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放弃以言治罪,还权于民众,实行民主转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参加中共五中全会委员们,再次呼吁:
    执政党想要朝建设法治政府、责任政府、服务政府、透明政府和廉洁政府方向前进;就必须老老实实地赋予共和国主人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就必须切切实实地保障共和国主人有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否则,会成为千古罪人。只有还权于民,实行民主政改转型,中国才有希望,社会才能发展,民众才能过上富裕生活!
     (博讯 boxun.com)

    东莞与渭南两地书案,是建设法治社会的悲哀
    在党代会和全国人大会上,中央领导再三提出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要依法保障人民群众直接监督政府的权利。支持新闻媒体对违法或者不当行政行为进行曝光”,在以科学发展观指导致力推进改革开放和建设和谐社会之时,中央大力推进社会主义民主和法治的背景之下,有些地方官员却顽固地拒绝人民批评和监督,拒绝新闻监督、舆论监督和民主监督,坚持以权代法,一再而三地滥用公权力,公然大搞以言治罪,明目张胆地践踏宪法和法律,掩盖地方上的腐败,制造了改革开放以来一起起以言治罪的冤案。东莞书案和渭南书案,便是其中两起的典型案例。
    一、两地书案,新闻舆论总结,典型人治色彩
    东莞书案: 案情是广东顺德北滘中学语文教师袁磊,写篇网络小说《在东莞》 “以80后爱情、东莞桑拿、黄道生活为背景,写出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秘世界”,结果东莞警方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名抓捕。警方理由,是小说传播影响较大,有损东莞形象,所以要追究刑事责任,便冠以作者袁磊是“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 实施有罪推断办案。
    渭南书案: 案情是《检察日报》《方圆》杂志社记者谢朝平,在对陕西渭南三门峡移民历经三年的采访后,写成35万字的纪实文学《大迁徙》,通过《火花》杂志以增刊形式印数一万自费发表。《大迁徙》记录三门峡移民的历史遗留问题,及地方挪用移民款的许多腐败行为,暴露了当年修建三门峡水库的荒谬和人民遭受的苦难。由于真相当做绝密而掩盖问题,却让作家谢朝平揭露出来,捅了地方上的大窟窿。8月19日渭南警方以 “非法经营罪” 跨省赴京抓捕作家回渭南关押。
    二、两地书案,不是法治幸事,而是人治恶梦
    改革开放以来,各地发生的一系列以言治罪冤案,不是依法办案,而是依长官意志办案,这种滥用公权力后果,恶劣于无法可依的年代,这不是共和国建设六十多年大力推进法治的幸事,而是人治恶梦!
    看渭南书案,就因为记录三门峡移民的历史遗留问题,曝露地方挪用移民款腐败真相,便冠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名,由渭南警方跨省到京追捕《大迁徙》作者谢朝平。这还不是滥用公权力搞以言治罪吗?
    看东莞书案,就因为以80后爱情、东莞桑拿、黄道生活为背景,写出东莞黄祸的真实,便冠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名,由东莞警方刑拘关押网络小说作者袁磊。这还不是滥用公权力搞以言治罪吗?
    三、两地书案,东南西北千里,共性滥用公权
    两地书案,滥用公权共同点,一是事实与证据不足。渭南书案,结果连临渭区检察院检察委员会也拒批,认为犯罪嫌疑人谢朝平涉嫌非法经营罪证据不足;东莞书案,结果广东省公安厅发布信息,警方根本没有确认涉案小说是“淫秽物品”。那么,足以说明两地警方不是先确定涉嫌的犯罪事实,而是先假定就是有罪,就敢于滥用公权把人刑拘起来再确定证据。两地警方所为,难道说,就是法治社会所为吗?
    两地书案,滥用公权共同点,二是奉令而行事办案。谢朝平说:“直到渭南警方提审我的时候,我才感到事态严重。我问他们,你们不怕办错案吗?他们回答说不怕,错了他们不负责,是市里领导让他们来的”;东莞警方,同样是奉令行事办案,无视国人皆知的东莞黄祸真相,搞掩耳盗铃把戏,竟说小说作者是在损害东莞改革开放美好形象。
    四、法治时代,有法不依乱世, 以言治罪专制
    记得当年:辽宁西丰警方奉命跨省,到京抓捕记者朱文娜;河南灵宝警方奉命跨省,到沪抓捕发帖者王帅;莆田公检法重案组奉命抓捕,举报腐败者林国奋……,一系列惊震全国的以言治罪恶性案件,统统成为执法机关奉命行事办案的范本杰作。如今,陕西渭南警方奉命跨省晋京抓捕作家记者谢朝平;东莞警方奉命抓捕网络小说作者袁磊,也是奉地方长官之命行事办案,国家执法机构不依法办案,滥用公权,公信力何在?拿了纳税人的奉禄,却胡乱执法办案,那能不让纳税人的震怒!
    曾开创改革开放以言治罪先河的福建莆田市,就是在上世纪九十年由时任莆田市委书记许开瑞、莆田市委副书记陈少勇、莆田县委书记郑海雄,民间称为“猪哥仨兄弟”腐败书记,面对敢于举报他们的梧塘镇党委书记林国奋,责成市县组公检法重案组,以“诽谤领导”抓捕,五十天走完治罪程序,判刑6年,投入监牢。直到举报人林国奋2001年3月出狱后,晋京上访,新华社记者深入福建和莆田采访,才得以公开曝光。2001年《半月谈》第14期以四个版面报道,《工人日报》、《法制日报》、《民主与法制》、《新华网》、《人民网》、《检察网》、《公安网》等数百家全国性报刊杂志网站,紧接着纷纷转载并发表评论,莆田梧塘镇党委书记林国奋,因举报贪腐猪哥书记反被栽上“诽谤领导”罪名判刑冤案,让天下人尽知。
    尽管,许开瑞被中纪委免职14年头,郑海雄与远华案同时间蒸发10年头,陈少勇2010年被判处无期徒刑,但是,当年莆田举报“猪哥书记”的林国奋因言获罪沉冤14年,至今“以言治罪”仍然得不到纠正和平反。 
      我们国家封建社会历史久远,经济体制改革相伴随的政治体制改革滞后,形成现行体制民主监督缺陷明显,故以“诽谤”治罪“以言治罪”冤案增多,关键是“以言治罪”始作涌者,得不到及时严厉的法律追究。干部群众因言获罪,反反复复,制造多少。从中华大地上公开新闻报道,罗列改革开放以来以言治罪有15大冤案:(1)福建莆田林国奋 “诽谤领导”案;(2)安徽五河“诽谤领导”案;(3)重庆彭水“诽谤领导”案;(4)山东高唐“诽谤领导”案;(5)山西稷山“诽谤领导”案;(6)河南孟州“诽谤领导”案;(7)山东济南“红钻诽谤”案;(8)海南儋州“诽谤领导”案;(9)陕西志丹“诽谤领导”案;(10)辽宁西丰“诽谤领导”案;(11)河南灵宝“诽谤政府”案;(12)内蒙古东胜“诽谤政府”案;(13)四川遂宁“诽谤领导”案;(14)广东东莞袁磊书案;(15)陕西渭南谢朝平书案……
     为什么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立法越来越多,时代象在前进,建设法治社会,“以言治罪”之风却愈演越盛,搞文字狱,搞诽谤、侮辱治罪,以言治罪,压制共和国的主人行使民主监督、舆论监督权力,倒退回皇帝家天下的封建社会呢?
     “以言治罪”与“文字狱”,曾经是封建皇帝老子维护自己统治的法宝,用来打击异己份子,镇压不合自己口味的思想言论的有力武器。
     封建社会,帝王制造了无数的文字狱,完全是毫无目的的残酷,纯粹愚昧和残暴,皇帝独裁者权势膨胀。中国人在专制淫威下,谨言慎行,思想保守,墨守陈规,亦步亦趋,缺乏创新精神和冒险精神,这是古老民族历史的悲剧。现在却在福建莆田林国奋、重庆彭水秦中飞、河南王帅、记者朱文娜、作家袁磊、作家谢朝平等人身上不断地重演!
    封建社会的“以言治罪”,是由最高统治者皇帝发起的;而现代社会的“以言治罪”,却仅是地县级官员。我们不禁要追问的是,在国家高层领导大力倡导依法行政与加强言论自由及民众监督的形势下,是谁给了这些当局帝皇的权力?
     当公权力粗暴地滥用,法律变成恶法,限制迫害公民,漠视所辖百姓的疾苦与利益,这种与腐败结合的权力,演变成一种暴力,侵害之处,民众权益受损,地方人民遭罪,国家法律受辱,政府失信于民。
    在中共中央五中全全召开之际,再次呼吁:
    我们执政党想要朝建设法治政府、责任政府、服务政府、透明政府和廉洁政府方向前进;就必须老老实实地赋予共和国主人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就必须切切实实地保障共和国主人有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否则,会成为千古罪人。只有还权于民,实行民主政改转型,中国才有希望,社会才能发展,民众才能过上富裕生活! _(博讯记者:小草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非法经营罪”是“以言治罪”/杨涛
  • 刘逸明: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 牟传珩:中国制度性制造“诽谤官员案”——山东最新“以言治罪”秘密审判
  • 刘逸明: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 “诽谤”以言治罪不断 的“四权”何在?/小草民
  • 赵女:就以言治罪问题求教法学教授贺卫方先生
  • 廖祖笙:以言治罪将把国家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 刘逸明: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 刘逸明: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 刘逸明: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 赵女:反右是以言治罪——敦请速速制定《言论法》
  • 大陆法学家为以言治罪背书称刘晓波案判决理据充分
  • 关于抗议以言治罪刘晓波先生的声明
  • “维权网”声明:强烈抗议对刘晓波违宪审判,以言治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