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仲维光:质疑米奇尼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7日 转载)
    仲维光更多文章请看仲维光专栏
    
     “没有不是极权主义的共产党。要么它是极权主义的,要么它就不再是共产党了。” (博讯 boxun.com)

    (Adam Michnik,Letters from Prison and other Essays,Berkeley,1985,47页)
     米奇尼克
    
    
    波兰的米奇尼克与捷克的哈威尔,在九零年左右开始成为我思想中共产党统治下的知识分子的楷模。
    哈威尔的《生活在真理中》、《致奥尔伽》两书,是八九年冬天,我在初学德语,还没有能力阅读德文书籍的时候就购买的第一本德文书。而米奇尼克的书,则是九零年夏天,一位学汉学的德国朋友,Sven-Uwe Mueller,感到我思想上和米奇尼克的相似性,而送给我的。这本书我至今放在身边。
    哈威尔与米奇尼克对我思想的启发就在于,当年在西方只看到自身的利益,而对东欧采取缓和与绥靖政策的时候,他们从思想上和行动上揭示,共产党依然是极权主义,以及西方某些政客及左派知识分子对于社会和历史的欺骗性。哈威尔的晚期共产主义,或者如中文翻译的后共产主义时期的概念及分析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提出的。由于这一次争论,关于极权主义概念的讨论经历了五十年代初期的兴起,六十年代的衰落后,第三次引起知识界和思想界的关注。而导致这个第三次讨论的主要人物除了哈威尔和米奇尼克等人外,还有索尔仁尼琴,以及他的《古拉格群岛》一书在法国的出版。它让法国那些散布对共产党幻想的左派们、缓和的政客们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与抵制。
    然而,二十年过去,当哈威尔由无权者成为有权者后,今年年初却第一次使我失望。他居然违背了自己“生活在真实中的原则”,没有仔细阅读对比,只是因为题目套用了《七七宪章》而称为《零八宪章》,就不加分析地给予支持。当年的哈威尔他们提出的《七七宪章》是以对抗共产党极权统治为基础的,而三十一年后的零八宪章却处处以拥护共产党政府、和解歌颂为前提。二者在价值和原则基础上的不同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二十年过去,我却没有想到,当米奇尼克由共产党阶下囚变成人上人之后,他这一次访问北京不仅让我失望,而且简直就是跌破眼镜。
    人生变幻,情何以堪!它更让我惊叹,能够像阿隆(法国自由主义思想家)那样,经历人生的大起大伏,还能保持住清醒的头脑,超越人世的得失,何其不易!
    关于米奇尼克访问北京,开始引起我关注的是王万星先生。他打来电话,告诉我米奇尼克最近访问了北京,并且在北京和非官方的知识分子举行了座谈。关于这个座谈会,他说,
    米奇尼克先生七月八日在北京座谈,“从波兰到中国的转型”,他了解到,米奇尼克的访问是受到中国官方的邀请。这次座谈请了秦晖、崔卫平、徐友渔、戴晴等人,但是他奇怪怎么连范亚峰、焦国标好像都没有请,当然也就更不会请如今共产党高层正在严厉打压的组党人士刘贤斌、许万平,以及最近曾被拘留审查,并且被封了帐号的秦永敏先生的妻子李金芳女士和她的孩子。
    王万星先生认为,这个会见范围,政府大约早就划好线,不允许见的都已经严格管制和约束。他并且说,以他活了六十年的经历,当然理解各国、各个人,在和中国政府打交道的时候都有自己的考虑和利益,他们不会牺牲自己的利益来随便说话的。当年台湾岛的所谓政治狂人李敖,到了北京不也非常自觉地自己给自己带上个嚼子吗。尽管如此,王万星先生希望我能够帮助他把这个声音传播出去。他希望米奇尼克能够听到他的建议,以米奇尼克的经历、声望及人格,他应该也能够向他的国家及世界媒体呼吁,呼吁各国的政治首脑、知识精英、企业巨头、各界明星们成立一个基金会,来认领帮助那些中国因为政治、组党而被抓的人士秦永敏、刘贤斌、谢长发、许万平、张林等的未成年的孩子,使他们能够到民主国家去上学读书。他希望米奇尼克能够承当这个基金会的发起人。
    中国人常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王万星先生的电话使我突然想到一个简单的对比,今天,米奇尼克到中国不关心、并且要求会见组党人士及其家属,难道不是如八十年代初期到波兰,不闻、不问团结工会的事情!
    再进一步看米奇尼克在北京的言论就更让我惊奇了,其中最典型的一段话引述如下,
    “我认为在目前民主条件下的共产党人,已经不是共产主义者,只不过是旧制度下的一个党派,他们接受了市场经济,他们变成了资产阶级。实际上我们面对的共产人是当权的共产党人,是维护权力的教条的人,他们有时候并不真正仇视民主。”(米奇尼克与中国Twitter网友对话)
    米奇尼克先生竟然如此健忘!
    米奇尼克一生主要的工作及贡献就是对抗共产党政府,支持团结工会。翻开任何一个词典有关团结工会的词条,你都会一目了然地看到。米奇尼克所支持的八零年成立的团结工会,成立后立即进行的就是以罢工和游行示威为手段,向共产党政府施加压力,为解体专制而奋斗。
    在八一年九月通过的团结工会《纲领决议》中明确提出:要改变现行社会制度,进行自由选举!这个决议不仅没有提到承认波兰共产党的领导作用,而且表示要拥有自己的报刊、通讯社、出版社、电台和大学等文化宣传机构。
    在这次大会后,团结工会反政府的运动加剧,很快,波兰共产党在八一年十二月宣布实行军事管制,禁止团结工会的活动,拘捕了瓦文萨为首的数千名工会和反对派组织的领导人。团结工会的活动也被迫转入地下,他们建立了自己的地下电台,出版了数百种地下刊物。
    八二年十月八日波兰共产党政府通过新工会法,正式取缔团结工会。而由于波兰民众的抵抗,到八三年七月,共产党政府不得不对政治犯实行大赦,此后团结工会才开始重新活跃。八四年共产党被迫再次实行大赦,释放瓦文萨、以及米奇尼克等团结工会的主要领导人。
    米奇尼克忘记了,共产党的每一让步都是团结工会的对抗、牺牲和不言妥协而获得的。如果团结工会俯首忍从,或者在共产党不得不让步的时候就歌颂它,我不相信共产党会听到颂歌就让出权力,实行民主。
    米奇尼克也忘记了,八十年代他们饱尝西方绥靖的恶果、而不断坚持并且进行争论的那段历史。美国的一位左派学者曾经记述那段历史说,
    “它在事实上涉及的是相当具有讽刺性的事情,极权主义这个词恰恰是在政治上的一些时刻不断出现的,而在这些时候,它的学术意义被冲淡了。在中东欧决定性的解冻年代中,通过从赫尔辛基协约经过捷克斯洛伐克的七七宪章,教皇保罗二世在七九年对波兰的访问,直到一年后团结工会的建立的发展,以及瓦茨拉夫•哈威尔发表的《掌权者的权力还是无权者的权力》(1985),发展出一个涉及在缓和条件下,关于极权主义各种基本特点在东欧集团晚期共产党社会进一步继续存在的共识。波兰的持不同政见者亚当•米奇尼克甚至在一九八五年捍卫了这个概念的无条件的有效性,他说,
    ‘没有不是极权主义的共产党。要么它是极权主义的,要么它就不再是共产党了。’”
     (Anson Rabinbach,Beriffe aus dem Kalten Krieg,Wallstein Verlag 2009,23页)
    
    我曾经把米奇尼克八五年的这段话当作经典论述,现在,米奇尼克是否因为自己的物质时空改变了,而就否认了他当初强调的这个判断的“无条件性”?!
    我至今坚持这段话的无条件性,因为中国共产党政府,天天都在告诉我们他们坚持专政的残酷决心。这不仅和三十年前没有任何变化,而且由于无能而变得更加暴戾。中国社会表面所呈现出来的那种“自由”和“松动”,是因为他们无能,而不是他们想给予我们的。他们今天逮捕刘晓波,并且判处他十一年徒刑,那种逮捕方式,向世界宣示示威的方式,用恐怖恫吓民众的方式,和三十年前逮捕魏京生完全一模一样。
    事实上,米奇尼克在北京,所有的人都自觉或者不自觉地闭着眼睛不提被残酷迫害镇压的法轮功问题,就更让人感到米奇尼克时下在北京的一些言论是难以让人信服的!
    或许米奇尼克老了,有社会地位了,忘记了这段历史,我们当然不必苛责,他的确可以在家颐养天年。然而,如果米奇尼克南辕北辙,往中国追求自由的人士的伤口上撒盐,那么我们就应该为此进行一些具体的历史对比讨论了!
    对比米奇尼克在东欧经受过西欧绥靖带来的困扰的历史,我们心里也应该清楚,中国人今天忍受某些东欧人物的困扰是毫不奇怪的。
    共产党把中国民众当成不能够和西方民众享有同样人权的二等民族,然而如果我们自己把自己看作是和米奇尼克同等的人,和西方人同等的人,那么米奇尼克对共产党前后矛盾的看法就应该使我们看清,中国人的事情,要中国人自己来思考,来努力!如果你自己不去争取,即便是再让你感到好像是朋友的人,也可能会因为他们自己的利益考虑而漠视了你的人权和自由。
    无论怎样,我还是认为米奇尼克的这段话是无条件地有效,不仅对西欧、东欧,而且对中国、北朝鲜、乃至古巴:
    “没有不是极权主义的共产党。要么它是极权主义的,要么它就不再是共产党了。”
    
    
    2010-7-16 德国埃森
    
    首发《新世纪》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 曹长青: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 我们可以谈话,没有仇恨——米奇尼克访谈雅鲁泽尔斯基
  • 米奇尼克与中国推友见面会
  • 波兰反对派运动的设计者米奇尼克和中国推友见面回答提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