却要求准许中国共产党的存在活动。急需外援的孙氏便和越飞达成协议,共同发表《孙文越飞联合宣言》,展开了“国共合作”的局面。
    
     一批由共产党“假入”国民党或从国民党“转投”共产党的共产党党员,以“附体寄生”的谋略,渗透到国民党的各级组织,用不露声色的“统战”手段控制国民党。这是1923年于广州召开的中共“三大”,由“共产国际”指导作出的重大决定。到1924年1月间国民党举行“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时,便通过了由共产党人起草的“反帝反封建”为主要内容的宣言,共产党人以国民党员的身份,纷纷进入其党、政、军机构高层。例如和廖仲恺、戴季陶组成国民党“三人中常委”的共产党人谭平山,兼任中央组织部部长;从“同盟会”加入共产党的林祖涵(即林伯渠),成为国民党中央候补委员兼中央农民部部长;中央候补委员毛泽东兼任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等。其他如你我在大陆学习“中共党史”所熟悉的李大钊、瞿秋白、张国焘等许多共产党人,在孙中山的眼皮底下,都“摇身一变”当上国民党的中央委员或候补委员。
    
     直到孙文于1925年去世后,接替他领导国民党、在指挥“北伐战争”中取得节节胜利的蒋介石,巩固了对南京、上海的统治,意识到共产党的势力已经在国民党内膨胀起来,便果断采取“反共清党”的严厉措施。而先前反对蒋氏“清党”,坐镇武汉的国民党亲共左派领导人汪精卫,此时也得到莫斯科“共产国际”对国民党和中华民国“图谋不轨”阴谋的情报,跟着清洗共产党;所以共产党指责汪氏“背叛革命”,出卖了他们。至此,“第一次国共合作”便告破裂,国民党军队转入对付共产党武装割据的内战。
    
     所谓“第二次国共合作”是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和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的合作;曾经历过这次事件的老人仍健在者比较多,记忆犹新。当时,国民政府把叛乱的共产党定性为“共匪”,致力于“剿共”战争的蒋介石,受制于苏联支持其“别动队”中共的压力,尤其是他的亲生长子蒋经国,留学莫斯科被斯大林扣留作为“人质”,在“默契”之下,不得不“适可而止,留有余地”。共产党的“工农红军”才得以从井冈山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首都“瑞京”,出发长征转移到以延安为中心的陕甘宁边区根据地。而蒋氏也止于采取军事包围加以封锁的态势,容其负隅,并不进军。这里面有何“猫儿腻”,大有文章。
    
     就在日本侵略、大敌当前的紧要关头,共产党采取“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策略,反对国民党“先安内,后攘外”的方针,大得人心,占了上风。经过共产党精心策划多方展开“统战”工作,终于在全国形成巨大的舆论压力,迫使蒋介石同意重行“国共合作”,共同抵抗日本的侵华战争。共产党表面上同意把他们的“红军”武装部队,改编为“八路军”和“新四军”,实际上却阳奉阴违,藉“抗日”壮大他们的军队,扩大他们的地盘。有一篇被收入《毛泽东思想万岁》文集的毛泽东在“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后,于1937年8月间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洛川会议”作政治报告的讲话原文,就很露骨地说明问题。毛氏在报告里明确指出:“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发展,十分宣传’。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其要害就是要拖垮国民党,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推翻中华民国。
    
     共产党正是如此巧妙地在“抗日战争”中利用“国共合作”,发展壮大了他们的军队,在全国扩张了他们占领的地盘。并在后来的三年“解放战争”中,利用他们无孔不入潜伏在国民党各级军政机密要害部门的地下党“特工”,或及时提供重要情报,或通过亲情关系进行策反,连蒋介石的心腹陈布雷的女儿,“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将军的女儿,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的夫人,甚至总参谋长陈诚的机要秘书等人,都是一伙共产党间谍。1949年他们终于成功达到在大陆“夺取政权”,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目的,逼得中华民国迁移到台湾。
    
     共产党利用两次“国共合作”的谋略,几乎摧毁国民党,消灭中华民国,这是何等惨重的历史教训啊!这些让国民党掉进陷阱的“国共合作”,难道还不应该总结一下,沉痛反思吗?
    
     (2011年1月22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论神州第一个共和国的命运/淳于雁
  • 向司徒华先生致最后敬礼/淳于雁
  • 自己玩自己的“孔子和平奖”/淳于雁
  • 说一点毛泽东和苏加诺/淳于雁
  • 泛谈朝鲜半岛的“多事之秋”/淳于雁
  • 艾未未及其“河蟹盛宴”/淳于雁
  • 上海特大火灾:俞正声、韩正应该鞠躬下台/淳于雁
  • 庆贺昂山素姬重获自由/淳于雁
  • “抗美援朝”——中朝两国的“别扭故事”拾零/淳于雁
  • 英雄黄继光 死得真窝囊/淳于雁
  • “中共党史”闲话一二/淳于雁
  • 斩断中宣部那只“黑魔爪”/淳于雁
  • 武昌起义的“一声炮响”/淳于雁
  • 温家宝是“唱白脸”的吗?/淳于雁
  • 论中共利用“抗日”夺取政权/淳于雁
  • 钓鱼岛主权争议之纵横谈(续编)/淳于雁
  • 澳洲政坛的“难兄难妹”— 陆克文下台的众议纷纭/淳于雁
  • 钓鱼岛主权争议之纵横谈/淳于雁
  • “世界恐怖战争”的第一炮——纪念美国“911大浩劫”九周年/淳于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