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惊闻樊馨蔓博客被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4日 来稿)
    
    李一造假,本来与樊馨蔓不相干。被揭穿的两项造假,无论是伪造学历、经历,还是所谓“水下生存”闹剧,樊馨蔓都不曾为其备书。樊《世上有没有神仙》一书中所提到的种种“仙迹”,如经络查病、治病,提前预知病症等,对初涉此道的人来说或许很震撼,但在修行界这只是相当普遍的技能,内行一眼即可断其为真。
     (博讯 boxun.com)

      所以,樊馨蔓本来完全可以置身于旋涡之外。人们最多指责她:看你说得那么好的一个人,原来也有臭的一面——但李一的臭,确与樊馨蔓无关,且发生在她的视线之外,早在她结识李一之前。当樊馨蔓遇到李一时,李一已经很干净了,而且一身光鲜。李一的问题,其实和中国大多数成功的企业家相似:现在功成名就了,开始做善事;但在起步之初,“第一桶金”来历不清不楚。公众不可能因为李一有功于传统文化,就原谅他的造假;正像他们不会因富人们今天所行的慈善,就同意“大赦”其“原罪”一样。戈国龙教授的说法:李一“为了要成就一番事业,可能会不得不适应社会而采取一些世俗的手法来包装自己,甚至留下一些世俗人物所具有的欲望的印记与自我局限”,“在社会上想要做点事,想要弘扬自己的所修所学,都会遭遇种种困难,有时不得不顺应社会,去包装自己,去推销自己,去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以一个合适的身份弘道。这反而说明了李一道长非同寻常的生存能力与适应能力”——这或许揭示了李一当时的真实心态,但绝不是一个修道人应有的想法与说法,因为这番话足以为任何一个骗子包括贪官、奸商辩护,例如赖昌星,例如文强。
    
      从修行角度衡量,李一只能说是略有成就。他之所以能“成功”于一时,自有其不同凡响之处。一是相当熟悉现代科学知识,这使他易于与各种现代观念及人士勾通,这是传统修道之士很少能做到的;二是背靠道家典藏,借鉴近几十年许多学院派修道之士致力于“道家现代化”的成果,以自己的修炼实践为根基,以现代科学知识为观照,构建了一套颇能融合于现代观念、似乎无所不包的解释体系。这既是李一对当代道教的最大贡献,也是他名重一时的根本,是刨去各种包装后剩下的“干货”。再加上他找到了一种与世俗社会相交流、作传播、并积累资源的运作方式,即缙云山模式,故而能拔道教于衰微,为教门所推重。
    
      尽管李一构筑的解释体系有其修炼实践作为支撑,又可从道家典籍中找到渊源,并可与现代科学知识相印证,但本质上,这还只是他个人瞎子摸象、管中窥豹的成果。道教及修行,虽能提供另一种认知世界的方式,但从看到到接近,其间实有亿万里之遥。所以,真正的明识之士,大多不轻易下结论,更不会急于构筑体系,而只是一步一步朝目标探索。但体系的构建确实有利于传播,话语也需要包装,所谓言之无文,行之不远。“在社会上想要做点事,想要弘扬自己的所修所学”的李一,显然对自己的结论和构建充满信心。樊馨蔓书中描述的那种理论自信,那种当谈到这个时代非同一般,现代科学竟然几可与中国传统文化对接时的喜悦与激情,其实是每一个自以为天降大任、天命在我的人,共有的心理状态。就像马克思,发现“资本主义的不治之症”、发明“科学社会主义”后,每一天都幻想着世界革命高潮就要到来,听到一点风声,看到一点影子,就一惊一诧,以为无产阶级就要胜利了——李一身上这种特有的理论自信,赋予他一种“大道在握”的人格魅力。正是这种魅力,帮助他兴旺了缙云山,也使他能够折服樊馨蔓、马云等人——马云现在退缩了,但他的自我辩解无力,不能取信任何人,只是显现了他的“没种”。当然,他也是无可奈何:“马云”这个名字,代表的不是个人,也是一个庞大的企业,他不能陷入“丑闻”,只能尽可能撇清——现代舆论的力量既是强大的,也是浑浊的。戈教授愤慨于媒体“以一偏而概其全”的偏激,其实,这就是现代舆论的主要表现形态。在很多时候,它不欢迎理性而详尽的剖析,只接受简单的是与非。
    
      对比超级大款马云,弱女子樊馨蔓更加令人感觉可敬。她没有站在旁边观看,坐等风潮的静息,而是挺身而出,为她心中视为祖传“家底”的道文化,为带她入道的道门成就者李一,仗义执言。但她同时又是可气的,在一时气极之下,竟然说出了“就算对李一的指责都是真的,我就是不相信,又怎么了?”这样明显小女人情绪发泄之言,使她自己跌落深渊——你这样说,又置相信你的读者于何地?人家怎么看待你的所写、所言,怎么看待你大力弘扬的祖宗“家底”?对这种一时情急之言,理性者看得很清楚。宽厚者自可宽容视之,而像司马南这样的狼枭之辈,当然是如获至宝,赶紧扑上去,一口咬住不放。
    
      樊馨蔓最可气、可叹的,还是她竟然与司马南讲什么现象与本质——和大灰狼谈人类之爱,这不仅是对牛弹琴,也是一种亵渎。或许因为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彼此也可算是熟人,加上秉性善良,所以总是以最大的善意猜测他人吧?现在被狗咬了一口,而且威胁到单位、工作,知道痛了吧?
    
      知道或许也已经晚了。笔者不久前听说,樊馨蔓的博客被封了;到别的地方再开,再封。上网一查,果然如此。从1995年到现在,15年过去了,“有关部门”与“反伪斗士”的配合,依然是牢不可破,丝丝入扣。虽然有“斗士”们领衔的庞大批判阵营,虽然掌控了所有舆论阵营,却仍然容不得哪怕是一丁点不谐之音。当年官方宣传“四人帮的罪恶”,最令人发指的,是张志新上刑场时还要把喉管割断——现在这种做法,和那时又有多大不同?
    
      不就是你们认为的“谬误”吗?不就是有些人眼中的“有害信息”吗?要批判尽管组织大批判好了。但无论如何,请为不同声音留下哪怕是一点点表达的缝隙——哪怕不是纸媒,不是电媒,只是网络上的一个小小窗口。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勇进老师的博客终于被封杀了!/殷德义
  • 刘逸明: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 章文:关于博客、民主以及中国前途的对话
  • 黑社会当然反对民主化/凌霜的博客
  • 廖祖笙:谁劫持了我的博客和邮箱?
  • 韩寒博客: 亚细亚的孤儿——朝鲜
  • 我在博讯博客发表《通用规律》对恒星系---太阳系未来变化预测获得间接验证
  •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
  • 殷德义:博客被封杀
  • 黎鳴︰為什麼中國人沒有思想?/陈凯博客
  •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陈凯博客
  • 陈凯博客:权力的道德捆绑/刘瑜
  • 是谁逼博客中国删除李悔之四篇文章?/李悔之
  • 腾讯博客:给思想插上翅膀/杨恒均
  • 冉云飞:2009年度中国十大博客
  • 微博客时代需要民意应对的转型
  • 杨恒均:我们为什么需要博客?
  • 博客的死亡 /胡泳
  • 怎能指望官员博客/李莉
  • 刘逸明在人民网的博客被屏蔽(图)
  • 《博客中国》中的《时评》《思想》栏目被封
  • 《南通张华拆迁维权博客》被封杀
  • 小熊:“新反右”限制沙叶新朱健国等人博客
  • 中国众多博客被封 北京开始高压网络言论
  • 一日之内近百知名博客遭封杀
  • 中国微博客集体被“维护”或“测试”/巴黎动态(图)
  • 中国军方出台新条令:禁止军人开网站或写博客
  • 廖祖笙谷歌博客被删除
  • 镇长博客:乡镇干部最怕什么
  • 吕秀莲开博客 曝光319枪击案幕后写真照(图)
  • 广西支教德国人卢安克受到威胁被迫关闭博客(图)
  • 央视构陷知名博客目标再指谷歌
  • 常向江泽民专人汇报李燕杰博客自暴患癌
  • 一个大学生的“最后一课”:第一次被“喝茶”,因为写博客
  • 胡锦涛宴请世博客人菜单揭秘
  • 政协委员蒋洪“提案放到博客上被屏蔽”
  • 作家顾晓军在《博客中国》撰文培养反对党遏制腐败(图)
  • 崔卫平博客遭封杀知识分子发声渠道收紧
  • 中国证卷投资者维权委员会建立博讯博客公告
  • 断臂黑窑卖命29载 于佃荣开博客鸣冤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