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揭秘,菲律宾总统为何拒接曾荫权电话/孔捷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3日 转载)
     苹果日报
    
     菲律宾总统拒接曾荫权十万火急的电话,菲政府解释总统当时正开内政会议。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阮次山则判定曾特首「僭越」和「没有资格」,有资格的胡锦涛也「不可能」打电话,因为「小题大做」。无论如何,菲国政府现时要对总统拒接电话一事进行调查,反观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能否对胡主席拒打电话而进行调查?这又回到阮次山那句话:「不可能」和「小题大做」。 (博讯 boxun.com)

    
    我却要来小题大做一下,菲总统拒接电话之举,原系来自「北京模式」。拒绝他国首脑的来电,北京早有前科。犹记得一九六九年三月二日,中苏爆发珍宝岛边境冲突,三月二十一日,北京外交部的电话突然铃声大作,那是中苏友好年间设立的热线,随着两国渐行渐远直至关系破裂,中苏热线已变成冷线,这次竟是苏联总理柯西金来电,请周恩来总理接听。其时中国外交部已被革命造反派「夺权」,值班的机要接线员当场呵斥柯西金是苏修头子,「没有资格」和中国总理通话,旋即力重千钧地挂断电话。事后中方照会苏联大使:「以目前中苏关系,热线电话已不适用,请通过正式外交途径和中国政府交涉。」结果直至九月胡志明逝世,到河内出席葬礼的柯西金通过越共传话,回程在北京机场与周恩来会晤,达成三项临时协议:避免武装冲突;维持边界现状;开始边界谈判。
    
    不妨设想,如非北京拒接电话,中苏两国可以少死伤多少人!然而电话轶事尚有续篇,一九九九年「五八炸馆」,克林顿总统紧急致电江泽民,却被再度拒接。当时任驻美大使的李肇星被邀请到电视台现身说法,众所周知,反问句式是李肇星的个人品牌,譬如反问香港人:「你爷爷奶奶有选举权吗?」又如被西方记者问及中国的军费开支,他反问:「知道你们国家的军费是多少吗?」须知那不是记者必须知道的,但提出问题是他的职责,回答问题是李肇星的职责。这回美国电视主持问:江主席为何拒接电话?李肇星义愤填膺地反问:「你知道他(克林顿)要说甚么?」主持人万分不解:「就是不知道他要说甚么,才应该听听啊!」李大使顿时语塞,满面悻悻然。
    
    中美间热线电话的建立,江泽民自视为一桩外交成就,但事急之际却拒接电话,此作何解?原来北京的政治游戏规则,这是一种冷峻姿态,体现了「国家尊严」。
    到了胡锦涛当朝,再无拒接电话以壮国威之举,中国官方喉舌每每报道胡主席和某国元首通话,当然通常要加上一句:该电话是「应对方的要求」而接听。不管怎样,如今胡主席是不会拒接热线了,但他拒打电话给菲律宾总统,虽然北京已「应曾特首的要求」,但胡主席仍没打电话,因为按阮次山的说法那是「小题大做」。我想,阮氏这一句道出了实情,说得再中肯不过了。
    
    (孔捷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