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崛起”的中国与“衰败”的俄罗斯之比较?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6日 转载)
     近年来,大陆舆论吹嘘中国“崛起”的声音盛嚣尘上,而对苏联垮台后的俄罗斯,因其在很大程度上的西化,实行民主政治后,对其评价则是一片“衰败”之声。不过,在中国“崛起”、俄罗斯“衰败”的御用舆论背后,却有着惊人的真相。
    
     最近,世界银行提供了二份报告,就是真相之一,极具震撼。 (博讯 boxun.com)

    
    第一份是世界银行专家在4月17日公布的关于俄罗斯经济状况的报告中指出,俄罗斯经济增长是符合穷人的利益的经济增长。第二份是世界银行专家 12月1日宣布的分析报告:在2001年至2003年间,中国经济以每年接近10%的速度增长,但13亿人口中最贫穷的 10%人群实际收入却下降了2.4%。
    
    第一份报告让人震撼,是让人们知道,有一种经济增长,叫“符合穷人利益的经济增长”。俄罗斯的经济增长,开始于1999年。从1999年至2006年,年均增长速度约6%,经济总量增加了70%。然而,俄罗斯的工资和人均收支却增加了500%,扣除通胀后,人均收入实际的增长,超过了200%。8年间,俄罗斯的人均实际工资和人均实际收入的增长速度,比人均GDP的增长速度,高出二倍。俄罗斯的老百姓,实实在在地分享了经济增长的成果。当下,俄罗斯人平均月工资10800卢布,约合人民币3650元。其中莫斯科人均工资最高,目前人均约2万卢布,折合人民币6700元;与中国接壤的远东地区最低,但月均工资也在9500至10000卢布(人民�3200至3360元)之间。
    
     随着经济增长,俄罗斯各地每一个季度都调整“人均最低生活标准”,也就是“贫困线”。最低生活标准每一季度由俄罗斯各联邦主体制定,用于评估居民生活水平以及作为制定补助金、补偿金及其它社保支付的款项。
    
    比如莫斯科2010年第三季度,人均最低生活标准为月5124卢布;折人民�每月1700元。而中国首都北京市,从2006年7月1日起,基本生活费确定为每人每月448元,仅为莫斯科最低生活费标的26%。莫斯科有劳动能力的居民最低生活标准为5795卢布,退休人员3533卢布,儿童是4381卢布。俄罗斯与中国东北接壤的滨海边疆区,2010年第二季度居民人均最低生活费标准定为月4362卢布,折人民�每月1450元;有劳动能力的居民最低生活费指数为4687卢布,退休人员3383卢布,儿童4202卢布;据最新汇率,10卢布等于2.9731元人民�。而与之接壤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现行居民最低生活费保障标准还是1997年制订的,市区每人每月200元,阿城市、尚志市、木兰县和延寿县为117元。
    
    由于“贫困线”的标准特别高,全俄罗斯平均计算,相当于人均GDP的40%,而各级公权机构财政支出的最大一块,就用在医疗、教育、补贴、救济等社会保障体系上。
    
    也可以这样说,今日的俄罗斯,“贫穷”是相对的,从绝对意义上,已经没有穷人了。民选的官员,拼命讨好选民,除免费医疗、免费教育之外,俄罗斯公权机构补贴,救济项目,共有几百项之多。这样情势下,在经济恢复了的俄罗斯,想当穷人都不容易做到。
    
    2010年4月10日,俄罗斯财政部部长库德林宣布,根据俄罗斯2007~2009年3年预算计划,未来3年间,实际工资还将提高50%。俄罗斯宏观经济分析和短期预测中心《俄罗斯经济长期趋势》报告预测,2012年前俄可赶上韩国、西班牙、以色列的经济发展水平,2020年前,人均GDP可达29400美元。
    
    事实上,这种变化不仅仅是俄罗斯,而且抛弃了共产专制后的整个东欧;到了2006年已经有二个国家人均GDP已经超过10000美元,其余国家人均GDP全部超过5000美元,据世界银行预测,在2020年左右,东欧国家将全部进入国民高收入国家的行列。
    
    但“崛起”的中国,除了占有全国财富70%、占全国总人口4%的极少数人外,和俄罗斯人比起来,绝大部分民众处于准贫困和贫困境地。俄罗斯将33%以上的财政支出用于教育、医疗、救济等社会领域,而中国大陆却将40%的财政收入用于行政开支。俄罗斯工人与中国接壤的远东地区工资最低,月均工资在人民�3200至3360元之间,而中国最发达的沿海地区的工人,却为了争取月均工资2000元不断罢工!
    
    如今,中国“维稳”衍生为一个日益庞大的产业,附着在这条粗大产业链条上的从业者,除了正宗的专政工具公安(国保)、武警、国安之外,还有为数庞大的官僚体系编制之外的保安、“五毛”与线人等。维稳费用更是高昂,2009年用于内部保安的预算高达5140亿元人民币,虽然未公布这些费用的具体投向,但根据常规,公安、武警等这条产业链上的“编制内”养人费用不会计算在内。而2010年,中国“维稳”费用估计高达9000多亿元,超过为全民建立医疗保险福利体系的费用!
    
    旅美著名中国经济学家何清涟最近撰文指出,中国公权机构的“维稳”思维存在一个被有意忽视的逻辑盲点,即中国当前社会矛盾的总根源就是公权机构权力肆虐与民众权利被褫夺,中国公权机构的自利型行为已经成为社会不稳定的第一因素。
    
    中国社会矛盾的总根源就是公权机构权力对民众权利的肆意侵夺,所有被官方视为社会“不稳定因素”如拆迁、征地、司法难民等的存在,恰好是中国各级公权机构不断亲手制造的。权贵阶级也知道由于自身的寄生性与掠夺性,非加强国家的强管制能力不足以维持统治的“稳定(维持现有的利益分配格局)”。既然中国公权机构的“维稳”就是以消灭民间一切利益诉求为要务,又怎能指望其能够成为矛盾的解决者与社会冲突的公正裁判者?!
    
    为了保障公权机构出于自利目的而施行的掠夺行为,中国公权机构的立法呈现出高度自利性,只考虑所谓的“国家”利益(实则是统治集团的利益),无视民众的任何权利。中国社会已经出现公共权力私人化、公权机构行为黑社会化,政治暴力合法化等失败国家的特征。――这,就是“崛起”中国为何不如“衰败”的俄罗斯的原因。
    
    “民不选官,官不为民”,只有中国官员为民选官员,才能使中国公权机构履行为国民管理社会经济活动的职能,并履行其对社会的公共服务职能。苏联垮台后的俄罗斯,因其在很大程度上的西化,实行民主政治,整个社会相对非常稳定。当然,俄罗斯现在也有一定程度的社会不稳定,但主要是“斯大林主义”复辟和反复辟的矛盾,譬如针对普金的抗议示威。也正因为俄罗斯有“斯大林主义”复辟的潜在危险,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民主国家仍然对其采取防范甚至某种程度上的敌对。然而,正因为俄罗斯在很大程度上西化的民主政治,所以诸如中国现存的“社会不稳定因素”而造成的社会对抗,在俄罗斯非常少见。
    
    “民主不一定使社会的一切都好;但不民主,注定使社会的一切都不好。”这是笔者从俄罗斯“衰败”和中国“崛起”的对照中,得到的基本认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俄罗斯如何给房价降温/刘正山
  • 法国卖给俄罗斯两栖攻击舰有戏么?
  • 《俄罗斯金融寡头暨官僚资本主义探源》/张森
  • 《俄罗斯私有化:社会冲突与社会评价》/张树华
  • 亚努科维奇并非倾向俄罗斯?
  • 曹长青:拒绝俄罗斯的诱惑
  • 中国取代俄罗斯:中国这次救了哈萨克斯坦
  • 半数俄罗斯人不愿与中国人为邻:我们不需要中国人
  • 俄罗斯红场阅兵与中国国庆阅兵之比较(图)
  • 当俄罗斯还在喝酒的时候,中国会走的很远了
  • 俄罗斯理念 需要澄清的几个问题/马寅卯
  • 俄罗斯重构本民族的历史价值观/徐海燕
  • 俄罗斯为什么不喜欢“中国城”?
  • 俄罗斯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
  • “灰色清关”是俄罗斯政治势力刻意操纵的/陶短房
  • 谴责俄罗斯官僚玩弄“反华”情绪/张朝阳
  • 东正教信仰与俄罗斯命运/陈树林
  • 大国战略指向北极:俄罗斯表现突出,中国参与度低
  • 美国在中亚去俄罗斯化,这难道不好吗?
  • “火星-500”试验最后一批中方试验队飞抵俄罗斯
  • 胡锦涛出席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65周年庆典活动(图)
  • 习近平离京对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四国进行正式访问
  • 中国否认和俄罗斯有共建俄罗斯远东高铁的规划
  • 中国借天然气管道进军中亚 欧洲担忧 俄罗斯不满
  • 胡锦涛访中亚敲山震虎 俄罗斯忐忑不安(图)
  • 油价狂涨,中石化“俄罗斯艳女门”引爆“艾滋风波”!(图)
  • 一名俄罗斯籍甲流感患者 在北京死亡
  • 两名俄罗斯游客在四川四姑娘山失踪
  • 俄罗斯:中国尚不准备成为超级大国
  • 俄罗斯的“灰色清关”
  • 世博会俄罗斯馆:12座白金塔楼环抱“小人国”(图)
  • 期待“白色清关” 华商为何总是泪洒俄罗斯
  • 俄罗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中国(图)
  • 胡锦涛抵达俄罗斯 金砖四国明日将首度整体亮相(图)
  • 中国吉林省珲春市与俄罗斯交界发生5.3级地震(图)
  • 中国吉林与俄罗斯交界处发生5.3级地震(图)
  • 珲春与俄罗斯交界处发生5.3级地震(图)
  • 俄罗斯列车上猝死女子系哈尔滨赴俄劳务人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