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试论当下中国民间社会“匪其止共,投畁有昊!”的民意洪流/李原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6日 来稿)
     中国当局从深圳东莞世界血汗工厂奴役农民工起步发展成今天结合马列专制的官僚垄断资本主义社会。当局宣传的主流社会意识形态与民间社会的民意已成水火不相容之势。实际上中国社会已形成由民间知识清流引导的民意与由垄断新闻机构的当局制造的宣传针锋相对;当局凭着专政机器,知识清流依靠民间民意;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博奕形势。
    胡温宣布在南疆建立喀什经济特区一下子就暂时把当局从广东血汗工厂维汉农民工血拼引发的新疆维汉七五屠杀事件招来的老百姓骂声中解脱出来。瞅来只有王乐泉傻傻的来扛这个千夫所指的历史骂名了。毕竟民意难违。中国民间的知识清流对喀什经济特区政策谁也没有多置一词。谁也不想失去三民主义所说的民族共和的民意大旗。民间间或有人有牢骚也只能腹诽下下,能把喀什经济特区建起来让维吾尔老百姓发达当然好,只怕钱没白白甩到沙漠戈壁滩上而是直接就喂了如狼似虎的贪官污吏了。
     问题是民族与社会矛盾用这种金钱赎买的政策只能一时管用吧。首先是新疆维吾尔人不一定领这个情的。沙漠盆地到处是石油煤炭,天山南北到处是棉花牛羊,本来就是真主所赐同中东产油阿拉伯国家一样富饶的地方。竟搞得维吾尔人穷得要背井离乡被驱赶到南方的血汗工厂被残酷压迫的处境。维吾尔人一定会向真主祈祷。 (博讯 boxun.com)

    而与此同时中国其它的五十几个少数民族也一定会痛苦反思。东莞世界血汗工厂竟出现四川大小凉山彝族童工产业链震惊中国老百姓。贵州土家族农民工刘汉黄工伤后被欺凌,也不像其它的汉族农民工还有抱团的老乡可以帮助,被歧视压迫怒杀台商的事件。依靠全国各省包括少数民族地区的人力物力财力才发展起的国际大都市特区深圳竟发生富士康这样第二代农民工接二连三的跳楼悲剧。大肆驱越老一代农民工,将随之而来的工伤职业病留守儿童老人这些社会问题包袱甩给内地包括贫穷的少数民族地区。就是这样的黑金政治的深圳特区还得到进一步扩大特区到富士康所在的宝安龙岗等地区。真是让全国的老百姓与少数民族情何以堪。
    如果说厦门进一步扩大经济特区让人无话可说,谁让厦门与台湾一海相隔呢。谁让当局祖国统一爱国主义的帽子可以压死人呢。深圳这样欺负农民工欺负少数民族的黑金政治特区凭什么。云南傣族的西双版纳不服,连接印度洋地区的中缅交通东南亚口岸,他们怎么就不能拥有特区呢。广西的壮族不服,南宁北海可是紧依东南亚与越南小兄弟心连心的地方怎么就不能特区一下呢。这样的话西藏的山南藏胞就更不服了。中印雄起,对印度流浪的藏民更要感召。藏民不服,西藏山南经济特区不建又何以来之呢。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官商任志强现象分析官僚资本对“胡温新政”之反动/李原风
  • 愤商官商与民商之任志强现象/李原风
  • 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七)/李原风
  • 试析九七亚洲金融危机与零八世界金融危机返乡农民工之社会生活状况/李原风
  • 从座山雕喊老九不能走谈中国房地产之江胡风云/李原风
  • 霸道皇道与仁道:从泰国红衫军运动谈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平权运动/李原风
  •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六)
  • 野马也,尘埃也,万物之息相吹也-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李原风
  • 礼失求诸于野乎——谈地域文化现象/李原风
  • 不对称博奕下的玉石俱焚/李原风谈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 涛涛长江黑打水,滚滚珠江农工潮(薄熙来评说之五)/李原风
  • 反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李原风
  • 反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李原风
  • 共工怒触不周山-薄熙来评说之三/李原风
  • “邪教”的优昙婆罗花盛开在血汗东莞/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三)/李原风
  • 从广东打工妹一声喊新疆也要抖三抖分析珠三角劳工状况新趋向之一/李原风
  • 中国金融危机来袭呼吁胡温精简机构冗员与民共体时艰/李原风
  • 杨佳捅出中国民间社会抗争的暴力主义思潮/李原风
  • 民工子弟学校被关: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能谅/李原风
  • 东莞农民工第二代打来的求助电话/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五)/李原风
  • 有朋自东莞被赶来,不亦乐乎/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60年之一.李原风
  • 东莞欠薪工人谈判代表易女士被殴打折磨/李原风
  • 劳工维权人士李原风遭深圳警方驱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