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台湾五都选举观选纪行之一:启程 /宋鲁郑(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3日 转载)
     来源:凤凰博报

    
台湾五都选举观选纪行之一:启程 /宋鲁郑

     今年又是台湾的选举年,自己也连续第三次受邀赴台观选。每次去台湾都有不同的情形发生,今年果不例外。自己订的是 11月20日的机票,但入台证19日才下来。根据台湾相关部门的最新规定,必须持原件才能入境。在这个关键时刻,咱们华人的变通智慧再次大放异彩。经过邀请方的协调,最终同意我们持复印件登机,到台北后再由航空公司转交给我们原件,再办入境手续。这种事如果放到法国,哪就死定了,绝无可能通融余地。两种文化,两种风格,很难一语分高下。但具体到个人,还是很受惠于华人的灵活性、实用性。事实上入台证和台胞证都是中国人独特智慧的产物。由于双方互不承认,所以不能直接在各自的护照上盖章,就发明出入台证和台胞证,各方都在自己颁发的入台证和台胞证上加盖海关验章。

     不过,每次去台湾申请入台证的过程都很头痛。代表团也多次向邀请方反映。对方的回答倒也非常坦率:我们一定会反映,但实话实说,很难。因为这涉及修法或立法。立委是不可能为你们单独提出一个议案。没有利益啊。这就是我个人对台湾民主的第一印象。也是我后来体会出民主何以无法保护弱势群体的初始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民进党八年虽然把人权口号喊的最响,但却屡屡立法严重侵害大陆新娘的人权:不能继承全部遗产、七年才能获得身份卡(没有身份卡不能外出旅游、不能工作。其它籍新娘是三年)、每半年必须返回大陆,哪怕有刚出生的孩子、入境时则进行有辱人格的面试。

     我是在网上订的机票,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细节。目的地显示为“ [Taïwan, Province De Chine]”,翻译一下就是“台湾,中国的一个省”。不过还算客观 ,没有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不过,由于“中国人”的话语权在大陆,谁都知道中国指的是哪一边。话语权的重要性就体现在排他性上。我有了话语权,你就没有了空间。所以说,中国富起来不可怕,可怕的是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如果这个背景又是恰逢西方经济危机,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这几年东西方如此不太平。

     飞机上,和一位去上海的乘客聊了起来。她和富士唐经常打交道,自然谈到富士康的N跳。我随口说道:“去年法国电信发生过类似事件,连续发生23起自杀事件”。她一听大为惊讶:法国电信这么好的的公司也会发生这种事情?怎么国内没有报道啊?国内什么原因没有关注或者炒作一番,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富士康的N跳却牵动了全球的目光。从积极的角度讲,中国太强大了,一举一动都成为世界性大事。从消极的角度讲,中国的问题被全球过于放大。11月15日,上海火灾,全球聚焦。举国上下更是争论不已,甚至上升到中国性悲剧的层次。11月16日,法国第戎一所居民楼起火,7人死亡,100多人受伤。但法国只是一个普通新闻报道了一下,其关注程度远比不是上海大火。同一天,印度首都新德里一居民楼突然倒塌,当场死亡五十余人,压在底下的更不计其数。也不见全球媒体热炒。法国电信悲剧发生的原因是私有化之后发生的。显然,民营资本虽然有效率,但其弊端特别是对人的压榨,全球都是一样的。法国电信的解决方式和中国一样:媒体关注,最后中央政府介入。

     飞机在香港转机。一进机场,便被一个广告词逗乐了:中国一年的贸易额,能让全国人去巴黎!够形象的。现在一天的贸易额,基本顶的上建国时一年的总额。办完转机手续,便在机场的书报厅转了一圈。一下发现在海外已经炒的很响的余杰一本新书。翻看片刻,叹了口气便放下了。且不说观点和立场如何,到处可见的人身攻击和语言暴力就令人无法认同和接受。可叹余杰一个曾经如此才华横溢、文笔优美的作家,怎么就从出口成章变为出口成“脏”了呢。最近余杰还有一篇惊世之作,人身攻击的对象是世界级知识分子乔姆斯基。仅仅由于观点不同,就贬低他为怪胎,称之越出人类道德底线。余杰的表现真让人不得不质疑他基本的素养和修养何在? “人类道德底线”发展到现在,是有人类共识的。比如种族歧视、屠杀平民、虐待战俘、种族屠杀(法国卷入的卢旺达)、对儿童的侵害。而这些都主要和当今的美国有关(美国至今没有批准联合国《儿童保护公约》,是全球唯一一个可以把未成年人终身监禁的国家)。乔姆斯基代表人类的良心批判美国、一定程度认同中国虽不完善但成就斐然的新模式,有何不对?更何况乔姆斯对中国的肯定远逊于美国总统奥巴马刚上任时对中国的吹捧,何以余杰对奥巴马就只语不发?

     在海外十年,也算接触不少自由派人士。但有两点虽然令人失望。一是他们虽然打着民主和言论自由的旗号,但却对不同观点毫缺乏包容和宽容。鲜有平和、理性的就事论事,两语不合就诉诸语言暴力。经常表现出自以为真理在手的独断。往往让人想起文革时的四人帮。只不过四人帮是以“革命”的名义,他们则是“民主”的高调。特别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不仅对不同观点如此,就是同一阵营的人也党同伐异。在巴黎一位姓任的民运元老,就被徐水良这样到处攻击:别理他。现在海外没有人认真当个人看他。国内朋友也请互相转告,不要理这种人;说任这个人名声太臭,千万不要和他来往;这个人,你好意劝他一次,他可能恶意攻你几次。今年反对诺贝尔和平奖最力的,就是海外民运:一再发函,反对诺贝尔奖委员会的决定。当然素质差还表现在一些基本的人际交往上。魏京生第一次见达赖,居然穿着短裤现身!

     说到不宽容,似乎是华人的通病。几年前,蒋家媳妇蒋方智怡宣布将两蒋日记存放到美国。待条件成熟后再放到中国人的地方。著名作家柏杨也同样这样处理自己的藏书和著作。台湾民主究竟怎么了?全台湾竟然找不到存放过去领导人日记的地方,都没有一个作家藏书之处?!

     二是自由派意识形态至上,罔顾国家利益。当东西方发生冲突或在西藏、台湾等问题上站到中国的对立面或者干脆保持沉默。比如,达赖至少现在口头上不再讲独立,而是高度自治。但不少民运人士却张口闭口西藏是个国家云云。今年中日围绕钓鱼岛冲突,中国政府全力营救被非法扣押的船长,结果自由派竟然指责中国霸道、蛮横。自由派意识形态至上还有一个表现:对西方民主的问题或者视而不见,或者百般辩护。竭力要营造一个完美的形象。最典型的就是对印度的态度----尽管明明印度全面大幅度落后中国(经济、腐败程度、基础设施、教育程度、人均寿命)。《后美国世界》一书的作者是印度裔美国人、时代周刊主笔。他在为本书中这样评价中印之争:如果中印之间有竞赛的话,现在已经结束了。印度的经济仅仅是中国的四分之一。

     由于时差因素,到达台北已经是北京时间21日13点了。来台湾四次,最大的第一感觉就是经济的停滞。国民党前主席连战曾在中常会上这样讲过:大陆游客来到台湾机场,会觉的是到了第三世界。除了宏观的经济数据,生活细节上我个人有这样一些体会。一是台北基本见不到外国人。2009年我去观选时,仅在蒋介石寝陵见到两名非洲游客。2000年政党轮替之前,外国的公司和机构还相当多。民进党上台后,引发外资撤离风潮。但就是这一次的政党轮替,标志着台湾真正进入民主社会。但没想到的是,外资以实际行动自己的脚表明了对台湾民主的态度。二是台北基本没塞车。这在大都市来讲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你可以认为是台湾城市的管治水平超过巴黎、伦敦、纽约和北京。另一个角度就是经济的萧条。三是我2004年第一次到台湾,一份报纸10元新台币。六年过去了,仍然是10元。正常来说只要经济增长,物价都会有一定的提高。以法国为例,经济虽然增长极为缓慢,但报纸的价格从1欧元涨到现在的1.4欧元。台湾的经济可见一斑。

     台湾最主要的报纸是《中国时报》和《自由时报》,一蓝一绿。在台湾和北京生活的一位好友告诉我(或者反驳我),不要太过相信报纸,报纸和现实生活还是很不同。我当然认为他说的有道理。但问题是何以一个言论自由背景下的媒体竟演变如此?

     《中国时报》和《自由时报》都值的一说。《中国时报》是一份最有品味和质量的报纸。但却在民主化后难以为继。起初对大陆不友好的《苹果日报》想收购,就在签约前一刻,在大陆投资的旺旺集团老板连夜赶回台湾,当晚就签约收购。自此,《中国时报》对大陆的态度更为友好。2010年人大会期间,《中国时报》曾对人大、政协做过简短介绍,十分的正面。2009年去台湾观选参观《中国时报》,还知道一个内幕:当达赖应民进党主政的高雄市邀请访问时,中时电视台对之进行了异乎寻常的批判。据说,旺旺老板就坐在一边,听完批判才离席。在《中国时报》座谈时,我提出一个问题:何以在威权时代可以生存的一份报纸,到了民主时代反而生存不下去了?原因其实很简单。民主化后,各大报纸都进入市场,需求决定一切。于是立场极端的《自由时报》应运而生,专门八卦、凶杀、色情的《苹果日报》应运而生。《中国时报》自然败下阵来。威权时代,政治毕竟不能包打天下。而且对政治的对抗还可引发同情与声援。而“市场极权”则既无处不在,而又无法对抗。如果中国民主化了,第一个垮台的恐怕就是《南方周末》。

     《自由时报》向来以极端著称。但却是台湾最受欢迎的报纸。它的箴言就是:台湾优先,自由第一。看看,什么时候中国的自由派也喊出:“中国优先,自由第一”,至少还会得到更多的认同。不过,如果法国一份报纸敢写上“法国优先”的话,就是种族主义者。法国极右政党国民阵线长期以来的口号就是“法国优先”。

     今天的这两份报纸要点有二:

     一是跆拳道选手杨淑君亚运会被取消资格。

     二是选举。杨淑君一事在台引发反韩声浪:焚烧韩国国旗、抵制韩国货、甚至要抵制韩剧。在台的韩国学校都受到鸡蛋袭击。甚至一所商店贴上“韩国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反韩风波甚至引发韩国外交部介入。看罢不由叹道:都说大陆民族主义强烈,看看台湾吧。这次亚运会,中国男子游泳队在一项接力比赛中获得第一,但由于犯规,被取消成绩。但大陆表现的多么平和。不由想起1988年韩国奥运会,由于对裁判不满,教练、队员、观众一起涌上拳击台,群殴裁判。究竟哪一个国家民族主义亢奋?

     在台北机场都感受到大陆的影响和两岸的关系新变化。2008年,机场内不能兑换人民币,也不接受人民币。但现在都视为当然。甚至比香港更甚。香港机场不接受十元以下的人民币,找零钱必是港元。但在台北,面额无限制,而且居然找零钱都是人民币!

     我是成员中第一个到台北机场的。接机人还没有到。由于来过多次,决定自己乘机场大巴到宾馆,也是了解台湾的方式之一。果然一上车,就听到几个显然是刚从大陆回来的台湾学生。一个个对大陆赞叹不已。我们去过台湾的有一个说法:不去台湾,不知道什么叫大陆崛起。不去大陆,不知道台湾什么叫沉沦。在大巴终点站,又打出租车。便和司机聊了起来。他认为台湾的选民越来越成熟,基本是选人不选党。不过以我们看来,没有一个政党支持的候选人很难出线的。当然基层选举会比较有效,象五都选举,恐怕绝非如此。我也谈到为什么台北几乎看不到外国人。他叹了口气:现在举行的花博会,也没有多少外国人。看看上海的世博,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我们这个代表团来自全球各地,美国、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法国等,以学者为主。大家聚在一起,也是难得的交流机会,晚饭时,一位刚从南非回来的团友说:南非治安混乱、贫穷令人难以想象,大街上抢劫成了一景,她一直躲在住处不敢出门。如果你要采访南非老百姓民主带来的好处,真不知道他们应该怎样回答。总不能说又穷又乱就是民主的长处吧。不过在中国,一提起南非,都被视为榜样:和平转型、非暴力。但国家真正的现状如何,却很少有人言及。另外南非总统祖马一夫多妻,他在去年参加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峰会时,面向全球领袖人物,大谈一夫多妻制是南非的传统文化,不容置疑。一个国家民生如此,总统居然还很自豪的在全球论坛上大谈一夫多妻制,算是民主国家的一大奇景了。

     我则谈到东欧捷克。布拉格的地铁查票人员可以说最勤劳的。一大早就出门执法去了。如果罚款一千,就会给你五百发票。剩下的就不用解释了。这可是发生在首都啊。

     一位团友谈到今年的澳大利亚选举。澳大利亚投票是强制式的,选民不投票会被处罚。于是许多选民都投了废票。这让我想起极权主义的一个特征:百姓没有保持沉默的权力,必须参与政治。不知道澳大利亚的做法算什么。我在台湾观选多次,发现百姓的投票热情也在下降。其实,第一次新鲜,第二次也还有激情。但等到发现投票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比如走了一个贪的,来了一个无能的。时间久了,自然热情荡然无存。

     还有一位团友是第一次来台湾,十分失望。直讲连中国的二线城市都不如。可能二十年前比大陆强吧。

     我们这些人还有一个共识:尽管中国问题很多,但整体上表现出来的生机盎然和蓬勃活力是西方所没有的。中国大致相当于日本明治维新时期或者美国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的黄金时期。哪个时候,日、美也是问题多多,但整体上却是活力四溅,日新月异。

     明天是观选的第一天,将拜会“新闻局”、陆委会、民进党中央党部。将有精彩提问和答辩可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博讯快讯:大陆记者已进台湾开始采访报道五都选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