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格丘山:告别刘晓波先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8日 转载)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格丘山:告别刘晓波先生

    
    
    读了胡平写的“我和晓波的交往(上)”, 引发了我写本文的动机。
    
    与胡平先生和刘晓波有着很深的交往不同,我只是由于一个历史的偶然差错,被卷到刘晓波风波,或谓刘晓波战争中来的。在这之前我对刘晓波的名字偶有风闻,刘晓波的大作读过不多几篇,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最近读过的也仅惟零八宪章和《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而已,而且我没有敌人还是在与看不见敌人大战的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抢读的。我这里说看不见敌人,因为我至今也不确切知道与我大战的是什么人,是法轮功?是高派?是魏派?只知道其中有不少人在我卷入刘晓波战争之前仿佛还是关系不错的反共朋友。
    
    我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退出刘晓波战争呢?因为我认为这是我该离去的时候了,首先我极力支持的刘晓波先生得纳贝尔和平奖的愿望已经成为事实,其次刘晓波的朋友以后会多得无法应暇,我挤在里面与我一生远离名流,傲视权势的性格非常不合,何况我本来就与刘晓波先生素昧平生。
    
    在告别刘先生的时候,谈几件事,算是对这个事情的一个完整的交代:
    我是怎样和为什么卷进刘晓波战争的;
    我怎样看待刘晓波得纳贝尔和平奖;
    我对刘晓波先生未来的担忧和祝福;
    在未来的人生中,我有无可能再度缠入刘晓波先生的纠纷。
    
    说实话,刘晓波先生的零八宪章并没有给我很大震动,我觉得它稀松平常,无论文采和伦理都没有突破。真正使我震撼的却是胡锦涛先生的壮举,对一部非常温和,非常平凡的零八宪章判以这样不合情理的重刑,胡锦涛先生才是这件事情中的真正主角,他将为他犯的这一愚蠢错误留史青名。得此天启,我当即在独评上写了预告文章“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评刘晓波被判重刑”(2009/12/25独评)。民运领袖胡平以他敏锐的政治嗅觉捕捉到这篇文章对他的价值,要求在北京之春首发。这是破天荒的事情,我从以格丘山名字写文章以来,文章多在博讯,华夏文摘,新世纪和自贴的博客中发布,这些民运控制的文刊,我是从来无法登足的。曾经送过几篇文章给他们,都因石沉大海,而使我放弃了再给他们送文章的雅兴。纵然我的很多文章一度在网络上传播得非常广泛,也不能敲开他们的大门,而且平心而论,我至今也看不出他们的大部分文章高明在哪里?所以可以想象,对于胡平先生的OFFER,我颇有些受宠若惊。
    
    但是这一篇唯一被民运看中的文章却是严重地改变了我2010年的生活。这篇文章引起的后继现象中有有两件事是不得不提的 :
    
    1。 我相信这是中国第一篇预言刘晓波将会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文章(见北京之春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120/2010131153014.htm),
    在文章上我写道:    
    “……以今天世界普遍对民主之认可和颂扬,刘晓波以要求民主而受囹圉之灾,已经非常精确地落入诺贝尔和平奖搜寻范围。如果明年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论功行赏,恐怕胡锦涛应居功首”
    
    这里我讲得非常清楚,刘晓波有可能得诺贝尔和平奖,而得奖的原因是共产党对一个温和的民主要求判以重刑引起的世界愤怒,和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世界上引起的普遍关注。十个月后,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发布的颁奖词证实了我这个分析是对的。
            
    2。 我根本没有想象到对刘晓波先生的支持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弹,以至我到今天也难以分清这是因为刘晓波先生本人有这么多的政敌,还是中国这个民族特殊的对于荣誉的强烈渴望引起的嫉妒?我只是意识到这是一个中国很好的捕捉诺贝尔和平奖的机会,所以我全心挺刘,但是也却由此不可自主地被拖入了网络战争,苦苦支撑。
        
    在这场战争中我被可笑地作为“刘派代表人物”(徐水良先生语)受到围攻,奇怪的那时候真正的民运的刘派人物和刘的朋友却消声匿迹,平安无事,让我这个假货刘派在主战场奋勇作战。而且到我成了丧家犬,似成败局时,也没有炮火支援,还偶闻幸灾乐祸之声。从头到尾,惟有老灯先生和老格先生,苦苦相助,维护我的立场,我至今也不知道这二位先生是刘派,还是民运?还是什么也不是,只是凭个人的正义感,申以援手,不管怎样,我在这里诚挚地向二位先生致谢。
    
    为了说明这个变化有多么显著,对我个人的震动有多大,下面以幽灵先生为例:
    
    我与幽灵先生除了网络联系外,还有过EMAIL往来。在刘晓波战争前,我们应该是不错的朋友,稍列几句幽灵先生的话,可见一斑;
    
    谨受教! 幽灵 [50 b] 2010-01-01 01:10:46 [点击: 39] (1032978)
    幽灵 "有这样的女儿,选择这样的居址,乃格兄修炼之福。羡慕ing!性格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好!2009-12-13 22:30:08
    幽灵 "图文并茂啊。好!最喜欢结尾那段。" 2009-12-08 12:13:01
    幽灵 "呵呵,格兄"虚怀若谷呀。敬佩。 2009-12-08 12:30:43
    幽灵 "受格兄厚爱激励,感慨。" 2009-09-06 18:15:46
    幽灵 "希望格兄早日回归。" 格兄:您好!
    见语跟帖,再看感觉不成敬意,还是写在这里,以便留存。写长篇很累人的,注意身体啊。大概您也向从心所欲之龄迈进了。这么短时间就写了那么多文字,工作量够大的。好!等看您的大作。估计《暴风雨的夜里》是计划
    写上20万字吧。如果杀青之后,想出版,需要台湾方面的渠道信息,我也许略知一二。2009-08-24 13:19:26 [点击:96]
    幽灵 "格兄,已给您" 寄信。2009-08-24 20:00:46
    幽灵 "格兄好久不见,久违。" 2009-08-23 23:26:28
    幽灵 "循循善诱哇!"
    人生的关系中,夫妻关系仍然保持在情人阶段,那就是最稳固的婚姻。当然,同性的关心如果在网络,也许就以网络为时空交流的好。不过,人之常情,好比煮饭,到了火候会熟的。格兄精于教导,真不愧为人师表。2008-01-25 15:20:49
    
    等等。
    
    对于这样一个多年来的相处如弟兄的网友,当我清晨起来突然在独评看到以下文字的时候,读者能够想象我是什么感情吗?
    
    “刚才读到格丘山先生为刘晓波拍手(笑沙鸥)之文,感觉行文思路极其混乱,巧言弄舌,涂脂抹粉,彻头彻尾的中国知识分子的软弱性在字里行间暴露无遗。
    ……(省略)
    格兄忘记了自己的苦难历程,忘记了中华民族的灾难,忘记了良心不等于助纣为虐,这样的文字简单,低俗,麻木,自私,拿刘晓波做自己的丰碑,盼望将来有机会也去赞美共产党的伟光正。
    这就是为什么89运动中的中国知识分子,战战兢兢,躲躲藏藏,成为运动的尾巴的原因。这里,格丘山和胡平二位先生可以作为代表,对刘晓波这样荒唐的语言行为敬佩得五体投地,六神无主。由此可为起点,他们,只有他们,能给阿共越来越多的机会,越来越大的胆子,越来越猖狂的手段。
    试想,有那么一天,阿共在海外招安,你和胡平会不会足底抹油,跑得飞快?会不会举起白旗,唱着颂歌,甚至超过阿共在人造的荒年里,灾民抢馒头的步伐速度,比孙悟空封上马瘟官还乐的姿态,一如当年右派协助阿共轰垮蒋介石的“壮举”,完全不考虑兔死狐悲,接踵而至的悲剧。
       ……(省略)
    不要以为在海外拿了几个美元就对共产党感恩戴德,不要看到几个五毛攻占了网络,就以为阿共不可一世。不要将自己的口舌抹上蜂蜜敬献阿共,以此为荣。
      ……(省略)
    作为学人,教授,受过阿共迫害半生的格兄,能写出这样二连三的自以为是,沾沾自喜的字句,我表示深深的遗憾和悲怜。
     ……(省略)
    六十年的灾难,一百年的剧痛,竟然被你们这样的白衣秀士几句美言装点得如此笑容可掬。
        
    这篇文字还是经过幽灵先生多次修改后的,最初的稿子用句比这更为严厉。我读了这篇文字后与其说震惊,愤怒,还不如说悲痛。我从心里凉到心外,天气的转变还需要一个过程,为什么人的变化如此迅捷无常?
        
    但是这仅仅是开始,我很快就在众叛亲离和谩骂中麻木了,幽灵先生的变化只不过是这场大战的启动而已。
        
    今天回顾这些,我并无怪罪这些网友的意思,毕竟我是被作为刘派,在代为受过(虽然是个冒牌货),中国人的派战中各司己主,是无情面可讲的。当年随末瓦岗起义中的单雄信司王世充为主后,就是被他司李世民为主子的结义弟兄杀掉的。我与诸位网友的交情连他们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所以从格老变为格丘八(共舞台对我的称呼)也就是咎由自取了。
    
    我挺刘的行动,如果被理解成派战的话,也确实是很难为反刘派容忍的。试想一下,一个不喜欢刘晓波的人,在网上看到署名格丘山的人写了那么多的吹捧刘晓波的文章怎么会不勃然大怒?这个时期我挺刘的主要文章有:
    
    谈一点民运领袖能不能贬的问题;
    真理和谬误之间有时不过一纸之隔;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一);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二);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三);
    仅仅因为这些就可以骂人和侮辱人吗?谁给他的权利?
    将写新文回答激进伪民运分子(司令称为极右派民运分子)
    旁兄的贴子我看了三遍;
     为什么伪激进民运分子让人恶心?
    螃蟹倾巢全出动 一齐咬住刘晓波;
     愚蠢不堪的辩论和积阴德的辩论;
     ZT:反提名刘晓波诺奖风波的真正起因;
    独立自由知识分子的基本思想和立场;
     高智晟的行为不能改变一个人在共产党的淫威下屈服的实质 ;
    不能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
    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
    
    今天回头看去,这些文章中的后面几篇文章,已经超出了挺刘的本意,开始进攻对方的弱点,完全堕落到失去理智的派战了,我自己看了,都感到汗颜,以至惭愧了。
        
    在我复出后发表的文章有:
    殷切期盼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将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博士;
    谁是刘晓波得奖的第一功臣;
    有没有一个国家得诺贝尔奖,很多人不服气,觉得自己比他强的?
    这次我也对魏京生很失望;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实质和民族精神;
    对刘霞:给晓波朋友们的公开邀请函的建议;
    民族的气量和总统的气量;
     刘晓波该不该出监狱?
    
    至此,我已经慢慢意识到我走得太远了。我原来的目的,也就是希望刘晓波得和平奖而已,现在大功告成,再下去, 就是刘派怎么处理后事的事情,与我何关?加上我对刘派与高寒等结怨的这些陈年芝麻账非常不了解,也不愿意卷进去,所以现在将自己的假刘派身份彻底挑明,仍为时不晚,今后,刘派的功过是非与我就没有关系了。另外对这次刘战中我得罪过的诸位网友,我也借这个机会诚挚地道歉。如果都有幽灵先生的胸襟,我就很感慰藉了。下面是我复出后幽灵兄的贴子:
    
     幽灵 "久违格兄,问候。" 2010-10-06 06:41:30 [点击:70]
    同病相怜啊! 保重。
    前次冲撞,深怀愧意。望释怀。
    
    我的回答:
     幽灵好, 祝你PASS 困难时光 格丘山 [0 b] 2010-10-06 08:25:32 [点击: 17]
        
    幽灵 "那次是我的" 2010-10-06 22:53:41 [点击:27]
    文革孽根未尽。意识不同,本来不应过激出文。
    有格兄胸襟,我也平静了。谢谢。
    
    这里再次谢谢幽灵兄的坦荡胸襟,幽灵兄果然是性情中人。在这个世界上多的是是是非非,其实往往都是一口气,如果谁带头相逢一笑,那么多大的恩怨都泯化成烟雾了。当然如果有人实在不肯泯的话,我就只能学习蔺相如了。
    
    有人在评及我挺刘的举动时说,格丘山太愚蠢和格丘山比芦笛傻多了,我当然知道这是对我为什么要比真正的刘派还起劲地为刘晓波得纳贝尔和平奖摇旗呐喊去讨骂而感到不解,这里需要做一个解释。
    
    纳贝尔和平奖是一项极高的人类荣誉,它从设立以来的颁发历史已经建立了它崇高的威信(reputation)。中共现在有的是钱,发一个比纳贝尔和平奖金高十倍的奖也是不难的,但是谁得了那个奖恐怕不但没有得纳贝尔和平奖金那份感觉的十分之一,反而会非常不舒服。纳贝尔和平奖的威望是在它百年的实践中一砖一瓦地堆砌起来,不管那些酸葡萄们怎样贬低和抵毁这个奖,也不能改变这个奖已经被全世界看成极高的荣誉,而得到这个奖的人被大家尊为圣人的事实。与此同时我清楚地看到中国的民主事业近年来在挫折中不断挣扎,处于低潮,如果有人能得到纳贝尔和平奖,这不但是对中国民主的鞭策和支持,同时也是中华民族的光荣。这个思考是我努力挺刘的真正原因, 换句话说,如果有其它任何中国人可能得到这个奖,不是刘晓波,就是阿毛阿狗我都会由衷地为其摇旗呐喊。
    
    那么为什么我会看好刘晓波呢?我想能得到这个奖有两个基本条件,一是有国际的知名度, 二是有震撼世界的业绩。这二个条件是相互互补的,业绩差一些,知名度极高也可能,或者知名度小些,业绩者震动世界也可以。中国现在没有一个人,个人的知名度,威望,深刻度能够达到纳贝尔和平奖,所以我一直对中国人得到这个奖保持低调。可是当胡锦涛先生做出他一生空前的壮举,为了区区一个零八宪章时,以将刘晓波判以十一年重刑将刘晓波推到世界瞩目的顶峰时,一个千年难逢的机会出现在中国人的面前,以刘晓波的知名度,加上胡锦涛的努力,纳贝尔和平奖落入中国的可能已经历历在望了。
    
    这里还需要回答为什么我这样肯定,促成刘晓波得奖的是胡锦涛,不是温家宝,也不是周永康? 首先了解中国政府运作方法的人都知道像刘晓波这样的案子,法院绝对是无权决定的,一定会通政治局,这就是党领导的真正含义。其次这个案子判刑的风格充满政治辅导员的色彩。政治辅导员在六十年代的大学校园中抓反动学生时,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将芝麻大的所谓政治问题看得比刑事问题严重得多,小偷,强奸,甚至杀人在他们眼里都比对国家的一个政策谈论(注意不是提出和发表)一点不同看法要轻得多,多少当年风华正茂的年轻大学生就是在这样一个荒唐的逻辑里丧失前途甚至生命。今天胡辅导员贵为国家主席时,仍故伎重演,终于碰上了他的滑铁庐,在全世界面前丢了大脸。这也算是为了当年丧生于辅导员虎口的千千万万年轻的大学生的一个起码的魂幡吧。胡辅导员将以这一业绩,被作为那些丧尽天良的政治辅导员的代表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至此我觉得我已经清楚的回答了我为什么会卷进刘晓波战争的真正原因。
    
    下面谈谈我怎样看待刘晓波得奖的意义。这个奖对刘晓波本人,对共产党的打击和对中国民族的正面意义已经有很多文章作了精辟的阐述,这里无需重复了。作为这是一篇告别的文章,对于这个我自作多情去曾经维护了的一个单向朋友,在送别的时候, 总应该有几句肺腑之语作为留念。
    
    从私人的感情上,我这一刻非常同情刘晓波,因为不管他愿不愿意,他背上了一个极为沉重的十字架。我清楚意识到, 这是一个何等沉重的十字架啊? 作为促成这个十字架加在刘晓波背上的始作俑者之一,我这会儿才感到有些不安,如果这个十字架是在我的肩上,我相信我会被压得寝食不安,甚至肩塌胸颓。
    
    历年纳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不管是达赖,是瓦文萨,是曼德拉,是翁山苏姬,是马丁•路德•金, 等等都被推上了精神领袖的圣人地位,而刘晓波先生面对的却是比他的前人艰苦卓绝万倍的局面。
    
    与曼德拉相比,他背后缺乏一个强大的组织和庞大的民众群体,与瓦文萨相比,刘晓波缺乏一个社会的中坚力量的广泛支持,而最最令人绝望的还不是上面这些,而是他的这个没有敌人的国度里的大部分人民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不知道他是何人?所有的国内声音和喇叭都被操纵在共产党的手里,相信共产党今后也会一如继往, 将刘晓波的名字控制在最小范围中,人民根本不知道他和他的政治主张。这就是说不管刘晓波先生将来提出的理论和政见怎样精辟,他的声音也只能在他的周围的朋友中,或者国际舆论中传播,而真正需要听到他声音的中国老百姓是无法听到的。一个被隔绝和孤立的圣人,怎么成为圣人呢?这是刘晓波先生在不辜负这个奖对他的期待时,将遇到的第一个挑战。
    
    刘晓波先生遇到的下一个挑战是,刘晓波先生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是,他生活的这个没有敌人的国度里,如果当刻要实现民主,这个国家的人们有很大可能会选择专制。如果我们将民主看成大部分人们的意愿的一个人权的话,那么中国现阶段的民主可能就是喜欢专制,喜欢当奴才。这个令人哭不出来的笑话比当年鲁迅先生写的“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还要悲惨,鲁迅先生笔下的奴才是怕祸起萧墙,不得不反对傻瓜,而今天共产党已经造就了一批愿意自豪地和幸福地当奴才的子民,如果刘晓波先生对这一个事实缺乏清醒地估计,以为中国一有李自成,老百姓就会开城欢迎,或者一有甘地,人民就会跟着绝食,那么到时候可能会大失所望。刘晓波先生遇到的这一挑战也会将他摆在比曼德拉, 比甘地, 比达赖远远困难的地位上。
    
    刘晓波先生的另外一个中国民族特有挑战是,这个民族很长时间来就崇拜诸葛亮,无师自通的熟练孙子兵法,对于什么普世价值,什么法律,什么人权只是嘴上说说,骨子里是充满蔑视的。也就是为达到目的,他们做事没有宗教的约束,没有道德的约束,没有人性的约束,也就是说没有底线。什么美人计,挑拨离间计,嫁祸于人计,釜底抽薪计,猫哭耗子计等等都可以用出来。刘晓波先生可能也应该对他不是敌人的对手做一些防患于未然,诚如中国人说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至于其他的阻力,例如同志政敌的捣乱等等在这前面三个挑战前都可以微小到忽略不计了。
    
    我真诚地为刘晓波先生的前程担忧,虽然不再与先生风雨同程了,不再为伤害先生的各种言论行为去狗抓耗子那样争得面红而赤了,但是作为一个对中国民主非常关心的网友,我会远远的注意着先生的前途,为先生的进展高兴,为先生的挫折而悲痛。
        
    宽交此别无它赠
    惟有青山远送君
    相逢相识尽如梦
    为风为雨再不知
        
    最后一个题目是:
    
    在未来的人生中,我有无可能再度缠入刘晓波先生的纠纷。世事变化无穷,以人之智力将话说得太满,往往是要出错的, 我觉得什么事都是可能的。能够看到的是等先生出监狱后,一场有敌和无敌的论战已势不可免。因为先生对于无敌的理论目前没有完整的阐述,所有的不同意见都只是字面意义的猜测而已,不能代表先生的本意。本人是主张全敌论的,至少是以当今的中国民族为主要对手的,虽然全敌论视民族为敌,却是不主张和具体的中国人的个体为敌的,这一点我在将要发布的拙作“中国民族的现状分析和出路分析”中会有详细叙述。从字面的意义上说我将是先生的天敌,无敌与全敌之别啊,但是也可能有奇迹,当敌人多到全是敌人时,也就到了无敌的境界了,因为说敌人已无意义了。如果先生的无敌也出于全敌的悲恸,那么我们还可能在一个战壕中抵挡一阵。 至于真相到底如何?就只能等先生出狱后才能清楚了。


(博讯记者:格丘山)


(Modified on 2010/11/18) (Modified on 2010/11/18) (Modified on 2010/11/18)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刘晓波该不该出监狱?
  • 格丘山:今天是万圣节,我要照很多好玩的小孩照片 (图)
  • 格丘山: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民族精神(图)
  • 格丘山: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 格丘山 "谁是刘晓波得奖的第一功臣"
  • 格丘山:为明天诺贝尔奖和平奖颁发准备的贺电
  • 格丘山: 心的挣扎序言(图)
  • 道德与行为在中国的分裂/格丘山
  • 格丘山:仲夏话炎凉(图)
  • 格丘山:游走于死亡边缘的中国出版业(图)
  • 格丘山: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 格丘山: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格丘山:游走于死亡边缘的中国出版业
  • 格丘山: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图)
  • 格丘山: 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图)
  • 格丘山: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 格丘山:难忘的一九七九━时代弄潮儿陆福成(图)
  • 格丘山:在暴风雨的夜里 结束篇---从农场回家 (图)
  • 格丘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首篇“离开北京”" (图)
  • 格丘山: 门缝中露出的小鬼头(图)
  • 格丘山:重要的不是杨佳母亲露面和她是不是精神病!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格丘山:为党请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