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给恐惧的人以安慰——回应俄罗斯学者特洛伊茨基/綦彦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5日 来稿)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引言:两“不足怪”之外一大怪

     晓波获得2010年度和平诺奖本不足怪,而由此引起泛自由力量内部的不同意见亦不足怪。奇怪的是:俄罗斯新闻社的政治观察家尼古拉•特洛伊茨基发表署名文章指称“诺贝尔和平奖沦为西方政治工具”,该文被新华网率先译介,而后国内一些大网站如人民网等进行了转载。 (博讯 boxun.com)

    我看到的情况是:网易关闭了评论,即不允许评论;人民网没有评论,或许是变相关闭;新华网只有三条评论,全是支持主题的。
    没有人能够听到反对特洛伊茨基的声音!
    没人能听见反对特洛伊茨基的声音作为一个网络现象,它背后隐藏着深深的恐惧。然而,恐惧者不唯意欲控制一切的当权者,更有民间本身的恐惧。
一、对恐惧现象的纵深分析

    恐惧是人的本能反应。但是,造成恐惧的原因是什么呢?尤其是在倡言政治文明的今天。恐惧的后果又是什么呢?尤其是在中国亟需转型的关键时刻。
    前一个问题,在于野蛮的政治行径仍然靠虚拟的道德感来支持,恐惧者以可以代表集体主义指向的利益来掩饰自己的恐惧;后一个问题,容易造成双方的误判,尤其是弱势力量在恐惧下的过度反应——从湖南的长沙税务局被炸到湖北的宜昌乡官被斧砍,无不如是。
    特洛伊茨基当然不了解以上两个问题,他相信的只是北京的利益。他说道:“很难说授予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是否意味着西方与中国冷战开始了。不过,毫无疑问,北京将会把这个决定视为不友好的纯政治举动。”
二、特洛伊茨基们的基本利益

    特洛伊茨基作为国际事务观察家,他并没有超越利益局限。他的一番貌似中性的言辞后面,是一套精确的利益计算体系:
    第一,特洛伊茨基们并不远的祖先们在满清帝国饱受西方列强围殴之时,以调停人的身份从满清帝国手中两次共要走了一百四十八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好处费。好处费是不需要还的,而租借的地皮是要拿回来的。所以,当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英国与葡萄牙先后将香港与澳门还给中国时,中国的那一百四十八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还在俄罗斯手中。
    第二,俄罗斯铁了心地要从中国再骗点什么。再骗点什么的基本前提是中国维持现有的政治结构,因为这个结构特别方便前者的予夺予取。梅总统来了,在大连说了一通“鲜血换来的友谊”,在上海捧一番“中国模式”。但是,在此之前不到一周,俄罗斯订好了“2020北极战略”;在此之后不到一周,俄罗斯海军司令明确表示“警惕中国向北极渗透”。
    对于第二点,我觉得在外交技巧层面上无可厚非。但是,从文化心理与政治哲学层面上看,却是非常浅薄和丑陋的。还有两点,权做补充:
    第一,特洛伊茨基们可以把中共意识形态集团当作“另一个满清”看待,也可以把俄罗斯自我想象成“第三(或第四)罗马帝国”,但是,现代社会的结构是——国家与民间二元并立,尽管中国公民社会极不发达。简言之,你们对我们这个作为文化共同体的中国行骗,可以骗国家,但骗不了民间。
    第二,特洛伊茨基们不要以为忽悠中共意识形态集团来“一致对日”,就可以忽略苏联红军在中国东北地区的抢掠、奸污等暴行。它可以被国家忽略,但民间不会忽略。即便国家压住民间的表达,历史也不会忽略。你们可以不还我们的土地,但你们无法对历史保持永远的缄默!
三、本应十年后再讲的经历

    本来,我不想对刘的获奖发表什么言论,正如我没有在《零八宪章》上签名一样,尽管我曾被一些人指为“刘晓波在笔会中的铁杆”之一,尽管我对《零八宪章》作出过还算缜密的学术解析。只是由于特洛伊茨基的高论,我才出来回应。也就是说,我还把特洛伊茨基看作一个值得回应的对手。因此,我以本质身份经济学家搞案例研究的方式,给他讲一段经历。
    如果不是碰上特洛伊茨基这个层次的高手,我将会让这个故事在心中沉静十年。
    那是今年1月25日傍晚,我参加完盛网络大学的一个学者座谈会,背起羽毛球包走了。这个细节,著名学者张鸣与吴思可以证明,或曰他们应该有印象。张吴二人是那个座谈会的主宾,我则叨陪未座。
    随后,我打车去了一个叫西翠路的地方。张祖桦住在附近,我来找他。我与张或许只打过一次照面,但没交流。而我之所以知道他的详址,是因为他替流亡国外的一位诗人给我寄过后者的诗集。至于背羽毛球包来,是因为听人说过张会打羽毛球,并陪晓波太太刘霞打过。
    我的球技不算低。至少我在北大西门附近那个馆和石景山体育馆打时,没碰见过较硬的对手。总之,我的意思是:非常低调地与祖桦,并通过他约晓波太太刘霞打一场球,甚至只喝茶而不一起吃饭。这样,算是送给见过一面的刘霞一个安慰。
    到了张的楼下,我“使了一个心眼儿”,尾随一位进公寓的人进了那栋楼。到了张信上所标明的门牌前两次按门铃,没人不开门。而里面传来一位女士(估计是张太太)的愤怒的声音:“再按,我就喊物业啦!!”从细节上讲,这是我导致的错误:应当在整栋楼的门口按通话器,而不该“溜”到门口来再按门铃……
    恐惧,造成了尴尬的局面。我恐惧,恐惧的是:此行如果太过张扬,会给祖桦及家人带来许多麻烦。我相信屋子里面愤怒的夫人也是恐惧的,至少此前她的“免于恐惧的自由”被人无端剥夺过多次。由于这样的理解,我一个人悄然离开那栋楼,离开西翠路,离开北京,踏上返途……
    一些批评晓波的人说是张祖桦谋划了《零八宪章》,而晓波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而贸然推动。对于这类的说法,我不好做何种评论。但是,既然涉及到了祖桦,那么,不妨就讲出这个由我导致而他“缺场”的故事。
    任何宏大的叙事几乎都没微观案例有说服力。这个案例的说服力就在于:晓波所获的和平诺奖,最人道的意义是对恐惧者给予安慰,尤其是在屋子里对我发出愤怒声音的女人。
结语:和平诺奖的最微观含义

    特洛伊茨基在他批评诺奖委员会的时候,重申了和平诺奖的基本含义。我也想申明:如果特洛伊茨基们懂得人道主义的最基本的含义话,那就应当把从“另一个满清”那里继续骗点什么的心态调整一下,关心“另一个奴隶制”的存在。
    和平诺奖鼓励消灭奴隶制,消灭奴隶制的最好的起点莫过于给人们更多的“免于恐惧的自由”。我想:人们,不同利益的人们,不同视角的人们,尽可去争论刘晓波获奖这个事件,但是,这个奖项对屋里发出愤怒之声的女人应该是最好的安慰。
    2010年10月11日中午,写于绵逸书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綦彦臣:我对锤击事件的看法——方舟子奸诈而愚蠢
  • 綦彦臣:疯子的长城——献给古格的敌人
  • 綦彦臣:李庄案“客气”裁量之权术
  • 綦彦臣:门之图腾?—丁朗父《山居秋夜》画作欣赏(图)
  • 五四思想资源的日本源头/綦彦臣
  • 綦彦臣:可以原谅的邪恶——电影《燃烧弹》观后杂感
  •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 綦彦臣:我相信余杰,是一个道德人!
  • 中日潜艇事件“马后课”/綦彦臣
  • 一位“老弟”在写诗/綦彦臣
  • 綦彦臣: 如果激怒了你,我道歉!
  • “礼貌传唤”之后的杂感/綦彦臣
  • 綦彦臣:浅说中国股市政治化问题
  • 綦彦臣:“六四”文献学研究浅议
  • 綦彦臣:中国血汗工厂和童工问题
  • 綦彦臣:中国民族主义问题检讨
  • 我记忆中的地震:老鼠早搬家/綦彦臣
  • 应当“以观后效”——我对奥运及西藏问题的看法/綦彦臣
  • 关于毒饺子问题的一些看法/綦彦臣
  • 綦彦臣:致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先生公开信
  • 綦彦臣:恳求良心人士支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