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辛子陵:位卑未敢忘忧国――第一个因反对毛泽东暴政而退党的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5日 来稿)
    
    1970年1月27日,一个风雨如磐的最黑暗的日子,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公审”判处王佩英死刑,立即执行。她的被杀,是因为她是第一个因为反对毛泽东的暴政而退出中国共产党的人。
     (博讯 boxun.com)

    王佩英,1915年出生于河南开封,教会学校静宜女子中学毕业,1934年和北平朝阳大学法律系毕业生张以成结婚。1941年秋天,张以成谋到了一份正式工作,在中华通讯社当明码译电员。1943年张以成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即参加了十八集团军总部情报处开封情报站的工作。当时张以成有一个对外身份是中国记者协会理事,他就以这个身份在敌占区进行活动。
    八路军开封情报站并无常规经费支持,开展工作非常困难。王佩英在开封祖上留下的遗产有房屋四十多间,土地四十三亩。她毁家纾难,卖掉二十间房子和四十亩地,资助开封情报站的经费。她还经常以孩子妈妈的身份作掩护,做些传递情报的工作。
    
    1948年10月,邓小平、陈毅率部发起郑州战役。此时张以成的正式身份已经是郑州地下党的负责人之一,他建立了郭宏文为组长的工人党小组,和以周舟为组长的技术人员党小组,发展了一批党员。在情报工作方面也取得了重大的成绩。郑州解放前夕,张以成和他的战友们给攻城部队送去郑州的城防图;通过外围组织策划发动罢工和学生运动;保护电信局设备、铁路和美孚大楼,使重要的生产、通讯和交通物资顺利转移到军管会手中。
    
    就在这一年王佩英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她离开家庭,参加郑州邮局的工作。1951年5月,王佩英在郑州铁路局参加共产党。她当时任机要秘书,保管局的印章和文件。王佩英入党后就“把房子捐给组织了”,原因是她认为“共产党员不能有私产”。
    
    1955年,王佩英跟随丈夫,带着孩子们从郑州搬到了北京,由郑州铁路局调到了铁道部的专业设计研究院机关幼儿园工作。张以成的工资有138元,是个正处级干部,王佩英也有70元工资。他们分到了一套三居室的住房。家里有七个孩子,雇请一个保姆。王佩英对来京以后的生活非常满意,对共产党和毛主席有很深的感恩思想。她买了一尊白瓷的毛主席像摆在室内最显眼的地方,对孩子们说,“毛主席可是我们的恩人啊。”她最常看的书是《论共产党员的修养》。
    
    1960年11月,张以成因患肝病不治逝世。丈夫的离去,使她失去了引路把关的人,只能凭自己的良知应对复杂的国内形势和残酷的党内斗争。
    
    这几年正是大跃进、公社化、饿死人的时期。王佩英的老家开封地区和张以成的老家保定地区,陆续传来大量饿死人的消息。当她听说家乡人民的苦难和干部作风的恶劣时,夜不能寐,她想起丈夫第一次给她讲解党的奋斗目标——共产主义时,天堂般的理想使她无限向往和激动,而现实的共产主义竟然变成了人间地狱;当为民请命的彭德怀被作为反党分子揪出来时,她理解不了党内的现实为什么与她熟读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会出现天地之大的反差。位卑未敢忘忧国。一个普通党员,她介入了高层的斗争。这酿成了他的悲剧,也使她的平凡升华。
    
    据她的一个知心朋友说:“王佩英看问题深得很,一开始就没有绕弯子,直接奔毛主席去了。”
    
    七千人大会之后,她认为刘少奇是对的,毛泽东应该引咎辞职,让干得好的人上去。有这样的语言被记录了下来“毛主席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不然他以后没有退路。”这不是一个幼儿教师的水平,是政治家的水平。
    
    毛泽东的倒行逆施,个人崇拜的兴起,党内风气的变坏,使王佩英感到党内生活的不能忍受的压抑。1965年4月,她做出了在今天看来都惊世骇俗的举动——要求退党。她对所在党组织的负责人说:
    
    我不愿当人民的罪人,我要退党。共产党虽然前一段革命有功,但现在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停滞不前了,已经站在人民头上压迫人了。
    
     共产党员都有特殊待遇,过去共产党抛头颅、洒热血是为了解放人类,而现在共产党是高官厚禄,养尊处优。
    
     我再不退党,我的罪就更大了,我坚决退党,从现在起我不参加你们的会了,不交党费,你们也管不了我了。
    
     共产党官越大,越骑在人民头上,那些坐小汽车的都够劲……,领导共产党变质的就是毛主席,赫鲁晓夫说得对。
    
    在文化大革命的前夕,王佩英发表了退党宣言,她与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决裂了。在毛泽东掀起的文化大革命的洪流浊浪以排天灭顶之势席卷大陆的时候,想想党内外的芸芸众生,随波逐流,大多是“受不完的蒙蔽站不完的队,写不完的检讨流不完的泪。”唯独王佩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保持了自己的独立人格,保持了自己的是非观念,临死前仍然坚持“我就是反对毛主席,毛主席就是不对”。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直到十一年后,即1981年6月十一届六中全会,在认识上才达到王佩英的水平。由于破除了“两个凡是”,承认了“毛主席就是不对”,才有了改革开放。王佩英是一个超人,是一个圣女。
     2010.10.30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母亲王佩英 宁死不跪(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