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格丘山:今天是万圣节,我要照很多好玩的小孩照片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30日 转载)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自从我下决心“不看美女 看孩子”以来(见附录),我一直想照几张好玩的小孩照片。
    
    
    我家附近有一个图书馆,这个图书馆很具特色,老青幼三结,有一个区域是专门给孩子的。而且孩子也被根据年龄分成段,有高中和初中,小学和幼儿的,每一段的凳子,桌子高矮都不同,最有趣的是计算机大小也不同,颜色也不同,幼儿的眯眯计算机被漆成了动画片的颜色。
    
    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幼儿区,在那里看着一排, 二岁到五岁的黑白孩子在那里专心致志地玩计算机,真是有趣。我多次想照相,但是还是有顾虑。我知道这个国家规矩很多,搞得不好被他们当作孩子拐骗犯,或者天主教神甫的那种童僻嫌疑,被FBI描上了,得不偿失。
    
    有一次,我看到一个非常可爱的三岁左右的男孩子,跑到成人区来了,坐在一个中国人绝对认为是好狗不挡道的过道的地上,在翻一本比他大很多的成人画报,所有的人走过他,都不打扰他,从旁边绕了过去。他看画报的表情是那样可爱专心,以致我看照下来,肯定是流芳百世的名照。我再也忍不住了,就去找一个女服务员质询,我能不能给孩子照相。漂亮的女服务员先是认为问题不大,不过她要请示一下她的上级,让我等着,一分钟后她的上级来了,是那种办事认真到一丝不苟的中年美国女人,她说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她要查一下图书馆规定, 过一会她来找我。
    
    过了十分钟,她来了,我想她一定看了不少资料。她说可以照图书馆,如果照人,必须问本人,得到同意。
    
    这不是废话,我怎么去问一个二三岁的孩子,可不可以给他照相? 何况,就是他同意了,那个可爱的瞬间镜头早就不知道过到哪里去了。从此我放弃了照相的念头。
    
    
    谁知前几天,我的美国邻居,知道我孤身一人,又喜欢孩子,郑重地邀请我与他的family 一起去过万圣节,且不说他就有四个孩子,听他的口气,那个要去的地方,有一大堆化装成各种鬼的孩子。我想,机会终于来了,就将照相机充足了电,磨拳擦掌,准备今晚大显身手。
    
    
    
    不看美女 看孩子
    
    
 格丘山:今天是万圣节,我要照很多好玩的小孩照片

    
    
    
    年纪大了,不大爱看女人,尤其不喜欢看中国美女,却喜欢看孩子。特别是天真无邪的孩子。
    
    昨天去SHOPPING ,看到一个购物车上坐着一个二到三岁的可爱女孩子,正在吃冰棍,她的母亲正在专心的挑蔬菜。我看到这个孩子金发碧珠,白白的脸颊,活像玩具洋娃娃,就对她招招手。谁知道她立即将嘴中的冰棍拿出来,小胳膊伸得直直的,毫不犹豫地将冰棍送给我,脸像阳光一样灿烂地对我笑着。我正为难,实在难以拒绝这样的盛情,但是拿下来也似乎不妥。这时她母亲发现了,立即走过来,将她的冰棍没收了,然后给了我做了一个非常可爱的鬼脸,那个鬼脸中既有歉疚,又有对孩子的眷爱和得意。我很久都忘不了那个孩子对我笑的样子和那个母亲的鬼脸。
    
    今天早晨离开图书馆,走到门口,发现一个三四岁的小美国男孩,正在那里试验自动门。他先向前走一步,门开了,他再向后退一步,门又关上了,他再走上一步……。他是这么专心他的试验,充满了好奇,根本不知道我过去了。我也没有停止他的意思,蛮有兴趣地站在那里,正像他对自动门充满兴趣一样, 我对他好奇的样子也充满了兴趣。 这时他母亲发现了,迅速跑了过来,将他一把抱了起来,然后回头给了我一个可爱的笑容。 笑容中与那个女孩的妈妈一样,既歉疚,又充满对孩子的眷爱和得意。
    
    如果哪个男人因为女人伤了心,不妨试试我的建议,看孩子。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民族精神(图)
  • 格丘山: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 格丘山 "谁是刘晓波得奖的第一功臣"
  • 格丘山:为明天诺贝尔奖和平奖颁发准备的贺电
  • 格丘山: 心的挣扎序言(图)
  • 道德与行为在中国的分裂/格丘山
  • 格丘山:仲夏话炎凉(图)
  • 格丘山:游走于死亡边缘的中国出版业(图)
  • 格丘山: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 格丘山: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格丘山:游走于死亡边缘的中国出版业
  • 格丘山: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图)
  • 格丘山: 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图)
  • 格丘山: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 格丘山:难忘的一九七九━时代弄潮儿陆福成(图)
  • 格丘山:在暴风雨的夜里 结束篇---从农场回家 (图)
  • 格丘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首篇“离开北京”" (图)
  • 格丘山 : 独立自由知识分子的基本思想和立场
  • 格丘山:牛乐吼回来了,我一直装看不到
  • 格丘山: 门缝中露出的小鬼头(图)
  • 格丘山:重要的不是杨佳母亲露面和她是不是精神病!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格丘山:为党请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