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口頭革命派是民主力量之一/張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0日 转载)
    
    [一]、口頭革命派、口頭改良派都是反共反極權力量。
     (博讯 boxun.com)

    民主力量有多種多類:行動派、言說派;民眾運動、精英活動;國內力量、國外助力;…其中,被一些人反覆譏諷的“口頭革命派”也是組成其中力量之一;還可以說是其中極其重要的力量。
    
    我們經常見到反革命改良派對革命派的批判:“口頭革命派”、“口頭暴力派”。
    
    存在“口頭革命派”、“口頭暴力派”是事實,存在“口頭改良派”、“口頭溫和派”也是事實。所以,以上批評上符合部分事實。除了王秉章等極少數外,所有同情、支持、鼓吹革命或暴力的寫手都沒有到國內去實踐他們的革命或暴力活動。問題是甚麼只批判口頭革命派而放過口頭改良派?可見,以此為理由指責革命派、暴力派不合理也不公平。
    
    道理上不合理也不公平。要求人們實踐自己所同情、支持、鼓吹觀點。比如,最近有一批外國巨富把一半財富捐作公益;對此,很少人不持同情、支持、鼓勵的態度;如果以此為理由要求同情、支持、鼓勵者都捐獻自己的一半財富,顯然就不合理了。人們大多對高道德、高標準的人事都持同情、支持、肯定的態度,這是人之常情。若據此都以高道德、高標準要求人們行事,顯然不合理、不可能。我們只能期望人們不要逾越道德最低底綫就可以了。
    
    事實上不合理也不公平。政治、社會理論家大多都不是其所持理論的實踐者,實踐是政治家的事;當然這不排除理論家兼任政治家。時政評論者也鮮有身體力行實踐其評論中主張的;當然也可能有身兼兩職的人士。
    
    記億所及,好像除了王策曾經拿了一個甚麼《中国三十年的和平改革方案》去向共產黨上書而被請入鐵牢外,我再也沒有見過主張和平漸進改良者有哪一位帶着茅台酒到中南海去與鄧江胡溫把杯言改。就是說主張革命和改良者大多數也都是“口頭派”,少有一個實踐家;現在單獨指責革命派不實踐,而視改良派不實踐為無物,就不公平。
    
    不過,口頭革命派、口暴派比口頭改良派稍為優勝。前者有無日無之的國內民眾含有革命內容的行動、暴力事件。即是說,口頭革命派、口頭暴力派的理論得到國內民眾的初始性的回應,而且這回應有廣化和強化之勢。口頭改良派呢?改良理論在國內波瀾壯闊、波濤洶湧的民眾運動中一點兒影子都不見。這個些少的優勢只是說明現時民眾對革命理論有初步的回應,但是,不能由此推斷改良永遠不會有民眾回應。事實上不論是革命還是改良都構成對極權的壓力;只是壓力強弱不同,顯現先後而已。正確的策略應該是左右互補共同對付共產黨,共同施加壓力。
    
    我要強調的是,空頭家們的作用與實踐家們的作用是對等的,更是互補的。就政治社會活動而言,沒有“沒有理論依據的實踐家”,也沒有“沒有實踐根據的理論家”。所有沒有參與實際政治活動的理論家都是“空頭家”。可是,這個空頭家作用並不亞於任何偉大傑出的政治活動家。沒有讓•雅克•盧梭的(1712-1778)《社會契約論──政治權利概論》在先就沒有主權在民的民主政治在後(比如說:1789–1799法國大革命);大概也沒有今天的民主世界了。可見空頭理論家是推動社會政治進步的重要力量;今天的口頭革命派、口頭改良派都是反共反極權力量。
    
    譏諷空頭理論家,實際上也是否定了實踐家。問題不在於理論家是不是空頭,而在於其理論之真偽正謬。
    
    
    [二]、“躲在安全的海外煽動國內的人當炮灰”論是削弱反共反極權力量之論。
    
    “躲在安全的海外煽動國內的人當炮灰”,這是一些反革命改良派持久且極有傷害性的道德譴責和審判。
    
    到底革命好還是改良好,純是理論爭論的問題;有本事的你就拿出你的理論來說明問題;而不是在理論觀點辯論過種中辯人不過時用道德攻擊對手。用道德來攻擊別人的理論,道理何在?這只能證明你理論無能。以下舉一例證。有人這麼說:“高喊打倒共產黨?是不是國內的人都進了監獄海外的人就高興了?批劉荻的人不是弱智,就是健忘症。(Yang zhizhu)”這是純情緒化的發洩語言。如果別人以牙還牙回敬說:“連喊一聲打倒共產黨不可以?是不是國內的人都被抓光殺海外的人就高興了?反對別人批劉荻的人不是弱智,就是健忘症。”請問,感覺如何?
    
    說:“躲在安全的海外煽動國內的人當炮灰”邏輯思維是站不住腳的。共產黨在鎮壓民眾反抗時,有一句典型說詞:“一小撮階級敵人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它的意思是:民眾永遠是愚蠢的,民眾永遠只能受他人支配而不可能獨立自主行動。“躲在安全的海外煽動國內的人當炮灰”論的意思完全與共產黨文化、邏輯思同一模式:國內民眾的維權、民運、抗共都不是因由獨立自主而生,都是接受海外革命論者的革命理論的盲從盲動。這是唯我獨尊貴族精英將自己鄙視民眾的思想投射到革命理論與民眾行動關係的反映。
    
    還有一層,事實是:先有國內維權和民運才後有海外的革命者發出同情、支持、鼓勵的言論(理論),而不是先有海外革命理論才後有國內民眾反抗運動(先有鄧玉嬌楊佳殺官警,後才有一面倒的同情、支持、鼓勵言論)──極其限,也只能說海外理論與國內民眾運動無分先後,只是互動。可見,“躲在安全的海外煽動國內的人當炮灰”論的“煽動”根本就無着落;把海外革命理論說成是因,國內民眾運動是果──明擺着是顛到是非本末。退一步說,就算是民眾運動是受革命理論而生,那麼,為甚麼不可以是受到國內革命理論,包括共產黨的革命理論(民眾以共之矛還諸共之身)影響而動?為甚麼一定是受到國外的革命理論煽動?請問,國內民眾受到國內理論影響還是受到國外理論影響更容易一些?
    
    共產黨為了“穩定控權壓倒一切”,首要任務就是消滅民主革命力量於萌芽狀態中;其次是全力堵絕和攻擊民主理論和理念,尤其是民主革命理論和理念。也就是說,民主革命理論和理念是反共反極權戰場中的前沿部隊。所謂“躲在安全的海外煽動國內的人當炮灰”其中“煽動”的含意就是民主革命理論和理念。以“煽動”罪名陷指革命理論,不管你出於多高尚的理由或出於多善良的用意,客觀實效方面都是反對反專制極權的實踐與理論,都無可避免為共產黨“穩定控權壓倒一切”的第一黨策助一臂之力,也就是削弱反共反極權力量。
    
    (如何對待中共?之一)
    
    20100810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