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格丘山: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4日 转载)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博讯 boxun.com)

 
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刘晓波后,在全世界引起了巨大反响。

许多国家政府相继发表声明,支持和赞扬诺贝尔和平奖评委的决定,谴责中国政府违反了自己的宪法,公民有言论自由,将刘晓波判刑违反了人权。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非常狼狈,堂堂大国,成了老鼠被亮到光天化日之下,到处躲避藏身,除了外交部发表了一个申明以外,禁止报纸,电视,网络,报导和讨论这个消息。连刘霞的门口都重兵防御,不准访问,其心虚失态被世人传为笑柄,当年举办奥运时“相聚北京”的得意洋洋,风流倜当,而今何在?

刘晓波以只身之驱,将中国政府拖入泥潭,确实令人叫绝!

这场较量,本是小虾对河马,一边是一个手无绑鸡力的书生,一边是掌握着政权,司法权,电视电台报纸说话权,加上百万武装到牙齿的警察特务和军队,不需说,书生必输无疑。可以说是不自量力,自投罗网。

那么为什么这场力量悬殊的较量弄成今天这个人心大快的河马败于小虾的局面呢?


答案就在河马虽体巨身肥,却愚蠢无比,而河虾虽小却聪明绝伦,两边的智慧悬殊太大。

刘晓波的政治智慧就在于深知两边力量悬殊,硬拼硬打,非纷身碎骨,连个水漂都起不来。试想一下,如果刘晓波带着一个美国宪法,拿着菜刀,冲进人民大会堂,强迫共产党将中国宪法改成美国的样子,然后话不投机,就用菜刀砍翻十几个共产党官员,全世界的政府会一起同仇敌忾,支持他,遣责中国政府吗?

于是刘晓波以一种温婉到不能再恭顺的姿态,对共产党说,我不是你们的敌人,不过你的脸上有点脏,请你考虑能不能洗把脸?

这头硕大无比的河马,可以睬都不睬刘晓波。或者,盛宴招待刘晓波大吃一顿,说你的建议很好,不过我们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不能光共产党说了算,我们将你的报告转人民代表大会讨论,回去等结果吧。这样一来刘晓波回去就没有机会等到结果了,因为就凭他那一付软骨头的样子,加上那顿丰盛的大宴,愤怒的刘晓波的同志们就会将这个叛徒撕成八块,共产党连个小指头都不要动一下,就可以让刘晓波输得精光。

可是,这头愚蠢无比的河马当场给了刘晓波一个耳光子,并将温良恭敬让的刘晓波关了起来,而且一关就要关十一年,那不是正好是刘晓波希望的吗?于是全世界哗然大怒,连诺贝尔和平奖也不得不给他了,就像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主席说的:
“如果我们不投票给刘晓波,我们等于是背叛了中国境内的人权。我们不能坐视中国境内持续发生的人权侵害。“, 还不清楚吗? 是河马的蛮不讲理和霸道引起了全世界的公愤,以至这个诺贝尔和平奖不得不给刘晓波。

所以刘晓波聪明就聪明在他的忍让和克制,以一个全人类谁都看得懂的最起码要求来引发,暴露这个政权的残忍,霸道和不讲理。

而共产党笨就笨在走进了刘晓波的瓮,对待一个人类公认的起码要求暴戾恣睢,胡作非为。

智慧如此悬殊,共产党怎能不输这场政治较量。

最后还要说一下,在全世界对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众望所归,人心大快的时候,有几个中国的民主大佬和派系与共产党一起在哭泣,他们认为他们的(或者他们师父的) 贡献比刘晓波大,能力比刘晓波大,下面的喽罗比刘晓波多,势力比刘晓波强,所以刘晓波将本属于他们的诺贝尔和平奖抢走了。

这些人错将诺贝尔和平奖看成奥林匹克了,非要几个大头在一起,像拳击一样比个高下,精确地决出高低,才公平。他们错了,诺贝尔和平奖是一个基于世界和平和鼓励世界和平的民间奖]金,委员会没有义务决定你们中国民主大佬中谁的民主最厉害(要将中国十几亿人的这个问题弄个基本清楚, 可能需百年时间),而只是根据他们的理解将这个奖奖给和平最需要的地方,而他们做的,从全世界的反映来看,这次做的非常成功。

还有,为了安慰这几个大佬,再说几句。如果真要像奥林匹克那样来确定谁和平最厉害的话,也轮不到你们,胡锦涛,江泽民,甚至周永康都可以轻而易举将你们打倒,你们那几个破人小钱,叫起来有他们响?与他们比,你们差远了。如果顺你们的思路,和平奖的一号种子非胡江莫属。这样想,你们就不会酸溜溜的了。


(博讯记者:格丘山) (Modified on 2010/10/14) (Modified on 2010/10/15)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 "谁是刘晓波得奖的第一功臣"
  • 格丘山:为明天诺贝尔奖和平奖颁发准备的贺电
  • 格丘山: 心的挣扎序言(图)
  • 道德与行为在中国的分裂/格丘山
  • 格丘山:仲夏话炎凉(图)
  • 格丘山:游走于死亡边缘的中国出版业(图)
  • 格丘山: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 格丘山: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格丘山:游走于死亡边缘的中国出版业
  • 格丘山: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图)
  • 格丘山: 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图)
  • 格丘山: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 格丘山:难忘的一九七九━时代弄潮儿陆福成(图)
  • 格丘山:在暴风雨的夜里 结束篇---从农场回家 (图)
  • 格丘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首篇“离开北京”" (图)
  • 格丘山 : 独立自由知识分子的基本思想和立场
  • 格丘山:牛乐吼回来了,我一直装看不到
  • 格丘山:愚蠢不堪的辩论和积阴德的辩论
  • 格丘山 :螃蟹倾巢全出动 一齐咬住刘晓波
  • 格丘山: 门缝中露出的小鬼头(图)
  • 格丘山:重要的不是杨佳母亲露面和她是不是精神病!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格丘山:为党请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