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国名士缘何不做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0日 转载)
    
    来源: 南方日报
     (博讯 boxun.com)

    道德是中国人的法上之法,道德法庭无处不在,人人好做道德法官。中国人评价人,总喜欢以品德、气节、操守之类道德话语说事。民国已经走进历史的深处,在当下的历史热中,民国热也是一大热点,其中一些人喜欢津津乐道民国名士在官僚面前如何牛气,如何清高得不愿做官。其实,民国名士不愿做官也是一种现实选择,不全是纯粹的清高。
    
    从1911年辛亥革命至1949年蒋家王朝土崩瓦解,民国政府始终没有统一中国。北伐战争之后25年,虽说有名义上的南京中央政府,事实上,依然诸侯林立,政局不稳,民国政府各个时期的内阁成员像走马灯一样,你来我往,变动频繁。从现存的档案资料看,有些内阁任命的部长根本就没有到任,或基本不理事。因时局动荡,缺乏行政资源,首任教育部长蔡元培除了组建教育部,几乎在教育部没做什么,主要精力在北大校长任上。有些到任的部长因为政局不稳,缺乏经费和人员,没有执行机构,到任不久,立即辞职。例如,梁启超先后任北洋政府司法总长、财政总长,舆论和后世史学家指责“梁任公雄文盖世,而于政事则无多建树。”梁任公是当时盖世无双的通才,不是梁任公不想做事,也不是梁任公不会做事,而是时局动荡,政局不稳,缺乏资源,无法做事。既然如此,干脆不做官。
    
    在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名士胡适、傅斯年等人不愿做行政官员,只愿意做学术机构负责人。众人皆以为诸位名士清高,其实不尽然。胡适、傅斯年等社会名流有他们自己的考虑。第一,国内军阀割据,山头众多,“城头变换大王旗”的事变接二连三,时局政局比北洋时期好不了多少,做官的政治风险太大;第二,国民政府内部派系林立,深陷其中,麻烦很多,好进难退,身心不自由;第三,民国政府一直属于军阀政府,而非真正的民选政府,名士一旦做官,就要屈尊做军阀的部下,被劣迹斑斑、声名狼藉甚至有黑帮黑道背景的军阀们绑定,听从没文化的“老粗”军阀调遣,于自己名声不利,也不甚安全。总而言之,民国政府是个大染缸,文化名人爱惜自己的羽毛,不愿沾边带脏。
    
    民国名士不愿做官,而热衷大学和相关学术机构,做专业知识分子、独立知识分子,原因又有三:第一,新式教育、新闻出版、科学事业和民族工商业蓬勃兴起,学兼中西的教学科研人才奇缺,大学、科研机构、报馆、出版社和实业家争相聘用学有所长的专业人才,搞专业非常吃香,也特别能得到尊重。第二,知识分子来去自由,国内有什么风吹草动,可以随时出国, 搞专业比做官自由得多。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做学术人员的生活待遇非常优厚,比较利益远远大于做官。据1927年公布的《大学教员资格条例》第20条及《大学教员薪俸表》规定,当时的教授月俸400—600大洋,约合现在1.7万元,与当时国民政府部长的薪俸持平;副教授月俸430大洋,约合现在 1.2万元,讲师160—260大洋,约合现在的9000元。兼职讲师鲁迅先生讲课费每小时收入5个大洋,相当于一个警长的月收入。资料显示,当时,普通警察一个月2块大洋,县长一个月20块大洋。民国时期,报业和出版业发达,稿费优厚,某些名士的时评稿费高达100—200元现大洋,给报纸写连载小说的小说家们可谓银元滚滚来。鲁迅先生的主要收入来自稿费,从1912年任职至1936年去世,鲁迅先生收入12万大洋,约合现在的人民币500万元。
    
    民国教授不需要租房子,一旦聘任教授,学校提供住宅。例如,清华大学免费为教授提供高级住宅。1933年,清华西院住有闻一多、顾毓秀、周培源、雷海宗、吴有训、杨武之(杨振宁之父)等50多位名教授。闻一多教授居住的46号院叫做“匡斋”,乃中式建筑,房子共有14间之多。如果教授做官,一旦内阁倒台,薪水断流不说,“学者型官员”还得自己买房租房。
    
    民国名士不但地位高、薪水高、房子好,还有能力雇佣仆人。民国学人多哲人,但哲人绝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不计得失的圣人。无论时代怎么变,人类趋利避害的本性不会变,任何人都会根据利害得失选择从业方向。所以,后人不宜片面地神话民国名士的清高。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易艳刚:让“做官”还原为一种职业选择
  • 官员只会做官,不复出又咋办?
  • 做人要令人敬 做事要令人服 做官要令人信
  • 禽兽做官/秦大钟
  • 国人嗜好做官的现象透析/夏天雪
  • 简少玉:“裸体做官”应引起反腐防腐工作的注意
  • 入党做官论者会渐渐地绝种的/孙恩荣
  • “裸身做官”和“官员外逃”的制度反思
  • 做官之秘事——写在课题之余的闲话/王亚强
  • 公务员火热,但“朝里有人好做官”/汪华斌
  • 杨亚军:有权必有责 做官应是苦事难事
  • 青岛市民政局长王凯裸体做官-妻儿在北温哥华
  • “裸体做官”、三敢干部与领导妙语/刘立峰
  • 郭松民:必须断了裸体做官的后路
  • “裸体做官”现象会愈演愈烈/何必
  • “做官当如温家宝,全国人民说他好!”
  • 王蒙出自传反思:当初“做官”太傻太天真
  • 民企老总朝中做官,会不会破坏公平竞争/朱达志
  • 江泽民总书记和李莲英老师教我学做官/郑宪
  • 温家宝看望浙大师生 勉励学生“要做事不要做官”
  • 农民工“回乡做官” 权力的秀场还是政府的进步
  • 两会关注“裸体做官”:委员倡备案制防贪官外逃
  • 高层信息称有些领导只做官不做事 将推进问责制
  • “裸体做官”暗中流行官场 国内贪污家属移民(图)
  • 108万家属移居海外,“裸体做官”盗走十亿人口资源! 计划生育骗局!
  • 妻儿全跑国外 还有多少贪官在“裸体做官”?
  • 做爱和做官的若干点体会
  • 河南贪官的狱中生活:外面做官,里面还是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