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舟曲洪灾十日纪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4日 转载)
    
    河滩上,不时可以看到搁浅在泥水中的家用电器、木制家具和家畜的尸体,其中一扇贴着塑料“喜”字的门扇格外显眼……
     (博讯 boxun.com)

    “不要还把你自己当什么局长、领导,你就是老百姓,你就坐到老百姓跟前做好他们的工作”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 康正 甘肃舟曲报道
    
    正是立秋时分,8月7日晚间的舟曲县城竟早早地透出了凉意,夜里11点过,县城又东一处西一处地飘起雨来。
    
    城中心十字街上修了20多年电器的李延成,60开外年纪,仍习惯到这个当口还大开着铺面,等着来点半夜上门的生意。隔壁张海元(音)夫妇跑运输,李延成看见两口子把车停在他铺子前,不声不响地卸着车上的货。
    
    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张宏鹏,从下午就待在办公室忙手头的公务,眼看要到12点了,才赶紧趁着街灯回到城西关自己的家中,简单洗漱后,上床睡觉了。
    
    住在县城东南角上白龙江与三眼峪交汇处的罗炳洪夫妇还没有睡,一家人拉灭了灯,围在电视机前看连续剧,声音调到了最低,只有彩色的画面一屏一屏打映在窗玻璃上。
    
    城北月圆村姚家新盖的楼房,这晚只有大儿子姚马龙和女儿、女婿几个人住,看了一晚上电视,后来接到父亲从城郊老家打来电话催促早睡,才趿了鞋各自回卧房。
    
    这是“8•7”灾难来袭前10分钟的舟曲。
    
    之后,洪水骤起。
    
    死里逃生
    
    蒋军忠刚走过白龙江上的城关桥,一脚踩进了水里,第一反应是江水涨到了街面上,就赶紧往西关村家里跑。家在高处,蒋军忠一路跑,却发现江水一路鼓冒着往高处追,等他到了家门前,江水已经撵到了门前的台阶。屋里老父亲睡得正酣,蒋军忠边喊叫涨水了边给父亲穿上衣服,待两人一齐抢出屋门,江水已经没过了腰,等到他们趟过水爬到屋后的一处高台上时,回身一看,自家的房子已只剩个屋顶扣在水面上。
    
    东关罗洪炳一家人,本来因为停电才走到屋外打望情况,这时候听见四下里有人喊白龙江涨水,才赶紧往坎上的正街上跑。妻子心想既是涨水,就先往西街儿家的房子去,那里地势高。一行人往西跑了几步,前面黑压压一片人从十字街那边冲过来,打头的喊叫“地震了”,罗家人才又赶紧掉头,和在人群里往东边逃。
    
    这一拨逃难的人群中,就有李延成和张海元夫妇。李延成放心不下自己的铺子,边跑边回头看,到处黑灯瞎火,哪里还望得见门面的影子,他先看见一排沿江的房子塌了,“紧接着涌上来第二场水,龙江宾馆那些高楼就溜进水里去了。”
    
    23岁的姚马龙刚睡下,听见大门“砰”一声巨响,年少气盛的他还以为谁半夜拿石头砸自家的新门,气冲冲地跑出来,却看见大门连门带框已倒在地上,泥浆石头在门前像煮开了一样翻腾,知是房背后的三眼峪发洪水了。
    
    姚马龙折身喊醒大家,却冲不出大门,一行人便顺着楼梯爬到四楼楼顶上,这时候才借着手电光看见四下里已经泥石成流,人、牲畜、家具、房子卷在泥流中,倾泻而下。
    
    姚家房子跟前有一棵大树,估计房子不保,姚马龙先把孩子往树上架,人还没架上去,树枝咔嚓一声先断了,然后整棵大树连根被卷走。房子像筛糠一样摇晃起来,一家人却只能苦守房顶,姚马龙就让大家蹲下来,手拉着手圈成一圈,以保持稳定。
    
    泥石流突然从一角揭起了房顶,大家身子一沉,撒手散了。姚马龙卷入泥石流瞬间,就陷入昏厥,再醒过来的时候,已快要冲到白龙江。泥石流扯着姚马龙的身子,姚马龙拼命伸出手往上抓。第一把,他揪住了一段树枝,正用力拉扯,树枝断了,他感觉这回自己陷得更深,但手还能往上抓。第二把,姚马龙只抓扯到一些草叶,第三把再抓住一段树枝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被托起来了,这是岸边一株老树垂下来的枝丫,姚马龙死死抓住了这段树枝,一把一把将自己从泥石流中扯了出来。
    
    姚马龙的亲姨尚学英,和姚撒手后,几秒钟的工夫就被泥石流翻卷着冲进了白龙江,碰巧白龙江的一个浪头,一下把她从江心打到了江南岸,在水里扑腾了几下居然又搭上一截浮木,她赶紧翻身抱住。
    
    县城白龙江南岸江滨路和路两边的房子此时都没进了水中,尚学英漂到一幢楼跟前时,听见楼顶上有人说话,便发疯喊叫。楼顶上几个逃难的学生,听见喊声,把床单接起来一点点放到尚学英跟前,尚学英拽住了床单,才获救。
    
    摸黑自救
    
    这是老天爷阴谋的一场灾难。
    
    舟曲县城夹白龙江南北两岸生成,北岸片区自城中心十字街往西,向来繁华,是县城商业中心区域,往东一头被自北面山坡南流下来的三眼峪和罗家峪切开,两峪河流都汇入白龙江中。
    
    8月7日晚间的舟曲大雨绕开了县城城区,持续降雨转而躲在东北方向三眼峪和罗家峪的水源山区,肆虐40多分钟。8日零时前后,两峪山洪陡涨,形成数以百万方计的泥石流突袭下来,卷括了城区的巨大建筑物后, 塞住了横跨白龙江而过的瓦厂桥,在江中形成一段长约一公里的堰塞体。
    
    三眼峪的泥石流将峪沟畔的月圆村300多户夷为平地,仅有上述姚马龙等不多几人死里逃生。堰塞体则使白龙江迅速形成堰塞湖,湖面不断上涨,才导致了前述蒋军忠被水追赶的场面。 然而,灾情发生后至8日凌晨天亮一段时间,舟曲全城黑灯瞎火,通讯中断,灾民只知道几条江河都发了大水,四下里逃命,谁也不清楚到底遇到了怎样的灾难。
    
    8日零时20分左右,已入梦乡的张宏鹏才听见楼上哥哥喊叫大家快起来。他家是自盖的房子,地势在西关这一片稍高些,当时还没淹到,他打着手电走到阳台上,看见房对面冰河商贸城和扶贫办好几个单元的门洞都被水淹没了。
    
    楼上的居民都出来扒住窗户、阳台朝张宏鹏一家喊救命,张家人赶紧满屋找工具,最后找到一个梯子,从自家阳台搭到冰河商贸城一户阳台上,形成一面窄桥,对面楼上的人才依次踩着桥过到张家,再一一出门往山上高处逃。
    
    张宏鹏一面在家里救人,一面往政府拨电话,这时候通讯中断,根本打不出去。等到把300多人转移完了,张宏鹏冲出门往政府跑。一出门,看见满街都是人在窜,他想拉住个人问情况,几次都不能成行。
    
    张宏鹏跑到西街,听见县长迭目江腾正在雨里嘶哑着嗓子喊群众莫慌,让全部往西关后山的县一中撤退。县政府在一中的反方向,张宏鹏只好逆着人流跑,边跑才发现县里四套班子的领导都排在街上喊话组织转移,原来西街已经成了群众逃往一中的生命通道。
    
    金曙副县长让张宏鹏赶紧到政府门前的春江广场上去,那里还躲了一部分人。张跑到广场下面,三眼峪涌过来的泥石流已经堵了广场的道路,他只好折过身从一侧的石坎往上爬,又是泥水,石坎又高,张好不容易爬上去,翻身过了护栏,又赶紧组织广场上的群众往坎下翻。
    
    其间张宏鹏让人把西街上的几辆汽车发动起来,一面打开车灯,一面打开喇叭,指挥转移的喊话声才压过了嘈杂。
    
    有个女同志找上来,说自家丈夫被埋,让过去救援。张宏鹏就和县公安局局长索索、团县委书记李小军一起,趟过泥石流往三眼峪边上的一座家属院6楼翻。三人翻爬上楼,找到女人的丈夫时,看见他已经被泥石流淹没,没了呼吸。
    
    三人又返身回来,到了农行家属院门口,又听见人喊有个女孩埋在屋里了,人还活着。他们又赶紧去救这个女孩。
    
    女孩才10来岁,泥石流冲开窗户和大门的时候,她正躲在墙角,窗框和门板一合,就把她上身卡在不到3平方米的一块空间内,大腿以下全部埋在泥中,动弹不得。
    
    泥石堵了一屋,要到女孩跟前,只能先挖泥浆,张宏鹏3人就手挖脚刨地干起来,然后一盆一盆把泥浆往外倒。
    
    “我最感动的是南街两个卖圈馍的回民,他们主动跑过来帮忙挖。”张宏鹏告诉本刊记者,中途几个人曾试着架起女孩的腿往出拔,刚一用力,女孩喊疼,“下面石头泥浆把腿弯脚背都压瓷实了,不敢拔,只能先把泥石流挖干净。”
    
    就这样,几个人一边挖,泥石流一边又涌进来,前后持续挖了4个多小时,到凌晨5点多光景,才终于把女孩从泥里刨出来,即刻送往医院。
    
    八方驰援
    
    事实上,就在舟曲全城摸黑自救同时,消息已通过有关渠道传至兰州军区。
    
    凌晨2时30分,由兰州军区司令员王国生亲自坐镇指挥的应急机制全速启动。随即,集团军下属工兵、舟桥、防化部队的人马被紧急从宁夏、甘肃各地调集,至凌晨4时许,2000余名官兵已整装向舟曲方向进发。
    
    据悉,7日下午6时才从玉树救灾前线返回的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队官兵,也接到兰州军区赴舟曲救灾命令。媒体描述:“8日早上6时许,首批1250名官兵经过短短1小时准备就全部到位,向灾区进发。”
    
    与此同时,军区第一医院、第七医院组成的90人医疗队也紧急赶赴舟曲。空军方面,两架直升机搭载着爆破专家起飞,其目标正是针对白龙江堰塞体的爆破。
    
    武警方面消息显示,7日洪灾后,正在甘肃调研工作的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建平立即启动救援方案,并和总队政治委员刘武一起率32人从兰州出发,8日即抵舟曲,现场指挥部队救援。
    
    武警交通第二总队作战室后来对外发布情况:“8日凌晨6时,承担国道212线改建任务的六支队舟曲项目部汇报,甘肃舟曲县因暴雨引发泥石流,县城白龙江段堵塞,形成堰塞湖,县城低洼地段已被白龙江淹没,严重威胁县城广大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记录显示,6时30分左右,六支队第一应急救援分队的26名官兵携装载机、自卸车等大型应急救援装备5台,急赴距离项目部34公里的舟曲县城。第二批由六支队副支队长何成太带领的45名官兵,则带挖掘机、推土机6台、装载机5台、自卸车等大型救援机械设备紧急跟进。
    
    此次两支救援分队第一时间介入救援,沿途清理了被泥石流阻断的舟曲生命线---国道212线和省道313线,由此确保了后续救援人员和物资的一路通达。
    
    8日晨,国家防总秘书长、水利部副部长刘宁率国家防总工作组和有关专家,紧急赶赴舟曲。
    
    8日当天,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作出明确指示,要求甘肃省和有关部门当前要把确保人民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千方百计救人,组织群众避险,确保群众生命安全,妥善安排灾区群众的生活;同时要兼顾上下游、左右岸,科学处置堰塞湖,迅速抢修重要基础设施,特别要尽快抢通道路、电力、通信等,保证抢险人员和救灾物资的运送;解放军、武警部队要全力支持抢险救灾。
    
    李克强副总理、回良玉副总理也作出批示。
    
    8日中午12时,温家宝总理率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赶赴受灾地区。8日下午6时起,温家宝在舟曲县政府召开救灾会议,并仔细部署救灾各方面工作。晚上9时,总理来到医院病床前看望受伤群众,晚11时,再次主持救灾会议,会议一直开到了9日凌晨2时。
    
    9日7时不到,原计划从舟曲经天水返京的温家宝总理,更改行程,再次来到受灾最严重的三眼峪查看灾情,慰问救灾官兵。
    
    艰难爆破
    
    泥石流重创之下,舟曲县城一度惨不忍睹。本刊记者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看到,县城滨江两岸街道、房屋以及横跨白龙江的大桥,总共约占全城1/3的区域,一概深埋水下。三眼峪流经的城区街道、村舍,整片房屋、建筑,也从地面消失,烈日下只显一片白花花的泥海。
    
    当战士们小心翼翼从深积的泥石流中挖出一具具几成泥人的遇难者,取出一个个灌满泥浆的家什物件时,那景象与发掘一座掩埋地底千年的古城无异。
    
    截至本刊8月17日发稿,此次灾难共造成1270人遇难,474人失踪,住院70人。巨大的财产损失还在进一步统计之中,而事实上,已可直观看到的是,整个舟曲县城只剩灾前城区面积的1/3左右。
    
    如此大规模的泥石流劫难,甚至带来了完全不同于此前汶川、玉树地震等灾区的全新的救援难题。
    
    本刊记者观察发现,由于泥石流成片堆积,要在这些泥海中施救、挖掘,大型机械根本无法开进,只能靠救援人员手挖施工,进度被大大阻延。
    
    武警水电部队第三总队政治部副主任王长山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们第一时间在舟曲集结了60多台大型机械,却一度难以施工,后来国家防总紧急从上海调运447块路基箱,空运至舟曲,“给淤泥上铺垫了路基箱,挖掘机才得以开进工作,不然要陷进淤泥里去。”
    
    另一个巨大的技术难题,是横跨白龙江堰塞体的排除。本刊记者从舟曲救灾指挥部获悉,尽管一开始爆破就被提为排除堰塞体的最佳方案,但由于炸药在江中难以固定、安放,不但爆破实施困难,实际产生的爆破效果也可能大打折扣。
    
    堰塞体不排除,淹没城区的堰塞湖水位便直线上升,两岸城区受灾面积将持续扩大,而一旦堰塞湖意外溃坝,又可能给下游造成新的洪灾,加之天气预报暴雨将至,情况十分紧急。
    
    8日中午,堰塞体意外垮开一个小缺口,下午3点,指挥部拟定先从垮口处着手,采用机械和人工配合的方式,分段开挖,试图疏通堰塞体,然而同样由于施工上的困难使现场推进维艰。
    
    随后,针对堰塞体的爆破方案开始尝试性实施。《瞭望东方周刊》看到,到9日9时34分第二次爆破时,堰塞体被炸开一个深5米多、宽逾两米的缺口,堵塞的洪水、泥流开始倾泻而下。
    
    实际上,在截至17日的10天救灾中,针对堰塞体的爆破一直在持续进行中。15日的一次大当量爆破,让正位于县政府新闻中心的包括本刊在内的多名记者感到轻微地震,但并未引起任何新的灾情。据了解,担心爆破引发意想不到的次生灾害,也正是此次堰塞体爆破方案中“投鼠忌器”的一大难题。
    
    经过逾20次成功爆破后,从16日上午开始,本刊记者看到,由武警水电部队集结的60余台大型挖掘机械,接连驶入白龙江北岸,然后从瓦厂桥至三眼峪段的数公里作业面上排开阵势挖掘疏通堰塞体。王长山在现场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他们的目标,是让淹在水底的城市部分重新露出来。
    
    暴走书记
    
    外面的清淤救援和堰塞体爆破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很少有人注意到,几乎每个白天,戴着口罩的甘南州州委书记陈建华都悄悄地穿行在舟曲的街头巷尾。
    
    本刊记者“跟踪”发现,陈建华走得很仔细,一边四处看救援情况,遇到发放物资或摆摊售货的地方,他总要凑上去,站在灾民队伍里默默观察。
    
    “我们抢险救灾有11个工作组,白天都在外面跑,我当然也不能例外。”陈建华是此次抢险救灾领导小组组长,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白天这点走访是自己安排的,算不上累,“一到晚上,下面11个工作组都陆续回指挥部,各自开会对接情况,研究方案,大多数时候,我得一个组一个组听,会一开就到凌晨去了。”
    
    晚上开了会,白天陈建华总不放心,便一个人出去走。第一天,他就发现,交通太拥堵了,很多救灾的车辆一塞半天动弹不得。当天回来后,陈建华就立即开会决定对进入灾区的车辆限行,从17公里外通往县城的两河口开始设卡,没有通行许可的车辆一概拒入。
    
    陈建华说,这样做之后,一是路通畅了,二是能做到对进出灾区的车辆有一个总体把握,从而总量控制。“领导干部的用车也限制,州委这一块留四辆车,县上留两辆,其他的都开到两河口外面去。”陈建华说,他这一举措经过和省上、部队协调,领导都很支持。
    
    陈建华经过西街的时候,发现两边的建筑工程已经停工了,但沿路到处堆着沙石料和钢筋,使这条通往灾民安置点和医院方向的惟一道路并不通畅。“又不能开工,堵这么多东西在路上怎么行”,陈建华要求工作组立即让建设单位把大路腾出来。
    
    到了发放救灾物资的时候,陈建华跑到点上一看,有些点就很乱,甚至出现了灾民领不上,反被闲杂人员领走的现象。后来陈建华就安排每个物资发放点必须由民政局和村镇干部两家共同发放,“民政熟悉流程,精通具体业务,村镇干部认识人,所以到后来,我们直接让村主任、书记把灾民带上来发给他物资,秩序一下就好了。”
    
    作为此次抢险救灾工作的一级指挥官,陈建华的工作处处表现出他对干部和灾民关系的体察和把控。早在组建11个工作组的时候,陈建华就特意安排每个组都由州委领导和县上领导抽调组成。陈建华的考虑是,救灾安置工作说穿了就是和灾民去打交道,灾民家里遭灾、亲人不在,情绪不会多好,“所以尽管县上的领导熟悉情况,但他们毕竟年轻,经过的事情少,而州委的这些领导,大都是从乡镇一级级干上来的,见过的事情多,跟打百姓打交道很有耐心,也很讲方法。”
    
    基于同样的考虑,陈建华还要求各局、办、委的一把手,在遇到群众工作时,“不要还把你自己当什么局长、领导,你就是老百姓,你就坐到老百姓跟前做好他们的工作。”
    
    显然,由于清淤救援和堰塞体爆破的两大崭新难题,使此次舟曲洪灾救援更加凸显技术救灾和科学救灾的特点,但又因为陈建华这样一批地方官员的下察与施政,此番救灾安置的行政层面同样显示了值得借鉴的舟曲经验。
    
    火线入党
    
    15日是舟曲洪灾遇难同胞的全国哀悼日。这天早上9时许,趁着短暂的停工时间,舟曲县委组织部为县里10名连续扑在救灾一线的基层干部举行了入党仪式。
    
    在三眼峪畔新翻出来的淤泥堆上,由4名党员拉开了党旗四角,10名干部面对党旗宣誓入党。仪式简陋,但甘南州委常委、组织部长席必泽对这10名新党员说,在这里入党就更能切身体会我们党员的责任和使命是什么。
    
    席必泽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前一天,他们刚刚在月圆村的废墟之上举行了村里幸存党员重温入党誓词仪式,“月圆村14名党员,8名遇难,我们组织幸存党员成立临时党支部,我们要让村民找得到我们的党组织。”
    
    席必泽介绍,抢险救灾以来,组织部门在灾民安置点建了3个临时党支部和12个党员服务站,专门服务灾民。在抢险一线,党员先锋队、党员突击队顶在几乎所有最危险的岗位上。
    
    “针对无人认领尸体,就专门由峰迭乡党委书记孙军林带领60名党员扑到一线上去,全面负责打捞、搬运。”席必泽说,几天来,3680名党员,仅运送物资一项就达到3800多吨。
    
    15日10时,由中共甘肃省委、甘肃省政府在三眼峪泥石流灾难现场举行的遇难同胞哀悼仪式正式开始,聚集在废墟之上的5000余军、民、干部,肃立志哀,呜咽抽泣声此伏彼起。
    
    随后,在甘肃省委书记陆浩带领下,参加追悼的各方人士向遇难者献花。
    
    同一天,天安门广场降半旗,对甘肃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遇难同胞表示深切哀悼---这是继2008年5月的汶川地震和2010年4月的玉树地震之后,国旗第三次为普通国民而降。■
    
    直击黄渚大营救
    
    河滩上,不时可以看到搁浅在泥水中的家用电器、木制家具和家畜的尸体,其中一扇贴着塑料“喜”字的门扇格外显眼
    
    《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 李刚
    
    甘肃成县报道
    
    8月12日清晨,一场罕见的因特大暴雨引发的洪水泥石流灾害重创甘肃省陇南市成县黄渚镇。昔日绿峦环绕、清水依城的山中小镇顿时满目疮痍。截至8月17日,黄渚镇已有16人死亡,12人失踪,166人受伤。
    
    黄渚告急。一场争分夺秒的紧急大救援迅即展开。
    
    “我活了68年了,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
    
    8月11日傍晚,二炮96363部队气象分队和驻地气象局同时发布了橙色预警,是夜大雨如期而至。该部驻地尽管没有发生大的洪水泥石流灾害,但仍然按照防止自然灾害应急预案,提高了戒备级别。8月12日19时,该部队接到命令,要求部队19时30分出发,赶赴黄渚镇救灾。正在该部视察工作的第二炮兵政委张海阳冒雨对执行任务官兵进行了战前动员。
    
    在316国道天水段,不时有小型泥石流和塌方。进入陇南境内后,路况险情频现。夜幕中,河沟水声咆哮,道路左堵右塌,高压线电杆东倒西歪,时不时有大树斜躺在路边。20时08分,部队先遣组到达娘娘坝;22时40分,到达锁家坪;23时26分,到达麻沿河;13日凌晨2时50分,到达糜署岭。路况恶劣,先遣组已有所预料,但如此险恶,又出乎意料。
    
    5时10分,让先遣组最担心的情况终于出现了:316国道陇南境内筛子坝附近,有一处宽约200米的大面积滑坡,阻挡住了去路。同在此受阻的还有连夜从兰州赶赴灾区的甘肃省领导及同行的省抢险救灾指挥组人员。勘察后决定,由先遣组开辟简易通道,携带必要的通信、医疗和简便食品,由步行六个小时向外界报信的黄渚镇干部带路,徒步向黄渚进发,以便及时报告灾情。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终于在陡峭的滑坡面上开辟出一条羊肠小道。先遣组13人于8时05分通过筛子坝。9时30分,到达七里半村,附近一座大桥涵洞被堵,洪水冲上桥面,只能用绳子拴着,涉水通过。河滩上,不时可以看到搁浅在泥水中的家用电器、木制家具和家畜的尸体,其中一扇贴着塑料“喜”字的门扇格外显眼。
    
    路上不断碰到从附近村镇逃难出来的百姓,一名叫杨有富的老人告诉先遣组官兵,“我活了68年了,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群众们都说,黄渚镇的灾情最严重。12时20分,先遣组抵达受灾中心黄渚镇。
    
    当第二炮兵抢险救灾突击队的旗帜首先飘扬在这个满目疮痍、遍地狼藉的山中小镇时,废墟中悲伤和沉重的目光,终于闪耀出慰藉和欣喜的亮色。
    
    17时36分,救援装备车辆和人员全部抵达。
    
    9名老人连夜转出
    
    8月13日14时38分,刚刚徒步行军五个多小到达黄渚镇的第一梯队还没来得及休息,就投入了抢救受困群众的战斗。这时有镇干部带着王庄村的村主任前来部队求援,村主任陈海学焦急地说,距黄渚镇7公里的黑潭沟里有他们一个村民小组,里面还有6人没有撤出来,全是年老体弱的走不动的,听说晚上还有暴雨,如果今晚撤不出来,生命安全将受极大威胁。部队长杨俊涛立刻命令胡副参谋长带队迅速前往救援。副参谋长立即带领军医、卫生员等18人救援分队前往。已经22个小时没有休息吃饭的官兵,边跑边往嘴里塞着压缩饼干,带着绳索、铁锹,一头就扎进狭窄陡峭的黑潭沟。
    
    洪水冲出的巨石堆满了河道。村主任带着救援组的人在河道中边找路边前进,原来的路都冲得一点也没剩下。河水深的地方,官兵就用一根树干搭在上面,扶着过去;淤泥深的地方,就用树枝铺一些脚能踩的地方;坡陡的地方,就把绳子拴在树上,拉着绳子爬上去。卫生员还将纱布撕成条标志在危险的地方。就这样,官兵们手脚并用,用了5个多小时,终于在19时50分爬上了半山腰的村子。
    
    村子共有22户群众,大部分都已撤离,有10多家的房子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有3家已全部被洪水冲毁。战士们拖着疲惫的脚步,在村子里奔走呼喊,搜寻没撤走的群众,最后经过反复寻找和核实,找到了4女5男9位老人:他们分别是王志岐,肋骨骨折,69岁;牛双成,两腿被砸伤,创口已化脓,61岁;杜厚之,头皮裂伤,80岁;张学,过度饥饿严重脱水,手腕骨折,65岁;张瓜子,身体多病,59岁。此外还有王收妹、石来女、张义、丁仁财等4人,最小年龄54岁。比报告的6人多出3人,而且伤病较多。
    
    救援组一边对伤病老人进行包扎固定,将没舍得吃的干粮和水分给群众补充营养,一边商量转移方案。经过简单分工,18人分成9个组,单架根本用不了,大家用背包带、救援绳、武装带将老人们捆在身上,向山下转移。上山容易下山难,进沟容易出沟难。官兵们互相扶持、互相提醒,就这样,这支救援队伍跌跌撞撞地从半山下到了沟底。
    
    利用短暂休息时间,军医侯军虎用两个急救包给没穿鞋的石来女做了一双新鞋,这个一直不肯离开自己家被战士强行背下山的老太太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官兵们看到沟口焦急等待的亲属,已是22时25分。整个救援行动历时8小时13分。
    
    8月14日下午16时左右,部队抢险救灾指挥部受领军地联合指挥部关于转运6名重伤员的任务。由于当天部队已经编为10个搜救小组,到灾情最为严重的10个行政村进村入户排查解救被困群众,后备力量也已派出执行别的任务。张光忠副参谋长听说后,立即将机关参谋、通信副值班员、司机等23人集合起来,由政治部陈副主任带队,执行重伤员的转运任务。
    
    一名叫赵早莲的妇女,全身多处骨折,一碰就痛不成声,转运的官兵就半蹲半跪在救护车里,把担架抬起来,减少颠簸。有的路段路况太差,官兵们就下车抬着担架走,最远的一次抬着走了六公里。
    
    次日凌晨3时,所有重伤员均经江洛镇安全转至成县第一人民医院。
    
    (本文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