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改革”不等于“瞎搞”,恶性膨胀的GDP还能狂奔到多久?/李清平
请看博讯热点:拆建GDP-折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07日 转载)
批崇尚绝对实用主义的“猫论”和片面追求GDP的发展模式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国家国民生产总值GDP年平均值都在10%以上;到2008年结束将达到30万亿以上。如果算上新中国前三十年的GDP的增长速度可能更加惊人。GDP的一路狂奔,已经为我们的国家赢得了众多的世界第一:粮食产量第一,煤碳产量第一,钢铁产量第一,水泥产量第一,化肥产量第一,等等,不可胜数。同时GDP的高速增长也为国家赢得了空前的财富:目前国家外汇储备已超2万亿美元,且尚在增长中,银行存款超过40万亿人民币;中国政府已成为世界超级巨富政府;再者,庞大的GDP身躯为中国在世界舞台也争得了更多露脸和出镜的机会。  
     (博讯 boxun.com)

    虽然GDP一路狂奔了这么多年,但中国现今的当政者及在“发展观”指导下成长起来的精英们仍然反复高唱和强调继续保持GDP的高增长,其高举的旗帜是“在发展中解决问题”。  
    

为政者为何热衷GDP狂奔?  
    
    那么GDP的飞速发展究竟有何迷人之处,能让为政者上下如此同心同德,如此执着专注,如此坚持不懈呢?  
    
    首先,GDP的快速增长初步解决了嗷嗷待哺的十几亿张嘴的吃饭问题。迫在眉毛睫的饥饿和动乱得以缓存。为世界减免了巨额流民和“黄祸”之灾,从而成为世界公认的伟大成就之一。  
    
    其次,GDP的飞速增长,除为中国约10%人口的上流工商社会及各界精英名流带来巨额财富外,也给各级中国政府机关及其权力实际控制者带来巨额财富。  
    
    再次,GDP的急剧膨胀,客观上缓解了国家人口众多,就业形势严峻的巨大压力;缓存了社会矛盾和民间动荡。  
    
    同时,GDP排名的不断向前,给国家和政府赢得脸面;也给小民百姓留下更多自由工作,自由生活和自由言论的空间。也给为政者的安全管理多了一分保险。  
    
    当然,GDP的增长也会让许多地方执政者官运亨能。钱(前)程似景;这一点且按下不表。  
    

GDP还能狂奔到多久?  
    
    完全否定GDP快速增长所带来的好处,显然是难以自然其说的。但GDP就象人的身体在不停地长高长大。难道永远是长得越高越大越快越好吗?即使是“越高越大越快越好”,我们也要看看是怎么让他长得“又大又高又快的”。  
    
    首先我们的巨额GDP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喝空气长大的。它是在资源等额或不等额消耗的基础上换来的。巨额的GDP直接意味着巨额资源的消耗。每分钱的GDP都意味着与之相应的资源消耗;能源的消耗,矿产资源的消耗;水资源的消耗;供应链的消耗;人力资源的消耗;社会管理资源的消耗。虽我华夏地大物博,但也终有尽时。众所周知:  
    
    国家陆地所存油气资源已不足30年;  
    
    天然净水资源10年内将消耗殆尽;  
    
    钢铁矿料早已入不敷出,每年只能仰巴西奥洲印度之鼻息;  
    
    土地资源剧烈萎缩,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  
    
    可耕地面积被大量工业化,城市化,道路化,水泥化;国家粮食安全无以保障。  
    现存耕地草场由于过度种植和放牧,加上农药化肥过度使用,地力肥力剧减。  
    外企与地方政府勾结以林权改革为名,明火执仗大肆砍伐国家森林资源。不出5年,天然森林资源除零星国家公园得以幸存外;其余将被悉数砍伐殆尽。  
    
    此外以稀有金属和稀土为代表的矿产资源也在以加速度被地方政府和奸商盗采盗卖。  
    
    ……如此等等,不可胜举。  
    
    其次,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按此GDP的膨胀速度,用不了10年;中国将不再有清洁可靠的天然水源;不再有天然可耕地;不再有成片天然林地;  
    
    不再有可靠的天然食品;  
    
    即使到青藏高源也不再有蓝天碧云和清新空气。  
    
    我们的人均寿命也许还会不断被延长,但生命的质量已经无从谈起了。  
    
       
    
    当资源耗尽,尤其是民心耗尽的时候,GDP的狂奔就会变成裸奔,最后气绝身亡。  
    

“发展”不等于GDP的恶性膨胀  
    
    在“发展是硬道理”的大旗下,一切严重透支国力,一切盗卖资源,一切破坏环境的极端急功近利行为都披上了“合情合理合法”的外衣;即使祸国殃民,也被描述成“摸着石头过河”。现在某些政府要员经常大叫“允许改革失败,不允许不改革”;“要超常规发展”的豪言壮语;使我们似乎又回到了“允许革命失败,不允许不革命”,“人有多大胆,地有多产产”的年代。历史的车轮不管是朝左还是朝右转动,为什么总是这么惊人的相似?  
    
    共产党是最讲历史辨证法的,可当今,当其遇到革命和发展的难题时,却把辨证法丢诸脑后。  
    
    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决不仅仅表现为GDP的成长;正如个人的发展不仅仅只是长身体一样。个人的成长需要身体的健康状大,同时还需要精神的陶冶及文化知识的积累;国家发展也是如此;除了GDP及其财富的积累外,还包括文化价值的实现;公平正义的社会体系;良好的人文和自然环境。而我们现在GDP所仅能反映的只是国家政府机关和少数先富阶层对以货币为表现形式的财富追求的成功;而取得这种货币财富成功所付出的代价;是整个社会人文道德价值体系的崩溃,是整个人文和自然环境的摧毁;是整个社会公平正义体系的丧失。如果把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归结为“财富,精神,公义和环境”四元论的话,我们现在只得其一,而失其三。  
    
    辨证法认为,一切事物的发展如果走向极端就会走向反面。在一个时期表现为进步的东西当其过度发展到一定时期就会成为反动的东西。现在遍面追求GDP的发展观和发展行为就已经完全丧失了开革开放初期的合法性,而具有全面走向“反动”的趋势。  
    

“改革”不等于“瞎搞”  
    
    正如当年邓公提出的“猫论”是极具开创性的新生事物一样;由于后来者对其过度的使用甚至滥用;放之四海皆准。以至如今成了最为百姓所诟病的一个命题。这个命题已经成为地方政府盗窃国家资源疯狂发展GDP的最大借口。只要GDP能上去,什么都能干。山西黑窑,河北毒奶,云南掘金,海南毁林,黄冈砍树,野蛮拆迁,强暴征地……,一时间“只有想不到,不怕作不到”成为地方发展GDP最时尚的口号。在“改革允许失败”的理论指导下,各地方政府和利益集团完全放开了手脚,果断的大干快上。各种大型GDP项目层出不穷,眼花瞭乱。什么“土地法”,“森林法”,“环评法”在他们眼前都形同虚设。一切都是“上了再说”, “赚了再说”。  
    
    而这种毫无顾忌,随心所欲的发展模式被誉为“超常规发展”或“跳跃式发展”。一旦失足造成民愤或贪腐败露,则说这是改革必然要付出的代价,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但是,我们的为政者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失败的代价的确太大太大了!也许是永远都无法挽回的。其中环境摧毁的代价要让我们整个民族的后裔来承担;精神和道德丧失的代价则可能导至民族整体的沉沦;公平正义体系的破坏可能最终导致流血与革命;在虎狼环视的当今之世,民族的沉沦或流血革命又很可能成为外族可趁之机,而重演破国亡家之恨。  
    
    而且,改革的真实含意应是改变一切不合时宜且存有风险之弊患,使人和事回到正确和谐之轨道。而决不是要沿着GDP无限增长这一条道走到黑。真正的改革家所应持的真正改革态度应该是立即检讨我们的“发展”和“改革”是不是已经严重透支国力、民力和人心?雍肿的GDP是不是已经严重影响到国家和民族的正常呼吸和行走?  
    

为政者已被GDP绑架  
    
    国家最高领导者其实已经意识到GDP的巨大贯性可能带来的巨大危害;但是在全球经济危机和巨大的民众就业压力面前,不得不继续维持GDP的较高速度增长。这一点是正确的。但也能只是暂时的权宜之计;  
    
    值得忧虑的是最高领导者还没有意识到崇尚绝对实用主义的“猫论”和片面追求GDP的发展模式已经开始全面走向反动。如果继续提畅和发扬,则有可能使我们的国家和民族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当今往后改革的主要任务和对象应当“发展的观念和模式”本身;把发展的重点转移到建立社会公平和正义体系上来;转到挽救民心和自然环境上来。  
    
    当然我们理解为政者的难处,国家的经济命脉已为利益集团所把持;国家的主流媒体已为先富精英所控制;GDP已成股市疯牛正在向悬崖狂奔;“猫论”已成为国民追逐价值的唯一准则;要堵住如此人欲狂流,谈何容易?  
    
    但共产党的动员能力并没有衰减,其肌体尚属健全,要完成这次对“改革”本身的改革是没有问题,也是完全能成功的。关键在于有没有这个“决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亿亩耕地被破坏,穷GDP折腾/熊志
  • 耀眼GDP后的社会底层(图)
  • 张千帆:GDP思维是“维稳”最大障碍
  • “最穷老二”:中国不配GDP世界第二(图)
  • GDP第二 中国将堕为世界最溃败国家/颜昌海
  • 洋伟哥长了外国的GDP,却送了中国官员的命!
  • GDP越多,老百姓越穷/牛刀
  • 2块一根油条和世界GDP二爷
  • 我们的GDP这样增长起来
  • 1950年中国GDP是日本的两倍,怎么才超过
  • GDP狂欢及其反思(图)
  • 刘士辉律师质疑GDP超日本
  • 崔元星:拆迁拆出GDP
  • 当局倚赖楼群城市GDP/刘坤
  • GDP倒数第一才是真发展/吴扬文
  • GDP的作用与局限 /许宪春
  • 国家成功的指标 - GDP?快乐?环保?/黄有光
  • GDP海藻PK工资收入乌龟/王泽群
  • 痛苦的GDP/余印升
  • 重庆规划"十二五"期间GDP超过万亿元
  • 中国明年将首次以购买力平价换算GDP
  • 广州亚运期间停工限行预计全市GDP增速降低1.5%
  • 中国税负再被狠批:占GDP近1/3还不高?
  • 水土流失造成中国经济损失相当于GDP总量3.5%
  • 五中全会:要求居民收入与GDP同步增长
  • GDP排在第100名的國家,官員財產卻居世界前列/何频
  • 观点1+1:10年修24次“桥修修”贡献多少GDP
  • GDP=大国?鸦片战争前中国GDP世界第一、1936年远高于日本
  • 社科院称去年中国财政收入占GDP三成
  • 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
  • 四川将不再向市州下达GDP增长率指标
  • 中国GDP超日1.5亿人低于贫困线(图)
  • 专家称我国GDP统计存弊端 未必真实反映民众生活
  • 震惊:中共高层秘密瓜分巨额财富 占GDP的24%
  • 中国上半年GDP增长11.1% 经济增速回落
  • 中国人的真实税赋超过GDP的60%,全球第一
  • 统计局官员称统计造假现象严重 GDP政绩化
  • 中国禁烟之痛:巨额利益博弈 要GDP还是健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