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已把中华引至亡国的边缘,出现“蒋经国”非天方夜谈/刘诚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5日 转载)
    
    虽然言禁依旧森然,谈论宪政的人还是多了起来。这说明宪政民主已经在中国人民生命深处生根,要求实行宪政民主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时代潮流。但我一向认为,宪政改革是伟人的一种行动,实行宪政民主需要的其实不是书生式的无休无止的讨论,自下而上的试探,小打小闹的修修补补,而是紧紧抓住宪政民主的根本,从大刀阔斧地修改现行宪法开始,以雷霆手段自上而下直接启动。谁不搞政治体制改革谁下台,应该成为全中国最响亮的口号。对于那些执迷于既得利益顽固反对和阻挠宪政改革的中共高官,一律令其自行辞职。没有这样横刀立马、当机立断的霹雳手段,指望羞羞答答清谈出一片民主宪政的朗朗乾坤,是决无可能的。
     (博讯 boxun.com)

    显然在宪政民主建立之初,仍然离不开铁腕人物临门一脚的“第一推动”。
    
    这使我想到了已故台湾领导人蒋经国。蒋介石长子蒋经国世袭上位,本来也是蒋家王朝的直接受益者,身上奔流着的是正宗独裁者的血液,在他执政的过程中,也曾有过让儿子蒋孝武接班的精心安排,可是一系列意料不到的事件打乱了他的部署。经过痛苦的思考,蒋经国终于接受普世价值,在生命的最后一段宣布解除党禁,开放报禁,消息一出石破天惊,全球轰动。据《先锋国家历史》杂志特约撰稿人黄章晋介绍,自1986年3月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研究政治体制改革问题起,蒋经国就开始快马加鞭与时间赛跑,因为他已经意识到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当年9月,蒋经国表示将要解除实行38年的戒严令,并开放党禁,开放报禁。此言一出,岛内民运人士迫不及待地于9月28日集会,民主进步党成立。反对党公然成立这还了得?情治部门立即呈上反动分子名单,蒋经国未批,只是淡淡地说道:“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10月7日,蒋经国接见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行人Graham女士时,告知台湾“将解除戒严、开放组党”。10月10日,蒋经国在“双十节”发表讲话,表示要对历史、对10亿同胞、对全体华侨负责,指示修订“人民团体组织法”、“选举罢免法”、“国家安全法”,正式开启了台湾民主宪政之门。“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面对国民党内诸多人士的担忧,蒋经国这样说道。1987年7月15日,世界上实施时间最长的戒严令宣布解除,台湾人民真正拥有了自由组党、结社、办报办刊的权利。黄先生动情地写道:“20年后的今天,在台湾,蒋经国不曾因时间的流逝而被人淡忘,反而声誉日隆。每次民调,对台湾民主、经济、民生等各方面贡献最大的领导人,都是蒋经国。2240万人口的台湾,前往蒋经国暂厝的大溪的凭吊者,每年在100万人次左右。蒋经国执政时期,被认为是台湾历史上社会风气最好、最有希望和活力的时代。”
    
    事实证明,蒋经国式自上而下的政治变革是成功的。台湾以最小的代价,摆脱了中国历史上以暴易暴的怪圈,实现了族群的和解,全社会多方共赢。蒋经国似乎清醒地看到,世袭是不明智的,弄不好祸及子孙,在传位子孙延续专制政体与推动宪政民主建立千古伟业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不但为自己赢得了万古英名,也洗刷了家族几十年独裁统治的血腥色彩,为中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蒋家王朝,投上了一层难以抹去的民主油彩。这里当然有内外压力因素和美国主导的痕迹,但与蒋经国个人明大势识大局、毅然接受普世价值是分不开的。
    
    时下的中国,又走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十字路口。一方面,三十年跛足改革的积累,各种社会矛盾急剧发酵,目下已呈总爆发的态势,旧有体制的弊端暴露得更加充分,朝野内外要求政改的呼声响彻云霄,令中共高层不得不一再表态承诺启动政改;另一面,中共高层又投鼠忌器、瞻前顾后、患得患失,自恃有三百万军队和原子弹在握,以及近百年操纵全国舆论的成功经验,且无论如何经济仍在以两位数高速发展,幻想借表面繁荣而其实千创百孔的所谓“中国模式”延续专制政治,千方百计独享执政大权,因而一再以稳定、积极稳妥、给民主自由戴绿帽等手段进行拖延,听任仇恨继续撕裂族群在中国底层到处蔓延。比起从建国到文化大革命毛泽东将中国社会引向崩溃边缘那个危险的时刻,这一次的危机显然更具挑战性和终极性,因为那一次还有一位铁腕的邓小平走出来力挽狂澜,这一次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却再也没有这样的人物了,而且中国社会事实上也不可能再经历一次邓小平式的改革开放。这让人们不禁联想到一百年前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如果说那时是慈禧太后一再抵制政改,残酷镇压了戊戌变法,与实行君主立宪的大好前程失之交臂,最终导致了辛亥革命,那么这一次等待中国人的将会是怎样的命运呢?如果由于拖延政改社会失控,官民冲突总爆发,导致中国社会玉石俱焚,则只能说明当今一些自我感觉良好的中共高官已经利令智昏,经过了一百多年血雨腥风的社会革命却丝毫没有长进,连慈禧太后这个老女人都不能超越,反而因为有大清皇朝亡国的教训在前,更加不可原谅。
    
    中共高层在政改上的驼鸟政策,已经把中华民族引至亡国的边缘。当此危难关头,在中共高层出现蒋经国式的政治人物,拯救中国国运于既倒,并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从中共高层来看,似乎铁板一块,全然不顾二十一世纪的天下大势,决不愿意像他们所标榜的那样与时俱进,而是死抱住四项基本原则不放,还没有任何动作,就竞相走出来一口一个绝不,推动政改就像从他们身上割肉一样不能接受,不过我们也不要低估了中共高层各派系面对复杂形势的智慧。即使是从权力斗争的角度看,时下中国人民对民主自由的强烈渴求,何尝不是一支最具道义优势、事实上也不可抗拒的政治力量?在中共党内残酷的权力斗争中,有如此强大的一支力量而不为我所用,反而以卵击石与之为敌,除非他们真的是一些鼠目寸光、百无一用的蠢才。我认为在中共现有体制内,突然涌现出一个蒋经国式的政治人物,在独裁瘾已经大大地过足的当下,审时度势一举抛弃独裁政治,站到民主政治一边,并不是没有可能。首先是一批中共高官后代,这些人具有特殊的背景,有的已在高位,掌握了相当大的国家权力,也有相当的影响力,不排除他们中良知尚存的那一批人接受普世价值的可能性(最早反文革就是从一批资讯灵通的中共高干子弟开始即为明证),说这些人全都是百无一用只知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心甘情愿地铁定要与党内独裁保守势力共存亡,我坚决不信。还有胡总书记和温总理,两位在上任之初被国人寄予厚望,亲切地呼为胡哥、温总,上台以来大打民生牌,提出了一些得民心的概念,确实展现了一定的灵活身段,可是在政改问题上一直没有实质作为,一度令国人万分失望。但我相信,为中华民族建千古奇功是每一个政治人物都会有的伟大冲动,更何况他们已经处在目前这样的位置。如果前期有顾虑以致迟迟不敢动手,那么在他们执政剩下最后两年的宝贵时间窗口里,携党心民心军心之伟力,以雷霆手段当机立断,为十三亿中国人搭建起民主宪政的总框架,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从温总理最近六十天内六次喊话政改来看,他们完全有这样的冲动。还有一支力量是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国以来中国人一直这样称呼这支军队——这一中国权力格局中最封闭、最神秘的力量,在面对中国最危险局面的时候会作何感想?部队的士兵全都是平民百姓,人民的喜怒哀乐不会不对他们产生影响;至于军队高层再腐败再保守,未必就没有几个有胆识的人物,如果这些人携军方背景,迫使中共高官立即启动宪政进程,则中国政治僵局也可能一举破冰。此外表面铁板一块的党内权斗加剧,最终分裂成不同的派系,从而推动宪政进程,也是一种可能性。
    
    中国的前途命运,当然自有定数,这篇小文只不过是一种推测。但生死当前,作为在历史中行动的政党和个人,何去何从,无疑面临着庄严的选择。稍有良知的人都知道,谁反对和阻挠民主宪政改革,谁就是全中国人民的公敌;谁推动政改,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谁就是中国的华盛顿。善与恶黑与白是与非就摆在那里,足以令一切政治势力三思。中国已不是二十世纪的中国,人民也已不是毛时代只知三呼万岁的愚民,对中国政治变革的前途,我们并不绝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苏轼的《 留侯论》是亡国之音/谢选骏
  • 廖祖笙:“深切哀悼”党国亡党亡国
  •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陈维健
  • 计划生育政策成中国亡国之策
  • 计划生育政策已成为亡国之策?/ 蔡铮
  • 戴旭:畏惧纠纷是一种亡国之相——评中石化害怕在南海打井
  • 五星旗,违法违宪,乃亡国之旗也
  • 扎针困扰,惊弓之鸟,亡国之兆/林保华
  • 陈泱潮:究竟是选择永世长存还是选择亡党亡国?
  • 谢选骏:缠足战略背后的亡国惨剧
  • 腐败分子为何不怕亡党亡国/邵道生
  • 《“救市”背后的亡国危机!!!》(订)
  • 日蚀必有亡国死君之灾
  • 廖祖笙:已然亡党亡国,何来的党和政府?
  • 廖祖笙:亡国奴们的“爱国热潮”
  • 4000万光棍没问题,一两亿则可亡国亡党!/刘沙
  • 腐败必将亡国/邹恒甫,余治国
  • 思源:从宪政潮流看苏共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俄国十月革命九十周年祭
  • 内地股民:“‘十七’是亡党亡国开端”/李平
  • 沈阳疯狂拆迁,村民忧称是亡党亡国之兆(图)
  • 扎针困扰,惊弓之鸟,亡国之兆
  • 北京杯弓蛇影 下令严斥日全食亡国论
  • 722上海罕见日全食 必有亡国死君之祸?
  • 央视曝“3公”9000亿 网友:该亡国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