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别再羞辱南方:粤语,一亿多广东人最后尊严的一件内衣/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今夏,一直温顺、和善,在悠哉中生活的一群五羊城百姓,象愤怒的狮群,走上街头。使得越来越多老广吼起来的一罐情绪助燃器,源于不久前粤府一位局级官员纪可光通过其公权力平台,要求广州市政府减少现代声讯传播及信息互动的中心---广东广州电视、电台粤语的播放频道、播送时间。代之增加、延长北方普通话的播放时间和频道。
     我不十分赞成有网民以“种族精神灭绝大屠杀”来看此次“粤普之争”。但是,我不知道这位鲁莽、机械、冷酷的官员,是广东南羊原住民?还是专食北方饲料的低级鹰犬?他雷鸣般妄语出笼与震世在于: (博讯 boxun.com)

    第一、 因制度使然,刚赶上中国南北族群在许多方面的历史鸿沟不但沒有弥平,反而有着愈加扩展、冲突、分化的敏感时刻。
    
    其二、 适逢这样一个背景:在财富乃人类贪婪本性的强力驱动下,从20世纪80年代起,越来越多从体制落后、思维僵化、观念陈旧、内耗乃频的共产党模范管理区---西北、京津塘、华北、华中、东北地方官员,象只只对食物有着巨大贪婪的蝗虫般雁群一样,掠过长江、越过黄河、飞过京杭大运河、岭南山脉,忽啦啦飞降到金生丽水珠江流域。扑向较为厌恶北方专制政治的富裕、开放、开明、务实的广东。
    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是在土地贫瘠,资源匮乏的北中国,混得人黄马瘦的党政官员。这无妨他们八仙过海到广东吃“白食”。北哥北姐只要怀揣一张眉端印有党徽的五子登科通行配给证----[北方共产党组织部调令],OK!他和他们的一群家眷、秘书、随员、直系部下们,不仅个个鸡犬升天,麻雀变凤凰。他们即时还可获得价值数百万元的房产和可令此等彼等地方官噤若寒蝉又阿谀奉承的威权。(有人说:组织部的一纸调令、升迁令有时就是一架小型取款机)。
    这一时期的北方干部,比建国初期大军南下时,那些提着卡宾枪征服广东,要房、要物、要城市女人、要银元、要镇压有产者的北鹰干部及讲一口滿洲东北话、山东语的眷属们,更知道如何“反客为主”
    更懂得如何通过绝对优势的权力,在进入北方人客居之地的广东,华南,大力推广[进入者]其家乡的北方普通话。
    在他们看来,普通话,是威权中央官方的言语。而粤语,乃是被降服、称臣、屈从的地方语言。语言也有尊卑之分。
    如果任何一种语言掺和进国家意志和党的元素,加进“枪”的逼迫,财政饲料的供应与禁食。那么,这种语言,必当成了一种以多数人构成族群的意志去凌驾少数人灵魂群体的声讯工具。就会惯性地逻辑出一种:以嘲谑、调戏、限制广东母语的使用。暨此显示:北方大一统的文化优越和北方文化的渗透及延展。逐步在南部中国偷步浇铸一种:体现北方大汉族主义的文化统治模具。
    就会出现水银泻地,渐渐延展的一种强悍北方人的种族优势,以此衬托北方人一直戏谑“南蛮子”南方人语言文化的差异。
    就会产生,在中华民族宪法设定的土地股东会上,南人同蒙人、藏胞、回民、维族一样其地位均应处在不如北方人的劣等地位。
    如果在台湾、新加坡,以中华民国宪法和新加坡宪法法理衡量:广州政协作出分化不同族群和睦团结的此举,羞辱南方人方言的措施,隐形强迫南方人弱化本族母语,强化北语的做法,绝对将视为有挑起国家分裂,有播撒民族分裂,有损害他族文化及造成社会叛乱的犯罪嫌疑。
    
    广府的北方大员和那些甘心屈膝为北方诸臣献出自辱其族计策的广东籍官员要知道:台湾、新加坡都是通过保护尊重原住民文化立法,十分尊重原住民语言,又十分注重不同文化历史、不同宗教信仰、不同习俗语言族群团结的地区和国家。
    因此,处在东南亚基督教、穆斯林教、中国儒教三种宗教文化交汇中心的新加坡,很少出现有着多种宗教汇集冲突的中东是非之争焦点---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那样战斗乃频、流血不停的局势。
    
    此三、 刚赶到广州举办亚洲运动会。难道亚运会给彼等北鹰官员提供了硬梆梆理由,去剥夺南方人生命中尊严最后一道装甲---方言?面临这位共产党北京泒驻富甲南方的封疆大吏,这一非常喜欢电闪雷鸣又喜兴风造浪的汪洋书记之此举,我真的很晕了?
    
    从初始事端看上去,纪可光是南粤北普之争的导火索。好象是不务正业的纪可光个人的“搞搞震”?其实根本不是。
    各位知道:中国各省市县的政协都是共产党重点领导、操纵、把关的一个营垒。政协同人大一样,即是一个橡皮道具,别忘了!政协还是一辆公然的、隐秘的、喜欢不断以打擦边球形式传输国家新意志、新花样、新折腾的专制开道车。政协又是为共产党统治人民提供新武器、新战术及检验人民是否接受,如何接受其新意志的一个试验场。
    这不是纪可光个人行为。他的后面有一个强大的政权。他只是专制国家机器上,一个赤了膊上镜的工具红喇叭。
    如果纪可光没有公权力身份,没有官方平台,缺了国徽的麦克风,他仅以个体身份,在繁华广州街头巷尾上大声呱唧,没有人会认为这只“雕鹅”神经系统和户籍本是21世纪的。广州人不朝他丢鸡蛋、拖鞋、香蕉皮算好了。
    
    启禀南疆大吏汪洋:世界之亚运会,同南方五羊的母语方言,究竟有何冲突?这罗马归罗马、凯撒归凯撒。完全可相互包容,各显其彩。
    换言之:从文化伦理与体育良心上讲:广州人民接纳亚洲名邦列国的亚运会,同共产党对国内人民本党专制政治毫不搭界。
    遗憾的是:一直以来本属于广东人民的一切智慧成果、勤奋收获、血汗功绩,总逃避不了一顶[大红帽]曰:党的领导及一切归功于领导。今天,这些神经常常短路的雕鹅悍鹰们管的实在太超越、文化、伦理、历史了。竟然管到广东人民的敏锐耳膜及神圣的耳朵根子上了。
    
    诸位广东权高位重的南北列官:敬请阁下千万莫忘,亚运会真正的东道主,绝对不是首都中南海的红星北鹰。
    是一直使用“咪绵软和”粤语的羊城人民及有粤语、潮州话、客家方言的广东人民。
    而不是野蛮匈奴、凶悍女真人、残暴的满清鞑虏人径近一千年遗留下来的胡语[北方话]。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且由中华史料证明定夺的道理。
    
    北京经常说:“虚心学习、借鉴世界各国文明。”看来,我国近五千万忠于领袖、听党指挥、英勇善战的饲料型党政官员,其狭窄的心胃,很难接受消化外部文明。
    世界各经济大国元首聚会新西兰时。各位知道:新国有一个传统的迎宾仪式即:一群上身赤裸,身着草裙,脸涂五色油膏的土著人,似歌、如语地表演他们古老的文舞,古老的符号向列国贵宾们传递这个国家原始主人的原味声讯……试想,如果新西兰国府宣传部大员,象中共官员一样强迫当地土著民,用伦敦英语、北京话表演,岂不是耻笑掉了豆瓣大门牙的国耻吗?
    
    真实,是万物万善之本。真实乃体育与文化的生命,也是东道主的尊严。即使广州本届亚运会开幕式宣读闭幕式讲稿,象香港举办的各届国际体育竞赛时,全都用粤语,亚运会首尾式大大方方使用广州话,也很正常。
    因为广州话是南中国国语的一种客观存在。不是境外的外语。
    换言之:方言,即不具备阶级斗争要素,也不存在政治造反的火种。广州党机关不应也无权干涉广东人使用语言的习惯。
    
    喔!如果亚运会以这样显示东道主真实文化的广东方言开场,中央电视台实况转播如不加同声北语翻译?会有一些大汉族主义盛行的北方人严辞抗议。
    
    南方人会反问:多少年了,中央电视台每年春晚,滿肚子大蒜青葱味的赵本山、潘长江等多少北方曲艺演员,使用的无一例外都是相当“土布啦圾又阴阳怪气”的北方土话。几亿南方人,一亿多讲广东话的人虽然难以喜欢,但有谁吱声抗议了?
    
    切记:精耕细种珠江人、人杰地灵吴越人、文脉永远不枯的南方人,从1200蒙人铁蹄连连南下践踏长江南岸广大流域起,至2010年今天,中国半壁江山的几亿南方人,一直在为大义的民族伦理而忍。也一直比藏、疆、蒙地区人民更能包容中原、华北、东北、北方无止境的霸气、凌辱和人口向南方无休止的迁移。
    虽有绵延不尽的委窝?广东人在任何时候,还是以一统中国的国家概念为重。
    1911年前后如此。
    1937.1945.1949年也如此。
    中国南方从来没有养育过象吕布、董卓、秦桧、张学良、杨虎城、冯玉祥那种以奸佞叛变当家常便饭的乱世贼子。
    环境临海且一直有着蓝水情怀的广东人,比闭塞内陆的外省人和长期生活在十万大山里的山地汉民,更有其自己特色的文化源泉。
    因为如此,广东才一举超越北方诸地,而为20世纪初期的中国政治革命策源地和20世纪后期的中国经济革命领头羊。
    粤语,不可小觑。粤语,在推翻满清帝国、初建民国、铁流北伐、扬威抗日……乃至1949年之后在闭塞计划经济社会中为北方物流径香港出口海外,换取救命外汇的过程,广东话,都起了重要不可或缺的作用。
    回放历史录音:孙中山在美国、日本、国内的多少次讲话,使用的不是北京话,而是客家粤语。
    蒋介石上任至离世讲的官式宁波话,也不是普通话。
    毛泽东一生到死之前在各会议上,使用的都是腔正字圆的湘潭山坳坳话。
    就连邓小平、江泽民也讲不出一口流利北方话。
    
    从语音学角度讲:胡锦涛甚至汪洋,也不能讲较标准的普通话。他们二位的北语中,有印痕明显的徽记方言。
    
    汪洋如此热衷通过国家意志硬性推行普通话,如果不为大过的话,汪洋先生首先得把其浓郁徽腔,最好从他的半吊子普通话里一一梳去。
    正人先得正己。象钢琴校音师一样,今后中共各级组织部,年年空降南方的北方干部们,最好也请象赵忠祥那样的标准普通话校音师,去给他们培训一下。这有必要吗?
    
    过去的人常说:中国政府官宦腐化,一路阴盛阳衰,在于[五大郎]太多![南郭]滥竽、阿Q遍布、犬儒巴哈。
    我发现:现在的有些官员,还不如过去的五大郎。那时的五大郎,至少还知道生理短处,知耻晓廉,知齐桌之丑,有自知之明。
    今天的许多官员、尤其是广东那些降臣南鹅、北鹰官员,完全相反甚至升级更新到跃到高高大桌上。朝中国民间无数高个子作汪洋式击浪,进而款款训诫为了甲、乙、丙……你们此应如何……为了哆、来、咪……你们又当干什么……?堪比六大郎,还要七南郭!
    
    中国北来的共产党干部,几乎都有一套相沿成习的脑袋瓜子:北方的个性、北方的习气、北方的认知习惯、北方的味觉系统和消化系统、北方沙尘暴式的折腾惯性……用北方浓郁的葱蒜味,来审视活色声香精致工巧的茶道南方。
    他们的神---毛泽东曾三下要求他的跟随者一定得学会、懂得、运用“入乡随俗……同当地群众打成一片……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
    今天汪洋及其麾下的北鹰官员们,戏弄毛泽东的反动在于:“入乡改俗……要用北方普通话,逐渐淹没传统南方话………到了五羊山,令五羊人民不唱广东歌,而唱卷舌头的白毛女[北风那个吹]……
    进而跨越社会伦理的道德底线,直冲进南方人心灵核心殿堂----广州话电视节目中心,大吼:少来点“鸟语”,多来些[北风吹]。
    如果一个北方人或洋人一进入广东任何一个讲粤语的社圈时,便喧宾夺主地用普通话或外语,同这个社区人嚷嚷,甚至向他们兜售、推广普通话或外语,行的通吗?他们肯定会起冲突。
    
    十世纪至十九世纪,一群又一群决心用文明改变愚昧东方的志士、传教士,越几万里风浪大洋,经印度洋转南海,乘船从欧洲天主教心脏甫抵广东、福建、江浙沿岸时。第一件事便是入乡随俗、学会当地方言。否则,纵有传播地中海文明的豪情壮志,沒有语言开导,真是寸步难行。
    当年的马可.波罗、汤若望、利马窦、伯驾都是先学华语,并以其各种技术一路行善服务,由南到北,走遍中国。
    
    据史料载:蒙古始祖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凭其千百万蒙古骑士率中亚各部落,在三百多年的开疆征域中,不知占据了多少中东、中亚、东南亚、汉族、俄罗斯、朝鲜半岛的大小城邦。但蒙古合罕们,从来沒有颁旨要求向其臣服的几百个语言部落,放弃他们祖先传承下来的语言,改用胡语。即使到后来的黑暗明代、暴力腐败的清朝,也是如此。
    连野蛮时代蒙古人都知:语言、方言,是人民生命生存中一道显示尊严、灵魂、思想的精神皮肤。一道由声音组成的反映其族群的生活、信仰、情感、情绪、价值、意愿传感器。
    
    几年前我曾看到有网民称:“北方山西某市有位城管官员讲“我们共产党无所不在。除了不能统治的透明空气。凡看到、听到、触摸到的世界上的一切”共产党都得领导”。
    当时我总以为此言夸张了。今发生在广州的广州人“以粤抗普”事件,足足让我也让更多的人惊知:共产党太超级了。他真的做到了无数该做的他赖帐不做。许许多多有违天理人伦不能做的,他们偏偏硬要做。
    
    将心比心,易位而思:如果1976年至1983年权控中国的广东大帅叶剑英,在北京中央电视台十个台分五个台的黄金时间,推广、播送粤语广东话。几亿北中国人会如何想?肯定来一场比广州更激烈的“政治沙尘暴”
    
    其后小个子邓小平利用在位执政期间,要求上海卫星电视台分出三分一时间播讲“辣椒油味”的川语,上海人一定会都去买“牛黄舒丸凡”了。
    
    如果1989年秋至2004年江泽民执政期间,他窜到新疆、要求维吾尔民族讲“拉快…拉块铸头三”扬州苏北话?维吾尔人民一定都朝沙特国麦加跑了。
    
    今天21世纪的胡锦涛时代了。这胡主席团泒的遣南大臣汪洋麾下那位仅有四品局级大官竟要担当一亿多讲广东话的国民语音[校音师]。被此波电击灵魂的广东人,那有不心惊胆颤的理由?
    
    由久以来,中国的南北,积蓄着种种差异。生活方式、习俗文化、德性气质、观念习惯因地缘、气候、历史环境的不同,各有不同内涵特色。各自先袓由远古一路相沿成习下来的方言,显然是不同族群生命、生存的一种自在演绎。
    方言不仅仅是人与人交际往来、信息沟通、心声互动的有声符号,也是这个族群,有别于另一个族群的有声心灵尊严的特色音谱。
    一道不可被任何异族人随意剥夺的文化软实力和精美尊严的精神装甲。
    
    几千年进化形成的各种方言及方言下的文字、艺术、历史,比一个人、一个党、一个国家的生命更加长寿。即使这个地区的人民,乘方舟迁徙到另一个有氧有水有阳光陆地的星球上,语言依旧随着种族的繁殖,世代存在。
    从形态上看:广州“粤普争端”焦点是广州纳税人供养的广州电视台使用粤语的频道、播出时间多少。实质是:通过此次事件,广东人民向北京传递一个响亮、清晰、精准的信息:北方人可以做中国各民族股东会的老大董事长,但得仁慈。不可和尚打伞,专横跋扈。要知道,粤语地区每年向北京贡奉税银不少于北方任何一个省份。北方无比钟爱南方的真金白银,又有何资格和理由,羞辱南方人的方言、嘴巴、耳朵呢?
    此事件证明广州政协犯了以下几个错误:
    1、 身为广州政协副秘书长的纪可光以为:广州每一个非民选由党推荐的政协委员,均代表广州社会。纪可光是政协的政委,他雅梨大的脑子,代表丘陵般大的全体政协委员脑瓜。因为我纪可光是“党代表”。
    2、 广州政协委员有形形式式惯以食共产党红色饲料的各界精英、代表、名人、官僚。但一致举手通过前,显然没有全面考量过广州基层民意。
    3、 广州政协委员不是不懂得一域方言与其人民生命中不可分离的关系。在于:为了保持“五子登科”荣耀位子应该听党指挥,看政委的眼神举手。
    4、 严重触礁的广州政协没有想到广州人民会上街揭竿的。
    5、 证明权力的惯性与权力的霸气。
    
    中国各省政协本来就是一个声名狼藉的政治道具。此事件更令广州政协深深蒙羞。
    
    广东的“南部犬臣”及北方大员们其实很可爱又很可怜。人类宗教信仰的由久真空,虚拟残暴的马列红教填充,加上中国近七十年经久不衰的谎言长春不衰,使得[政委们]的大脑,几乎都是一个模具浇铸出来的脑袋。此种脑理下:百家姓百家心的中国人嘛?全能的党用不着凡事都来一个西方式的公共论坛、英美式的民意问卷调查。散沙一盘似的中国人,即使加了强力707胶水600号水泥,劣根性的中国人,依旧是一盘各为中心的破碎散石。
    在共产党政委七十年统治经验看来:中国人的古老权利、天性权利、社会权利、空间居行权利等,都象北京填鸭那样,是由权力的衙门单向给定的。因藉着这种有违互联网时代的旧制,才燃爆起广州如此冲天的烈焰。
    
    今天的共产党官员,远不是毛泽东时代“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干部。而是一群“从利益的折腾中来,到折腾的利益中去”的金膘肥牛。
    牛儿越肥,就越怕被党整肃剥皮,肥牛们就越得想方设法,制造出一些“高、精、尖”的误国害民的政治鬼点子。把同一类因子的主子们,哄骗到云里雾里。
    须知一、播什么种,使产什么果。
    须知二、只要一个亿万人群体的还在,其方言、语言象宇宙天地间循环的水、光、风永远也不会消失。
    广东广州的政委须知三、雨停了。造雨的云,还会再来。雪化了,扬风的天,还会布下冰晶的霜。秋叶落了,很快就到的春天,又“呼啦啦”抹出万紫千红的大千世界。这意味着:语言是一支强大的、无形的又无所不在的、永远剪灭不了的声讯军团。
    中央组织部即使向广东再空降1000个汪洋式的封疆大吏,100万只[纪可光]鹰犬。1000万个“推广普通话”战略,也阻止不了,也消灭不了广东原住民伟大的祖父和不逝的神灵留给其一代代子孙的方言洪流。也战胜不了这支“本土不二”的粤语声讯军团。
    
    庆幸的是:中央政府、广东省委已迅速深刻反思,全面盘点利弊得失,引起高度关切智慧地猛踏急刹车……否则,那将是一场有域而无底的精神内战。中共宣传部操纵下的广州政协会出尽丑相,今后再也无政治底气,向其区域的原住民再兴风造浪。
    如果没有极权体制的拖累与内伤?如果中国人民寻回远离的宗教信仰?中国东、南、西、北各方言属地的人民,会更加相互尊敬,共存兵荣。
    如果南部人伤心,北方人流泪。南部人快乐,北方人幸福。你好,也即我福兮。这才是中华民族的同心要素。为什么?彼,喝令此。云云。此,怒呼彼。哀哀呢?
    南方人和北方人都应知道:南部中国和北方大地,历史上都有过灿耀如珠的群星式伟大人物。南北之间的文化、文明、感情,可谓“血浓于水”。人民间的自愿、自在、自行的交往,是大自然与大社会赋予其儿女的伦理本性。一切行政手段,党务工作最好远离之。共产党南方总部积累未干而要干的事实在太多,件件急迫、件件重要、事事关切到人民和国家“惊天动地”的大问号。
    否则,中国共产党的武装警察部队,应该增设一支专门用于消灭地区方言的[中国人民征服方言警察部队]。
    须提醒:中国,是世界上仅次于印度的第二大方言博物馆。细化看:中国境内有不少于五百种地方方言括少数民族语言。[推广普通话的战争]足够共产党打一千年,也不见其能获得些许的胜利。
    最后,我借用中华民族的精神长老--活佛达赖前辈大人的话,以忠告我中国南北兄弟同胞:爱、和睦、尊严、仁慈、善的信仰可超越一切争端。
    
    達賴喇嘛:“多少世紀以來,西藏人和中國人相鄰而居, 多數時間和平友好相處,偶爾也有戰爭和沖突 的時候。今後,我們也沒有別的選擇,只有毗 鄰而居。
    ……如果我們選擇與中國呆在一 起,我們應像兄弟姐妹一樣一起生活。如果 我們選擇分手,我們應該做一個好鄰居。無 論如何,與中國持長久的友好關係應該是西 藏一項根本的原則。”
    
    
    亚笛多星
    2010.7.2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当权力要素进入粤语之后的民意震荡/亚笛多星
  • 陶杰: 扑灭粤语
  • 粤语是南华人抵制奴役的精神城墙/草虾(图)
  • 李冲:粤语衰落谁之过?
  • 广州拘三名撑粤语人士 被扣者强迫验尿
  • 广州“撑粤语”活动三人被正式拘捕
  • “保护粤语”非法集会中带头滋事3人被行拘
  • 八.一港粤互动支持粤语行动纪实(图)
  • 广州部分民众闹市集会“挺粤语”引发交通堵塞
  • 湖北男子号召网民八一聚集撑粤语 发帖者被拘
  • 广州八十后和粤语兴废/孔捷生
  • 保卫大粤语
  • 广州举行保护粤语散步活动,人群和警察发生冲突(图)
  • 不懂粤语的上海人谈广州边缘化粤语播音
  • 粤语捍卫战升级,两万白衣人将集会撑广州话(图)
  • 汪洋首次回应“粤语之争”:粤人“富之”以后须“教之”
  • 小熊:广东人大规模抗议政府封杀粤语
  • 陶杰: 粤语之战
  • 广州「撑粤语」集会遭公安打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