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读人如读书:齐家贞新书《红狗》/杨恒均(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很少有写书评的冲动。更少有的是这冲动到来的时候,我还没有读过这本书。当然,更更少有的是,当我读完这本书后,写出来的“书评”竟然和我读之前构思的一摸一样。
    
    这本书的名字叫《红狗》,作者的名字叫齐家贞。齐家贞出生于1941年,还有六个月就满70岁,可我每次见到她都很自然地称她为大姐,自然得我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家贞姐比我大了25岁。今天在悉尼举办的《红狗》新书发布会上,我总算知道了原因。
    
    家贞姐1961年20岁时和父亲一起从四川跋涉到广州,希望找机会偷渡到美国。天真纯朴的家贞姐只是想过去当“居里夫人”,结果被抓住了,竟然以“叛国罪”与“反革命罪”判了13年徒刑。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提前三年释放。这种“叛国罪”与“反革命”罪后来当然是要被永远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平反昭雪”的,但是,你能够想象一下,一位高中刚刚毕业的女孩子,只因为想到美国去实现“居里夫人”的梦想,竟然在监狱中度过了生命中最美好的十年?
    
    即便30岁被放了出来,对齐家贞大姐来说也只不过是离开小监狱,却依然生活在大监狱之中,包括束缚了中国人灵魂的精神监狱,至于她是如何活过来的,大家去看她的《红狗》,但谢天谢地,她总算活过来了,没有和那个时代的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一样:非正常死亡。
    
    家贞姐没有“非正常死亡”,她却在自传中向我们描述了自己“非正常活着”的26年。看到家贞姐在新书发布会上激情的发言,我就想:如果家贞姐不是在1987年前往澳大利亚学习英语,并于1991年定居于澳洲,终于见识了什么是一个人应该过的“正常生活”的话,又会怎么样呢?
    
    齐家贞大姐说,她今年其实只有43岁——比我还小两岁啊。因为她把1961年开始入狱的十年,以及后来出狱后的那16年称为非正常生活。这26年的经历,至今还常常出现在折磨她的噩梦中。但她从来不怨天尤人,她把这26年从自己的年纪中删除了,所以,她今年只有43岁,而她也正像一位43的人一样充满活力、激情与爱心……
    
    家贞姐从自己69岁的人生岁月里删除了26年的非正常生活,但她却无法从记忆与噩梦里删除它,也许,她的自传正是为了这删除的纪念。出国后的家贞姐什么苦活都干过,但她却说这才是有尊严的生活,这才是正常的生活。她于2005年出版了第一本自传《自由神的眼泪》(坐牢的十年生活),今年又在69岁的年龄出版了第二本自传《红狗》(出狱后在中国大陆生活的16年)。今天的新书发布会上,当家贞姐站在讲台上充满激情发言的时候,她祈求死神能够给自己这位失去了26年最美好青春的老人多一点时间,她要接着完成第三本自传《蓝太阳》(来到澳大利亚的经历)。今天听到家贞姐的发言,我几乎眼睛都湿润了……
    
    这是一位历尽磨难却依然对生活充满了乐观与信心的大姐,一位被如此不公正的对待却依然对周围的人充满了爱的大姐,一位失去了26年的青春却依然活得年轻的大姐……读到一本好书,会对你有所帮助,而认识一个好人,却会让你一辈子受用无穷。对于家贞大姐来说,凝聚了历史真相与个人真情的自传,就是她自己,我也豁然开朗:为什么读了她的书,和没有读她的书,竟然写出了同一篇“书评”,那是因为,我写的不是“书评”,而是“人评”,我读的不是书,而是家贞大家这个人!
    
    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在香港作家笔会的会议上认识了家贞大姐,她很激情,而我是最有点害怕激情的人的。那时,我刚刚开始业余写作不久,很多写作圈的人都很纳闷,这是哪里蹦出来的一个四十岁才开始写作的“作家”?而另外一些更“激情”的海外作者就开始猜测、怀疑,有些甚至直接认定了我是特务——特务已经成了神秘人物的代名词——至于到底是哪个国家的特务,那倒关系不大。
    
    而家贞姐无疑在她非正常生活的26年里受到过无数“特务”的骚扰。所以,如果家贞姐当时曾经怀疑过我是特务,那一点也不奇怪。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是特务?再说,对于一些不但不会读人,甚至也不会读书的人,你有必要告诉他们你是什么,不是什么吗?
    
    可是,就仅有的几次接触后,家贞姐却对周围的人说出这样一句话:杨恒均如果是特务,我喜欢这样的特务。而且,据我所知,她还写了一篇以此为标题的文章准备发表,好在这文章最后还是没有发出来。如果大姐问我的意见,我也会告诉她,千万不要发表。当然我不会告诉她原因:万一我真是特务,你这不是栽大了?
    
    但从那以后,我知道了一件事,这位经历了风雨磨难的大姐,不但依然有激情和爱心,而且,她既会读书,更会读人。正如今天的我一样,即便不读大姐的这本《红狗》,我依然可以读懂她一样。这个世界上会读书的作家不少,会读人的却不多。而一个作家,能够让你读她的人,有如读她的书一样,那就更是凤毛麟角了。齐家贞大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以认识她这样的作家为荣。
    
    我有一个愿望,等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不是在悉尼,也不是在香港,而是在中国大陆的某一个地方,能参加齐大姐第三本自传《蓝太阳》的新书发布会,听她激情的发言,听她用自身的经历告诉那些依然“非正常活着”的同胞们:什么才是正常的生活,如何去争取……
    
    杨恒均 2010-06-20 悉尼
    
     读人如读书:齐家贞新书《红狗》/杨恒均
    2010年6月20日悉尼《红狗》新书发布会上齐家贞大姐发言
    
     读人如读书:齐家贞新书《红狗》/杨恒均
    墨尔本,我和四位作家:老戴维、齐大姐、阿木、阿森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回应杨恒均与张三一言
  • 杨恒均:纪念六四,向中国的知识分子致敬!
  • 杨恒均:中国人为什么不遵守游戏规则?
  • 杨恒均四论民主:贿选的本质是官员贿赂民众
  • 杨恒均:富士康有错,但“国家”与“社会”在哪里?
  • 杨恒均二论民主:民主与“面包”的关系
  • 一论民主:民主的优点与缺点/杨恒均
  • 响应总理号召,我对杀童案的看法 /杨恒均
  • 10000只青蛙上街与300人下跪的启示/杨恒均
  • 世博会到底在赚谁的钱/杨恒均
  • 杨恒均:算笔经济账:世博会能赚钱吗?
  • 杨恒均:上海世博能否推出中国价值观?
  • 领馆不组织爱国了,海外同胞怎么办/杨恒均
  • 杨恒均两篇引起争议的谈论“宽容”的博文
  •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熊飞骏
  • 杨恒均:香港的自由与法治靠什么来维系?
  • 杨恒均:为何当今的专制国家只有70年的寿命?
  • 杨恒均:和董建华一起学习温总理的讲话
  • 网友杨恒均点评网友温家宝答网友问
  • 港大惊现“民主小贩”杨恒均演讲的雷人广告(图)
  • 杨恒均:普世价值难产,中国特色阵痛
  • 杨恒均: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图)
  • 杨恒均:在CCTV和CNN上检阅国庆大阅兵有感
  • 杨恒均:谁是共和国的敌人?(图)
  • 封网、封锁消息迫使乌市民众走上街头/杨恒均
  • 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们的神话是如何破灭的?/杨恒均
  • 杨恒均:广州比欧洲安全吗?(图)
  • 杨恒均: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图)
  • 杨恒均: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 杨恒均: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 德国之声邀请杨恒均讨论互联网与中国人权
  • 杨恒均:谈谈应该如何面对假间谍和真特务
  • 专访杨恒均:你是不是在鼓吹暴力?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杨恒均: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图)
  • 中国大陆博主网友评论杨恒均博客
  • 杨恒均:生日这天见证一自杀农民工获救(图)
  •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杨恒均(图)
  • 杨恒均:弱势群体不是潜在的杀童犯
  •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