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孽因党造人相食,劫自天惩地发瞋——七律一首并跋/黄河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5日 转载)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尽认国殇贺国庆,犬儒饰演成新神。
     孽因党造人相食,劫自天惩地发瞋。 (博讯 boxun.com)

    堕落沉沦内输外,喧嚣浮躁假赢真。
    柔毛媚骨公卿喜,瘦马钝戈拼老身。(注)
    
    (注):借化高尔泰诗句:“如何闲却丹青手,拼将老骨媚公卿。”
     2010年是中国大陆大饥馑饿死人最多以至人相食的五十周年。1960年前后三年,大陆近4000万饿殍充塞于途,已能找到有文字记录的人相食3000余起。10月1日甫过,大陆亲友国庆贺函热闹了一阵子,接踵而来的是海外网上欢呼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大陆人的更加闹热。
     历史有时会黑暗一阵子的,犹如太阳被乌云遮盖,大地发生地震火山爆发,海洋海啸。当代中国的土改镇反肃反公私合营反右、三年大饥馑、十年文革,都是小浩劫。现当今大陆生态崩溃在即,人文沉落堕落无以复加,一个更大更长久的劫难正在来临,无论男女老幼平民高官穷鬼富翁宵小君子,都在劫难逃。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犬儒小人绝不值一瞥。况且,斤斤于喋喋于诺奖归谁,正是寻求救世主的余绪和另一翻版,骨子里仍未摆脱求别人。1989年后流亡海外的知识“精英们”应钱麇集,钱罄星散,另掘新矿,另谋新皮的现象从开始至今一直是存在的主流。被毛泽东党们从一开始奚落嘲骂至今“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毛毛积习难改,寻皮附皮成瘾。从中共皮上脱落的毛四海飘零,柔软无骨,转而觅求洋皮西裘的同时仍然忘不了昔日被偶尔一抚的快感。曾哄骗欺负八个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胡萝卜和大棒,六十年内容依旧,包装在新世纪则演变为“顺服配合。良性互动。双赢。”诸新词章。九斤老太之叹,在知识界远比鲁迅笔下乡间的直接要来得委婉华丽体面。“民主人士、社会贤达、学界先彦、海外名流”只要还是毛,就永远要千方百计寻皮附皮才能生存,就永远会如此变着法儿迎合献媚自欺欺人摇尾乞怜示忠求爱,就永远也直不起腰来,就永远也救不了自己,更救不了中国。羡慕嫉妒已经寻到皮附着皮了的毛毛,两者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一致的。喋喋不休似乎振振有辞,其实好些人是酸不溜秋。自己或自己认可的人获得西方的青睐,或会另有说辞。这是根本性的骨子里的问题。必须自己是皮,必须自己成皮!必须靠自己,依赖自己。自养才能自立,自立才能自强,自强才能自主,自主才能自由。无论多难,这一步必须迈出;这一关节必须改弦更辙。要救自己救中国,必须“反求诸己”。舍此无他!这一根本性问题不解,中国仍会混乱堕落。中国传统文化之道有此。惜寻皮附皮成习者无知无骨无聊甚或无耻,总也摆脱不了寻求救世主的痼疾。
    
    
    近4000万饿殍,是我们的祖辈、父母辈、兄弟姐妹,于今已被遗忘。谁能替他们还这个公道?谁能让我们我们的后代不再有此?只有我们自己,我们自己的心,我们自己的手,我们自己的文化,我们自己的力量,只有“反求诸己”。我们这个民族,对过去了的苦难不大在乎,也许是苦难太多太多的缘故,也许是“向前看”的教育灌输潜移默化使然,也许是人性趋喜乐的结果。我却仍然脱不了悲哀,为冤魂饿鬼悲哀,为生态崩溃悲哀,为更大的民族劫难悲哀,为醉生梦死者悲哀,为欢呼雀跃者悲哀,也为曾清醒者转为帮闲帮忙帮凶者悲哀。
    
    
    在这个整体沉沦堕落的当世,在海内外知识人整体顺服配合专制而以“和解、良性互动、双赢”为自欺欺人的另类帮闲帮忙成为主流的当今,在逆向占据上风、黑暗可能会赢、邪恶暂时胜利的时刻,我们现在能做的是坚执坚守,输的像样一点。“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固是,但进步、光明、正善不能输的如此窝囊软骨可笑,后人继续,就会加倍加十倍百倍的付出代价。在这样一个历史关口,我们要有担当,要有准备,学做堂·吉诃德,勿做阿Q犹大!纵输,要输的象样一点,输的像共工,输的像伯夷叔齐,输的像荆轲,输的像项羽,输的像司马迁,输的像嵇康,输的像方孝孺,输的像李贽,输的像谭嗣同,输的像陈天华,输的像秋瑾,输的像王国维,输的像鲁迅,输的像陈寅恪,输的像林昭,输的像遇罗克、张志新、李九莲、锺海源,输的像王若望……为后人为历史为民族留下一点思想、一点骨血、一点真和勇毅。
    
    
    心苦唯天知,恸哭发哀鸣:九百六十万,十三亿牺牲。
    
    
    
    2010、10、11于马德里
    
    
    【首发: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挽谢韬先生
  • 黄河清:迎日本刘燕子诸友来访赋诗记之并序
  • 中国的堂•吉诃德——严正学/黄河清
  • 黄河清:数字表——国殇祭之五
  • 黄河清:学习表——国殇祭之四
  • 仗义每多屠狗辈——葛昌裕记/黄河清
  • 黄河清:谎假表——国殇祭之三
  • 黄河清:贪官表——国殇祭之二
  • 黄河清:挽林希翎
  • 黄河清:1949年后的“国学大师”
  • 黄河清:生王之头曾不若死士之垄——万之《凯旋曲》读后
  • 保皇公然展开,历史拭目以待!/黄河清
  • 黄河清:八九六四回顾百问的继续——要输得像样一点!
  • 黄河清:八九六四回顾百问继续——要输的像样一点!
  • 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黄河清
  • 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八九六四回顾百问/黄河清
  • 黄河清:六四名人列传
  • 黄河清:告密与特务统治——也谈章诒和揭告密者文章
  • 黄河清:六四廿周年感怀
  • 六四底层列传(上)/黄河清
  • 黄河清:知识人与知识分子
  • 王若望传略——纪念王若望诞辰90周年之一/黄河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