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府都“从善如流”了,我咋还嫉恶如仇/杨恒均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记得刚开始写博文的时候,常常有网友质疑我:你为什么总是抓住国家的阴暗面不放?难道你看不到政府做的好事和中国这些年取得的进步?
     (博讯 boxun.com)

    
    虽然很少正面回答这些问题,但却从来没有停止和读者沟通,只不过我采用的方式是写出更多的博文。好在这些年下来,读过我几篇博文的网友基本上都有了自己的答案。现在去查看一下我博文后面的留言,除了极个别有可能是迫于生计的“专业读者”之外,已经没有人这样质疑了。但今天,我却想正面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是的,我不但看到了国家的“光明面”,而且特别留意政府的每一个“善举” 。我把两年来政府颁布的法令和规定、下达的行政命令甚至对国民行为的道德要求,一一列举出来,然后做了两个很简单的资料搜寻:一个是请网友在网络上帮我搜索政府推出某项政策法规之前大陆网民的相关呼吁、建议与抗争;二是利用呆在西方国家的时候,到图书馆(很多历史资料没有上网)去查询所在国家(主要是美国与澳洲)是在什么时候、以及什么情况下推出这项类似的政策与法规的。
    这种简单易行的方法可能让我比那些质疑我的人更清楚地认识到中国的“进步”与政府的“从善如流” ,以及看到一些很有趣的现象。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如下三点:
    第一,中国政府推出“善策”的频率是当今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望尘莫及的。这不是夸大,更不是阿谀奉承,而是很容易证实的:只要打开任何一个门户网站的新闻页面,连续观察两个月,你会发现,平均两到三天,政府就会推出一个政策与法规,一般都是与改善民生、限制官员权力、促进法治建设有关的。
    第二,让我们暂时离开主流网站的新闻页面,进入博客、论坛与微博,搜索一下政府的某项“善策”,你会惊讶地发现,几乎在任何一项“善策”出笼之前,网民们一定一早就以各种方式方法提出建议与抗议,并伴随着某种程度的抗争,有些还付出了多多少少牺牲的代价,例如医疗改革、增加工资,改善农民工待遇,拆迁补偿规定,严刑逼供不能作为呈堂证供等等。
    第三,中国目前推出的各项有利民生的政策与法令,几乎没有一项不是西方国家在以前(从几年前、几十年前到上百年前)早就推出过的。也就是说,经过网民推动,政府从善如流而推出的各项政策法令,都不是中国特有的,而是中国与世界接轨的一部分。例如,中国政府刚刚宣布明年一月一日开始,禁止在任何室内公共场合吸烟,而这个法令在西方国家也只不过严格实行了十年左右。这对于一个设有烟草专卖局,而且把提高销售香烟当成了政府政绩的国家来说(参见烟草局局长情色日记的网络事件),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是,凡是政府(主要是各级地方政府)突然推出了某项中国特色(或地方特色)的不得人心的规章制度,一般都会遭到网民强烈反对(有些不了了之)。这时,你去网上、图书馆查阅一下西方国家是否有过类似的政策法规,一般都找不到。
    只要不是“逢中必反” 的人,都不会否认我们从网络上看到的如上三个现象,可是,我们却更不能否认现实中的另外一个事实:政府推出的这些在世界其他国家被证明行之有效的政策与法规,在中国推出后所起的作用有限,有些甚至在颁布之日起就变成了一张废纸,有些一推出就变味、变质,另外一些甚至被利益集团劫持,为他们捞钱保驾护航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或者我们这样问一下:是否有可能在保住唯一一点不与世界接轨,在其他领域大搞“全盘西化”的情况下,实现中国真正崛起,实现和谐社会呢?大家都知道我在说什么,我说的那“唯一一点” 就是这些年我一直在推动的事业:启动政治体制改革,逐步实行政治民主化,限制并制衡绝对权力,获得政权的合法化。
    实事求是地说,除了政治体制与社会制度接轨与政治民主化之外,中国在其他方面与西方接轨得又快又狠。有时从西方回到中国大陆,我会有一种滑稽的感觉:我从一个相对公平公正的理想中的“社会主义” 国家回到了课本上读到的那个“万恶的资本主义世界” ;如果不看电视新闻的话,就物质和文化层面的中国来说,甚至已经比一些西方国家更“西化”了。
    关于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值得大家思考。第一个是:当今这种保住那“唯一一点” 不变,却在其他各个方面不遗余力地改善民生、与世界接轨甚至“全盘西化”的做法,是否最终会促进和加快政治体制改革,实现政治民主化呢?
    第二个方面是反其道而问之:是否有人正是在使用这种“改善民生”,以及除了政治制度领域之外的“全盘西化”去刻意阻止最后那“唯一一点”不被西化?希望继续保持绝对的不受限制的权力?
    这些年,我观察到一个现象,那就是中国有些人不遗余力引进其他先进国家的“普世做法”,却坚决拒绝这些“普世做法” 背后的“普世价值”理念。
    我认为这一现象正是造成当今中国不稳定的主要原因。一些年轻的网民和一些左派们看到了这种混乱的现状,却看不清本质。他们不明白本来为了民众利益的改革措施为什么最终损害的却也是民众的利益,于是他们中出现了反对改革的声音,反对“普世价值” 的声音,主张倒回到毛时代,甚至回到唐宋那种盛世中国。
    殊不知,当今中国的乱象,正是因为引进了“普世做法” 却没有吸收“普世价值”造成的。这种做法还潜藏着巨大的危机。我举个最近的例子,经过这两年多来不断被网民曝光的中国看守所里无奇不有的死法(躲猫猫、喝水与睡觉死亡法等等)以及屡见不鲜的屈打成招事件,中国政府“从善如流”地与西方接轨了:宣布行刑逼供获得的“证据”不得用于判刑之用的规定。咋一看这个消息,小民们感激得内牛满面。这不是“洋奴”们朝思暮想的向美国和澳洲看齐吗?你不赶快感激咱们政府从善如流,还在那里嫉恶如仇?
    可稍微一想,不觉惊出一身冷汗:这种规定的宣布竟然是党和国家机构用行政命令的方法发布到公安、法院等政法系统的。大家不妨翻阅一下中国的宪法与刑法,宪法里不但有不允许行刑逼供的理念,刑罚里还有具体规定啊,早就白纸黑字在那里沉睡了好多年了。如果我们有独立的司法,如果我们政府的绝对权力得到监督与制衡,如果所有民众包括嫌疑犯的权益都得到保障,行刑逼供就是一种犯罪,还用得着你政府部门如此重视,去用发文件与通知的形式来“规定”?
    再说,难道你不知道,几乎所有的行刑逼供都是因为没有司法独立,都有行政权力介入的阴影?(赵作海事件就是当地政法委指示公安尽快破案造成的)单单就这件“善策”来说,我们又成功地用违反“普世价值”的办法完成了一件“普世做法”,你说,我们能够走多远呢?
    与世界接轨,引进世界各国行之有效的做法,更要吸取别人的经验与价值理念。中国悠久的历史上,在某一个相对的时间里出现了一个以民为本的皇帝或者与时俱进的朝代,并不鲜见,他们采取的休养生息、关注民生的措施,一点也不比现在差多少,可后来又如何呢?
    我更怀疑那些期望靠在各个领域小打小闹的“改革”来拖延甚至阻止政治体制改革的体制内的“有识之士们” 。他们只能抱怨自己生活在一个错误的时代:这是一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已经觉醒,而中国人也正在觉醒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民众对自己天生的人权与民主权利,是一定会“得寸进尺”的。如果这些忙着为民做主引进“普世做法”的“有识之士们”生活在唐朝、明朝或者清朝,他们很可能会因为自己的“从善如流” 而名垂青史。而不幸生活在这个时代,他们的做法,很可能会让他们成为阻挡历史进程的罪人。
    当然,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不能总是把怨气和希望都集中在执政者身上,那对他们不公平,对我们更不公平。我没有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答案也并不完全掌握在统治者手里。在我看来,真正最终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的是中国的臣民和公民们:当民众的素质决定他们只愿意当臣民,对于任何一点施舍给他们的“民生改善” 都感激涕零的时候,他们其实不配享受更多的权利。纵观历史与当今世界,几乎没有统治者会主动把“自由”和“民主”恩赐给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为何物的臣民们。
    只有当越来越多的臣民变成公民,逐步认识到中国的问题不仅仅在于你的房子被拆而得不到更多的补偿,不只在于血汗工厂,也不完全是因为农民工没有城市户口,甚至也不在于人民的公仆不肯公布财产,而在于民众没有民主权利,官员不是选举产生的,绝对的权力没有受到监督与制衡的时候,中国才会走出真正的困境,迎来崛起与和谐并存的时代。
    我想,我们应该持这样的态度:不因为政府迟迟没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而否定他所作的其他方面的改革,尤其是在网民影响下推出的各项有利民生的措施;但我们更不能因为这些措施而忘记了中国最大的问题:政治体制改革。我希望,一切改善民生的措施最终会推动政治体制改革,而不应该延缓甚至阻止政治体制改革。所以,即便在政府“从善如流” 的时候,我依然嫉恶如仇,这个“恶”是体制之恶,是绝对权力之恶,是缺乏自由与民主之恶。
    

杨恒均 2010-7-5 广州
    

参考阅读:
    
    《我为什么不批评美国》
    
    《未来不是用来推测,而是用来创造的》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我们离法西斯、诺贝尔与民主有多远》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读人如读书:齐家贞新书《红狗》/杨恒均(图)
  • 回应杨恒均与张三一言
  • 杨恒均:纪念六四,向中国的知识分子致敬!
  • 杨恒均:中国人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
  • 杨恒均四论民主:贿选的本质是官员贿赂民众
  • 杨恒均:富士康有错,但“国家”与“社会”在哪里?
  • 杨恒均二论民主:民主与“面包”的关系
  • 一论民主:民主的优点与缺点/杨恒均
  • 响应总理号召,我对杀童案的看法 /杨恒均
  • 10000只青蛙上街与300人下跪的启示/杨恒均
  • 世博会到底在赚谁的钱/杨恒均
  • 杨恒均:算笔经济账:世博会能赚钱吗?
  • 杨恒均:上海世博能否推出中国价值观?
  • 领馆不组织爱国了,海外同胞怎么办/杨恒均
  • 杨恒均两篇引起争议的谈论“宽容”的博文
  •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熊飞骏
  • 杨恒均:香港的自由与法治靠什么来维系?
  • 杨恒均:为何当今的专制国家只有70年的寿命?
  • 杨恒均:和董建华一起学习温总理的讲话
  • 港大惊现“民主小贩”杨恒均演讲的雷人广告(图)
  • 杨恒均:普世价值难产,中国特色阵痛
  • 杨恒均: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图)
  • 杨恒均:在CCTV和CNN上检阅国庆大阅兵有感
  • 杨恒均:谁是共和国的敌人?(图)
  • 封网、封锁消息迫使乌市民众走上街头/杨恒均
  • 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们的神话是如何破灭的?/杨恒均
  • 杨恒均:广州比欧洲安全吗?(图)
  • 杨恒均: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图)
  • 杨恒均: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 杨恒均: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 德国之声邀请杨恒均讨论互联网与中国人权
  • 杨恒均:谈谈应该如何面对假间谍和真特务
  • 专访杨恒均:你是不是在鼓吹暴力?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杨恒均: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图)
  • 中国大陆博主网友评论杨恒均博客
  • 杨恒均:生日这天见证一自杀农民工获救(图)
  •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杨恒均(图)
  •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