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村委会选举为何乱象丛生?/郑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7日 转载)
     来源:《新世纪》

     理想的制度只能是合乎法治原则的民主制,村委会选举乱象的产生,恰是由于大的制度环境背离了民主和法治

     今年是中国实行村委会选举的第30年。1980年2月5日,在广西河池宜山县三岔公社(今南屏乡)合寨大队果作屯的一棵百年大樟树下,85 户村民的户代表,每个人在一张纸片上现场填写选票。经过投票计票,当即宣布选举结果,韦焕能得满票,成为1949年后中国第一位经民主选举当选的村委会主任。 (博讯 boxun.com)

     今年是村委会换届选举非常集中的一年,修订后《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也已开始实施。尽管已有30年经验,相关立法也逐步完善,但村委会选举仍然是乱象丛生,“买票”现象严重,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单在河北省,2009年之内就发生多起选举引发的血案,如2009年2月沧州吴桥的灭门惨案、同年11月遵化市地北头村的选举冲突血案。这些选举乱象值得我们反思。

     在20世纪终结的时候,民主在世界范围内大获全胜,亨廷顿所说的“第三波”和福山提出的“历史的终结”,都强调了自由民主相对于其他替代方案的优越性。在当时的主流学者看来,全球民主化似乎不可避免,其实现只是或迟或早的问题。然而,仅仅十来年之后,这种信心满满的声音便不太常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充满限定的民主化理论以及各种反民主的声音。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赶上“第三波”浪潮的新兴民主国家要么未能搞成真正的民主,要么民主了但经济发展却陷入窘境,甚至有些国家又退回到原来的独裁专制;另一方面则是反西方自由民主模式的力量重新得到强化。对于这后一方面的因素,关心时政的人们都很清楚,其中包含两股力量:一是实行政教合一制度的伊斯兰神权政体的巩固,其中以伊朗最为突出;二是中国和俄罗斯走不同的道路并获得的示范作用。

     中国以独特方式实现的经济奇迹,因其速度和规模而引起世界关注,从而引发了关于“中国模式”“当中国统治世界”等可能图景的讨论,也使许多在西式民主化道路上犹疑不决的国家看到了可能的替代方案。而许多中国学者和政治家也从中获得了固守乃至推广“中国特色”的自信。中国村委会选举中的乱象,似乎为“民主导致混乱”“民主削弱国家能力”以及“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等理论提供了佐证。然而,对具体事实的分析却使我们看到,村委会选举乱象的产生,恰是由于大的制度环境背离了民主和法治。

     首先,我们应当看到,民主本身是个好东西,而不仅仅是获得其他好东西的手段,因为它赋予了民主制度下人民决定自己命运的集体能力。从理论上说,专制政体下的人民如果碰巧遇到一位圣明的独裁者,其生活境遇不一定差于生活在民选庸才治理下的人民,但这只能凭万分之一的运气。无论统治者是贤是愚、是贪婪暴虐抑或勤政爱民,都不是人民所能控制的,人民只能接受,不能选择。

     正是因为对这个道理的明确认识,1949年建政时的元勋们从未质疑过民主相对于专制的优越性。比如,针对黄炎培对王朝更替“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这一“历史周期率”的担忧,毛泽东回答说已经找到了“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会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就村委会选举乱象而言,不民主的大环境是其中的主要原因之一。《村民委员会自治法》规定,乡镇政府对村委会工作给予“指导、支持和帮助”,但不得干预依法属于村民自治范围内的事项,这本当理解为村民自治为主,协助乡镇工作为辅。但在现实中,由于举国实行的发展主义加“维稳”战略,乡镇政府有充分的动机去干预村委会的选举及其日常工作,从而让自己放心的人当选,或者让对自己不那么俯首帖耳的村干部无法开展工作。现实中乡镇党委和政府干预候选人产生、选举过程乃至选后工作的例子比比皆是。

     对上不对下的负责机制一旦形成,村民“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就无法落实。本来村委会成员也是村民中的一分子,按照常情—— 当选与否事小,得罪乡邻事大。之所以会出现召集外村小青年扰乱选举,并叫喊“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这样的怪现状,恐怕是因为“村官”乃至“候选村官” 不再把自己当成村民的一员。“村官也是官”,有机会讨好“上级领导”,为自己捞取好处,这显然不是村民自治制度的设计初衷,却是把“民主试验”控制在最基层的逻辑结果。

     从一场村级事件来看,“农民素质问题”似乎不应成为反民主的借口。村民们大多是相当理性的,他们收了钱却不一定会改变投票选择,其中许多还表示事后会把钱退给当选村官,以免得罪他们。这充分说明了制度环境对个体村民行为的导向作用:在官本位的社会里,村官也是得罪不起的。

     所以,我们接下来应当尝试理解民主政府的含义。民主不能被简单地理解为多数人统治,因为政府只能由少数人组成,而且这少数人应当具有统治的能力。一个人人参政的政府本身是个悖论:它意味着无政府。亚里士多德根据一个政体由多少人统治以及统治者是否遵守法律这两个指标,将所有政体划分为六类:依法统治的类型包括君主制(一人统治)、贵族制(少数人统治)和共和制(多数人统治);统治者任意行使权力的类型包括暴君制、寡头制和无政府状态。在亚里士多德看来,重要的是如何防止恣意专断,而不是统治者人数多寡。

     既然我们已经论证了民主相对于其他统治类型的优越性,如果再引入法治的因素,那么理想的政体只能是合乎法治原则的民主制,也就是共和制。幸运的是,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共和国”中,尽管还只是个雏形,既缺乏真正的法治,也尚无真正的民主,但先辈已奠下基础,我们应该能作出自己的贡献。

     从一场村级事件来看,政府未能提供法律所要求的治安等公共服务,显然是酿成惨剧的原因之一。既然远乡近邻都已经知道几位候选人在召集了一帮人 “助选”,恶性暴力事件随时有可能发生,政府为何不出动警力保障选举安全?警力不足也许是个事实,但对选举重视不够恐怕才是更重要的原因。

     作者为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助理教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民党五都选举前的主权失格/凌锋
  • 看“五都”选举,中国30年后也未必/华夏
  • 枪响两岸潮,透视台湾五都选举的时代潮流趋向/李原风
  • 台湾五都选举结果评析/蔡逸儒
  • 台湾五都选举观选纪行之一:启程 /宋鲁郑(图)
  • 见证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选举:已经非常成熟/陈维健(图)
  • 意大利安那祺主义与议会选举/赵京
  • 美国中期选举,打响解放“白奴”的内战/曹长青
  • 曹长青:明天美国中期选举——改选国会,即将翻盘
  • 农村选举:“把那张票给我,别的全是屁话!”/谢无愿
  • 中国什么时候能实现民主选举?/朱荣
  • 外媒直击:一场缺乏竞争的中国式选举(图)
  • 政治选举的局限/黄卫平
  • “选举民主”只是民主的最低标准/唐贤兴
  • 我认真参与的一次选举/杨红樱
  • “人大”代表是谁选举的?市长身份不作为、“代表”身份就作为了?/杨飞飞
  • 现金中国农民选举权不如美国19世纪黑奴/许志永
  • 中国选举法制度弊端的命门在哪里?/高洪明
  • 郑钢清等:我们投票选举马英九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 国家宗教局:中国天主教选举领导人不需梵蒂冈"恩准"
  • 选举专家姚立法被软禁期间受到辱骂殴打
  • 选举专家姚立法失踪逾150个小时
  • 选举专家姚立法失踪逾150个小时
  • 福州法治日见闻:沙县林碧仙捍卫选举权(图)
  • 选举专家姚立法迎接秦永敏出狱时失踪(图)
  • 大陆网友关注台湾五都选举/巴黎动态
  • 选举专家姚立法家被搜查,其妻被殴打
  • 孙文广:台湾选举与上海大火
  • 特别关注:选举专家姚立法再次被软禁到外地
  • 博讯快讯:大陆记者已进台湾开始采访报道五都选举
  • 贵州启动居委会换届选举 首次尝试直选模式
  • 毒奶粉儿童家长家乡争夺选举权逾半年,呼吁关注(图)
  • 美国市议员建议中国开放县级选举解决民众上访难题(图)
  • 宁夏中卫村非法逐户投票选举村委干部(图)
  • 宁夏中卫市永和村民抗议暴力选举
  • 选举专家姚立法失踪12天后获得自由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疑被软禁在恩施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与外界失去联系(图)
  • 尊严?北京金泉广场居委会组织选举的黑幕
  • 周锡玮挺朱立伦 退出新北市长选举
  •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 大连县级市“警匪一家”村霸干扰村委选举2年(图)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枪口下的选举"评论:选村委会干部为何要动用警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