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计划生育血债太多/易富贤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08日 转载)
      有人说,计划生育血债太多,如果停止计划生育会有很大的政治成本,只能慢慢过渡,自然停止,让人民慢慢淡忘这个政策。
    
       我对这种观点不敢苟同。停止计划生育是千载难逢的历史性政绩,是影响今后数千年国运的政策,这么大的一项政策调整必然有一些政治成本,这种成本是应该付出的,是值得的。有投入才有收获,不能指望无本万利。不能指望连阵痛都没有,就能生孩子。 (博讯 boxun.com)

    
      人命关天的事情,历史总会有一个说法的,何况计划生育损失的是数亿人命!报应的越晚,报应也越猛烈。计划生育还没有遭受报应,是因为人口再生产有二十多年的周期。
    
      从上海2010年“11·15”火灾事件可见,在危机没有爆发之前,什么都不会发生,歌舞升平,照样能成功举办世博会。但危机一旦爆发,就不是政府所能掌握的了。上海火灾事件毕竟只损失了58位人命,但网络就有要求“为上海火灾引咎辞职”的呼声了。而计划生育损失的是数亿人命,危机一旦爆发,政府根本就掌握不了主动权了。现在担心停止计划生育会出现人口井喷,难道就不担心不停止计划生育的危机井喷?计划生育的锅盖总是要揭开的,捂得越久,今后冲力越大,破坏力越强,足以破坏一切!领导人太忙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那么多决策智囊都干什么去了?难道真的只是肾囊?
    
      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如果中央政府不明确停止计划生育,基层领导是不可能慢慢放松计划生育的,而只会变本加厉抓计划生育的,因为抓计划生育有丰沛的利润,而且没有政治风险。比如,广东省以前计划生育抓的比较松,但这几年张枫出任计生委主任以来,抓计划生育非常极端,2010年电白县甚至动用法院力量帮助计生委(对不缴纳罚款的判刑3年)。
    
      2010年青岛市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50多名干警兵分4路对违法生育且拒不履行社会抚养费缴纳义务的被执行人进行强制执行。
    
      2010年11月16日山东省郯城县港上镇蔡官庄村村民马凤华之妻,被村干部以小儿子未婚先育为由,将其抓去,软禁在颜胡村一黑屋内,百般恐吓,殴打致死。
    
      湖南省这些年在“抓计划生育就是抓生产力”的指导下,抓计划生育比1980年代还要过分,2009年3月湖南冷水江村民段伟文因拒绝结扎,被计生办关押,摔死。段伟文的两个年幼的女儿现在虽然还不懂仇恨,但她们长大之后会“淡忘”这些事情?
    
      在第六次人口普查的大背景下,2010年11月15号上午,河南方城县博望镇政府主管计生领导及镇计生办工作人员和方城县法院工作人员(5、6辆车),对该县博望镇毛庄村五组一违反计划生育政策村民执行社会抚养费征收,将超生二胎的村民王海江用手铐铐上了车,强制扭送当地镇政府途中,王海江“离奇”“意外”死亡。
    
      王海江2岁的小儿子还不知道什么叫离去,也许他感觉再也叫不醒他的爸爸,但这种“感觉”今后会变成什么?
    
      可见,不但需要明确果断地停止计划生育,而且需要扬起巴掌,防止基层政府因为利益考虑而在停止计划生育上消极怠工。
    
      现在知识精英嘲笑超生农民愚昧无知,但历史会证明中华民族的未来正是由无数“愚昧无知”的农民偷偷超生出来,但却是付出了惨重的血的代价!
    
      1980年代也曾出现过一些极端事件,但当时在人口学家和计生委的“紧急避险”理论的恐吓下,大家(尤其是知识精英)都认为是不得已而为之,并且当时容易控制舆论。但现在计划生育理论已经破产,计划生育已经是人人喊打,继续计划生育(即便是二胎方案)的政治风险极大。并且网络时代,舆论是控制不了的(比如冷水江段伟文事件,我一开始就隐略知道了,但当时地方政府控制舆论很严,我的亲朋都不敢告知我详情,死者的送殡过程有警车全程监督护送,且禁止一切采访与拍照;但后面还是在网络曝光了)。在这种大众心态之下,接连发生计划生育恶性事件,必将勾起人们痛苦的回忆(其实是被政策压制下的“被动遗忘”),演变成系列社会不稳定事件,甚至可能形成燎原之势。那个时候“多难”就不能“兴邦”了,而是会“毁帮”的。尊重生命是最高层次的普世价值,如果不能尊重生命、不能及时停止计划生育,空谈普世价值就是非常虚伪了。光是阻止停止计划生育这一项,就足以抵消其他任何政绩。
    
      乘着人口危机还没有全面爆发,果断停止计划生育,并改善民生,提升生育率,改善人口结构,可以将计划生育所造成的后果降低到最低,可以给历史一个了断,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如果十二五规划还不停止计划生育,是旧仇之上又添新恨。
    
      现在各派都在推责任,这些年人口学界私下里一直说是“国务院领导”多次拒绝了学者调整人口政策的建议。2010年2月4日,国家人口计生委副主任赵白鸽在南方十二省人口计生委主任座谈会上传达了“国务院领导”有关人口计生问题的重要讲话,指出“十二五”期间必须坚持稳定现行生育政策不动摇。
    
      1980年《公开信》说独生子女政策只能实行30年。作为1980年参与独生子女政策田雪原最近也对《了望东方周刊》说:“制度设计之初,目的便是‘控制一代人生育率’”。田雪原将现在还不调整人口政策的责任往国家领导人身上推了。
    
      《财经》杂志成了计生委和人口学界的传声筒,发表系列文章宣传他们的各类二胎过渡(如“单独二胎”)方案,为错误人口政策进行舆论造势(就像1980年的《光明日报》)。2010年11月初,一位接近决策层的人士向《财经》记者确认,关于“单独二胎”的调整方案,国家人口计生委已提交国务院。国务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事关重大”。《财经》杂志再次将矛头指向“国务院领导”。
    
      宰相肚里能撑船,“国务院领导”笑纳了各方的指责。但权力再傲慢,在历史面前也是很渺小的。现在不给历史一个说法,今后历史必然会给你一个说法。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已经结束,政府已经掌握了人口政策调整的主动权,如果2011年开始的十二五规划还不停止计划生育,哪位“国务院领导”承担得起历史责任?
    
      因此,我对国务院相关负责人的“事关重大”有不同的解读:拒绝人口学界和计生委的各种二胎过渡方案(其实只是扬汤止沸的方案,等于再次绑架国家领导人,让领导人背下千古骂名),等待人口普查结果,掌握主动权,然后在十二五期间一举停止计划生育(釜底抽薪)。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计划生育将太监文化发扬至如此崇高的境界
  • 计划生育政策是导致用工荒的原因吗/黄平
  • 蔡铮:计划生育政策有点傻
  • 蔡铮:计划生育成定时炸弹,中华民族面临空前劫难
  • 蔡铮:去韩国考察计划生育
  • 计划生育政策成中国亡国之策
  • 计划生育政策已成为亡国之策?/ 蔡铮
  • 强制计划生育不能废止的幕后原因/老铁
  • 计划生育之弊:中国将因此落后印度
  • 像抓计划生育那样抓财产申报/张昭遂
  • 计划生育对民族精神的伤害/何亚福
  • 计划生育政策的思考/包蕾萍
  • 针对汉族强制计划生育是新疆暴乱根本原因/雅科夫
  • 陈巍:大陆江苏妇女被强制参加计划生育妇检被殴打侮辱
  • 谈计划生育的讨论权
  • 降低出生缺陷率须停止计划生育/杨支柱
  • 计划生育好了歌
  • 总结计划生育的伟大成果,以及对存在不足的建议
  • 郭涛:废除计划生育政策势在必行
  • 计划生育绑架案的李红梅因医院拒绝出具病历无法出院
  • 安徽计划生育案件最终被法院“暂时”不立案(图)
  • 中国计划生育30年 有可能调整决不废除
  • 安徽计划生育干部绑架妇婴做绝育手术并拘留家属(图)
  • 妇女儿童访民录:云南妇女伍兴香的计划生育之痛(图)
  • 妇女儿童访民:被计划生育改变命运的武汉居民程所宝(图)
  • 维权人士呼吁中国停止暴力推动计划生育
  • 湖北随州妇女高升凤近二十年的计划生育之痛(图)
  • 莫巨烽对计划生育中绝育手术之害的血泪控诉
  • 江西萍乡计划生育官员粗暴执法
  • 普宁计划生育掀风暴千多名亲属入学习班
  • 反映计划生育指标被买卖 河南赵留强一家三口被关(图)
  • 计划生育:普宁“挟”亲属逼妇女结扎
  • 计划生育致高兴润体残家破,上访被拘留(图)
  • 著名学者杨支柱因挑战计划生育政策被解聘
  • 妈妈先上环 孩子再落户--山东胶州出台计划生育规定
  • 河南固始县村干部开一张计划生育罚单收30%回扣(图)
  • 人口增长放缓 计划生育存废引发论战
  • 潜江市暴力计划生育受害者上访被拘留
  • 赵秀英:大连市又一桩利用计划生育榨取钱财案例
  • 我亲历了镇雄计划生育部门野蛮“执法”
  • 向世界人民的公开信/徐州计划生育受害者王莹
  • 计划生育敢死队队, 一律杀!
  • 山东计划生育干部敲诈勒索,未超生未怀孕也罚3000
  • 江苏铜山黑社会承包计划生育办公室 大肆抢劫
  •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 广西民谣:反对计划生育暴力!
  • 计划生育成绩斐然,高官人均占房340平方米!
  • 江西计划生育年关突击抢劫:养了一年的猪被拖走(图)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 血腥残暴的计划生育真相:第一胎7个月被强行打掉
  • 福建一名妇女遭计划生育官员打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