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文:关于博客、民主以及中国前途的对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2日 转载)
    
     法国驻华使馆前新闻专员何诺(中文名)先生前段时间乱点“鸳鸯谱”,在一本法国杂志上将我和韩寒、徐静蕾、王小峰以及洪晃等人排在一起,名曰“中国五大名博”,弄得我比较尴尬。
     (博讯 boxun.com)

      严格来说,我和王小峰同为媒体人士,关注的话题大概差不多,虽然文风迥异,但放在一起还算有点靠谱。可和韩寒,尤其是洪晃以及徐静蕾这些文艺人士,基本上不是一个“道上”的。
    
      面对我的质疑,这位会讲中国话、喜欢中国文化、娶了中国媳妇的前法国外交官,一本正经地解释,他和他的中国助手可是花了相当长时间,根据跟贴数量以及影响力评选出来的。
    
      权且付之一笑,不必当真。倒是该篇文章引发的后续故事,颇有意思,值得一叙。
    
      法国一位知名纪录片制片人(Jean-Michel Carre)看到文章后,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决定拍摄关于中国博客的专题片。他从法国赶到北京来,于上周四对我进行了专访。在这费时3个钟头(需要翻译) 的访问中,我较为详尽地阐述了个人对博客、民主以及中国前途的看法。
    
      个人觉得有些纪念意义,故凭记忆整理了一份访谈稿,和诸君分享。
    
      问:你是一个传统媒体人,为什么要开博客?博客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答:我是2005年10月开始第一个博客的,当时我在新华社《环球》杂志工作,总编马晓霖辞去在新华社17年的公职,投身互联网,去大旗网任总裁,创办中国第一家实名精英博客。拉我进去开博。我问他,写什么呢?得到的答复是:你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于是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博客生涯,一转眼间,我已经拥有5年的博龄,且拥有了多处博客。
    
      我想说的是,让我喜欢上博客的主要原因是,我在这里基本能够畅所欲言,充分表达个人的想法。博客不像传统媒体那样受到严格的控制,也几乎没有什么审查机制,不需要和所谓的主旋律以及宣传口径保持一致。写博客时,我的精神是自由和放松的,不像给传统媒体写稿,要顾忌许多。
    
      当然,博客也有控制和审查机制,但基本上是事后的。不可能像传统媒体那样,事先就某个话题和每个博主打招呼,这根本做不到。每个博主发稿时是有着充分主动权的。至于博客发出来后,能够存活多久,那就不是博主的事情了。并且很重要的是,即便博客只能存活几分钟,也很有可能已经被人转贴到其他地方去。因此,完全的掌控已经不可能了。
    
      问:你的博客很多是关于国际关系的,有多篇博客影响很大。据我们了解,以前在中国个人是不允许评论国际关系的,都要采用新华社的通稿。
    
      答:你们这个印象大体是正确的。以前涉及到国际问题,尤其是和中国相关的国际问题,一般情况下,其他媒体只能刊发新华社的通稿。但是也有例外,比如有一份名叫《战略与管理》的双月刊杂志,上面就有大量探讨国际问题的力作,只不过其发行量只有几千份,影响仅限于高级知识分子中间。
    
      真正的公民个人讨论国际问题,的确是互联网出现以后的事情了。是互联网提供了这样的舞台和空间。而博客则进一步凸显了这一特征。因为博客不像论坛,鱼龙混杂。博客,尤其是一些知名的博主,他们谈论国际问题时完全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不用考虑上面的口径和主旋律,甚至很多时候和主旋律背道而驰,往往会引来较大的关注和反响。
    
      我曾经在朝鲜试射“卫星”后,连续撰写过多篇博文,探讨其后果,反响很热烈。其中《中国该抛弃朝鲜了!》影响较大,100多万的点击,8000 多条跟贴,凤凰卫视《时事辩论会》栏目还以此为“辩题”,正反两方激辩中国的对朝政策是否该作出重大调整。
    
      这在以前的确是不可想象的。朝鲜问题很敏感,传统媒体根本不敢讨论所谓的“中国对朝新思路”。我撰写博客时,心里也有些打鼓,担心会不会因此得咎。后来竟然没有任何麻烦,没有人打招呼,博客也没被和谐。从中,可见这篇博客也许道出了高层中对朝关系的分歧,一部分人是赞同我的观点的。
    
      问:你的博客口号是“祝愿中国民主法治,而不仅仅繁荣昌盛”。你心目中的民主是个什么样子的?
    
      答:这是我5年前开博时的口号,一直未曾变化,它道出了我对中国的期望。我心目中的民主,本质上就是所谓的“西方民主”:选举、多党制以及三权分立。其实,在我看来,民主不存在东西方之分,这种区分毫无意义,很无聊,强行做这种区别的人,不是糊涂蛋,就是别有用心。
    
      我曾经就所谓的“中式民主”和人辩论,我问他,如果舍去选举、多党制以及三权分立,你心目中的中式民主还有哪些内容?那人倒很老实地回答:我也没想清楚。说白了,民主是人类共有的文明成果,是普世价值,没有地域之分,如同市场经济一样,全世界人都可以拿过来为我所用。尽管有的非得加个前缀,例如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实质都是那么回事。
    
      当然,我也不赞成所谓的“照搬西式民主”。其实这个说法本身是一个伪命题,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不能照搬“西方民主制度”,民主是一种治国理念,同一种理念下,做法有差别,很正常。人家西方国家中,民主制度上也是大同小异,例如英国是君主立宪制,从英国独立出来的美国则是宪政联邦共和制。至于民主制度下,治理机构上的设置不可能完全一样,但只要能够实现“三权分立,相互制衡”就可以了。例如英美德等国中,检察系统是政府的一个独立部门,而法国,检察机关是在法院系统内。
    
      因此,我坚决相信并赞成,中国的民主必定也会形成自己的特色,指的是上面这些所谓的架构安排上,得和本国的传统、习俗以及文化相适应。但不管怎样,必须保障民主的内涵得以充分体现。而不是像目前一些人,以”特色“之名,阉割民主之实。
    
      问:现在有种说法是,互联网包括博客在内是供人发泄怨气的场所,这在相当程度上是帮了共产党的忙。
    
      答:这种论调很奇怪,逻辑比较奇特。我认为,在任何国家里,即便是西方社会中,供人发泄不满和牢骚的渠道越多,越有助于政权的稳定。当然前提是,该政权是充分尊重民意、吸纳民意且积极纠正失误的。
    
      因此,在中国,博客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民众情绪的发泄口,也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至于是不是帮共产党的忙,这得看共产党会不会从这些怨气和不满中看到社会的危机所在,从而采取补救措施。如果是,那当然有助于它的统治。
    
      问:你认为,博客会促进中国的民主吗?
    
      答: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我曾经多次说过,感谢上帝给中国送来了互联网。互联网使信息流动更加自由,使控制信息流动的成本更高昂,更加不可能。互联网上也许鱼龙混杂,也会有大量不真实的信息。但起码它破除了一个管道的垄断,使民众能够听到多种不同的声音,不会再有一个绝对的权威了,每个人可以根据他所掌握的多方面信息,作出自己的评判。这就是我所谓的个体独唱时代的到来,个体而不是集体,多元而不是独尊,这是民主社会的主要特征也是前提条件。
    
      问:你怎么看中国政府对于网络的管制?
    
      答:毫无疑问,任何国家和政府都会对网络有监管。但是有本质上的区别。总体而言,我觉得中国政府在对网络的监管上,比较愚蠢。首先,每年花费巨额的纳税人的钱财,干着损害纳税人获得充分信息的权利,这不具备合法性。另外,这种逆时代潮流的做法短期内可能尚有效果,但从长远看,只会沦为笑柄。设想一下,再过10年,当中国的中学里都普及了电脑,上过初中的人都掌握了电脑技术,懂得“翻墙”,还有什么可以阻拦他们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呢?
    
      问:让我们再来谈谈国际关系。目前国际社会上流行G2说法,有人说中国快赶上美国了,你怎么看?
    
      答:这个话题其实已经有点旧了。说实话,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当然乐意看到自己的国家强大起来,在国际上享有巨大的发言权和影响力。但我也有自知之明,头脑也还算清醒。中国改革开放30年,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综合国力得到增强,在国际上的地位在上升,但是还远远算不上一个世界强国。
    
      第一,凡世界强国,必得兼备硬实力和软实力。昔日的罗马帝国,今天的美国,莫不如此。经济和军事上超强,文化上也具备极强的感召和吸引力。其他国家的人莫不心生向往。最近中国有一个叫周有光的百岁老人说,中国的发展只有常规,没有奇迹,更谈不上什么“中国模式”,他的确是在说实话。我们这些年来的发展,其实就是拿来了市场经济,以廉价劳动力为优势,成为全世界的工厂而已。现今面临转型的巨大困难。此种模式且不说不会吸引西人,连自己都欲抛弃,只是苦于一时难以摆脱罢了。怎么好意思还骄傲地宣告“中国模式”呢?
    
      第二,凡世界强国,一定是遵循并引领世界潮流的。美国在全世界倡导民主和自由,击败前苏联的专制和保守,成为唯一超级大国(当然近年来由于单边主义的做法使美国的国际形象受损,遭遇前所未有的国际信任危机,奥巴马上台后已经着手补救,且看其效果)。谁敢说,中国在身体力行民主方面会让世人感到心悦诚服的?在此普世价值观面前,我们一直以来是羞羞答答、遮遮掩掩,说话从来都是需要前提和后缀的,大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多年,却至今将民主选举限制在“素质低下”的农村里快20年不敢进城。所谓的党内民主叫嚷多年,至今连党的总书记的差额选举,都不敢实践。还有我们1998年就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却至今未获全国人大批准。中国政府在保障公民人权上也屡遭国内外的诟病。总之,说来很惭愧,除了已经被人厌弃的“革命”外,新中国何曾向世界输出过任何一点令人钦佩和向往的价值观呀!
    
      因此,鉴于上面两种原因,中国目前根本算不上世界强国,在国际上的影响也大体限于经济领域。其影响力无法和美国相提并论。充其量只是一个地区强国而已,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是得到大幅提升的,已经超过日本。但要做像美国那样的世界强国,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问:最后一个问题了。请设想一下,将有几千万人看到这个节目,对着镜头你说说你对中国未来的看法吧!
    
      答:哈哈,这个设想因为不真实,所以不让我紧张。言归正传。我想要强调的是,我本人以及我的不少朋友,从现实的角度出发,固然不赞同、甚至反感共产党的很多做法,但不希望它一夜垮台,那对于中国和中国民众来说,甚至是世界而言,都是一场大灾难。
    
      60年的执政,中国没有任何政治组织可以取代共产党。一旦它突然垮台,像前苏共那样,整个中国必然四分五裂,陷入大混乱之中。许多有钱有势的人的后代已经在国外安居,倒霉的依旧是普通百姓。中国崩溃,对于倚重中国大市场的世界经济而言,也将是一场大灾难。
    
      我们所希望的是,在内外压力之下,共产党能够主动改革,使得除旧布新的速度跟得上社会怨气积攒的速度。共产党现在倡导建设“和谐社会”,我以为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提法,但是必须见诸行动。我认为,欲和谐必先和解。首先是共产党和被它损害的民众的和解,为它在历史上所做过的错事向民众道歉(做对了事是政府的本分,无需夸奖)。例如当年的反右、文革,以及后来的天安门事件,这些欠账必须坦坦荡荡地承认。只有这样做,才能消除民众的心头怨气,取得最大限度地谅解,从而彻底翻过历史旧页,书写新的篇章。
    
      除了共产党、政府和民众的和解外,各阶层民众间也需要和解。不再相互仇视,化解“仇富”心理,警惕“民粹”主义。求同存异,一起争取和维护作为公民的合法权益。
    
      总之,中国未来的关键掌握在共产党的手中,也将决定于全体民众的个体觉醒。我希望共产党做一个负责任的政党,我也希望民众的觉醒更快一点,能够给共产党相当的压力以及助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黑社会当然反对民主化/凌霜的博客
  • 廖祖笙:谁劫持了我的博客和邮箱?
  • 韩寒博客: 亚细亚的孤儿——朝鲜
  • 我在博讯博客发表《通用规律》对恒星系---太阳系未来变化预测获得间接验证
  •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
  • 殷德义:博客被封杀
  • 黎鳴︰為什麼中國人沒有思想?/陈凯博客
  •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陈凯博客
  • 陈凯博客:权力的道德捆绑/刘瑜
  • 是谁逼博客中国删除李悔之四篇文章?/李悔之
  • 腾讯博客:给思想插上翅膀/杨恒均
  • 冉云飞:2009年度中国十大博客
  • 微博客时代需要民意应对的转型
  • 杨恒均:我们为什么需要博客?
  • 博客的死亡 /胡泳
  • 怎能指望官员博客/李莉
  • “强国博客”乎?“辱国刻薄”乎?
  • 我写的不是博客,是寂寞/干春松
  • “孙悟空”社会的秘密:手机和微博客让真相传播
  • 中国众多博客被封 北京开始高压网络言论
  • 一日之内近百知名博客遭封杀
  • 中国微博客集体被“维护”或“测试”/巴黎动态(图)
  • 中国军方出台新条令:禁止军人开网站或写博客
  • 廖祖笙谷歌博客被删除
  • 镇长博客:乡镇干部最怕什么
  • 吕秀莲开博客 曝光319枪击案幕后写真照(图)
  • 广西支教德国人卢安克受到威胁被迫关闭博客(图)
  • 央视构陷知名博客目标再指谷歌
  • 常向江泽民专人汇报李燕杰博客自暴患癌
  • 一个大学生的“最后一课”:第一次被“喝茶”,因为写博客
  • 胡锦涛宴请世博客人菜单揭秘
  • 政协委员蒋洪“提案放到博客上被屏蔽”
  • 作家顾晓军在《博客中国》撰文培养反对党遏制腐败(图)
  • 崔卫平博客遭封杀知识分子发声渠道收紧
  • 谷歌官方博客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 (图)
  • 冉云飞:2009年中国十大博客
  • 全国网民救助访民反映实况博客被封
  • 中国公安部将加强QQ群与博客监控
  • 中国证卷投资者维权委员会建立博讯博客公告
  • 断臂黑窑卖命29载 于佃荣开博客鸣冤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