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沃尔玛为何成了左派眼中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22日 转载)
     美国的沃尔玛(Wal-Mart)是全球最大的零售商,去年的销售额高达4056亿美元。四千亿是个多大的数字?台湾的外汇存底排名全球第四,才是3575亿美元(截至今年五月)。沃尔玛可谓富可敌国,按维基百科的介绍,“如作一个经济体,介于乌克兰和哥伦比亚之间,可列为世界第32位。”
    
     但当沃尔玛的老板却不轻松,甚至相当沉重,不仅有同行的激烈竞争,还有大量官司缠身,至今悬而未决的案子就有六千多件。尤其不久前旧金山联邦上诉法庭裁决,六名女工告沃尔玛歧视案(认为薪水、晋升机会都少于男性等),可作为“集体诉讼”,这可能迫使沃尔玛赔偿全部150万女性员工,数额会是天文数字,将导致这个全球零售业巨头,头破血流,元气大伤。 (博讯 boxun.com)

    
    六名女工告沃尔玛“性别歧视”,为什么要赔偿全部的女性员工?这就是问题所在。沃尔玛公司不同意这样的裁决,认为每一家连锁店的运营都是独立的,如果有性别歧视,那也不是整个公司的政策。起诉性别歧视的女士,应该对单独连锁店进行个人起诉。沃尔玛说的是常理,如果六名女工真受到“歧视”,那应该赔偿这六个当事人。而要连带赔偿全部的150万女性员工,那不仅荒唐透顶,而且会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巨额的赔偿案。150万是个多大的数字?美国的军事力量居全球之冠,其军队才只是146万。
    
    如果这个先例一开,将会重创美国的大企业。例如麦当劳连锁店,如也有女工出来告歧视,然后也要连带赔偿这个全球最大汉堡包店的所有女工,那麦当劳还能开下去吗?如果美国的石油公司、汽车公司,电脑的微软公司,还有网络巨头谷歌、脸书等等大公司,都有人这么告,最后都裁决是“集体诉讼”,大规模地重罚公司,那美国的大公司,就都得倒闭,没法继续经营了。
    
    即使不懂美国法律的人也能看出来,这样的裁决,有违最基本的常识、常理。而法律的建立,起码得建立在常识常理的基础上。但为什么旧金山的法庭要做出这样的裁决?熟悉美国左右派情况的人都知道,旧金山是美国左派大本营,而这个联邦上诉法庭,又是美国最左的法庭之一。表面看,这是个对美国企业的歧视女性案的裁决,但实质上,这是左派法官们仇视资本主义的一次发泄,因为这个全球最大零售商,是资本主义成功的象征,是左派们的最恨!
    
    沃尔玛每分钟利润二万美元
    
    沃尔玛不仅是一个企业成功的故事,更是美国个人奋斗精神的缩影。1962年,一个没有任何财团背景和富豪身世的普通美国青年山姆.沃尔顿,在阿肯色州一个不到四万人的小镇上,创办了沃尔玛商店。靠着个人勤劳、自我奋斗,以及经营有方,1990年,沃尔玛就成了全美国最大的零售商,这前后还不到30年!
    
    现在,沃尔玛不仅在美国同行中居冠,而且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零售商,在全球设有8400家分店。美国的4000多家商场,其中1905家(比五年前增加1000家)是那种既卖各类日用品、又卖食品,还有小吃店和花市的“超级中心”。
    
    沃尔玛在海外的四千多家分店,分布在15个国家,其中墨西哥就有900多家。虽然1996年才正式进入中国,但现已在101个城市开设了189家商场。
    
    沃尔玛的全球员工总数已达210万,每周光临沃尔玛的全球顾客达2亿人次。在美国,80%的家庭每年要在沃尔玛至少买一次东西。全体美国人平均每小时在沃尔玛的消费是三千六百万美元,这使沃尔玛每分钟的利润达20,928美元!
    
    虽然沃尔玛开始销售食物只有15个年头,但现已超过美国两大老资格的食物销售巨头Kroger和Safeway的销售总额,沃尔玛的食品销售量现已超过世界上任何其他商店。
    
    沃尔玛不仅在美国家喻户晓,并是美国人购买商品、甚至食物的首选商场。因为它方便大众,所设商场都离居民区不远,据统计,90%的美国人居住在位于沃尔玛15英里的方圆内。另外是它的东西便宜,比其他商店价格低二、三成左右,所以成了美国普通民众最愿光顾的商店。地球上现有人口65亿,但今年全球将有72亿不同的购买次数产生在沃尔玛。
    
    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大家
    
    沃尔玛为什么这样成功,因为创始人的经营理念是诚实、负责、道德、荣誉,强调顾客至上,并以薄利多销的经营战略,征服了顾客。沃尔玛的经营口号多年是“天天低价”。他们绕开中间商,直接从工厂进货,并有独特的全球电脑库存系统,可通过自己的商用卫星,在一小时内,对几千家分店的每种商品的库存、上架、销售量都盘点一遍。这极大地降低了成本。
    
    沃尔玛创始人沃尔顿提出“三米态度”和“露八颗牙”的服务准则,即当顾客走进三米的范围内,员工就必须主动询问顾客有什么要求,而且要看着顾客的眼睛,露出八颗牙的微笑,使“服务超乎顾客的期待”。
    
    沃尔顿还一向坚持“比你的竞争对手更会节省开支”的原则。他本人就非常节俭,甚至被称为“抠门”的老头。当他被《福布斯》杂志列为全美富豪之首时,大批记者拥向他的住地,结果看到这位美国第一富豪过着最简朴的生活:穿着一套自己商店出售的廉价服装,开着一辆破旧的小货车上下班,戴着一顶折价的棒球帽,理五元钱的发。但他却捐赠五所大学数亿美元。
    
    沃尔玛的成功诠释了资本主义的秘密:承认和尊重“利己是人的本性”,建立自由交换成果的市场,人们主观上为自己(发财致富),但客观上为了大家(提供服务)。于是物质极大丰富,人民生活品质提升。资本主义,就是尊重个体价值,允许个人发财,保护私有财产,多劳多得、财富不封顶,拒绝大锅饭和懒汉的制度;而且对所有勤奋的人,都提供成功的机会。
    
    但左派们对这样的制度不喜欢,他们向往共产主义的乌托邦,要追求一个绝对平等(财富也均等)的天堂。他们认为资本主义有贫富差别,像马克思那样,视金钱是丑恶的,利润是滴血的,资本家是剥削者。由此而痛恨那些代表资本主义的成功企业。而推崇自由竞争、遵循保守派价值而成功的沃尔玛,自然成为左派们仇视、痛恨,甚至要摧毁的对象。
    
    所以在美国左派主导的媒体上,沃尔玛经常被负面报道,甚至被丑化;围剿沃尔玛,是左派媒体的乐事。尤其是沃尔玛从一创始,就拒绝工会,更触及支持工会的左派们的痛处。
    
    工会是插足企业的第三者
    
    了解美国情况的人都知道,工会在美国经济的发展中,起到严重阻碍的作用。因为工会专门跟企业作对,导致像美国三大汽车公司这样的大企业都几乎破产。因在工会(组织罢工)迫使下,工人的福利不断提高,最后公司无法承受其重。据统计,2006年时,美国三大汽车厂的工人平均时薪(工资加福利)就已达73美元!平均年薪高达14万多美元。而当年美国大学教授的平均年薪还不到9.3万美元。平均学历为中学毕业的美国汽车工会工人比有博士学位的大学教授的收入高出57.6%、比非工会工人高52.6%。
    
    这是一个极为反常的经济现象。按照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弗里德曼的说法,是因为“工会把工资从自由竞争的市场上抽出来,使之不由竞争的市场决定。”工资离开了市场,结果当然最后是入不敷出,债台高筑,最后迫使公司走向倒闭。
    
    沃尔玛的创始人早就看到这个问题,指出工会是一股“分裂的力量,会使公司丧失竞争力”,所以沃尔玛从一开始就拒绝工会,至今美国的四千家连锁店,没有一个有工会。虽然美国“国家劳动力关系委员会”对沃尔玛不设工会的投诉就有28次之多,但都没有胜诉。几年前,加拿大魁北克的一家沃尔玛分店,工人硬是组成了工会,结果沃尔玛总部断然把这家分店关掉了,理由是它一直亏损。那些工会头头告到法院,去年11月加拿大最高法院以六比三的多数裁决,沃尔玛胜诉。主裁法官说,没有法律依据,强迫别人开商场。
    
    沃尔玛不要工会,对于美国左派来说,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因为工会是左派政党的主要票源和捐款大头。所以,痛恨沃尔玛,是美国所有左派,包括左翼媒体,左派法官,左派好莱坞,甚至那些伪善的左派企业大亨,像比尔盖茨和被中国人称为股神的巴菲特等等,共同敌对的对象。这次在左派大本营的旧金山联邦上诉法庭的裁决,就是一次怒气发泄!
    
    沃尔玛总裁当总统
    
    沃尔玛的律师说,他们将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那里的九名大法官最后会如何裁决,还不得而知。但左派们也不是那么有把握,因这太不符合常理常识,所以虽然旧金山的上诉法庭以极左著称,但裁决时却只是以六票对五票的多数,显示法官的立场严重分歧。
    
    虽然左派们痛恨资本主义象征的沃尔玛,但美国大众却支持它。美国经济虽处于滞缓期,近年已有31家跟沃尔玛同类的零售商破产关闭,但沃尔玛的业绩却持续提升,过去三年,蝉联《世界五百强企业》排行榜的第一名。甚至有美国民众呼吁,“应该请那些运作沃尔玛的人来修复我们的经济”,取代奥巴马,因为他们更懂经济。
    
    ——原载《看》双周刊2010年9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左派为何在澳洲失败
  • 在中国革命幻象中迷失的美国左派——写在寒春逝世之际/玛丽
  • 奥巴马及美左派向往中国式集权专制/陈凯
  • 谢选骏:致新老左派们的公开信
  • 为什么中国需要左派 更能促进市场和私有经济发展
  • 格丘山: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图)
  • 李小平:左派支持少生快富
  • 列维 著《黑暗时代的左派:反对新野蛮主义的立场》简评/詹姆斯·柯齐克
  • 极左派张宏良批判 胡世全
  • 「香港左派」的失落/周澄
  • 欧洲议会选举 假左派社会民主党遭唾弃/安那琪
  • 欧洲左派的新希望/姚毅婧
  • 左派应如何对待介入邓玉娇事件的右派/程意弘
  • 左派对“邓玉娇一案”的“四点”启示/王志光
  • 新左派思潮影响下的89民运
  • 拉美左派为何能赢得民心/马克•韦斯布罗特 
  • “北京模式”死局难解 新左派集会乱开“药方”
  • “北京模式”死局难解——新左派集会乱开“药方”/牟传珩
  • 黄佶:中国左派和右派——请摆脱偏执和幼稚
  • 中国只有年纪不老的老左派,没有真的新左派/丁学良
  • 江泽民干政,左派拥戴薄熙来任毛共总书记(图)
  • 薄熙来俨然成了左派领袖
  • 左派同情记者,涉中央内部分歧?
  • 民间左派 穿上民族主义大衣
  • 中国左派京报抨击改革派南方周末
  • 全国左派群众纪念毛主席诞辰115周年活动总汇(图)
  • 御用左派学者讨伐温家宝:中央政府在找替罪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