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间观察团获肯定 媒体称不能苛求其查获真相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07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作者:潇湘晨报周东飞

     2010年12月25日,浙江温州乐清县蒲岐镇村干部钱云会被车辆碾压致死。当地村民及舆论普遍相信钱死于谋杀,当地政府则信誓旦旦地称钱死于普通的交通事故,此案因此扑朔迷离。12月30日和31日,国内网民先后组织了多个独立的民间观察团队来到乐清县蒲岐镇,其中最著名的有知名网友王小山领衔的网友观察团、法律界人士许志永领衔的公盟观察团和专家于建嵘领衔的学者观察团。(2011年1月3日《深圳商报》)

     民间观察团成行前后,一度获得了来自官方和民间的普遍支持,温州方面明确表态欢迎于建嵘率领的学者观察团关注乐清事件,众多网友更是对民间观察团此行寄予厚望。然而,仅在数日之后,这些观察团即先后撤出乐清。许志永团队公布的调查报告认定“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招致网络上甚多的批评之声。王小山表示“目前还没有找到证据证明是谋杀”,亦被网友骂为“软蛋”。当曾经丰满的理想遭遇如此骨感的现实,民间观察团的处境在数日之间发生逆转,观察团在试图观察乐清事件的同时,也成为被观察的对象。 (博讯 boxun.com)

     应当承认,民间观察团的诞生是社会整体进步和民众自主意识发育的产物。它第一次出现于公众视线,是在2009年初的云南“躲猫猫”事件中。面对警方关于死于看守所的青年李荞明是做游戏而死的初步结论引起舆论哗然,云南省委宣传部为此组织了“网友调查团”以求查明真相。2010年底的乐清事件民间观察团,比之于“躲猫猫”事件网友调查团,进步是明显的。“躲猫猫”事件网友调查团是官方组织和招募的产物,而乐清事件民间观察团则来自民间力量的自发组织。相比较之下,这次的民间观察团更能够体现第三方中立立场,尽量将来自地方政府的影响减到最低。地方政府成为当事方的突发事件,各方之所以难于沟通,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基于利益对立的信任流失。作为事件第三方、利益超脱者的民间观察团的加入,将助推事件向着缓和局势、重建信任的良性方向发展。

     那么,代表进步方向的民间观察团为什么会陷入尴尬呢?这与观察团的目标定位直接相关。民间观察团到乐清到底是要去干什么?至少在一部分网友和一部分前往乐清的志愿者看来,观察团应当带回关于乐清事件的真相。真相是最美好的字眼,却也是最纠缠的字眼。2009年“躲猫猫”网友调查团的使命,也被定位为查明事件真相。然而事实证明,调查团并没有得到李荞明是被牢头狱霸打死的真相,最终的真相还是出自云南省的司法机关。从那之后,舆论基本上达成共识,作为第三方的调查团并无司法机关的法律授权和专业能力,它无法承担调查案件真相的能力。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各方网友在酝酿成立乐清事件公民调查团的时候,最终将名字改换为观察团。不能不说,这是一份既尊重历史又有先见之明的决定。

     既然民间观察团本不为所谓真相而去,那么我们有没有必要非得以是否查出了不同于官方结论的“真相”来苛责他们?尽管时间仓促,但民间观察团的价值应该得到较为公正的评估。他们作为观察者出现在乐清,无论对于当地政府还是利益相关的民众而言,都是一种必要的外部监督和外部介入。在努力验证官方说法的同时,他们也对事件背后的土地争议问题进行了调查,甚至还就此发布专门报告。这些都是不应抹杀的成绩,当然,也必须看到观察团相关活动中存在的瑕疵。一些志愿者仍旧深陷于对“真相”志在必得的窠臼,在调查并不充分的情况下发布所谓结论,自然无法让大多数网友接受。

     无论如何,这都不是否定民间观察团的时候,成王败寇式的评价和挖苦是市侩的,也无助于社会的进步。民间观察团作为公众参与突发事件处置的一种方式,有存在的必要,有完善的必要,它需要时间和宽容。当一个事件发生之后,第三方力量越早抵达,就越容易在矛盾的各方中建立沟通的渠道,也更容易向外界传递第一手的相关信息。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