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准备上访罪”问世凸显“维稳高于法律”/杨涛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7日 转载)
    作者:杨涛
    
       11月7日,湖南省永州市农民唐封银被关进拘留所。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称,唐封银夫妇“准备上访,其行为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因此给予拘留10天的行政处罚。 (博讯 boxun.com)

      公民唐封银还没有上访,只是准备上访,就无辜惹上个“准备上访罪”,陡然让上访的风险加倍提高。查《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可以 “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不用说“准备上访”,就是进行了上访,只要没有实施堵塞交通等行为,也不能说是“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这正应验了一句古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宪法》规定,公民对国家机关及国家工作人员有控告、申诉、举报的权利,也就是说,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为法律所保障。为何公民唐封银会惹上个“准备上访罪”呢?
      需要说的是,有关上访的认识,在民众与官员、法律与实践中,可谓“天上地下”。在民众和法律文本中,“上访”显然是神圣的字眼,是与权利相搭配的;而在地方的红头文件中,“上访”俨然是负面的词汇,是与破坏捣乱相提并论的。“上访”被妖魔化的背后,其实是一些部门对民众权利的漠视,继而对民众意见表达和利益诉求的恐惧,民众权利是否受到侵犯并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不能到政府机关尤其不要到上级政府机关来用 “示弱”或者“示强”的方式表达利益诉求。否则,就影响到了官员的耳根清净,就影响了社会的稳定。
      某种程度上讲,“准备上访罪”虽然是一些官员捏造的,却与一些上级政府官员与下级政府官员对于“上访”概念的高度认同有莫大的关系。这种高度的认同就是,上访是破坏社会稳定,采取非常措施处理上访者,就是维护社会稳定。没有这种高度的认同,很难想象,此地冒出将上访者关进精神病院,彼地又冒出将上访者劳教,而且,事实上,我几乎没有看到一起对上访者法外处罚的地方官员受到处罚。由此可见,“准备上访罪”在今天的横空问世就根本没有什值得惊讶的。
      尽管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维稳费用达到5140亿元,但这并不妨碍“维稳”在今天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局面。以维稳名义,地方政府官员可以干涉法院的判决;以维稳名义,地方政府官员可以在法外处罚守法公民。但是,显然公平、公正地执行法律,保障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让权力受到应有的监督和制约,让每个公民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渠道畅通,才能实现真正的社会稳定,践踏法律和依靠强权压制上访的声音,在表面稳定的地底下,是矛盾的喷薄欲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准备上访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 农民因准备上访被拘留10天
  • 云南省昆明违法选举致数百选民准备上访
  • 湖南湘潭机械行业数千工人联合准备上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