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还学文:对米奇尼克访问北京的另一种疑问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0日 转载)
    还学文更多文章请看还学文专栏
——請問米奇尼克訪問北京的當事人

     —還學文— (博讯 boxun.com)

    
    近幾天在網上看到當年波蘭團結工會運動的重要知識分子米奇尼克先生到訪中國以及他與崔衛平女士等會見並和中國Twitter網友對談的消息。對於團結工會這位中流砥柱的波蘭知識分子,我一直是高山仰止,我認同他對共產黨政權的洞見。這一次,崔衛平女士的採訪和他與Twitter網友的對談,我卻屢屢中斷,讀不下去。他對今天中國社會現實、對中國共產黨政權的判斷,我無法苟同。而且語焉不詳,前後矛盾,和我讀過的那個曾經邏輯一致、立論明白的米奇尼克竟會是同一個人?!時過境遷,知今是而昨非?!……
    被網載的米奇尼克困擾的原來不止於我。劉自立先生率先質疑,何清漣女士更是一語中的,……就中文文本而言,所有這些置疑都有充分的根據。
    要說米奇尼克的改變是應邀被和諧所致,也不是沒有道理,這就是劉自立的問題,“米奇尼克來本身,就是一個悖論——中共當然不會讓真正威脅其存在的達賴或者熱比亞出現在北京和中國內地的任何地方。說得不好听,如果米尼齊克作為一個北京政府真正的敵人,他也不會被允許入境。于是,老米何以入境;他入境做什麼;他被允許和北京一些人座談,要給百姓和網絡提供什麼樣子的信息,確實值得認真考慮。”
    迄今為止,從網路上關於米奇尼克到訪的報導中人們一直不得而知:哪個部門邀請米奇尼克訪華?哪個部門批准米奇尼克可以會見哪些人?在什麼情況下米奇尼克與Twitter網友的對談得到批准,得以進行(這個報導中刊登了一幅與米奇尼克的現場合影。如果當局干涉,這樣的聚會還能出現嗎)?……我四下求解,卻沒有一個人知道。難怪,他們都不是當事人—不是被准許與米奇尼克會見和談話的。沒有披露並不意味着不存在這些信息。明確給出誰、什麼時間、什麼地點、什麼事情,這是新聞報導的ABC。外人可能不清楚,當事人崔衛平女士應當不會毫無所知。讀者希望、也有權要求知情。
    比這個新聞報導的常識W-問題(Who,When,WhereandWhat)更令人關注的是,如劉自立所問,借米奇尼克的來訪,“要給百姓和網絡提供什麼樣子的信息”?提供了什麼信息,現在大家都見到了;輿論是什麼反應,大家也見到了。
    但是,我們對米奇尼克的批評公正嗎?他確實如是所說嗎?批評所據的是被給予的中文文本。那麼訪談與對話中,以什麼語言溝通?如果溝通語言是同一的,比如說是英文,那麼輿論的批評應以訪談與Twitter對談中米奇尼克發言的原文記錄文本為準。如果訪談與對話中的溝通語言各異,對米奇尼克的發言則要以原文記錄的qualified的中文翻譯文本為準。而這些,批評者都還無能做到,必要的原始文本他們沒有。訪談是崔衛平女士做的,Twitter對談是崔衛平女士主持的,提供給輿論相關的原始文本應該不是一件難事,因為她的中文文本也當是以此加工整理的。
    中文文本中米奇尼克言論與表現,從其前清楚明白邏輯一致的米奇尼克與當下語焉不詳甚至時有自相矛盾的米奇尼克的變化突兀而匪夷所思。從常識出發,人們發生疑問;從常識出發,人們求證;從常識出發,人們追求一個合理的解答。讀者所求的不可謂多也不可謂少,他們要求一個透明、開放和真相。
    
    2010年7月19日
    首发《新世纪》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有关米奇尼克中国对话的几点思考/何清涟
  • 仲维光:质疑米奇尼克
  •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 曹长青: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 我们可以谈话,没有仇恨——米奇尼克访谈雅鲁泽尔斯基
  • 米奇尼克与中国推友见面会
  • 波兰反对派运动的设计者米奇尼克和中国推友见面回答提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