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只有军国主义能够救美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9日 转载)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01年中共与美国在海南撞机,导致美国损失惨重。
     (博讯 boxun.com)

    为什么?因为中共是军国主义国家,美国不是。
    
    2001年4月1日,布什总统刚上任,美国海军一架EP-3E电子侦察机,在南海上空与中共海军航空兵一架歼-8II战斗机相撞,美机迫降海南岛,爆发美中关系近年来最大的危机。美军被迫临时销毁电脑,但中共对机上极机密的情报侦搜电脑设备,使用“逆向工程”还原,读取资料,重创美国军情,损失至今难估。
    
    美国一直迟到2009年,才下决心对这次中方逆向工程所造成的军事机密损失,采取对应措施,革新海军的情报侦搜处理设备。但为时晚矣,美国才惊觉美国网路系统之脆弱,军方随即成立网路司令部,重视网战(cyber warfare)。
    
    预定2010年11月1日出版的《纽约客》报导,美国2000年总统大选,因选票争议,无法决定谁是新总统,华府群龙无首。当时美国刚决定减少对前苏联的每日军事侦察飞行架次,军方也不敢断然终结侦察飞行任务。为维持既有编制军力,中共成为新目标,侦察中共军事动向,从每两周一次的飞行架次,增加到每天都飞,其实侦察飞行任务只是纯为应付。
    
    中方飞行员自2000年12月起,对美方侦察机动作越来越挑衅。这些情况虽向华府反映,但华府当时无人有权威回应,结果导致美国无法挽回的灾难性损失。
    
    EP-3E在迫降海南岛前,机员理应依规定销毁机上的电脑等设备。规定要求机员使用消防斧,甚至热咖啡等,销毁机上电脑硬体和软件。但当时处于紧急情况的机员未能及时销毁,EP-3E整机落在中方手中,任由处置。
    
    EP-3E上由美国国家安全局操控的作业系统,可以监测中共的加密雷达,语音和电子通讯等等。中共取得EP-3E机后,使用逆向工程,复制机上电脑,解出3000至5000万行的密码电脑程式,等于取得美国海军情报解码路线图的最高机密。中共知道美国如何探测中共的机密,更反过来侦测美国机密,对美军动向一清二楚。
    
    美国海军起初低估中共对EP-3E所做的逆向工程,一直到2008年年底,才惊觉到损失之惨。在奥巴马当选总统后数周,美国国家安全局发现通常监视的系列中共网站上,同时出现大量包括美国海军未来动向等的机密细节,等于向美国展示中共逆向工程的成果。当时研判,中共此举是为给奥巴马新政府一个下马威。
    
    前中央情报局官员指出,当时美军太平洋总司令基亭,为此紧急召开系列会议,并在2009年初报告奥巴马新政府,指出如果中共已对EP -3E的操作系统进行逆向工程的仿制,海军所有相关电脑系统都必须全部换新。结果海军花费数亿元完成更新。
    
    报导指出,中共甚至侦察到美国就伊朗问题举行秘密会议的内容。
    
    2008年奥巴马及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马侃的竞选团队,都遭到怀疑是中共骇客的攻击。专家认为中共网路技术,足以袭击美国的民用基础设施和军事设施。
    
    但一位前柯林顿政府官员指出,中共官员告诉他,中共不会用骇客攻击华尔街,“因为现在华尔街基本上是我们的。”
    
    EP-3E电子侦察机事件,让美国警觉必须正视及尽速处理网路安全问题。今年5月,美国网路指挥部正式启动。网路指挥部司令亚历山大(Keith Alexander)中将说,美国军方必须重整网路安全作业。奥巴马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决定应该由军方还是民间主导美国的网路安全,以及网路间谍、骇客行动等是否将视为战争行为。
    
    在谢选骏看来,美国要想在目前已经全面开展的中美对峙、美中冷战中避免沦落下风的命运,就须采取逆向思维,用“以夷制夷”的方式学习中共,变成一个军国主义国家:
    
    1、必须正视及尽速处理网路安全问题。
    
    2、美国军方必须重整网路安全作业。
    
    3、奥巴马政府在未来几个月内应由军方主导美国的网路安全,并把网路间谍、骇客行动,视为战争行为。
    
    这一看法的理由是:现在的中共已经完全不同于二十年前的苏联,正如雅典民主政体的死敌斯巴达军国主义寡头统治完全不同于波斯帝国。雅典民主政体可以击败专制、封闭的波斯帝国,却无法战胜寡头统治的斯巴达军国主义。这是因为,斯巴达不是波斯那样来自“另一个阵营”的对手,而是来自“同一个阵营”的竞争者。
    
    如果我们把二十世纪完全封闭的苏联帝国比作古代东方的波斯帝国,那么二十一世纪半封闭半开放的中共则很像斯巴达军国主义寡头统治。
    
    现在的中共不同于二十年前与世隔绝的苏联,它已经深入到西方世界的核心地带,甚至如上所述控制了华尔街(“因为现在华尔街基本上是我们的。”),并深深左右了世界贸易,因此已经有实力在各个层面上击败西方。如果美国还想沿用对付苏联的老办法来战胜中共,失算的可能显然剧增。
    
    在这种腹背受敌、水火煎熬的处境下,只有军国主义能够救美国。
    
    否则,雅典的文明开化的民主政治败给斯巴达的军国主义的寡头政治,就可能在未来的中美对峙、美中冷战中重演。
    
    历史的沉思使我想到了现实:如果雅典不是执迷于自己的民主传统,而是像罗马共和国那样早一点实行军国主义的政策,那么统一地中海世界的,可能就是雅典了,而不是后起之秀罗马共和国了。
    
    正因为罗马共和国没有像雅典那样能够执迷于自己的传统,而是面对世界格局迅速作出了革命性的转变:从民主共和国转变为军国主义寡头政治:通过“前三头”、“后三头”,终于在世界秩序上站稳了脚跟,不仅收伏了斯巴达,而且收伏了马其顿,而且攻克东方专制国家,开创了此后五百年的文明史。
    
    美国如果不准备作出罗马式的改革,那么历史的机遇可能就会拱手让人了。中国的崛起因此就可能变得势不可当了。
    
    2010年10月27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批评诺贝尔奖委员会,对还是不对?/谢选骏
  • 谢选骏:共和与独裁
  • 谢选骏:二十一年前的禁书〖被囚禁的思想〗
  • 谢选骏:驳王希哲辛亥革命书
  • 华人社会无法解决“谁来统治”的难题/谢选骏
  • 谢选骏:“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 犹太教正在引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战争/谢选骏
  • 谢选骏:“软实力”概念是谁发明的
  • 主权国家的克星:二十一世纪的全球都市/谢选骏
  • 谢选骏:唐诗人李贺的现代天文学
  • 谢选骏:“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 谢选骏:寻找1968年的中国民主党人
  • 中国人“崇拜毛泽东”还是“崇拜铜臭”?/谢选骏
  • 谢选骏:崔天凯把金正日捧成了秦始皇
  • 苏轼的《 留侯论》是亡国之音/谢选骏
  • “《尚书》中的蒙古语成分”一说,违背历史/谢选骏
  • 谢选骏:中国正在发生一次城市革命
  • 谢选骏1988年论:潜规则
  • 谢选骏: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