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朴:中国离民主转型有多远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0日 来稿)
(一)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激起多少人的希望,欢呼声至今不绝于耳。有的人拟定出中国实现民主转型的时间表:或大变在即,或两到三年,或十年左右。甚至有人已经在预言中国未来民选大总统的可能名单。

     英国专栏作家皮特法斯特(Peter Foster)最近谈到他与中共某高官的一次对话。这位高官声称刘晓波比杀人犯还危险。高官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是通过一党治国取得的。到2040或2050年,中国将实行新加坡式的民主,但肯定不会是西方式的民主。 (博讯 boxun.com)

    谁都知道新加坡是什么国家:政治制度上一党独大,所有新闻媒体掌控在李光耀家族手头。民主徒有虚名。按照中共高官透露给皮特法斯特的秘而不宣的长远目标,哪怕再过30年或40年,中国政治制度的变化,也就多了个略显好听的称呼:新加坡式的。

    我记得邓小平30年前有句名言: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再联想到近来温家宝的煽情:要加快政治体制改革的步伐,风雨无阻,至死方休。但,几多楼梯响,可见谁下来?在中国,民主就是执政者手头的红萝卜,民众不过是头驴,红萝卜悬吊在驴嘴前,引诱你往前走,永远吃不到。

(二)

    有种说法:刘晓波获奖,加强了中共强硬派的地位,延缓了中国的民主

    可能么?在中共高层中,从来只有强硬与温和的区别,何曾有过民主派存活的空间?特别是当前的中共领袖们之间,除了统治手段的差异,没什么根本性冲突,他们不会产生任何启动民主转型的欲望,因为,哪怕迈出微小的一步,都可能变成一份对中共政权的死刑判决书。

    且不说多党制、普选、司法独立,中共连制定一部新闻法都承受不了。新闻法的核心是废除审查制,一旦开放互联网,民营报刊应运而生,中共写入教科书和宣传品中的所有谎言,历史的或现实的,将被彻底戳穿。1949年以前中共的所作所为;从毛泽东掌权后的土改、镇反,到反右、大饥荒、文革;从1989年血洗京城,到1999年镇压法轮功;西藏、新疆在过去60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桩桩件件的真相就会摆在世人面前。中华各族的愤怒,能不像火山一样喷发?这决不是胡锦涛所说的折腾,这将是一场世纪大清算!

    民主转型危及到的,还不仅仅是政权,而且包括每个当权者的财产,甚至身家性命。自1979年中共推行改革开放以来,上上下下的官员们利用权力,已经捞到太多好处。某机构曾提出官员公开财产,立刻遭到百分之九十七以上的官员反对。目前中共厅级以上官员的平均财产,已超过普通市民250年的工资。即使是从权位上退下的人,生活也极尽奢华。据网上流传的中央老干局的报告,5537名省部级离休官员每人每年公费开支从70万元到600万元。105名副总理级别离休官员平均每人每年公费开支为630万元。12名国家副主席级别离休官员平均每人每年公费开支是2000万元以上。

    以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等最吃香的领域为例,其中担任主要职务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是高官子女。据《远东经济评论》2007年第4期报道,中国内地私人拥有的财产,亿元以上的百分之九十是高官子女,共2932人,平均每人6.7亿元。中共的大小官员以及相关的人群,已经形成无数垄断权力鲸吞财富的利益集团。这个庞大的特权阶层必定会同舟共济,阻止中国走向民主。

(三)

    这些年中共利用廉价劳力和资源垄断大发其财,老百姓却依然贫穷,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土地被强占,房屋被强拆。贫富悬殊,贪腐猖獗。受官员操纵的司法系统不断制造冤假错案,社会已失去公正与正义。官民冲突的群体事件迅猛增多,仅2009年就达23万起,虽然其中大多数为经济性诉求,不争的事实是:沸腾的民怨已经对持不同政见者们要求启动民主转型的呼声,形成广泛支持。

    刘晓波的获奖正成为催化剂。尽管中共连篇累牍发表批判文章,气势汹汹,却虚弱到不敢开放评论。偶有开放的网站,如新浪网,8000多条评论,支持的只有100多条。有些网站搞民意测验,赞成实行政治体制改革的,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甚至在中共操纵的大学生反日游行中,也出现要求多党制和新闻自由的标语。

    问题是,民意再强大,也不足以推动中共走民主转型之路。中共可以每年9000亿元用于公费吃喝和旅行,可以花费4000亿元搞面子工程世博会,可以支援北朝鲜8000亿元,却不肯每年拿出1600亿元让老百姓享有免费医疗。这样的执政党会在乎什么民意?眼下的中共自信有钱就能摆平一切。它用于维持政权稳定的花费,2009年已超过5000亿元,跟同年的军费开支不相上下。它豢养的数百万内战内行的军队和警察,镇压人民的反抗,绰绰有余。

    国内的持不同政见者们也难有大作为。作家余杰刚从美国回大陆,立刻被软禁。他在电话里对西方记者说:凡是对刘晓波获和平奖表示祝贺的国人,均遭到中共迫害。

    中共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特务系统,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监控着每一个人的言论和行动。可以断定,只要形势需要,所有上了黑名单的人,哪怕成千上万,都会在即刻,被人间蒸发。

    余杰是这样向记者呼吁的:我们正等待西方世界来拯救。

(四)

    余杰一语道破了现实:要变革中国这样的专制制度,外部压力是关键。只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才可能把中共逼到穷途末路。当中共皇储习近平指责西方对中国政府说三道四时,当中共喉舌发表一篇篇骂文抗议西方干涉内政时,当人权高于主权的口号让中共气急败坏时,在在暴露出中共的最怕。

    继续囚禁刘晓波,难免不使身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中共,处境尴尬,像软禁昂山素季的缅甸军政府那样,陷入孤立。国际上政要互访,商务洽谈,大小会议,要求中共尊重人权的呼声将不绝于耳。面对世界主流舆论的持续谴责,习惯于无耻的中共当局只有招架之力,虽然,还不至于风雨飘摇。

    中共唯一能减轻西方压力的办法,也就是钱。它曾依靠购买巨额美国国债,欲影响美国政府的决策。利用生意机会,在美国与欧盟之间,或西方国与国之间,制造矛盾,引诱听话的,惩罚不听话的。这次和平奖颁奖前夕,中共又开出渔业森林多种合作的巨额订单,想诱使挪威政府给颁奖委员会施压,不过这一招失灵了。在国际上靠撒钱来消灾,毕竟难以长久。

    已经有不少西方专栏作家谈到西方的醒悟:西方一再放弃自己的价值观而迁就中共,寻求合作而不是施压,以为经济发展了,中国就会逐步成为民主国家。然而事与愿违,中共的崛起是缺乏良知的权力扩张,不会给世界带来稳定与和平。一个日益强大的专制政权,必然对整个世界构成威胁。只有推动中国人民争取自由的运动,世界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也只有促使中共遵守国际准则,接受普世价值,中国才可能实现民主转型。

    任何一场危机的到来,政治的也好,经济的也好,战争的也好,都足以使失道寡助的中共,难以苟延残喘。2008年发生在大藏区的藏人暴动,如果不是四川地震转移了国际视线,中共的残酷镇压很可能会招致西方的制裁。仅从经济的角度看,中国对西方的依赖程度,已经远远超过1989年。一次全面的经济制裁,西方的损失不过是某些商品不再廉价,而中共将失去统治的财源,政权被推向崩溃,中国将迎来民主新生。美国最近要求人民币升值百分之二十,温家宝警告说:一旦如此,中国社会将大乱。换句话说,中共的性命握在西方的手里。

    没人能够预测西方对中共的压力会不会增加,增加的程度有多大;也没人能够预测中国的下一轮危机何时发生。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共想要世世代代统治下去的梦,注定实现不了,因为时间不在它一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朴:成都,一座无聊透顶的城市
  • 张朴:香港会变成臭港吗?—— 从神韵艺术团被拒入境想到的
  • 张朴:一个卖淫女的“六四”情结
  • 张朴:败者之泪——从科索沃独立看西藏
  • 张朴:西藏归来话西藏(之三)
  • 张朴先生“西藏归来话西藏”一文中可商榷之处(一)
  • 张朴:西藏归来话西藏(之二)
  • 张朴:西藏归来话西藏(之一)
  • 张朴:愤青与鸡肋
  • 张朴:从郭飞雄的“招供”想到的
  • 张朴:我与张戎回乡记(之三)
  • 张朴:我与张戎回乡记(之二)
  • 张朴:写在张戎加入独立中文笔会之时
  • 张朴:陈光诚,请听我对你说
  • 张朴:毛泽东的“登基之初”
  • 张朴:写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上市之际
  • 张朴:谣言损害不了张戎的《毛传》
  • 张朴:台湾还有人敢出版张戎的书吗?
  • 张朴:《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为何“突然夭折”
  • 我们四川人的女人——记谭作人的夫人王庆华/张朴(图)
  • 张朴探访大名赫赫的聂元梓,揭文革内幕.(图)
  • 达赖喇嘛印象/张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