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钱村长之死,官与民的行为艺术表演正在对决/周丕东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30日 转载)
    
    钱村长之死成了一起扑朔迷离的案件,吊诡之处恰是官方的一边倒之词。对目击证人钱成宇的人身限制,暴露出了官方一边倒之词的空洞和理屈。真的假不了,假的成为真的,靠的是谎言,和对谎言的精心构筑。这里的构筑就包含权力,权力变化出来的是暴力和话语权,用暴力控制他人的自由,用高声喇叭压制他人的论坛,则达到了谎言的暂时性优势,从而就美其名曰真相。
     (博讯 boxun.com)

    温州官方掌握了权力,限制了不合节拍者的声音。钱村长一方,在强权面前,弱势尽显。社会舆论,在监视与有限发言的范围内成了没有威胁的嘶哑呐喊。权力永远掌握着主动权,引导着事态的发展。对于目前的多方较量,我姑且看作行为艺术表演双方的对决吧。
    
    首先是温州官方的粉墨登场。他们是身家万贯的显赫明星,身材不咋的,脸蛋不咋的,但经过整容,经过高级化装品的包装,硬是作出一副妩媚之态。任凭台下观众如何作呕,如何不烦,她们硬是矫揉造作,暧昧至极,非得让观众对她们钟情不可。
    
    具体可以这么说,当社会对钱村长之死充满怀疑,高度关注,渴望真相时。温州官方推断为交通事故,称暂未发现钱云会案件“谋杀”证据。当然,作为负责任的为人民服务者,他们又极大地作出真诚的姿态,按照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这是一松一紧,一逮一放的态度,无论如何的高雅,却挡不住裙内的某个烂疮所发出的腐烂之气。那就是:限制距离真相最近的村民的自由,对目击证人的指证假装没看见,或干脆把这些目击证人都看作是作奸犯科的歹人或精神病人,或意识模糊老人,甚至要对这些证人测谎来证实证言的可信度。
    
    最直接的目击证人都成不了证据,一个测谎仪难道不可以跟监控一样未进入工作状态?为何不对社会坦诚地说明有部分证据表明是命案?难道是为了考验全中国人民的智力水平。无论如何的洗脑教育,我们还是有一点点的自主判断,还是能够知道什么叫证据。限制证人的人生自由,隔绝其与公众的对话,不明摆着告诉国人某些真相了吗?
    
    就目前来说,温州官方的行为艺术表演欠缺精彩,总体评价是:动作生硬,语言矛盾。
    
    与温州官方唱对台戏的台前人物是钱村长的亲属与寨桥村的村民。作为行为艺术的一方,在官方眼中,他们是夸张到荒唐,所以就受到了打压,部分人失去了人身自由。他们是追求真相,争取权益的暴徒,不达目的不休止,把钱老村长推上矛盾的舞台,直至谢幕。他们声情并茂地表演是因为他们是经历者,他们有着更多的切身感受。所以,才有人一往无前,有了不惧强权的斗争。但他们是悲剧的献身者,在明知前路坎坷艰难的情况下,一个个还跳进去。或许这也是中国人民的特性,多少年来在面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时候,前仆后继、英勇献身。可这种牺牲精神只能对外,那才真的是民族英雄,是要被历史留住。而一旦面对国内的权力,再有这种意识与勇气,则就是穷凶极恶之徒。让一个人对两种受难作两种行为艺术,有一定的难度,特别不适合中国人民。
    
    这个群体的行为艺术过于真实,缺少了最起码的艺术改造,注定了不被看好。在剧情的发展上,陆续穿帮,你看最重要目击证人已经被关起来,只对个别人目击了,直至最终和谐再生。突然又冒出了第二个目击证人,而且小蚂蚁还要有大像的姿势,居然反驳警方的说法。他是来自距离事故现场两里地的华一村的李新华(化名),在叙述那惊心一幕时,她手势夸张,声音颤抖。她说她看到三四穿黑色衣服,戴白手套、黑口罩的人揪住一个男的,那男的双手被反铐着,脖子也被另一个人掐住了。甚至,她上前劝阻,被一把推开,还威胁她“快滚”。有个更重要的情节,就是她回头看时,看到一个男的招了下手,红色工程车慢慢地开过来,三个人控制着被掐脖子的男子,将他推倒在工程车前。
    
    这个突然冒出的目击证人,如此勇敢,甚至“不怕死”,真是精神可嘉,这也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具有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的敢爱敢恨的巾帼英雄了。即使如此,温州官方还是没觉得有她的存在,还是没有证据。这也体现了行为艺术表演的对决中,钱村长一方表演的拙劣,以至于在对方眼中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如此悲哀,也是得益于中国人民的传统美德,在此探讨没什么意义了。
    
    在行为艺术对决中,对于表演者来说,完胜的是哪一方,他们自己都已经对号入座。对于观众来说,已经不重要的,最多是让你离开剧场后有些感慨,那些勤奋的文人或许回家后会伏案写几个字的观后感体现下作为文人必须的迂腐。这是剧情的需要,是事情发展的插曲和点缀。有此,才能体现故事结局的完美、情节的扣人。
    
    还有个人物,那就是本剧的配角,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于建嵘教授,他已经决定成立由他领衔的独立调查团赴温州实地调查乐清钱云会惨案。好可怕的想法,他的言行告诉我们,温州官方已经不具权威了,不能代表事实的真相。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只是地球人只敢放在心里,而于建嵘教授却是体现在行动上。有于建嵘教授独立调查团的第一次调查,就必然有今后千千万万的独立调查团披荆斩棘参与社会案件真相的调查。这对官言来说,是可怕的导火索,对社会来说,却是一股真正的清风,将会吹开千年阴霾。不过,理想与现实有着遥远的距离,但我们有决心有信心,套用伟大领袖金正日的话“前途艰险笑着走”。
    
    这些艺术家们的行为艺术表演还在继续,谁将黔驴技穷,试目以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强拆改由法院裁决,真能抹掉拆迁血泪史吗/周丕东
  • 押送访民的安元鼎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周丕东
  • 如果韩国一夜之间干掉朝鲜,我鼓掌庆贺/周丕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