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中国并非世界唯一的文明型国家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1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11年1月18日,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模式的优势是“百国之和”》。这篇文章说,中国崛起是一个五千年文明与现代国家重叠的“文明型国家”的崛起。“文明型国家”本质上是历史上形成的“百国之和”,这种国家如果采用西方多党竞争制度,定会陷入党争而四分五裂。该文的作者,据说是“曾任中共已故领袖邓小平英文翻译的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维为。
     (博讯 boxun.com)

    这篇文章一出,就受到广泛的转载,这里面除了《环球日报》超强机能的发射作用,就是这篇文章本身所具有的常识错误,不幸抓住了一般读者的眼球。
    
    这篇文章都有些什么常识错误呢?
    
    首先,这篇文章说,“如果历史上的古埃及文明、古两河流域文明、古印度文明都能够延续至今,并实现现代国家的转型,那么它们今天也可能是‘文明型国家’。”这篇文章的作者好像不知道,古埃及文明、古两河流域文明(包括波斯-伊朗)虽然遭到伊斯兰教的并吞,但古印度文明确实存留至今,而且形成了一个现代印度社会。整个印度社会不仅存留至今,而且没有遭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洗礼,所以它对现在印度居民,要比古中国文明对现代中国居民,具有更大的影响力。
    
    其次,这篇文章说:“环顾今日之世界,数千年古老文明与现代国家形态几乎完全重合的国家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 这篇文章的作者好像不知道,数千年古老文明与现代国家形态几乎完全重合的国家不只一个,除了刚才我们所说的印度之外,还有希腊、以色列等国,虽然希腊、以色列等国的规模较小,比较容易受到外行人的忽略,但是像“曾任中共已故领袖邓小平英文翻译的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应该对此具有基本的了解。如果了解了而不说,那是欺骗读者;如果不了解而乱说,那是欺骗自己。
    
    第三,这篇文章还说,“中国‘文明型国家’具有八大特征,即超大型的人口规模、超广阔的疆域国土、超悠久的历史传统、超深厚的文化积淀,以及独特的语言、独特的政治、独特的社会、独特的经济。这些特征本质上反映了中国漫长历史整合而形成的‘百国之和’大格局。这一切规范了中国发展道路和模式的所有特点。”现在,并不需要专家的知识了,仅仅一个普通读者也会知道:上述“超大型的人口规模、超广阔的疆域国土、超悠久的历史传统、超深厚的文化积淀,以及独特的语言、独特的政治、独特的社会、独特的经济”等“八大特征”不仅不是中国特有的,而且印度共和国在上述八个方面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样显著甚至有些方面更加显著。例如中国的人口、历史、文化这三大“超级因素”就不是独特的,而是与印度极为相似的。中国的疆土虽比印度多出两倍,但一半以上却是人烟稀少的地区。
    
    第四,这篇文章还说中国文明型国家是“百国之和”,其实呢,中国到秦汉以后实行的“郡县制”就大致上与所谓的“百国之和”告别了,除非把“土司制度”、“朝贡贸易”、“兄弟国家”也都换算进来。相反,与中央集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同,现代的印度共和国才是一个著名的联邦制国家,不仅体现了“百国之和”的传统,而且具有“百国之和”的现状。
    
    第五,这篇文章篡改中国共产党的本质,把中国共产党这个不断革命的团体说成是“中国历史上统一的儒家执政集团传统的延续”。
    
    第六,这篇文章在反对西方多党民主政治的口号下,其实推销的是所谓“百国之和”的联邦制度。在那些不赞同“中华联邦共和国”的人们看来:这篇文章所说的“百国之和”,其实就是要瓦解秦汉以来的中国统一格局,简单说来,在中国的国情之下,“百国之和”必将很快走向 “百国之异”;“联省自治”必将很快走向 “军阀混战”,强调和谐的政治必将很快走向强调对抗的政治。“百国之和”的人口将成为中国混乱动荡的温床,“百国之和”的疆土将成为四分五裂的沃土;“百国之和”的传统将成为无数传统纷争和对抗的借口;“百国之和”的文化将成为不同文化族群大规模冲突的根源。
    
    第七,现在,可以说一说我本人的看法了。如果必须在“中央集权的西方多党民主政治制度”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联邦制度”之间作出一个选择,我宁可选择前者也不选择后者。十分明显,如果选择了后者,那么“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了。而充当苏联人胯下的亡国奴或红星后面的“好学生”,不是一个中国人所能忍受的奇耻大辱。
    
    第八,从“联邦制”的角度看,可以说《中国模式的优势是“百国之和”》这篇文章,其实是一篇变相的《零八宪章》;“中国模式的百国之和”所鼓吹的,是一个变相的“中华联邦共和国”。尽管这个联邦制披上了“儒家执政集团传统的延续”这一层外衣。这一方面说明了《零八宪章》的影响力,另方面也说明“联邦制”现在确实深入人心,是一个塑造中国未来的重要的思潮。
    
    2011年1月2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中共尊孔意味共产主义末日来临
  • 谢选骏:欢迎孔子回到庙堂
  • 谢选骏:中国的阶层固化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 谢选骏:世界不必担心中国统治
  • 刘晓波真君子也/谢选骏
  • 谢选骏:只有军国主义能够救美国?
  • 批评诺贝尔奖委员会,对还是不对?/谢选骏
  • 谢选骏:共和与独裁
  • 谢选骏:二十一年前的禁书〖被囚禁的思想〗
  • 谢选骏:驳王希哲辛亥革命书
  • 华人社会无法解决“谁来统治”的难题/谢选骏
  • 谢选骏:“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 犹太教正在引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战争/谢选骏
  • 谢选骏:“软实力”概念是谁发明的
  • 主权国家的克星:二十一世纪的全球都市/谢选骏
  • 谢选骏:唐诗人李贺的现代天文学
  • 谢选骏:“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 谢选骏:寻找1968年的中国民主党人
  • 中国人“崇拜毛泽东”还是“崇拜铜臭”?/谢选骏
  •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