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印度小贩:权利在前,市容在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6日 转载)
    
    来源: 网易
     (博讯 boxun.com)

    一、印度小贩:为自己谋生,为低收入者服务
    
    进城农民自主就业,小贩日挣3到4美元养活9口人 据印度当局统计,印度全国约有1千万小贩,光是在拥有千万人口的超级城市新德里,就有多达35万的街头小贩。在贫富分化严重的印度,贫困将大量人口从乡村推向印度各大城市,而低启动成本和低文化要求的商贩,几乎天然成为这些入城人口的第一职业选择。据已在新德里最大的商贩集散地之一、Sarojini Nagar市场卖了30年水果的Ram Prakash称,他每天大约只能挣到150至200卢比(3至4美元),却维持着一家9口的生活。在政府还没来得及解决快速城市化带来的就业问题之前,印度的小贩早就开始了自力更生。
    
    赶走首都70%小贩影响100万低收入者生活
    
    事实上,小商贩的存在,对满足印度大城市中低档消费者的需求功不可没。有研究指出,印度一半以上的城市人口依赖小贩提供的餐饮、日用品、服装消费乃至理发等廉价服务。据印度最有影响力的小贩维权非政府组织“印度全国街头小贩联合会”(NASVI)透露,在因举办国际运动会而驱赶小贩的新德里,约有70%城内和邻近社区的小贩(总数接近25万人)被迫在运动会开始前停业,导致新德里近100万长期依靠小贩的上班族、学生和中下层白领的日常生活受到影响。
    
    二、印度大城市:要市容不要小贩
    
    地方政府以“保障道路畅通”为名清理小贩
    
    虽然印度的“小贩经济”颇受中低层民众青睐,印度大城市的市政部门和上层中产,却无时无刻希望把阻塞交通的小贩清理出去。尽管印度宪法(第19条)有保护小贩经营权的明文条款,但印度宪法规定的“行人畅通无阻地使用道路”的基本权利,却也常常成为官员堂而皇之清理小贩的借口,而处于政治光谱底端的印度小贩,只得长期任人摆布。 新德里因驱赶小贩而备受指责,但它绝不是先例。早在1959年,孟买曾出台一部专门针对城市乞丐的法案,对违规的行乞者和流浪者罚款甚至将其投进监狱。该法案后来被其他大城市采用,开启了“清理小贩运动”的先河。
    
    无牌小贩收入10-20%被上缴,新德里警察年收9百万美元“保护费”
    
    赋予小贩合法的经营权利,一直是各代表小贩利益的非政府组织努力的方向。但截至目前,印度小贩营业执照依然是“一纸难求”。举办联邦运动会前夕,新德里就曾经临时开放了14000个执照,但根本无法满足多达13万申请人的需求,申请程序最终也充斥着灰色交易。 然而,这些没有法律地位的小贩并非对财政毫无贡献。据当地非政府组织的调查报告披露,印度“无牌小贩”收入的10%-20%都以各种名义上缴给了当局:据路透社引用的印度非政府组织数据,在新德里工作的50万黄包车夫里,只有7.5万人有执照,剩余的无牌人员每年向警察系统支付高达1千8百万的贿赂款;在新德里,绝大部分长期游荡在法律之外的小贩为了不被赶走,每年向警察系统支付高达9百万美元的“保护费”。
    
    三、印度最高法:市容与小贩未必水火不容
    
    NGO:小贩只是政府城市化政策失败的“替罪羊”
    
    既然印度活跃的“小贩经济”如此重要,印度地方政府的所作所为,不禁显得“匪夷所思”。成功领导本次“小贩告政府”的“街头小贩联合会”负责人辛格就指出,印度城市的混乱,本质上是政府毫无规划地推进城市现代化造成的,但将责任推卸给大街上显而易见的小商贩,显然是比加大市政投入或重新规划社区“更聪明、更便捷”的手段。 新德里在联邦运动会开幕前的驱赶行动,其背后的逻辑也与之相似:一个更像富裕而整洁的迪拜或新加坡的城市,显然比充满小商贩的新德里更能让来自西方的客人“宾至如归”,尽管这将意味着本国小贩的权利受损。
    
    最高法:混乱不治是政府责任,不是侵犯小贩权利的理由
    
    “不能因为路边摊贩贫穷、无组织,就让他们应享有的这些基本权利处于混乱状态,也不能用不断变化的行政规划来决定他们的基本权利。”在裁定新德里驱逐小贩行为违宪的判决书里,印度最高法院如此写道。在此之外,最高法院还否定了政府部门(以保障行人自由行走为名)随意发起“清理小贩”的行为,对以维护市容市貌为名的清理行动施以严肃限制。 事实上,印度最高法院并非总与弱者站在一起,但它却一直致力于澄清,所有公民的基本权利都应该被保障。2007年,最高法通过了新德里禁止小贩在路边贩卖熟食的规定,但对原文进行了干预。在该规定下,小贩只被允许在固定场所提供咖啡和茶,但政府却被要求履行进一步划分经营区和行人道、不再对小贩的最高年龄进行限制、根据新的人口数据上调城市小贩的人数(不少于总人口2%)等责任──有趣的是,如果这些条条框框都能被有效执行,也许新德里的小贩就不必被驱赶了。
    
    结语:要生活,更要市容;要就业,更要面子。这种近乎神奇的逻辑,在急于踏上国际舞台的发展中经济体屡见不鲜。印度最高法院因支持小商贩谋生而获得满堂喝彩,但城市市容与人的谋生权利之间,本来就不存在两难。倘若自己的居民都无以为继,城市的“尊荣”从何而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化权利是人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卜卫
  • “黑监狱”正在无情阉割信访的权利救济功能
  • 党报评江西自焚事件:主张权利不能靠自伤
  • 郎咸平看到政府低效,我看到了公民权利/郭宇宽
  • 谁剥夺了郭德纲的“政治权利”
  • 《公民》社论:伸张公民权利,化解社会戾气
  • 苏小和:贫富差距背后的权利差距
  • 解龙将军:中国有没有权利出口毒品?
  • 武汉某下岗女工:交了这税那费,没得到任何权利
  • “北京发展模式”面临宪政转型——权力压制权利时代还能维系多久?/牟传珩
  • 李辉:“城管喷辣椒水”:权力欺负权利
  • 工人阶级的自由权利与中国工人斗争——从海内外百余人士七一呼吁说起
  • 高洪明:剥权期过了,査建国就真有权利了吗?
  • 我们与我们的权利-2 (维吾尔族)
  • 杜光:谁也没有权利让我们忘记过去 ——《往事微痕·云南保山专集》序言
  • 穷人的权利 穷人有没有居住的权利
  • 我们与我们的权利-1 /维吾尔族
  • 中国官员是最成功的商人:公权利的出租,零成本消费
  • 张晓山:土地产权要靠政治权利来保障
  • 于建嵘给官员讲政治:不要随意侵犯老百姓权利(图)
  • 官媒称未来5年中国将更注重民生权利
  • 联合国专家呼吁中国尊重人权,并释放所有以和平方式行使权利而被拘留的人
  • 人民日报:主张权利不能总靠自焚
  • 程志英等人状告交运便捷公司侵犯职工权利十几年无结果(图)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被剥夺去教会敬拜的权利(图)
  • 三百多名公民签署废除劳动教养的《公民权利主张书》
  • 参与选举是公民的权利,实践宪法是我们的责任!(图)
  • 公正的选举,是我们应有的政治权利!
  • 安徽妇女权利被侵犯,警方涉嫌不作为(图)
  • 仇子明获报社全薪长假 报社称保留追究凯恩权利
  • 阿里木江家属的探监权利遭狱方刁难 (图)
  • 刘杰案:国务院法制办提示—告温家宝是你的权利,要告你就去告吧!
  • 冯正虎:用生命捍卫自由权利与做人尊严
  • “这是一个需要战斗的时刻”——艾晓明纪录片《性、性别与权利第一集:亚洲首届酷儿研究大会》网络版(图)
  • “把这个好的公民献给社会”——艾晓明纪录片《性、性别与权利第二集:我的彩虹故事》网络版(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4)——获“住房权利卫士奖”的黄浦区被强拆户马亚莲(图)
  • 中国土地权利的官民之争
  • 冯正虎案例之十一:中国公民回国自由权利--冯正虎就非法禁止公民入境回国的案由状告浦东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的行政诉讼案
  • 权利不等于真理/王学勤
  • 河蟹社会之怪状:连过生日的权利都沒有了吗?/何朝晖
  • 我应该有免受恐怖的权利/张翠平
  • 仇杰:人民领导人民找是天经地义宪法予于权利为何遭在京劳教?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个人的权利得不到尊重,谁来信任政府:祈求您能帮助我
  • 张广天:谁在剥夺我居住的权利?(转载)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彭培根:请不要剥夺我们获得资讯的权利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响应网友,再为生命的权利呼吁!!!
  • 【特稿】河南洛阳,被剥夺工作权利的工人已经忍无可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