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当权者还知道「耻」字怎写吗/李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5日 转载)
     苹果日报
    
     北京导演一出为赵连海案找下台阶的「保外就医」闹剧,被港区政协委员刘梦熊指为「无耻」,昨日本报头版也以「北京之耻」为题。只不过,中共当权者现在还知道「耻」字怎么写吗? (博讯 boxun.com)

    比如说,早前中国外交部指诺贝尔委员会把和平奖颁给一个中国囚犯,是对中国司法的挑战,然而,早几天在赵连海案上诉期未过的时候,官方新华社就发表一篇文章,谈赵连海的「犯罪事实」,法院如何依法判决,这种以官方言论对未最后定案的司法案件作评论,不正是对中国司法最粗暴的挑战乎?倘若中国自己都不尊重自己的司法程序,可以一笔抹煞被告的上诉权,那么其他法治国家会怎么看中国的司法?会不会尊重连中国自己都不尊重的司法裁决?
    
    又比如说,新华社发文的重点是,指赵连海的儿子的结石在08年10月已经医院免费诊治后痊愈,而且也已将他列入「轻症患儿」的赔偿范围,而赵连海仍然聚众闹事,因而认为法院对他的裁决是依法、合理。换句话说,若赵的儿子没有治愈,还有理由为儿子喊话,现在你儿子都好了,为什么还要为其他人出头?这种说词,实是鼓励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逻辑,也是对社会上一切仗义行为的否定。中国几千年来的「人溺己溺」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心肠与行为,都被中共掌权者的自利意识否定了。
    今年2月27日,温家宝总理在与网友线上交流时,说中国受毒奶粉之害的儿童高达3000万。中国20年来百姓有毒食品之苦,已使餐桌安全成为大陆人民与港澳同胞的深深忧虑。借毒奶粉事件,有人向政府提出保障食品安全的要求,实是对中国政府声称中国特色的人权就是生存权的回应,而赵连海的呼喊口号、接受境外传媒访问等等,也不过属于宪法保障的公民自由范围。中共连自己提出人民的生存权也公然不顾,还有什么「耻」可言呢?
    昨天,旅美学者、受刘霞委托处理诺贝尔和平奖的代理人杨建利博士在本报发表文章,呼吁中国领导人批准刘霞出国代刘晓波领和平奖,以免12月10日的颁奖大厅的领奖人的空座位,给中国政府「控诉性」的象征意义,为中国人权的恶劣状况添加有力论据。
    杨博士尽管仍抱希望,但看来「空座位」已成定局。中国不仅不会准许刘霞出国领奖,甚至所有可能出席颁奖礼的内地人士,都一律禁止出境。上星期五晚上,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何光沪因去新加坡参加学术会议到达北京机场,就被海关人员阻止出国,提出的理由是「你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何光沪推断他被阻出国的原因,是刘霞曾开过一份邀请出席颁奖礼的名单,他的名字就在其中。
    
    早前中美举行经济高峰会,副总理王岐山对美方表示,中国坚持经济问题不要政治化。可是,中国因诺奖事件,取消了与挪威的一些预订商贸交流。中国又用经济手段向所有被邀参加颁奖礼的各国大使施压,要求他们拒绝出席典礼。现在俄罗斯、古巴、伊拉克、哈萨克、摩洛哥已表示不会出席。另16个国家未作出回应,其中韩国表示正考虑本身的价值观以及与北京关系的衡量,显得左右为难。
    
    诺贝尔和平奖一百年来的历史,本届可能要创下两个「第一」,一是这是有史以来连受奖人家属也不能前来领奖的诺奖典礼,二是第一次有一个国家因自己的公民获奖而感到如此愤怒,尽全力阻止自己国民出席也阻止其他国家大使出席的典礼。
    中国民穷国富,政府财大气粗,也够恶了。恶到连自定的司法程序也不顾,连中国几千年来表面的仁义传统也不顾,自己说过的什么经济问题不要政治化也显然不是一以贯之的原则。为了维护政权,不惜撕破脸。中国说不称霸,但实际上干预他国是否出席一个典礼,已十分霸道了。然而,即使有一些国家为了经济利益向中国的霸权屈服,也只会使世界人民心里鄙视这个频频取得恶霸「第一」的国家。
    
    (李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无声的中国,渐渐无声的香港/李怡
  • 对中国政改的微茫希望/李怡
  • 愿诺贝尔和平奖推动中国民主转型/李怡
  • 君子爱财,须取之有道,才会用之有道/李怡
  • 中国没有巴菲特,也不会有关惠群/李怡
  • 李怡:幸福與尊嚴不是恩賜的
  • 李怡:试为钱学森的最后一问作答
  • 民主被扼殺是香港的里程碑?/李怡
  • 勝利者的炫耀與失敗者的榮光/李怡
  • 中国进入一个互不相信的时代/李怡
  • 三大金句/李怡
  • 從救災看台灣與大陸的社會力/李怡
  • 當公益損及私益,他們當然狠心/李怡
  • “老同志”極可能是喬石/李怡
  • 財富為人存在/李怡
  • 創造性資本主義/李怡
  • 只聽順耳之言 統戰部長失職/李怡
  • 除了政治,還有人性/李怡
  • 北京改造旱厕 刘淇得亲自抓/李怡民
  • 反日潮:中共严防民族主义野火烧向金銮殿/李怡
  • 苹论:中共的改革派保守派都属「权力」派/李怡
  • 李怡:中国爆笑對聯中的社会百态
  • 大量文物獲關係人士核准盜運出國才是中國最大的國恥/李怡
  • 央视新闻联播一片喜庆:谁丧失了道德底线?/李怡
  • 劉曉波沒有敵人,中國沒有朋友/李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