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澳洲政坛的“难兄难妹”— 陆克文下台的众议纷纭/淳于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22日 转载)
     那天正在收看悉尼本地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临时报导一则“突发新闻”:我国联邦工党政府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通过传播媒体向全国公众宣布,辞去政府总理的职务,交权给其副总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我当时感到一阵震惊,不知发生甚么事;因为向来对这位会说标准普通话、给自己取了汉文名字的“中国通”澳洲总理,留有亲切良好的深刻印象。前不久的“民调”指标,还显示他遥遥领先反对党领袖阿波德(Tony Abbott)+20%。怎么从犹如“中天之日”,一下子就翻车掉进阴沟里呢?真是“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随后看到陆克文垂头丧气和吉拉德趾高气扬,分别在记者会上的讲话,以及有关这场联邦政坛被形容为不流血“苦迭打”(coup d’etat,政变之意)的工党内部权力斗争来龙去脉的报导和分析资料,才略知陆克文为何突然宣布辞职下台,把“第一把交椅”拱手让给吉拉德来坐的前因后果:原来是这个“不寻常的女人”,逼得他灰溜溜下台,由她自己来圆“澳洲第一位女总理”的美梦。好厉害! (博讯 boxun.com)

    
     陆克文在2007年联邦大选领导澳洲工党,以绝对优势击败执政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取代连任四届的霍华德(John Howard)当上联邦总理后,意气风发,一路顺风,有口皆碑,声望一直压到一换再换的反对党领袖,以致有一些好拍马屁的传媒造势,吹捧他为“澳洲历史上最受欢迎的总理”云云。不料在他当政进入第三年以后,在处理一些国家行政难题方面,举措不当,有所失误,诸如气候变化的碳排放,难民安置、矿业资源等,都出现失策之虞;尤其是他抛出对采矿业课税40%的计划,遭到包括党内高层的广泛反对,使他的民意支持率大跌,成为他被迫下台的导火线。
    
     从报导来看,陆克文的下台颇带“戏剧性”。众所周知,吉拉德这位澳洲工党的“铁娘子”,在党内左、右两派的声望比陆克文略高一筹。2007年工党备战竞选时,考虑到当时的领袖比兹利(Kim Beazley)恐选不过总理霍华德,吉拉德有意在党内问鼎反对党领袖,以便竞选总理;结果却被“魅力四射”的陆克文捷足先登,拔得头筹,她只好屈居副职。连工党的不少“老党鞭”都感到意外,弄不清这位前外交官,何以获得选民的广泛支持。 这一对“难兄难妹”,对外在表面上亲密无间,其实骨子里貌合神离。城府很深的吉拉德始终掩饰自己的抱负,不露锋芒;口口声声一再表示对陆克文“效忠”,不会挑战他的领袖地位。直到6月23日,有媒体透露陆克文办公室怀疑吉拉德的忠诚,这下惹火了支持吉拉德的一派和她本人,决定公开挑战陆克文。当晚七时,吉拉德约见陆克文,双方闭门密谈两个钟头,进行“摊牌”。会后,陆总理在10:20pm连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次日举行工党高层会议,选举党的新领袖。但是,6月24日开会投票之前,陆克文突然宣布辞去工党领袖和政府总理的领导职务,交权给吉拉德。投票的会议,也就免开了。
    
     据闻,陆克文掌握政权以后有时“独断专行”决定一些重大问题,只在一些亲信的“小圈子”里捏故,而不按照正常程序考虑内阁多数成员以及党内各派的意见,甚至不跟主管部长打招呼通气,以致久而久之大家对其领导作风产生反感。这次“党内斗争”,多数内阁成员包括重量级的财务总长(Treasurer)斯万(Wayne Swan)、外交部长史密德(Stephen Smith)等,纷纷挺吉拉德的“倒陆”发难。陆克文自知众叛亲离、劫数难逃,与其“墙倒众人推”被赶下台,不如自动辞职,比较体面一点;所以,本来还想在党内会议上和吉拉德较量一下,临阵却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不愧是一个聪明的中国通。
    
     许多选民尤其是澳洲华人,以为陆克文会像霍华德一样,竞选连任几届总理;没想到,他还没有做完一任,就“撂挑子”了,未免让大家“大跌眼镜”,深感遗憾。他的“非正常”下台,不但在澳洲国内引起轰动,也备受国际舆论的关注,及时加以报导评论。对他辞职下台的种种原因和影响,都从不同的角度加以分析探讨。华人选民较比关注的则是涉及华人社区和对华关系的问题。
    
     其中有评论谈到陆总理的国防部长费吉本(Joel Fitzgibbon),在去年3月间被部内的谍报部门“国防讯号处”,查到与一个移民澳洲多年的中国出生华裔女富商有不正常的经济关系,联系来往密切。事件一经媒体披露,立即引起社会公众的关注,会否对澳洲的国家安全有所不利?如此重大的问题,政府理应提请国会展开独立调查,而陆总理顾及其“爱将”的处境,未予及时处理。今年2月3日的《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在追踪报导这个事件时提到,有律师在去年4月间将费吉本的涉嫌问题,报告吉拉德的办公室,但是她声称:“对此毫不知情”。后来,费吉本压力很大,自知情况不妙,便主动辞职了事。这个案子,便“不了了之”。吉拉德对此案件如何看法?有待进一步观察。
    
     吉拉德上台后,立即宣布取消前任提出的矿业重税计划,否定前任增加人口的所谓“大澳洲”理念方针等。她还表示要趁势提前联邦大选,先发制人,以握胜券。且看澳洲政坛,好戏还在后头。 (2010年7月3日 原载《澳洲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钓鱼岛主权争议之纵横谈/淳于雁
  • “世界恐怖战争”的第一炮——纪念美国“911大浩劫”九周年/淳于雁
  • 奥巴马的双重“宗教人格”试析/淳于雁
  • “和统会”是否“可以休矣” — 淺評悉尼“兩岸和平發展高峰會議”/淳于雁
  • 对江青等人定罪的修正案/淳于雁
  • 语言问题切忌轻率从事—漫议“广州话捍卫战”之风波/淳于雁
  • 每逢世界杯 怀念李惠堂/淳于雁
  • 澳洲政坛的“难兄难妹”— 陆克文下台的众议纷纭/淳于雁
  • “非正常时代”的浩劫苦难/淳于雁
  • “抗美援朝”回顾见闻点滴/淳于雁
  • 曾特首切莫“自取其辱”/淳于雁
  • 香港这一制究竟要不要— 从“警察行动”审视“一囯兩制” /淳于雁
  • 中、英两国“皇孙”对照录/淳于雁
  • 华人文明形象刻须改善—评中国的“礼宾改革”及其他(之二)/淳于雁
  • “二战”德国投降65周年偶感/淳于雁
  • 这应该说是一项“好举措” — 评中国的“礼宾改革”及其他(之一)/淳于雁
  • 萨马兰奇终于“万寿无疆”— 兼议其一生的正负两面评价/淳于雁
  • 奥巴马还是不宜吹捧得过早/淳于雁
  • 为“和平演变”彻底平反——读辛子陵的一篇近作有感/淳于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