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中国的阶层固化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近几年来,有关“社会公平”的讨论在中国日趋激烈。
     (博讯 boxun.com)

    阶层固化、社会撕裂等等,成为众所周知的题目。
    
    有篇网文甚至反问:“阶层固化、社会撕裂,中国还有救吗?”
    
    其作者指出,站在2010年的终点上往后回眸,阶层固化的现象日益严重,其不可遏止的气势,让人眺望2011年,以及比2011年更远的地方时,不免心惊肉跳。贫富差距、“二代”现象、高房价、社会泄愤、仇富仇官这些社会撕裂的早期综合症,无论是媒体讨论、民间讨伐,还是学者分析、政府关注,在过去都已经得到充分的检视。它们刺激整个社会的神经,像幽灵一样无法驱散。媒体措词谨慎地频频预警:这样下去,中国将遭遇严峻的“挑战”,社会甚至有“重新洗牌”的危险。就连官方媒体《人民日报》都颇具责任感地聚焦于这些现象,强调“富成为富的原因,穷成为穷的原因”会极大地影响“稳定”。
    
    其作者悲叹: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阶层固化和“二代世袭”在一片讨伐声中依然故我,并且玩的花样日益露骨。而大家所担心的那种以阶层对抗为特征的社会冲突并没有如期而来——至少除了网络上不时爆发对嚣张的“官二代”、“富二代”的愤怒声讨外,整个中国社会在拜金和赚钱的吆喝声中,看上去相对还显得平静。是危险被夸大了吗?阶层固化的背后,是否有一个阻遏或迟滞社会冲突的神秘结构?2010年末,一则对人的心理构成重大冲击的消息是:报考2011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的人数逼近140万大关。竞争最激烈的国家能源局职位竞争比例达到了4961:1,远远超过了2010年“国考”最大竞争比例4224:1和2009年最大竞争比例4723:1。这一神奇现象再次说明,权力在资源分配中的特权地位,使其拥有了上帝般的感召力,谁都想挤进去分沾它的阳光雨露。
    
    其作者回顾:半个多世纪前,著名思想家、西方社会的精神诊断者埃里希.弗洛姆提出一个观点,认为在“繁荣、富裕和政治权力”背后,西方社会呈现出一种“病态”,经历着一个人性堕落的过程。这句话完全可以看成是对当下中国的隐喻。但在权力把很多人席卷而去,权力阶层也加紧进行“代际传递”的运动中,发生在福建屏南县的一件事情,其堕落的程度和性质,绝对会超出弗洛姆的想象。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中国这些年来权力、资本、知识阶层的“精英联盟”正不断地尝到他们所建构的、在机会和资源上排斥弱势群体的政治、经济、社会排斥体制的甜头,他们具有加剧这一排斥体制的先验渴望。但另一方面,这一排斥体制正日益遭到整个社会的质疑和怨恨,不安全感笼罩着他们。情况越是如此,他们就越有“末日心态”——而封闭阶层结构、早日进行阶层的“代际传递”正是他们在心理上获得安全感的灵丹妙药。假如一种东西抓在手里,非常害怕自己哪一天突然失去,那么,一个人就会选择不顾一切地紧紧抓住它。
    
    ……
    
    分野显而易见,在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那里,一个平民子女如果在向上流动中失败,理论上还是会感觉到自己有成功的那一天;并且,自己的失败只能怪自己没本事,怪不了别人。他不可能想着去重新洗牌。但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这里则不一样,身份壁垒横亘在那儿,一个人想向上流动只能感到绝望;假如他不认命,就必会把账算到体制和垄断了资源的既得利益者身上。作者因此引述很多人对此的忧心忡忡:阶层固化、贫富悬殊的伤口何时溃烂?
    
    面对《阶层固化、社会撕裂,中国还有救吗?》的悲观,谢选骏对于“阶层固化”的看法则是比较乐观的。谢选骏认为,阶层固化不一定导致社会撕裂,不仅不一定会导致社会撕裂,很可能还是重建中国社会、重建中国文明所不得不然的“社会等级化过程”的驱动力与粘合剂。
    
    我们知道:一个建筑没有等级则不能树立,一个建筑没有固化的等级则不能建立稳固的基础。这样的结论可能并不符合卢梭、马克思以来的乌托邦主义者们的凭空设想和胡言乱语,但却是符合社会学的基本原理的。至于如何在社会的等级制度之上建立一些补充的流动机制,那是一个社会和文明高度成熟之后的事情,不是现代中国这种“野蛮化的生番国家”所能消费得起的。
    
    当然,本文所指的“阶层固化是好事而不是坏事”,不是一个价值判断,更不是谢选骏本人的价值取向。在贵族主义和平民感情之间,谢选骏的价值取向始终都是中立的,因为谢选骏知道这两者各有利弊。谢选骏所指的“阶层固化是好事不是坏事”,是黑格尔意义的“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尤其对于“现代南北朝”来说,“阶层固化”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一个过程。例如,在古代南北朝有“九品中正制”,在现代南北朝有“八级工资制”、“干部终身制”、“国家干部二十多级”。
    
    而毛泽东的“伪平民主义”、“伪平等意识”所极力掩盖的,正是边区政权的阶层固化。后来,1957年的右派们所意欲反抗的,也正是这种阶层固化的历史进程。在文革中,毛有意识地利用民众尤其是青年学生的平等化愿望,打倒了党内外特权阶层,似乎破除了阶层固化的历史趋势,但这只是表面现象。现在,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就是“伪市场经济”的发展,阶层固化的历史现象终于得到了普及和深入。
    
    阶层固化之所以可以被视为好事而不是坏事,是因为大凡“文明”(Civilization),都是在阶级固化、贵族制度下成长起来的,这对于平民尤其是平民知识分子来说是一件相当痛苦和无奈的事情;但却是文明成长的“必由之路”。例如古代南北朝、隋唐,基本上还都是阶级固化与贵族制度的,唐朝的著名藩镇,也大都是父子相袭、甚至兄弟继承的。至于秦汉以前的西周东周,那就更不必说了,既是中国文明史上最为“辉煌”的时代,也是中国社会史上最为“贵族”的时代。直到宋朝,中国社会的平民主义才占据了统治地位,不过那也是中国社会还是积弱不振的时候了。到了明朝,贵族完全消失了,但是人们公认明朝的政治相当黑暗、社会相当腐败、文明相当僵化、人心相当败坏。这就是杀害了苏格拉底的那种平民主义的宿命?
    
    阶层固化这桩千秋功案,到底是好是坏,大概只能见仁见智了。但无论见仁见智,阶层固化和文明重建,必将成为中国社会的主调,直到这个历史周期的结束。这个周期,将会呈现中国那迷人而痛苦的奇异混合。
    
    2011年1月7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世界不必担心中国统治
  • 刘晓波真君子也/谢选骏
  • 谢选骏:只有军国主义能够救美国?
  • 批评诺贝尔奖委员会,对还是不对?/谢选骏
  • 谢选骏:共和与独裁
  • 谢选骏:二十一年前的禁书〖被囚禁的思想〗
  • 谢选骏:驳王希哲辛亥革命书
  • 华人社会无法解决“谁来统治”的难题/谢选骏
  • 谢选骏:“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 犹太教正在引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战争/谢选骏
  • 谢选骏:“软实力”概念是谁发明的
  • 主权国家的克星:二十一世纪的全球都市/谢选骏
  • 谢选骏:唐诗人李贺的现代天文学
  • 谢选骏:“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 谢选骏:寻找1968年的中国民主党人
  • 中国人“崇拜毛泽东”还是“崇拜铜臭”?/谢选骏
  • 谢选骏:崔天凯把金正日捧成了秦始皇
  • 苏轼的《 留侯论》是亡国之音/谢选骏
  • “《尚书》中的蒙古语成分”一说,违背历史/谢选骏
  •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