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压六四空间,特区政府撞板/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7日 转载)
     《看》双周刊 第65期

    今年是六四屠杀21周年,根据香港市民每年纪念的惯例,今年自然也不会例外。由于这已经融入成为香港市民记忆的一部分,不论是97前的港英政府,还是97后的中国特区政府,都予以尊重,不敢随便去触犯,免犯众怒。但是,也有若干不识时务的政治人物,为了向共产党谄媚,以为他们可以为共产党立功而对纪念活动进行打压,结果只能适得其反。

     港府打压六四 “动手不动口” (博讯 boxun.com)

    例如去年,特首曾荫权企图以中国的经济发展来掩饰共产党的杀人罪行,并且以他的意见来代表香港人的意见,导致去年的烛光晚会场内15万人,场外5万人,打破历来记录。而2007年六四前夕,当时中共外围组织民建联(民主建港联盟)主席马力,否定六四屠城之说,“如果是屠城,4,000名学生全都死光了!”。他又称,不相信当日天安门曾经烧尸、否认坦克车压死人变肉饼,更叫人“不如找一只猪,用坦克车辗过,看看是否会变成肉饼啰!”马力的话引发民众的强烈批判,马力唯有“避难”广州,本来就患有癌症的他,竟因此客死广州。那年出席烛光晚会的人数则是3年的新高。

    今年特区政府换了一种手法,表面上吸取教训而沉默,实际上却“动手不动口”。5月29日星期六上午,香港支联会(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在铜锣湾时代广场外开始摆设悼念六四的摊位,并展示由美国运来、约6米高的“民主女神像”及“天安门屠杀浮雕”,但是遭到食物环境卫生署以事前没有申请为由检控,支联会13名成员包括副主席李卓人和蔡耀昌等,更被警方以“阻差办公”为由拘捕,并吊起女神像和雕塑运走,作为“证物”;被捕者后来获准以每人100元保释候查。5月30日,支联会为抗议政治打压,将一座已有逾10年历史的旧女神像再次竖立于时代广场,警方旋即也再以吊臂车搬走。

    过去英国人统治讲究“法治”,特区政府在中国压力下,即使要“突破”也非常小心。而支联会的活动都遵守香港法律,这次怎么会违反呢?原来这次特区政府规避以往处理集会示威的“惯例”,而是引用规管各式娱乐表演及展览活动,包括规管黄色架步(色情场所)的〈公众娱乐场所条例〉,把抗议示威用的物品当作“展览品”来没收,显然是在钻法律漏洞。

    港民反弹 六四烛光会人数创新高

    当然,这种有违常规的做法,是把市民当白痴,激起的反弹也非常强烈,因此舆论不断进行反击,有病在身的支联会主席司徒华也警告特区政府这样做下去,必将成为“千古罪人”。支联会更号召民众去围堵存放“证物”的湾仔警署。警方自知理亏,也怕事情闹大,于是6月1日中午将3座“证物”交还支联会,送到维多利亚公园。

    警方曾要求支联会签署一份声明书,指支联会持续触犯〈公众娱乐场所条例〉,要求该会日后不会再犯,展示民主女神像等展品前须先取得场地拥有人同意,但李卓人即时拒绝签署、重申没有违法。警方其后又表示不用签署声明,但单方面读出声明内容,企图要支联会作出口头认同,李卓人再次表明不同意声明内容。但是支联会搁置围堵警署取回女神像的行动,并研究就警方的无理行动提出司法覆核,取回公道。

    六四那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办的烛光晚会,支联会宣布的出席人数达15万人,警方数字则是11.3万,却是21年新高!《明报》记者访问了336名出席烛光晚会的市民,多达6成1的受访者认为香港在过去一年里,悼念六四的自由度收紧了,较去年同类调查高出23个百分点。学者分析与特区政府早前一度没收民主女神像及六四浮雕有关,也与中央政府近年对香港政治介入愈来愈深有关,这些都令市民对未来更担心,因此主动以出席晚会向政府反击,给政府“不要再做”的信息。

    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及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均认为,这和警方早前高调没收两座民主女神像有关,不排除市民认为警方的行动是政府加强政治打压的前兆,刺激更多人出席集会,以示对政府不满。

    幕后黑手是谁?

    然而打压六四的勾当是谁决定的?特区政府自然不敢宣布。但是泛民中人认为是曾德成做的好事。因为这次出来执行打压任务的食环署是在民政事务局局长曾德成的政策范畴内,而警察是应他们的要求协助执行任务的。

    曾德成是香港土共的极左分子,每次重大事件都有他的影子。然而他贵为地下共产党员,而且可能是代表香港公务员中的“党的领导”,特首曾荫权也要服从他的领导,这宗他急于立功却不幸撞板(碰壁)的公案可能就此糊里糊涂了结。

    这场弄巧成拙的风波,应该是与中国社会内部越来越不稳定,到处发生群体性的杀人血案有关。曾德成爱党心切,不想香港继续为党添乱,才做出这种傻事。然而事件激起更广大香港青年认清六四真相与特区政府的真面目。因此中共内部也应该对曾德成进行内部处分才对,才可以阻止土共们自以为是做出一些破坏“党中央正与泛民就政改进行沟通伟大战略部署”的蠢事。

    这次事件还引发一个插曲。六四烛光晚会后,新民主女神像需要一个落脚之处,准备在中文大学长期摆放,与香港大学的“国殇之柱”雕像互相呼应。

    中大学生会考虑在大学港铁站入口摆放雕塑而向校方争取。但是中文大学校方6月2日深夜以“政治中立”为由拒纳神像,经过学生与社会人士的激烈抗议,中校方终于让步,允女神像“短期”在校内展出,但学生会强烈要求校方无条件让学生放置女神像。身在国外、下学期将出任校长的沈祖尧态度较开放,与现任而即将卸任的校长刘遵义有异,又掀起另一场风波。不过刘遵义身兼全国政协委员,充当中共的统战工具,又何来“中立”可言?

    (林保华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鹏出版‘六四日记’,意在制造新的“两个凡是”/赵岩
  • 林成勇 “六四”的哭泣
  •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计划取消,是欲擒故纵/刘梦溪(以此为准)
  • “六四”悲剧中的邓小平与赵紫阳/秦孟和
  • 武文建:挥之不去六四痛---关注普通政治受难者
  • 緬懷“六四 ”民主愛國运动/達爾
  • 托起自己、坚守正义,用你我的行动来翻转六四----新西兰“六.四”21周年研讨会上的发言/伊娃(图)
  • 赵静芝:审丑时代与六四“平反”
  • 陈维明“六四”雕塑测试香港“一国两制”/晨光
  • 纪念六四,义不容辞/ 宋萍萍
  • 兰倩:我看六四
  • 陆祀诗歌:悼六四(三首)
  • “六四”21年的中国成了“高压锅”/严家祺
  • 格丘山: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纪念六四/林泉
  • 冯正虎:毋忘六四,推进政改
  • 纪念“六四”21周年:我推荐《天安门对峙》/王军涛
  • 六四屠杀灾难深重/网而论道
  • 六四:散步纪念明天/陈惠娟 赵景洲 (图)
  • 六四军人张世军再现身 细数一年来惨痛经历(图)
  • 《李鹏六四日记》被叫停 当事人鲍朴称已尽力
  • 李鹏介入 《李鹏「六四」日记》在港出版受阻(图)
  • 政治权力、宪章制度与历史悲剧——李鹏《六四日记》初读/吴国光(图)
  • 李鹏六四日记被河蟹 中国开始封杀谷歌手机服务(图)
  • 李鹏日记多次提及温家宝:揭其六四角色
  • 被迫推迟的祭奠——访“六四”难属黄金平
  • 吴仁华发起“寻找六四军人” 吁群起揭秘事件真相
  • 北京南站访民实拍:六四前和六月八日晚(视频)(图)
  • 众网民热议李鹏“六四”日记
  • 视频:六四当天,访民上车去马家楼和访民天安门入口被截
  • 外媒揭秘:六四期间哪些解放军将领抗命
  • 李鹏六四日记的出版价值(图)
  • 封从德:苏联档案解密,六四天安门死3000人(图)
  • 六四前后实拍:天安门伞兵消失,戒备仍严(视频)(图)
  • 孙文广:赵紫阳要走宪政道路——纪念六四21周年
  • 六四21周年西安多位异见人士“被旅游”
  • 北京当年八九参与者纪念“六四”21周年(图)
  • 中共镇压微博六四言论(图)
  •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